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龍頓外的樹林中。

陽光正好,溫暖播撒而下,穿過層疊堆積的樹葉,打在微微濕潤的泥土上。

一棵古老的大樹枝杈上盤坐著一道漆黑的身影,那邪魅的面容恬靜自若,背後的大黑刀散發出冷冽的殺氣。

噠噠噠!

不遠處的林子盡頭,幾道身影快速點來。

「好久不見了,格蘭特!」

啪!

猛然睜開雙眼,格蘭特露出了一抹邪笑,一個盤坐起身,便旋轉式的落在地上。

「是很久不見了,納達爾老頭。」

一聽到這個稱謂,納達爾面色一凜,「廢話也就不說了,你果然來這裡了,看來艾麗卡公主就在你手裡。」

「是。」格蘭特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納達爾捉摸不透格蘭特的想法。

說實話,格蘭特這個人在克洛澤斯科的行事向來就是奇特。

「我帶艾麗卡公主來這裡只是為了應對該王,你們放心,我不會真的在封印接觸之時出手。」背靠在大樹樹榦上,格蘭特慵懶道。

納達爾目露精光,轉而一笑,「你和魔帝大人達成意見了?」

格蘭特沉默不語,算是回應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這該王雖然在歷代騎士王中足以排入前十,可終究比不過雄才大略的魔帝大人!你的選擇正確無比!」

「無所謂了,反正已經背叛過一次。」格蘭特神情淡薄。

納達爾心微微一沉,十大龍族叛徒的名號可不是說說的,若不是格蘭特手中沾染了許多鮮血,甚至殺出了黑羽騎士這個讓埃爾洛聞風喪膽的名號,他都懷疑這個傢伙是不是卧底了。

「不過你們記住,這只是一場交易!我不動手,你們也不要來惹我!」格蘭特扔下這一句後轉身便走。

「真是沒有想到像你這樣天性涼薄的人還會有感情。」納達爾嘿嘿一笑,「而且還是個骯髒的人類,不過也是魔帝大人有膽魄,敢做出那樣的許諾!」

格蘭特忽然抬起大夜黑刀,鬥氣呼嘯而出,生生割裂了空間!

啪!

納達爾一抬手,輕描淡寫的化去了這一招。

「管好你自己的嘴,不然我可不會保證你的腦袋會不會留在你脖子上!」格蘭特一字一句吐出。

納達爾面無表情,望著格蘭特消失在遠方。

「叔叔,不會有詐吧?」西姆自然也知道這件事,但格蘭特的態度對於這次行動的進展有很大的影響,誰知道這不會是該王設下的圈套呢?

日本娛樂家 「不會,格蘭特雖然行事乖戾囂張,可從來都是信守諾言的。」納達爾淡淡道,「更何況,魔帝大人已經抓住了他的命脈,從那一刻開始,他就註定只能成為魔帝大人手中的提線木偶了,嗯哼哼。」 ?比賽前一天,學院祭典委員會將全新的比賽規則公布到了官方網路上。

與以往第一輪對決戰與第二輪巢穴制裁不同,這一次的賽制都將會在巢穴之中進行,算是將第一輪比賽的精髓融入第二輪中。

比賽地點自然是托爾斯塔普聯眾巢穴,在全新的賽制中,所有的學院代表隊都會被隨機投入到巢穴中。

規則如下:

淘汰其他學院代表隊隊員獲得積分2。

淘汰其他學院代表隊隊長獲得積分5。

淘汰一隻學院獲得積分10。註:必須是己方代表隊完全擊敗對方代表隊所有人才能獲得!

擊破中央區域不歸魔法塔巢穴獲得積分20!

擊破其他十一個巢穴獲得積分10!

持續時間為一天,當時間結束或只剩下一隻代表隊時比賽即刻終止!積分高者勝出!

這樣一套比賽規則的出台讓人大感意外,不過可以想象,比起以前單純的對決亦或競速,新模式更加考驗團隊配合能力。

相信觀眾會十分樂意見到這樣的局面,因為這是積分戰,想要勝出就必須擊敗其他學院亦或攻破巢穴,這樣的競爭會更加激烈!也難怪學院祭典委員會會在最後關頭通過這一法案修改!

大陸新曆2370年3月20日,早上七點。

距離學院祭典正賽開始只剩下最後一個小時。

整個加瑪帝國都在等待沸騰的那一刻,而埃爾洛各地的目光也將投向這座古老的城市。

說萬眾矚目,一點都不為過。

對於年輕人來講,學院祭典就是他們人生中第一個最大的舞台!他們的形象將通過轉播進入千家萬戶眼中,當是一舉成名天下知!

蒼龍國立競技場坐落於龍頓北方大地,這座擁有近千年歷史的競技場飽經風霜,通過數百次的改造依然屹立於帝都的土地上!

他代表了加瑪帝國的威嚴,整體由漆黑色的混合特種鋼澆築,浮雕著一條條巨龍,代表著在龍頓安眠的九色龍。

對!

作為曾經古代龍族的帝都,龍頓早已深深烙印上了龍族的標記。當加瑪帝國建立之初,九條巨龍自願入陣,長眠於龍頓地下,世代守護著這個國家的心臟!

蒼龍國立競技場是由低沉世界的矮人族承包鑄造,那些精美的雕刻栩栩如生,一股磅礴大氣撲面而來。若是仔細傾聽,還能在風語的呢喃中感受龍吟長嘶。

今年的學院祭典早一年便已開始宣傳,作為加瑪帝國官方承認的最強一代,比賽吸引了來自四面八方各地的注目,這也導致了比賽當天競技場一票難求。

半個小時以後,在競技場東側的特殊通道口內,一隊隊學院代表隊正有序進入。

他們乘著新式懸浮車,緩緩駛入競技場底下開闢的停車場。

啪嗒!

2號停車場內,當車子穩穩停下之時,萊爾瑪吉斯代表隊的人下了車。

「真是奢侈。」扎西抬頭望了望四周的環境小聲道。

雖然只是一個地下的停車場,可四周的裝飾依舊精美,牆上還有一幅幅典雅的壁畫,轉角處隨處可見一些雕塑擺件,讓人咋舌不已。

其中流露出的尊貴大氣也讓人不由自主的弱勢下來,連說話的聲音都小上了幾分。

「這可是埃爾洛十二座最出名的競技場之一,又是帝都唯一一座競技場,代表著加瑪帝國的臉面,當然奢侈了。」納菲聳聳肩。

「這邊請。」一旁早已準備的接待人員十分紳士的彎腰抬手,一舉一動無不充斥著屬於一個古老帝國的禮儀。

「小兔崽子們,今天就是你們最重要的日子了。」 完美世界 海格力一邊走著一邊道,心中感慨萬千。

遙想起幾年前的模樣,這些小子一個個都青澀的很,沒想到一轉眼便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院長,我們當然知道。」艾克點點頭。

「我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竟然如此輕視我們。」扎西忿忿不平。

這一次他們前來帝都除了參加學院祭典正賽以外,還打算上訴倫貝斯特事件,可他們的遞交的書信卻猶如石沉大海,這簡直就是一種赤裸裸的蔑視!

「如果我們贏了,可以上台領獎,也可以在那個時候上訴。」卡西淡淡道。

所有人停下了腳步,即便是海格力也張了張嘴吧。

在領獎台上,面對著整個埃爾洛的目光宣布上訴?這簡直就是斗膽包天!卡西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還是你厲害!」扎西豎起大拇指,隨後興奮起來道,「好主意,咱們就這樣干!」

嘿,這也是一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少年人終究有血性,這個提議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了。

「不過那前提是我們得贏下比賽。」艾克突然道。

「我們,會贏的!」扎西注視著他,以從未出現過的認真堅定道。

所有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上午七點四十五分整。

巨大的蒼龍國立競技場座無虛席,相比較在天頂大都競技場,這裡的氣氛雖然也是熱鬧,卻多了一分優雅與冷靜。

能夠坐在這樣一場重大賽事盛會上的人都擁有不俗身份,他們從小接受的教育並不會像普通民眾一般表現出狂熱的歡呼。

北面正首,有一懸空的高台,利用反重力磁懸浮裝置升空。

高台的外貌似龍形,背部為平面,立起的旗子上有著龍頓家族的徽印!

龍頓家族,即加瑪帝國皇族!

正首位置擺放著一張金光閃閃的座位,龍騰環繞,點綴些許寶石、水晶,貴氣逼人。

其中坐著的是一位身穿典雅華服的中年男子,蓄著修正的鬍鬚,平靜的面容上每一個毛孔都湧出一股威嚴。

希爾菲斯科·龍頓!八十七歲! 在乙女遊戲中當紅娘 加瑪帝國第十二任國王!半步傳說強者!

在希爾菲斯科右邊嬌小的座位上則有一位款款風情、雍容華貴的美婦人端坐。

她保持著盈盈微笑,那成熟的韻味流轉於空中,好似一隻高貴的鳳凰燃燒著聖火。

碧翠絲·龍頓!希爾菲斯科的王后!史詩級強者! 相識相愛 現任加瑪帝國魔法總公會分部會長!

希爾菲斯科左側還有一個略微低矮的位子,屬於一位英俊帥氣的青年。

他身穿白色素樸的衣袍,一頭金髮在細碎的陽光下熠熠生輝,配上那溫暖的笑容,就如同神話中的太陽神一般。

哀彌夜·龍頓!希爾菲斯科唯一的子嗣,也是加瑪帝國的王子,未來的皇權繼承者!

與埃爾洛其他地方不同,加瑪帝國的政權過渡都十分平緩,少了那些刀光劍影、爭權奪利。

哀彌夜今年只有二十八歲,十分年輕,去年從莫哈特夫西畢業,因此並沒有參加這一屆的學院祭典。

上一屆的冠軍就是他帶領下的莫哈特夫西代表學院!

哀彌夜充分繼承了父親與母親的優良血統,如今已經是一名登記在冊的七階大劍師了,距離傳奇的路亦是不遠。

「米哈,你覺得今年比賽誰會成為冠軍?」

希爾菲斯科淡笑著開口道,米哈是哀彌夜的小名,只有最親近的人才能如此稱呼他。

「父皇,我想應該是莫哈特夫西。」哀彌夜挺起自己的胸膛正色道。

「哈哈,果然還是選擇了你的母校。」希爾菲斯科點了點頭。

「菲克,我和米哈一樣,也覺得是莫哈特夫西。」碧翠絲輕擺著衣袖,對自己的丈夫輕聲道。

「碧翠絲,你的徒弟就在莫哈特夫西,你當然也會選擇他們了。」希爾菲斯科啞然道。

「即便沒有崔斯特,以現在莫哈特夫西的實力,恐怕也沒有多少學院能夠抗衡吧?」碧翠絲嬌聲道,風情無限。

「你也說了,是沒有多少,意思那就是還有其他學院能夠抗衡!」希爾菲斯科道,「倫爾巴託大先知說的沒錯,凡大世出英豪,這就是屬於我們的下一代!」

「那就提前恭喜陛下獲得人才了。」碧翠絲微微一笑。

希爾菲斯科大笑一聲,對著右側下首道,「麥克達斯老師,你認為呢?」

「陛下,那我就選山南學院吧。」一名鬍子花白、慈眉善目的老人輕輕道。

麥克達斯·紐崔爾,加瑪帝國傭兵總公會會長,兼任帝國防務部部長、帝國議會常駐議員,亦是希爾菲斯科的啟蒙老師,一向德高望重。

在場聽到這句話的人都笑而不語,山南學院是老人的母校,不過卻是一所不折不扣的小學院,創建時間不足二百年,至今也只出了老人這一位聲名在外的人。

不過眾人都知道,麥克達斯心繫帝國,心繫埃爾洛,從不會關注其他小事,選山南學院也只是支持母校罷了。

平常的盛會,這位老人可都不會參與,也只有四年一屆的學院祭典才能讓他出場,畢竟當年老人也是從這裡脫穎而出,被上代國王所賞識,最後還成為了帝師。

「老師每一次都是這個回答。」希爾菲斯科無奈中又夾雜一絲痛心。

這位老人自他上任起便勞心勞力,數十年的嘔心瀝血才換來如今強盛的加瑪帝國,稱得上國士無雙。

老人保持著笑意,不再說話。

「馬爾加,你說說吧。」

「嘿嘿,我選羅賓學院。」健碩雄毅、身披鎧甲的戰士憨憨一笑回答道。

不過沒有人會被他那極具迷惑性的面容所欺騙,這個傢伙可是帝國龍牙!雙手沾滿魔族鮮血!死在他大刀下的亡魂沒有十萬也有五萬了!

馬爾加·龍頓,他的一生堪稱一段傳奇。

幼年的馬爾加只是一個奴隸,有名無姓。最後進入了軍營之中,由於其天賦與悍不畏死的作戰風格,一步步晉陞,成為了一個統領。

而適時一年,希爾菲斯科前往前線戰場,完成祖制定下的規矩。

馬爾加也正是在那個時候與尚是王子的希爾菲斯科相識。

在近三年的戎馬生涯中,希爾菲斯科無數次遇險,都是馬爾加憑著一把大刀,一身氣力將其從鬼門關救回。

也正是因為這樣,兩人結下了濃厚的兄弟情感,要知道那個時候希爾菲斯科隱藏了自己的身份。

當三年期滿,希爾菲斯科正式接過國王權位之時,馬爾加才後知後覺。

一上任,希爾菲斯科便提拔馬爾加成為九色軍中炎龍刀軍的軍團長,並賜予王姓,封異性親王,榮耀有加。

馬爾加亦是沒有辜負希爾菲斯科的期望,短短五年時間讓炎龍刀軍成為九色軍中最強一支,並在前線戰場上取得了輝煌的成果!

隨著軍功慢慢累加,馬爾加如今被尊為帝國龍牙,掌九色軍總軍團長一位,為帝國議會常駐議員!

「你呀,還是忘不了。」希爾菲斯科目光柔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