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遲墨很納悶,這才多久沒見面啊,一碰面,那個軟萌可愛的蘿莉腫么變成大胖臉了!

蕭瀟捂著臉不說話,因為遲墨的反應太大了,大的讓她覺得很受傷,不就是臉腫了嘛,至於咆哮成這樣嘛!

「誰弄的,是不是大白?」遲墨一臉憤怒,跟他現在奶娃子的娃娃臉一點都不相搭,看起來還更猙獰些。

裝死中的大白睜開眼,立刻開始編故事,「怎麼可能是我,我怎麼可能會打小九,明明是有隻很大很肥的……嗯,裂光蜂蜇了下小九的臉,然後就腫成這樣了。」

遲墨扭頭看著被壓在大石頭下裝屍體的大白,身子一躍跳到大石頭上盤腿坐下,抱著胳膊,居高臨下的看著大白。

「哼,很大很肥的裂光蜂,我看是你這隻很大很肥的豬吧!」遲墨冷哼道。

「怎麼可能是我!」大白大嚎,他才不會承認是自己下的黑爪,不然非被遲墨剁了爪子不可。

遲墨那眼睛斜大白,目光在大白的腦袋上瞟了一下又一下,撲哧笑出了聲,「禿頂了!」

大白怒揮著爪子拍著壓在自己肚皮上的大石頭,「卧槽,你走開,我不跟你玩耍了。」

小身子從大石頭上跳下后,一腳踹掉了壓在大白身上的石頭,把大白從地上拎了起來,笑眯眯道:「狂帥酷拽屌炸天的大白童鞋,你怎麼禿頂了呢!」

說著,遲墨抬手捏了捏大白腦門上那撮沒有毛的軟皮,手感還不錯,頓時又下重手多捏了幾把。

「還有屁股。」蕭瀟在一旁看的直樂,還不忘把大白身上另一處沒有毛的皮給公開出來。

遲墨還沒把大白轉過來,大白童鞋已經伸爪子去捂自己的大屁股后,但是,身上肉太多,屁股長的……太靠後,爪子捂不住!

對於大白屁股上那撮沒有毛的軟皮,遲墨大人根本不屑伸手去捏,直接上腳踹了。

踹開大白后,遲墨迴轉身坐在蕭瀟面前,從儲物袋裡掏藥膏準備給蕭瀟抹臉。

好好的一張臉給大白那貨給抽成球,當他看不見嗎?那上面的爪印可是非常清晰的!

大白抽出來的皮肉傷,還真不太癒合,尤其是蕭瀟現在這般強悍的體質都能顯出癥狀來,更何況其他修者。

分手情人:初戀不約 「怎麼一回事?」遲墨小童鞋一邊把藥膏往蕭瀟臉上抹,一邊問道。

蕭瀟把懷裡抱著的翠玉酒壺扒拉出來,「聞了口酒香,然後就醉過去了,嚇的大白以為出了事,上爪猛抽,結果就這樣了。」

「大白也沒佔多少便宜,他腦袋和屁股上的毛都是被我削的,讓他下黑爪。」說道大白腦袋上沒有毛的那兩撮地方,蕭瀟不禁有些得意起來。

遲墨挑了挑眉,笑的很是開心,大白能被蕭瀟修理成這樣,真是活該!

「怎麼削的?大白皮那麼厚能拽根毛下來都不簡單,更何況削了兩撮。」給蕭瀟塗完藥膏后,遲墨拿過翠玉酒壺邊看邊問道。

說到怎麼削的,蕭瀟更是得意了,從儲物袋裡抽出她的黑金長刀,笑的合不攏嘴,「大白找來的長刀,結果削他跟切菜瓜一樣。」

遲墨掃了眼黑金長刀,眼睛一亮,沒想到竟然讓蕭瀟得到了這柄長刀。

這長刀,配上蕭瀟所修的功法,整個女媧仙界都找不到更適合的另一把武器了!

「好刀。」遲墨贊了一聲,然後又啐了一句大白,「大白還算識貨,起碼幹了件正經事。」

從遠處滾回來的大白聽到這句話,立馬不幹了,甩著尾巴開始叫囂:「什麼叫幹了件正經事,我很靠譜的好不好,我把整個武器庫的東西都搬過來了好不好!」

遲墨抬了抬眼,把自己身上的另一個儲物袋解下來朝大白丟了去,「看看有我的多麼!」

大白打開遲墨丟過來的儲物袋,只是看了一眼,便呆住了,然後臉上的表情分分鐘轉成了驚喜,簡直不要太驚喜好么,竟然是半儲物袋的中品靈石!

這麼多中品靈石,可以買好多好多好吃的了!

大白覺得自己眼前已經冒出了各種好吃的,香甜糯軟的甜糕,酥香脆爛的烤肉,還有各種美味的果汁甜飲,外加各色零食小吃,美啊!簡直美的不能再美了!

眼見大白的思緒如脫韁的野馬開始策馬奔騰了,蕭瀟趕緊把大白爪子里的儲物袋搶了過來,這麼多中品靈石,夠她修鍊好幾年了,當然,也夠她買好多好吃的了!

「小遲果然厲害,找到了最實用的。」蕭瀟抓緊儲物袋,比抓翠玉酒壺還緊,酒壺中的是仙釀,聞一下修為大漲,但是儲物袋裡的靈石卻是讓她活下去的基本物資,比起仙釀來,當然是靈石更重要了。

遲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還有一些寶符,你目前還用不到,先儲備著,另外還找到了些禁制陣法的書,當然還有一些攻擊術法,太多沒來得及細看,都塞進儲物袋裡了。」

聞言,蕭瀟立刻打開儲物袋,把遲墨收進來的攻擊術法都掏了出來。

遲墨說的有一些,在蕭瀟掏出來后發現還真的只是有一些,因為術法真的不多。

只有十二個記錄術法的玉簡,蕭瀟大致看了下,適合她用的,只有兩個,真的是,看到寶山,卻只能空手而歸。

好吧,有兩種攻擊術法能用也是不差,好歹不是一種都沒有。

蕭瀟把玉簡帖在腦門上,神識探進去看了后,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道攻擊術法還真不錯,是一道名喚玄雷真訣的雷系術法,可單獨攻擊也可群攻,更是帶有麻痹技能,只是,這術法修鍊起碼有些麻煩,需要找一個雷擊之地修鍊。

「這術法好是好,就是太挑修鍊地。」蕭瀟嘟囔了句,把玉簡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裡,又把另一枚玉簡貼到了自己額頭。

這枚玉簡上的攻擊術法就有些特別了,是劍訣,將靈氣凝聚成劍,激發出去后,劍影會形成一道漩渦,將敵人裹在漩渦中絞滅。

「這個好,靈氣凝劍,炫的不行。」蕭瀟咧嘴笑道,這術法發出去后肯定是一副高人風範。

遲墨在一旁忙不迭的點頭應和,「這個劍訣好修鍊,不難,簡單。」

大白滾到蕭瀟腳邊,一爪子摁在了其中一塊玉簡上,晃著禿頂了的腦袋,得意洋洋道:「小九,來猜我找到了啥。」

蕭瀟橫了眼大白,傻子才會猜呢!你明明什麼都沒看到,就想竄出來怒刷存在感,想的美。

見蕭瀟沒理自己,大白不死心道:「我可是摁到了好東西,不猜就沒有了哦!」

「你還能拿走不成。」蕭瀟朝遲墨努了努嘴,有遲墨在,大白還敢貪污一塊玉簡,簡直就是活膩了的節奏。

討了個沒趣后,大白只得悶悶的把爪子收回來,偷偷的抬起爪子瞄了一眼自己摁住的那塊玉簡,神識一觸碰上去,大白就愣住了。

我擦嘞,真的是好東西啊! 重生八零好媳婦 要不要這麼碰巧啊,他只是隨便摁了一爪子而已啊!

「啥好東西?」見大白這模樣,肯定是發現好東西了,蕭瀟收起劍訣玉簡后,湊到了大白跟前,順手在大白腦袋上捏了一把,沒有毛的軟皮手感實在太好。

被順手揩了油的大白已經快要習以為常了,縮回摁著玉簡的爪子,眼睛彎成了一輪細細的彎月,「看,刀法!」

蕭瀟拿起玉簡,大致看了一眼,剛才自己也看到了,是一篇很普通的刀法,普通的在現在的女媧仙界已經屬於爛大街的那種了,而且,這刀法與自己所用的黑金長刀根本不符。

「沒什麼特別的啊。」將玉簡中記錄的刀法看了個遍后,蕭瀟放下玉簡說道。

遲墨點著頭,這刀法他也看了幾眼,沒有一點亮眼的地方。

大白拿爪子敲著地,一下一下的敲著,慢慢的開口道:「這裡寶庫的主人可是上古時期的人啊,如果只是一篇爛大街的刀法,他會收起來?」

蕭瀟稍稍思索了下,點頭,大白說的在理,這寶庫里那麼多好東西,那些術法很多都是高階后才能修鍊的,按寶庫主人的眼光來看,不可能會收一篇普通刀法來放著佔地方。

「這麼說來,很有可能這玉簡暗藏玄機。」遲墨接道。

蕭瀟把玉簡拿在手裡,想了想,想到之前那塊玉簡的開啟方式,打算就按老方式試下。

神識灌注進玉簡中后,玉簡立刻散發出了蒙蒙白光,神識大量灌注進去后,玉簡上的白光更加亮了些。

蕭瀟咬了咬牙,把全部神識都灌注了進去,忽然,「啪啦」一聲脆響,玉簡上出現了一道細小的細紋。

蕭瀟吃了一驚,這時候,神識已經來不及收回了,只覺得額頭上的玉簡在神識大量的灌注后,細紋一道多過一道。

不到半刻鐘,玉簡忽然碎成了齏粉。

大白和遲墨都呆住了,就連蕭瀟也是一臉的獃滯。

「碎了就碎了吧,可能真的只是一篇普通的刀法。」遲墨出聲安慰道。

「對對,我也只是瞎說的。」大白點頭附和,「如果是好刀法的話,也不會記錄在這麼爛的玉簡上了。」

蕭瀟呆了片刻,深吸一口氣,吐出來,然後緩緩開口道:「真的有刀法。」

「玉簡都碎了,刀法都沒了,哪還有!」大白一爪子摁在另一塊玉簡上,甩著尾巴,逗蕭瀟道:「沒準這個也是刀法哦!」

「不,我說的刀法,真的有,」蕭瀟正色道,「已經不在玉簡上了。」

「在空氣里嗎?」大白和遲墨異口同聲道。

蕭瀟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玉簡碎了,刀法自己跑腦子裡去了。」

「啊?跑腦子裡了?那是好東西啊!」大白和遲墨非常難得的第二次異口同聲道,連帶著臉上的表情也是驚詫的。





。 刻有刀法的玉簡在蕭瀟神識進入后碎成了碎片,而玉簡里的刀法也跑到了蕭瀟腦子裡。

令蕭瀟驚詫的是,腦子裡的刀法與玉簡上原本記錄的刀法完全不一樣。

玉簡上的刀法是爛大街的普通刀法,那麼,跑進蕭瀟腦子裡的這刀法就可以說是為蕭瀟的黑金長刀量身打造的刀法了。

「這肯定是一套傳承刀法!」遲墨興奮的推斷道。

「對,不是傳承刀法怎麼可能會跑到腦子裡呢!」大白點頭附和,哎呀,要是小九得了傳承刀法,那豈不是打遍女媧仙界無敵手了嘛!

想到以後可以在女媧仙界橫著走,大白不禁得意了起來,一得意起來又想多吃幾塊烤肉了,一想到烤肉肚子又餓了。

「快快,說說是什麼刀法,讓我們也大開眼界下。」大白和遲墨閃著星星眼的跳了過去,連帶著碧玉也晃著腦袋上的樹葉湊了過來。

「這是什麼東西!」遲墨扭頭看著伸著枝椏的碧玉,皺了下眉頭,不滿的問道。

「碧玉,靈藥田裡撿來的一株開了靈智的靈藥。」蕭瀟開口解釋道。

遲墨抽了下鼻子,奶娃子的臉上寫滿了嫌棄,「我以為只是一株小樹。」

蕭瀟扶額,好吧,從遲墨爬出來,到修理大白,再到給她儲物袋看靈石玉簡,碧玉就蹲在蕭瀟的不遠處一動不動,是真的不敢動,因為怕。

見到大白都能怕得渾身發抖,見到遲墨,直接嚇的癱軟在地,動都不敢動了。

蕭瀟拍著碧玉樹頂枝椏上的樹葉,「看看碧玉是什麼品種的。」一副快來看好貨色的神態,對碧玉的身份也很是期待。

品種!遲墨乾咳了聲,好吧,這詞還不錯,反正不是用在自己身上,不是重點。

遲墨仔細看了看碧玉,又伸手拽住碧玉身上的樹葉,用力揪了揪,似乎想揪下一片來看看。

碧玉怕的不行,但又不敢動,被遲墨揪在手中的樹葉劇烈的抖啊抖,似乎想憑自己抖動的速度來把那片樹葉給抖落下來,好逃離對方的魔爪。

看了片刻后,遲墨才停下了蹂躪樹葉的小手,嘿嘿的笑了兩聲,「好品種,怎麼找到的?」

「外面靈藥田裡撿的。」蕭瀟指了指遠處的大花園,「我從花園那邊過來,還有個靈藥田,不過裡面的靈藥都被碧玉收走了,到底什麼品種?」

見遲墨笑的開心,蕭瀟越發好奇起來,能讓遲墨這麼開心,那碧玉的來歷肯定不差了。

「玄月碧蘿。」遲墨咧嘴笑著,「這是上古就幾近絕跡的一種樹,每一片樹葉都蘊含著一個須彌空間,此樹有一個異能,無視任何禁制,可穿梭空間行走。」

蕭瀟瞪大眼看著碧玉,名字是挺好聽的,但是這技能,穿梭空間行走,非常屌炸天啊!

「現在就別指望了,這傢伙還小的很,等他能穿梭空間了,估計你都不在女媧仙界了。」遲墨看蕭瀟一臉興奮的憧憬,直接澆了盆冷水過來。

「額,那算了吧,不指望他了。」蕭瀟擺手,靈藥通常長的都很慢,就算開了靈智后修為突飛猛進,想要長大,沒個上千年都不用指望了。

大白在一旁得意道:「嘿嘿,我們神獸就跟樹妖不一樣,我們只管吃,吃的越多長的越快,看,我又長了一歲。」

蕭瀟斜了眼得意的大白,腹誹著,拉倒吧,就你這樣還吃的多長的快,我看是吃的多,肉長的也多。

「以後碧玉就跟著我們混了,你們可別欺負他。」蕭瀟伸手摸了摸碧玉伸出的碧綠樹葉,涼涼滑滑的,手感很是不錯。

「咿呀!」碧玉除了能用神識傳音,卻還不會開口說話,只會發出兩個簡單的音調,聽到蕭瀟鄭重其事的跟大白和遲墨說不能欺負他,忍不住發出兩聲歡快的聲音。

表示了下存在感后,碧玉亮出一片葉子,碧綠的葉子中間裂開一條小縫,一株株靈藥從碧綠的葉子中跳出來,在地上整整齊齊的擺成一排排。

看到這一幕,大白和遲墨都瞪大眼了,尤其是看到一地的靈藥后,都忍不住輕呼出聲。

碧玉收來的那些靈藥,不管是年份還是品種,都是當今女媧仙界都找不出幾株的上好靈藥,再加上年份足夠久,從上古遺留下來的靈藥,就算是花開花落,落子再生,經過無數個枯榮,靈藥的藥性卻堆積了下來,只會好不會差。

遲墨老神在在的坐在地上,一邊辨認一邊跟蕭瀟說是什麼類型的靈藥,有什麼效用。

「這個螺生花,可鍛體,這個是赤星蘭,服用后可增強修者的氣血,非常適合你,這是……」

遲墨說完一種靈藥后,碧玉在一旁邊點著樹頂上的樹葉,邊把靈藥往蕭瀟懷裡塞,生怕蕭瀟不要似的。

「給我做啥,你的家當自己留著用啊。」蕭瀟把懷裡的靈藥塞還給碧玉,結果碧玉小傢伙不幹了,甩著枝椏就是不肯要,咿呀咿呀的大喊著,好像蕭瀟再多說幾句,他就要翻臉了似的。

「給你就收了吧,你洗髓伐骨也正需要,再說了,他一株靈藥要了也沒用。」遲墨抬抬眼皮,對碧玉拿靈藥來孝敬蕭瀟這事表示非常的滿意,大白也在一旁上躥下跳著讓蕭瀟趕緊收起這些靈藥。

見碧玉堅持,蕭瀟也沒再推辭,收下了碧玉塞過來的這些靈藥,但是,靈藥是收下了,問題也出來了,這些上好靈藥,如果沒有合適的盒子裝著,藥性會一點點散掉,等到要用的時候,沒準就只是普通靈藥的藥效了。

軍婚之這個殺手無節操 遲墨想了下,建議這些靈藥還是由碧玉收著好,碧玉葉子上的須彌空間用來儲存靈藥再好不過了,可極大的保存住靈藥的藥性。

最後,靈藥還是讓碧玉收了起來,只是需要的時候再管碧玉拿。

收穫了這麼多的靈藥,蕭瀟心情非常不錯,遲墨也很開心,但是,黑亮亮的眼珠子一個勁的往碧玉身上瞄,瞄的碧玉都不敢多動幾下,顯然遲墨在打什麼壞主意。

就在蕭瀟埋頭研究腦子裡那刀法的時候,遲墨已經湊到碧玉身旁,玉藕般的小手揪著碧玉的一片葉子,賊兮兮的笑道:「給我一片葉子唄。」

碧玉嚇的連樹葉都不敢抖一下,生怕自己抖了下樹葉對方就以為自己是點頭答應了,要知道它身上的樹葉每過一千年才能凝出一片小小的嫩葉,等嫩葉長大,還得再等上千年,葉子也是很珍稀的。

「給我一片葉子,我給你煉一件防身法寶。」遲墨跟碧玉討價還價道。

做為木系妖靈,本體還是很脆弱的,怕火怕水又怕大旱,上次給蕭瀟和大白翻火羽簪和項圈的時候,碧玉都被那上面濃郁的火靈之氣嚇的直抖枝椏了,更別提以後還要跟只不靠譜的饕餮一起生活,要是那不靠譜的饕餮哪天靈光一閃,吐火燒它玩,自己哭都沒地兒去了。

「哥哥,你要碧玉的葉子做什麼?」碧玉小心翼翼的給遲墨傳音問道。

「給小九煉個須彌戒,儲物袋空間太小,帶著須彌戒,裡面多裝些東西好防身。」遲墨掃了眼閉目打坐的蕭瀟,笑著答道。

「那這個給姐姐用吧。」碧玉樹頂上的枝椏打開,露出裡面一片金燦燦的樹葉。

遲墨從枝椏里拿出那片金色樹葉,與碧玉現在模樣完全不同的一片樹葉,如一片金箔般的樹葉,金光流轉,在靈氣灌注的時候,樹葉內的須彌空間打開,比碧玉現在樹葉上的空間大了一倍不止。

「金玄碧蘿葉?!」遲墨挑挑眉,笑了起來,沒想到倒是從碧玉身上弄到了好東西。

碧玉點著樹頂上的枝椏,金玄碧蘿是玄月碧蘿成年進階后的另一種形態,只有進階到了金玄碧蘿,才能真正橫渡虛空。

「這葉子煉成須彌戒簡直就是暴餮天物啊,不過,倒是可以給小九祭煉件橫渡虛空的法寶,不錯不錯,先收起來,一點點找材料慢慢祭煉。」遲墨開心的點著頭。

碧玉把這片金玄碧蘿葉給了遲墨后,又給了一片樹頂枝椏上的葉子,得了兩片葉子后,遲墨心滿意足的走了,準備給蕭瀟煉出個須彌戒來。

遲墨還沒開始煉法寶,蕭瀟已經從打坐中醒轉了過來,睜著大眼睛,一臉疑惑的自言自語道:「無名!怎麼是無名呢!」

「啥?」躺在地上正抱著一塊肉乾在啃的大白抖了抖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又問了句。

「刀法無名。」蕭瀟看著大白,臉上寫滿了古怪,看大白這反應好像知道這名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