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玄天經》的大道之音在唱響,孟昊天又一次躍起,沖了進去,全力使出「雷霆之怒」。

可惜,這一次他更加凄慘,被雷電轟得幾乎體無完膚,血水橫流。

一轉眼就三天過去了,這裡的三天修鍊,已然等同於外界的一個多月。孟昊天依然堅持在修鍊同一招法術:「雷霆之怒」。

他經歷了地獄般的磨礪,不斷的悟道。這段時間來,《玄天經》的大道之音從不間斷,他感悟到了雷電的狂暴、毀滅,也感悟到了毀滅中的生命氣息。在毀滅中新生,在雷暴中孕育。

終於,孟昊天施法時,氣海異象混沌青蓮揮灑聖光,使他身體裡面有三塊刻滿符文的肋骨發出感應符文,這是鐫刻著青龍、狻猊和鯤鵬秘術的肋骨,他終於不會再被法術反噬受傷了。

這一天,瀑布的半空,電光沖霄,寒光四射,雷霆震怒,雷音滾滾,響徹九天,熾盛的符文鋪滿了天空,璀璨無比。在涌動的雲霞中,一頭狻猊巨大無比,身高萬丈,直頂九天,雙目噴射著無窮的電芒,噼啪作響;一頭巨魚在雷海中翻騰,繼而化作鯤鵬,翼長萬丈,騰空而起九萬里,直衝雲霄;一條萬丈巨龍呼嘯而來,地動山搖,殺氣凜凜,怒吼震天。

「轟隆!」

孟昊天大喝道:「雷霆之怒!」 雷聲轟響,雷海崩塌,電光洶湧,天地變色,日月無光。瀑布倒流,飛入九天,巨大石頭,碎成粉沫,四處飛散,朦朧天空。三塊肋骨,噴涌符文,瀰漫天空。「雷霆之怒」的殺傷力竟然如此驚人。終於把「雷霆之怒」修鍊大成。

孟昊天收起寶劍,落在了瀑布的岸邊,心情無法平靜。四十七級的靈魂力所驅動的法術就如此恐怖,難怪可以和化龍境武神級別的武修抗衡。

時間過得很快,和天月閣老闆娘約定的十天時間轉眼間就到。孟昊天走出小聖天世界,按時來到了天月閣,守門的侍衛一看是孟昊天,就領他到了上次的那間貴賓室,老闆娘早就吩咐下去了,所有人都知道孟昊天是這裡的貴客。

「孟少爺來了?奴家還以為你會爽約不來了呢,分開這段時間,可想死奴家了。」還沒見到人,就聽到外面傳來了媚人的聲音,跟著,一個絕色妖艷的女人就出現在門口,正是那位風騷的老闆娘。

孟昊天全身一下子就起滿了雞皮疙瘩,說心裡話,還真是有點怕她。從門口走進來的老闆娘,今天穿著一身淺綠色的長裙,宛若春天的仙子,清新又嫵媚。臉上掛著欣喜的笑意,一步一扭,風情萬種的向他走來。胸前那對飽滿的豐盈,半露半隱,上下跳動,依然充滿了無比誘惑。

孟昊天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笑著道:「老闆娘,我要的貨都準備好了嗎?」

林妙音慢慢的走到孟昊天的跟前,道:「孟少爺是我們天月閣的貴客,你要的東西,奴家就是拼了命也要為你辦好。你這沒良心的,就只記掛著你的貨,看來真的把奴家給忘掉了。」

孟昊天認為,這個女人絕對不簡單,她是雙面人,神秘莫測,落到她的手裡不會有好果子吃。

孟昊天依然笑著,道:「怎麼能忘了老闆娘呢,我這不是看你來了嗎?順便收貨,你把貨給我準備好吧。對了,上次忘記要一些傳訊玉簡了,不知道老闆娘這裡有沒有貨?」

林妙音道:「孟少爺不用急,知道你來了,奴家已經吩咐下去,一會就能把貨從倉庫備齊。至於傳訊玉簡,庫存還有兩千多,不知孟少爺要多少?

孟昊天想了想,道:「就要兩千個吧,這個要多少錢?」

林妙音嫵媚的笑著,道:「孟少爺要的,自然會是最優惠了,兩千個玉簡,奴家就收你兩百個聖源晶石吧。」

孟昊天笑著道:「好,就這樣定,麻煩老闆娘幫我備貨吧。」

林妙音的效率很高,立馬就吩咐下去,然後笑著,道:「孟少爺請稍等,一盞茶的時間就能備好,你請喝茶。」

林妙音說完,就在孟昊天的對面坐下,自己也倒了一杯茶,輕輕的喝了一口。道:「孟少爺上次買的裝備可還滿意?」

孟昊天點了點頭,道:「非常滿意,特別是那兩把寶劍。」

林妙音一聽,先了愣了一下,然後就笑著道:「你滿意就好。」

聽到孟昊天提到那兩把劍,其實,林妙音心裡是挺忐忑的。眼前這少年實在太神秘了,那盤旋在高空上的金鷹,深深的震撼著她。

不過,林妙音終究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她心裡想:「差點就上當了,小小年紀還想忽悠我,那兩把劍經教里的高手反覆檢查,早已經確定是廢品了,該不是回去發現不對,想討些便宜回去,這門都沒有,到了老娘手裡的錢可不是那麼容易拿回去的。」

儘管是總舵主,林妙音很多時候還是喜歡把自己定位為生意人,在她看來,買掉那兩把「廢劍」是她最成功的生意案例,她可不想孟昊天退貨。

林妙音靜靜的看著孟昊天,卻又發現他十分自然,感覺不到是上當受騙的樣子。就跟著道:「那鑄器爐可好用?」她鐵了心,既然你裝作沒事,那老娘就絕不會去提寶劍的事。

孟昊天微微愣了一下,他想不到林妙音會提起鑄器爐,於是道:「那個設備還沒有使用,最近沒時間鍛造裝備。你不會告訴我那鑄器爐有問題吧?」他故意刺激一下這個女人。

林妙音聽到孟昊天的話,感到愕然,這小子還真不按常理出牌,她很清楚那個鑄器爐,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就笑著道:「孟少爺真會開玩笑,奴家這裡賣出去的裝備怎麼會有問題呢?奴家只是在想,孟少爺把鑄器爐買回去后,都鍛造了什麼裝備,不知道能否送奴家一件。」

孟昊天笑了笑,道:「真的還沒使用,但以後會用的,我要靠它賺錢吃飯,以後還想麻煩老闆娘幫我銷售呢,到時送給老闆娘一件也無妨。」

林妙音被氣得都想打人了,這小子明擺著在氣她。一次出手就幾百億枚銀幣的主,竟然說要靠這個吃飯?鑄器爐雖然可以鍛造十品以下神武級別的裝備,如果只依靠鑄造裝備賺錢,幾輩子都賺不到他買裝備的那些銀幣,她當然不信。

林妙音認定了孟昊天是在耍她,卻又沒辦法發脾氣,就沒好氣的道:「孟少爺就會笑話奴家,像你這麼富貴的人怎麼會依靠鍛造裝備賺錢。算了,奴家也不和你計較,誰叫你是奴家的貴客呢?奴家還要靠你多多照顧生意呢。」

孟昊天沒有說話,說實話沒人信,乾脆不說了,還不如喝茶。

沒多久,一個侍衛走進來,恭敬的道:「老闆娘,孟少爺的貨已經備好。」

效率還很高呀,孟昊天站了起來,道:「老闆娘,我驗貨去。」說完就走出了貴賓室。林妙音也只好跟在後面,一起去驗貨。

經驗收,兩千枚玉簡,三百套烏金重甲、二件天蠶衣,一件不少。孟昊天就扔出一千七百個聖源晶石給林妙音,道:「老闆娘,這是我們說好的價錢,你數一下,我可沒少你的。」

林妙音看著這些聖源晶石,臉都笑成了花,道:「奴家謝過孟少爺,你就是我們天月閣的財神爺。」說完,簡單的數了數,就把聖源晶石收起來了。

「數量沒錯吧?我走了。」孟昊天看到林妙音收起了聖源晶石,拿著裝備就離開了天月閣。

看著孟昊天快速遠去的背影,林妙音咬了咬牙,暗暗的道:「小子,老娘對你是越來越感興趣了,我不相信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不把你弄個一清二楚,老娘就總睡不安穩。」

身為黑崖山地區天月神教的總舵主,林妙音算是稱職的,她能做到現在的高位,確實是有很強的能力。自從第一次見到孟昊天起,她就啟動了她掌控的力量,對孟昊天做了最詳盡的調查。

她知道了孟家莊,知道了孟昊天的過去,知道了他才開啟武魂印記,知道了他曾經失蹤,得了一些奇遇,至於是什麼樣的奇遇,她還不清楚。當然,孟家莊人從小就對孟昊天特殊照顧的原因,她也還沒弄清楚,依她的判斷,可能跟這次的奇遇有關,但她也不能確定。

聖源晶石在黑崖山出現,已經引起了天月神教高層的高度重視,特別是連天蠶衣都能購買的客人,在整個荒莽界都不多。

天蠶衣實在太稀有,天月神教已經存在數百萬年,分佈在荒莽界的各個區域,教眾數以十億計,這樣的大教,天蠶衣也不過十七件。一下子被人購買三件,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

另外,阿奴的神秘出現以及展現出來的超強實力,已經引起了各大勢力的嚴重關注,天月神教更是把它列為重大事件,天月神教的一位聖者和三位半聖者帶著十幾位化龍境界高手出動了,直奔黑暗部落。

這樣由聖者、半聖者聯合帶隊來調查的高規格事件,在天月神教的歷史上也不多見。

孟昊天並不知道這些情況,他很快就回到了孟家莊。他把五百枚玉簡和三百套烏金重甲,交給莊主孟雄鷹后,就繼續進入小聖天世界閉關修鍊。

他有強烈的緊迫感,他擔心自己有生之年都無法完成創世者的責任,甚至想向聖靈女皇報仇都難。聖靈女皇已經修鍊了一萬多年,九千多年前就進入了神道境。現在的她,一個手指頭就能殺死自己,彼此實力相差太遠了。

孟昊天已經修鍊成「雷霆之怒,」於是決定繼續修鍊《混沌九式》,同時繼續淬鍊肉身,加強肉身力量,他認為,寧願前面慢一些,也要築基穩固,這對後面的修行很重要。

「轟!」

「轟!」

一次又一次的巨響在瀑布的半空響起,地動山搖,碎石紛飛。孟昊天在瀑布中不停的跳躍翻騰,宛如蛟龍,形若猛虎,神情專註。手持天開劍,時而躍起,時而俯衝,不停的轟擊飛墜而下的巨石,場面震撼,響聲震天。

《玄天經》的大道之音依然低聲吟唱著,體內那金色的海洋,在其修鍊《混沌九式》的時候,波濤洶湧,海嘯咆哮,閃電雷鳴,隆隆轟響,震懾人心。混沌青蓮飛舞,聖光蕩漾。日月青天,仙霧繚繞,光芒閃爍。五大神藏,金光燦爛,璀璨輝煌。五行聖脈,聖光滔滔,奔涌呼嘯。菩提神樹,仙音飄渺,高潔祥和。

每天重複著《混沌九式》中的第一式,不停感悟,不斷冥想。孟昊天心中有個信念,既然無相大帝也只把《混沌九式》修鍊到第九式第三層境界,他希望自己能突破這個局限,把《混沌九式》全部修鍊到第九式第十層的大成境界。

孟昊天用了半個多月,終於把《混沌九式》第一式修鍊到第十層的大成境界。他不敢繼續修鍊了,這套劍法確實非常難修鍊。只修鍊成功第一式就花費了他好這麼長的時間。

接下來,他準備修鍊《般若無相經》第三層「無復人相」,突破融合境大圓滿境界,他已經很久沒有衝擊武道境界了,這段時間的修鍊和不間斷的淬鍊,他的肉身得到了進一步的加強,力量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又過了半個多月,《般若無相經》第三層「無復人相」修鍊到大成。這一層修鍊到大成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他竟然能夠看清其他修鍊者的修為境界,包括靈脈的數量以及靈魂力。準確的講,他雖然沒有開啟天眼,但只要他運轉《般若無相經》,所有人在他面前就是透明的一樣。

這樣的特性對於一個武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般若無相經》確實非比尋常,竟然能洞察一切,這使他在戰鬥中十分有利,能夠在第一時間判斷出對手的實力,做出最恰當的選擇。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孟昊天的心情有說不出的舒暢。

孟昊天在《般若無相經》第三層修鍊大成的同時,自然的突破了自身的武道境界,他進入了融合境大圓滿境界。

「融合境大圓滿境界。」孟昊天大聲喊了出來,對於他來說又是一個開始。

在小聖天世界大概還可以修鍊一個多月,他們就要離開孟家莊,去參加各大道統的入學考試了,孟昊天決定把《五行滅魂術》其它幾招法術也修鍊一下,五行相生相剋,另外四招法術,肯定也不同凡響。

修鍊異常艱苦,不過有修鍊「雷霆之怒」的經驗,加上體內那幾塊銘刻著符文的肋骨存在,他懂得運用《玄天經》的大道之音,驅動體內的那些符文,孟昊天已經不會受到任何法術的反噬了。

「雷霆之怒」,金系,符文召喚閃電雷暴,滿天暴雷,擊殺目標。

「迷神噬魂」,木系,符文召喚咀咒之力,法陣重重,吞噬目標靈魂。

「玄冰水龍」,水系,符文召喚玄冰,化成水龍,從天而降,使目標碎裂。

「焚天烈焰」,火系,符文召喚大地之火,噴涌而出,使目標湮滅。

「泰山壓頂」,土系,符文召喚自然之土,化成大山墜落,砸碎目標。

每一套法術都強大無比,殺傷力令人驚悚,十分恐怖,孟昊天是越練越喜歡。在《玄天經》的大道之音唱響中修鍊法術,竟然可以悟道,這是最大的驚喜!

他感悟到了在毀滅中獲得新生,在磨礪中孕育生命。

他感悟到了五行相生相剋的真義是要始終保持著世界的平衡,生生不息。

他感悟到了生死共存,六道輪迴,死卻是生的開始。

可惜,這僅僅是他心中的感悟,由於輪迴秩序是缺失的,要做到生生不息,輪迴不已,必然要改變天地意志,完善天地秩序才可以。目前的孟昊天是絕對沒有這個能力的。

不過,能有這樣的感悟,孟昊天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因為有了這些感悟,孟昊天嘗試著在武功招式中融入法術,結果他取得了成功。 萌妻甜蜜蜜:厲少,放肆寵 他現在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法術輸出。

隨心所欲,心隨意動,道法自然。孟昊天自己並不知道,其實這就是道!他已經步入了最正確的修鍊之路,找到了最正確的修鍊方向。

道的感悟,其實才是修真世界的關鍵,它決定著修鍊者的最終成就!

五行滅魂術,給孟昊天帶來了滿滿的收穫! 孟昊天確實是修鍊天才!才一個多月,他不但把《五行滅魂術》全部修鍊到大成,還能領悟到把武術和法術相結合,實現隨心所欲的控制功法輸出,真正做到道法自然。

這樣的成就,在荒莽界,他已經超越群倫,冠絕同代。

離開孟家莊的時刻終於到了。孟昊天和孟小嬡結束閉關,走出小聖天世界回到村裡,他們把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準備正式踏上求道的修鍊之路。家裡人雖然萬分不舍,但為了有更好的歷練,使他們能更好的成長,也只能如此。

孟家莊因為修鍊資源缺乏,村裡其他的年輕人今年都沒有機會去參加考試,只好待明年了。這一次就只有孟昊天和孟小嬡兩人。

孟昊天把天蠶衣和一個空間戒指送給孟小嬡,空間戒指是他自己鍛造的。而另外兩件天馬披風,他考慮再三后,決定留在小聖天世界給小黑和阿奴他們用,畢竟這東西對速度的提升是極致的,能較大提升戰鬥力。

因為只學習了基礎的空間銘刻,他這一次鍛造出來的空間戒指也是最簡單的,沒有任何攻防特性,不過空間技術的把握還不錯,基本空間都有三到十個足球場那麼大,還能讓擁有者輸入自己的武魂印記信息,進行身份確認,應該說是相當的驚人了。

這些東西在荒莽界已經是極品裝備,價值連城。他嘗試著做了五個戒指、三個鐲子和三條項鏈。送給孟小嬡的那個戒指,空間領域是最大的。

孟家莊的傳送祭台已經完工,阿奴和小黑確實厲害,三個月不到的時間,他們就在孟家莊完成防禦陣法的布置,鐫刻好了傳送陣的銘紋。阿奴和小黑暫時回到了小聖天世界,這是老猴他們的決定。

按孟昊天的本意,他是想讓阿奴留下來,保護孟家莊的,但老猴他們不同意,說孟家莊的陣法完全能保障全庄人的安全,而且有阿奴在,對他的安全更有保障。孟昊天接受了老猴他們的意見。

臨行前,他留了三箱金幣給龍小軍他們,讓他們自行支配使用,保護好自己的家人。孟昊天和孟小嬡正式踏上了征程。

部落首領派關強盛來接孟昊天和孟小嬡,可見對他們是相當的重視。這一次孟昊天沒有隱藏身體信息,關強盛見到他們倆時,內心相當震驚:「怎麼可能這麼快?才三個月不見,一個剛剛開啟武魂印記的少年,現在已經是融合境大圓滿境界。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少女也非常可怕,竟然踏入了丹陽境中級境界,這樣境界的高手,在黑暗部落也沒有多少人。」

關強盛儘管震驚,不過也沒有多問,互相問候一番后,就直奔黑暗城。

此時的孟家莊已經是溫暖的春天,四周的冰雪全部融化不見了,冬色爺爺送走了大地的寒冷,春姑娘踏著輕盈的腳步來到了人間。春天的景色十分美麗,就像一幅栩栩如生的畫。

村旁靜靜流淌的小河,在春風的沐浴下,歡快的唱著歌,奔向遠方……

河岸邊的小草,破土而出,偷偷的從土裡鑽出來,嫩嫩的,綠綠的,展現出頑強的生命力,讓人感嘆它們的不凡。

孟昊天和孟小嬡的心情都無比激動,第一次出遠門,面對的將是怎樣的世界呢?儘管上一世,孟昊天有過這樣的體會,可萬年之後的荒莽界,他依然充滿了嚮往。

春風吹過,送來了悠悠的花香,沁人心脾。山林里怒放的花朵,彷彿在和他們告別,帶著濃濃的鄉愁,還有道不完的券戀……

關強盛是架著部落首領的獸車來接的,這獸車的速度雖然遠不如阿奴,卻也相當給力,大約只用了一個時辰就到了首領府。

首領府是黑暗城最恢宏的建築群,縱橫約二十多里。關強盛一直把他們送到首領府的大門口,部落首領和大祭司帶著幾十號人,已經在門口迎接。

「歡迎兩位少俠!」首領陳勝天帶著眾人歡迎著走下獸車的孟昊天和孟小嬡。

孟昊天一看這場面就傻眼了,怎麼這麼隆重?他急急步的上前施禮,道:「首領,各位前輩,我們後輩怎麼承受得起。」

「孟少俠是我們整個部落的大恩人,自然受得起。兩位少俠這邊請!」首領陳勝天說完,就在前面帶路,一行人走進了首領府的貴賓大廳。

「這就是我們部落的大恩人呀?哇,這麼年輕帥氣!」旁邊一個俏麗的侍女在偷偷的打量著孟昊天。

前夫,過期不伺候! 「那個女孩怎麼可以那麼漂亮,應該是我們部落最最漂亮的女孩子吧?」也有人在悄悄議論著孟小嬡。

「……」

眾人落座后,侍女利索的敬上了茶。並退到座位的後面站著,隨時侍候著。

首領陳勝天掃了一眼全場,很客氣的道:「孟少俠,你看是不是先向你報告一下那筆費用的使用計劃?」

孟昊天可不想聽這些,就笑著道:「首領不要客氣,那些金幣怎麼使用我不會幹涉,也不會過問,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比我有經驗,計劃的事也由你們大家確定就好。我想知道的是這次各大道統招考的相關事情。」

陳勝天微微點了點頭,道:「今年招收學員的道統和宗派有不少,但大多都是地方宗派,我們這些部落,大部分人都只有能力進入這些宗派去修鍊。那些稍大點的道統和宗派,我們部落極少有人能通過它們的入學考核。時間長了,有很多道統都不來我們這邊招人了。」

孟昊天是有心理準備的,他上一世是皇太子,自然對這些古老道統有了解。不過,東夷聖域的情況他不太清楚,特別是黑崖山這帶,基本是他死後才拓展出來的新區域,這裡存在著什麼道統,他完全都不知道。

「如今要參加那些大道統的入學考試,都要到龍川郡國去集中,那些大的道統只會到那裡接走參加考試的考生。」孟勝天說著,就嘆了口氣,喝了一口茶。

龍川郡國是一個中等郡國,在它的周邊有六十多個下等郡國和七百多個部落,而且大部分都是奴隸部落。黑暗部落距離龍川郡國有一百八十萬里。這裡屬於黑崖山的南部,這個地區的考生全部要集中到龍川郡國,等候各大道統的使者。

孟昊天看了一眼首領,問道:「首領,今年會有那些大的道統招生?」

陳勝天思考了片刻,道:「今年有三個大道統在黑崖山南部招生,分別是道宗、逍遙學院和逐鹿學院,道宗和逍遙學院招收的學生較少,要求考生三十歲以下,修鍊境界達到沖霄境大圓滿境界以上才有報考資格。逐鹿學院招生人數較多,要求十二歲以上三十歲以下,修鍊境界達到融合境大圓滿境界就可報考。」

孟昊天對這三大道統還是很熟悉的,荒莽界還沒有誕生之前就存在了,非常古老。在上一世,他父親就在道宗修鍊過一段時間,他和當時的赤靈公主則在逍遙學院修鍊。

至於逐鹿學院,傳說很多,也很神秘,學員非常多,主要分佈在武市錢莊和軍隊等領域。他曾問過聖帝,聖帝只告訴他這是一個和上界有很深關係的道統,勢力異常龐大,究竟有多強,沒有人說得清,也不要多問。

「我們部落這次有多少人去報考?」孟昊天問道。

陳勝天笑了一下,道:「我們部落的精英培養計劃開始出成果了,今年有二十一個人有資格參加入學考試,去年才三個人,增長了七倍。現在有了孟少俠的資助,相信明年會有更多的人獲得考試資格。」

聽到陳勝天這樣說,下邊的人在齊聲道:「一定會更好。」

孟昊天也笑了,大家有信心就好。他很清楚,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里,修鍊資源才是最重要的,或許那些金幣就是他們的底氣。

「不知孟少俠你們兩個準備報考哪個道統呢?」一直沒說話的大祭司突然拋出這個問題。

孟昊天一愣,這還真沒想過,他也是剛剛知道這些道統的招生條件。上輩子他和赤靈公主根本就沒有考試,直接入學的。對於他們這種強大帝國的繼承人,各大道統都是免試招收的。

「我也不知道要報考哪個道統,估計三大道統我都沒有希望,畢竟我的修鍊境界還比較低,各位給個意見我參考最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