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逗蘿強者恐怖如斯》010遊盪在戰場邊緣 「喪屍晉級了?」王強驚訝道,完全沒有料到裡面有能晉級的喪屍,畢竟大多數喪屍都是獃頭獃腦的,除非緊盯著眼睛,不然是很難從動作上分辯出來的,這也是為什麼近百年來,幾乎每年都有一個城衛軍軍長死亡。

不是一時嘚瑟被偷襲致死就是有變異級的躲在暗處,待城衛軍軍長遠離城牆,才猛然攻擊,往往都會被偷襲致重傷,變異級喪屍指揮喪屍們圍追堵截,能跑回城的城衛軍軍長,也救治不了了,大部分變異喪屍靈智都有了,只不過不強而已。

「晉級了?雖然出乎意料之外,但也不是沒點本事的。」

王強撿起地上的綠色鐮刀,幾個躲避之間躲掉了噴來的綠色刺鼻的毒液,迫近毒婦喪屍,喪屍用不算靈巧的手揮動鋒利的指甲划向脖子處,一個錯位,鋒利的指甲劃在紅色甲胄上,一顆腦袋高高拋起。

眼睛隨意地往叢林處掃了眼,連忙轉身向城牆跑去,幾下便躍進城牆上。

「迎戰喪屍狂潮!」王強怒喝道,只見叢林處不斷的湧現地獄犬,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邊。

說著便搭箭直接射擊

「迎戰喪屍!」

「這似乎還沒到十年喪屍狂潮時間吧?怎麼有這麼多喪屍攻城?難不成叢林深處出現了問題?」王強帶著疑惑的眼神看向遠處叢林深處,往底下城牆一看,地獄犬已經接近了城牆,連忙停住思維,大喊道:「小六,吹響狼嚎聲,準備讓二隊過來交接!」

「好的,王軍長!」宋小六頭也不回的掏出用雪狼牙齒製作的小巧狼嚎器,可以吹出一種似狼非狼的嚎叫聲。

戰爭一觸即發。

城牆上五十個城衛軍仿若同一時間取下弓箭,整齊地從箭囊上取出一支箭射向下方地獄犬群,大部分都是一箭中頭部,小部分中身體,達到了落箭必中的效率,而寧凡射出的箭也擊中了地獄犬,但卻不是致命一擊,頂多有幾頭倒霉的地獄犬一頭撞上箭頭罷了。

整個歸墟城一片靜默,只有不間斷的箭弦聲和城牆下想踩著同伴屍體上歸墟城的地獄犬聲響起才知道有多激烈。

城衛軍連續的高強度地射箭了半個小時,總算把大部分地獄犬擊殺在城牆下,或有未死的,也恰好阻擋了想進攻的地獄犬腳步。

「二隊交接,清掃剩餘的地獄犬,一隊快速休整,全體到城門上喝狼枸杞,喪屍攻城戰至少會持續三波進攻,必須擁有一個充沛的體力去應對喪屍們的進攻。」

王強說完走到城門處,端起還有些溫暖的狼枸杞,大吃幾口,輕抹一下額頭的虛汗。

寧凡坐在城門上,大口的喘著氣,連續半個小時的高強度輸出,對於還是新人的自己簡直是死亡挑戰。

第一次遇到這麼多的喪屍,寧凡很清楚,只能依靠守城的方式去清剿進攻的喪屍,沒有歸墟城當保護,不用十分鐘,整個南城衛軍團將會團滅,只需要半小時整個歸墟城的城衛軍將會全員陣亡,而歸墟城的人類會被喪屍們肆無忌憚的獵殺。 ps:今天中秋節了,祝各位節日快樂。

……………………………………………………

回到家

將門插起來。

他便閃身進入了空間

一天沒進來,打量了一下空間。發現麥子居然已經發芽,而且已經長成小麥苗了。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不像是十倍的加速吧?

再看看小兔子,隨手提了一隻掂量了一下重量。

快有2斤了。這也太快了吧…這才2天。

就算10倍時速,也不應該長這麼大。

想了一下,估計和自己用過的泉水脫不了干係。

不過自己手裏沒有玉石,這泉水不能再這麼用了,反正十倍的速度已經非常快了。

打量著空間里的田地,12畝還真不少。算下來幾千平方呢…

糧食肯定全部都種上,先收一季,後面要不要再種,到時候看情況吧。

於是玉米,土豆,高粱,紅薯,小米等一共用了6畝地。

黃豆,花生,芝麻,瓜子,這些能當零食又能榨油的肯定也要全種了。

各種瓜果蔬菜,每樣種一點夠吃了就行。白菜胡蘿蔔和紅薯這些以後養家畜可以用到的,肯定要多種一點。

最後就是棉花了。

棉花種子只有兩斤,只夠種2分地的量。不過2分地能收不少棉花了。按照畝產500斤算,那也能收100斤棉花。自己兄弟兩人完全用不完。

何況自己的空間不能以常理來看待。等豐收的時候估計會給自己一個大驚喜。

最後留下來一畝3分的地,其中一畝地用來扦插紅薯秧的。紅薯只需要種一小部分,然後育苗。到時候把紅薯秧扦插到田裏就好了…

還留了3分地,200來個平方應急的。

江小川忙忙碌碌的,種完東邊種西邊。

頭腦發脹就喝泉水。累了就休息一會。

「哎…終於弄好了。種田還真辛苦」

江小川揉了揉發脹的腦袋。感嘆了一下,自己不用動手都這麼累了。想想農民伯伯們,還真辛苦。

不過看着這7000多個平方的土地,他還是一陣自豪,「嘿嘿,請叫我種田小能手。」

來到之前移栽的那顆櫻桃樹下。

已經移栽進來三天了。移栽之前就已經掛果了。現在果子越來越多。

「居然這麼大。」

摘下一顆火紅的果子,看着眼前的櫻桃。

要不是自己親手栽種的果樹,他都要懷疑這是一顆美國車厘子樹了。

一個個果子長的和硬幣那麼長。

放進嘴巴里,「嗯……」江小川一臉的享受,香甜多汁。

「好吃…」

「真好吃…」

一揮手,樹上飛落一片果子,落入陶盆里。大概有個二十來斤。

從小他就特別愛吃櫻桃。這次可以吃個夠了。

橘子樹也是掛滿了枝頭。摘下一個橘子試了一下,一點也不酸,很甜,而且汁水很足。

得去再弄幾種果樹進來,弄個果園,那以後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看着滿空間里種下的瓜果蔬菜,他想到,這要不要授粉??

萬一要授粉怎麼辦?

看來下午的事情比較多,弄果樹,捉蜜蜂,抓兔子。

哎……我太難了。

東西都弄好了,也沒啥事了,過了這麼久,他也餓了。外面的空間不知道過去多久,但是空間里已經過去大半天了。

大米還有十幾斤,有大米吃,他是不想吃粗糧。

不過量也不多了,下次得想辦法進城去換一點。

農村之所以很少換到大米和麵粉,是因為現在的農作物產量低。交完公糧分到手裏的細糧不夠吃,只能將細糧換成粗糧,一般一斤細糧能換6斤紅薯。這樣至少不會餓死。這都是多年的經驗了。

所以基本上再交了公糧以後,人們就把大米或者小麥換成紅薯這類粗糧。

如果當年收成很好的話,那人們也會適當的留一點來改善生活,如果收成不好,那隻能全部換成粗糧。

但是家裏有寶寶的,一般都會留一點。因為這個年代的人吃的少,營養跟不上,所以母乳一般都不夠,所以會弄大米熬一些米湯,也就是米油,來給寶寶吃。

兔子還剩下8隻,自己現在手裏也沒有菜,只有一點大白菜了,只能宰一隻了。

有些事看着容易做起來就難了。

江小川看着手裏剝下來的兔子皮。簡直慘不忍睹,一個個破洞。之前還準備找江定忠幫忙硝制一下呢。這下好了,沒必要了。

不過他感覺自己再弄幾次,應該就沒問題了。

起鍋,燒油。

這次用的是鐵鍋了,陶鍋就用來煮米飯了。

很快一盤紅燒兔子肉就好了,又炒了個大白菜。

這用鐵鍋炒出來的菜確實比砂鍋香多了。就是少了點調料,沒有小蔥和蒜瓣和辣椒。也沒有料酒。

再等幾天,等這批蔬菜成熟就行了,那時候基本上不缺各種蔬菜了。

因為只有一個灶台,所以得分開做。

米飯正在鍋里煮著了。

江小川撿起來放在角落裏的那幾條死蛇。

聞了一下,還是沒有任何味道。

江小川沉思了一下,看來和自己猜測的一樣。

或許這個空間里的東西不會變質。

這樣自己以後就可以做點吃的放在空間里,想吃的時候拿出來熱一下就可以了。

要是具有保溫功能那就最好了。

江小川自己都想吐槽一下自己想的真多。

過了一會米飯熟了。

吭哧吭哧的將煮的一斤多米飯吃了一半。這才停下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不能這樣吃下去了,再吃下去就得變成一個胖子了。

看着眼前還剩下一大半的肉,他想了一下。

將剩下的米飯盛了出來,剛好盛了一大碗。

又從鍋里盛出來大半碗紅燒兔子肉,夾了一點大白菜放在邊上便出了空間。

將飯菜放到桌子上,他鎖了門走向江家。

看看天色,大概十點多,估計他們也要開始做飯了。

來到江家門口,對着裏面喊道,「娘,在不在?」

楊月梅聽到聲音很快便出來了。看着他開心的說道,「小川你怎麼來了。」

江小川笑着說道,「娘,能不能去我那裏一下。我找你有事。」

楊月梅笑着說道,「行,那我和大海說一下,馬上就來。」

說完她便轉身向屋子裏跑去。

江小川一愣,感覺母親好像變了,哪裏變化她說不出來,但是確是能感覺的到。至於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好像是從自己獨立出去以後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