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伯尼忽然冷笑,「是不是覺得心裡很不服氣?」他的視線撇到了落地窗外逐漸靠近的那一抹身影,接著說道,「我很快就讓你心服口服,讓你知道你到底哪裡沒有資格。」

「阿琛。」一道女人心裡的聲音傳來。

吳語熙已經來到二人面前。

「你的助理怎麼沒有告訴我,你還有朋友在這裡?這位先生是……」吳語熙一臉疑惑的看向伯尼。

「你怎麼會在這兒?」顧寒琛的臉色,忽然變得極為難看。

驀地,他想到什麼,視線落在伯尼身上,「是你把她叫來的?」

「沒錯,是我。」伯尼站了起來,「吳小姐你好,我是伯尼,顧寒琛的朋友,是我打電話謊稱是他的助理,把你叫來的。」

吳語熙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為什麼要把我叫來?」

「沒什麼。」伯尼笑道,「你不用緊張,我作為他的朋友,對你十分好奇,想要見見你,只是阿琛他實在是太疼你了,把你藏得嚴嚴實實的。所以我只能用這樣的辦法。」

吳語熙不安的目光看向顧寒琛,然後來到他身邊,「阿稱,是這樣嗎?他真的是你的好朋友?」

忽然,顧寒琛站了起來,握住了吳語熙的手,冷冷的說道,「現在不是了,我跟他沒什麼關係,以後陌生的電話別接。」

吳語熙嚇了一跳,趕緊躲在了顧寒琛的身後,一臉疑惑的看著伯尼。

「阿琛,你認真的嗎?你這是要跟我絕交,就因我說的實話,戳破了你的痛處?你面對現實吧,你以為找了這個替身,就能證明你有多愛阮阮嗎?我告訴你,只能證明你很虛偽。」

吳語熙心頭一顫。

阮阮這個名字好熟悉,多少個午夜夢會她都能聽到顧寒琛在喊。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雖然吳語熙心裡也有幾分清楚,可是她想聽到真相。

「抱歉吳小姐,」伯尼說,「我不是針對你,我只是針對他。難道你一直都不知道,他跟你在一起的原因嗎?他有把你當成真正的女朋友嗎?恐怕是關在籠里的小寵物吧,就像金絲雀一樣養著,你有尊嚴嗎?」

伯尼的每句話就像刀尖一樣在刮著她的心。

吳語熙漸漸的鬆開了顧寒琛,低下了頭。

「你給我閉嘴!」 鑽石假婚 顧寒琛大怒,衝上前,一拳砸了過去。

咚的一聲!

伯尼的臉上很很挨了一拳,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伯尼,你以為你有多偉大嗎?你以為阮阮願意嫁給你,是因為你有多好嗎?我告訴你,不過是因為你撿漏了而已,輪誰也輪不到你!」

伯尼從地上站了起來,手指擦去了嘴角的血跡,冷冷的笑道,「就算輪不到我,也不會輪到你。」樂看小說

顧寒琛拉著吳語熙的手,轉身離開。

伯尼輕輕嘆了一口氣,最後也離開了餐廳。

……

伯尼回到了童阮阮的家。

他嘴角上面還有傷,不想被讓人看到,於是直接回到房間里擦了葯。

雖然已經很晚了,可是伯尼還是想去看看阮阮,於是偷偷的來到她的房間。

可是卻發現,阮阮的房門是虛掩著的。

他悄悄的推開,發現床上沒有人。

這麼晚了阮阮不在床上睡覺,去哪裡了?

伯尼忽然想到什麼,於是他下了樓,來到了後院花園。

他果然猜的沒錯,阮阮在這裡。

她坐在鞦韆上面輕輕盪著,白色的睡衣隨風飄蕩,黑色的髮絲在風中凌亂。

伯尼趕緊脫下了自己的外套,要上去為童阮阮披上,生怕她著涼了,可這時阮阮從上面下來了,然後在原地來回踱步,用腳時不時踢一下草地。

她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太好。

又過了一會兒,童阮阮蹲在地上抓著頭髮,看起來十分焦躁。

伯尼站在不遠處,偷偷的看著這一幕。

明天他們就要領結婚證了,可是在前一天晚上,阮阮睡不著,一個人在這裡那麼焦慮。

他了解阮阮,他明白她的焦慮,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怎麼能不焦慮呢?

他知道阮阮很好,就算不愛他,等她嫁給他之後,她肯定會安心的當他的妻子,會滿足他的一切需要。

可是他同樣也知道,她不會開心。

最終,伯尼沒有走過去,他拎著手裡的外套,回到了房子里。

……

第二天。

童阮阮早早的就起來了,昨天晚上她沒怎麼睡,臉色有些憔悴,所以早上起來的時候,她的特意將妝畫的稍微濃,想要遮蓋住臉上的憔悴。

她穿的很漂亮,今天是她結婚的日子,打扮好之後,她去房間里找伯尼,卻發現他的房間里空空的。

她以為伯尼已經下樓吃早餐了,可是到了樓下卻發現並沒有人。

看到僕人,童阮阮問,「伯尼呢,他在哪裡?」

僕人說,「今天天不亮他就出去了。」

「什麼?」童阮阮心裡很疑惑。

今天他們結婚,他怎麼會出去呢?

童阮阮拿出手機給伯尼打了一個電話。

接通之後,她開口,「伯尼,你去哪裡了?」

「阮阮,因為有一個病人出了問題,所以我得趕過去給他治療。」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呢? 總裁的蜜寵戀人 今天我們結婚,都已經約好的。」

「不好意思,如果你放心,我很快就好了,要不然今天我們約個時間,到婚政局去碰面,這樣可以嗎?」

「你是說,我們兩個不一起去,各自從自己的地點過去,是嗎?」

「如果你不想這樣,我可以回家去接你。」

「沒關係。」童阮阮說,「你先忙你自己的事,上午10點吧,這個時間可以嗎? 血薇 我們到時候在那裡碰面。」 「可以,我記住了,十點之前我一定會到的。」

「那好,就這樣,你先忙吧。」

說完之後,童阮阮掛了手機。

……

童阮阮去了兩個孩子的房間里,孩子們還在睡覺,童阮阮坐在床邊看著他們,但並沒有叫醒他們。

直到叮鈴鈴一陣鬧鐘的聲音響起,兩個孩子在迷迷糊糊中睜開了眼睛。

「媽咪,童蘇喬的聲音有些沙啞,她看到童阮阮之後,從床上爬了起來,「媽咪,你怎麼在這兒?」

童蘇喬小手揉了揉眼睛,軟軟的頭髮有些凌亂,童阮阮伸手將孩子的頭髮整理好,「媽咪起床了,來看看你們,如果你們困的話就多睡一會兒。」

童蘇喬疑惑,「媽咪,你平時不是不讓我們睡懶覺嗎?為什麼今天讓我們多睡一會兒呢?」

童嘯卿也坐了起來,「媽咪,你今天穿的好漂亮,要去哪裡?」

「寶貝們,媽咪……」童蘇喬愣了愣,她覺得應該告訴他們實話。

「媽咪,你又怎麼了?是不是有心事,可以跟我們說說喲,喬喬是你貼心的小棉襖,一定會幫你的。」

童阮阮溫柔一笑,大手輕輕觸上孩子粉嫩的小臉,「寶貝們,我們的確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們。」

兩個小傢伙一臉疑惑。

「什麼事情?」童嘯卿問,哪怕他心裡好像也已經有點猜到。

「你們想不想要一個爹地?我指的不是慕淵臨,而是一個疼愛你們的。」

「……」

兩個小傢伙互相望了一眼彼此。

然後,童嘯卿開口,「那是誰呢?」

「伯尼,他做你們的爹地好不好?」

「……」

兩個小傢伙愣住了。

「媽咪。」童蘇喬握住了她的手,將小身子往他懷裡蹭了蹭,靠在她懷中,「最近你跟伯尼叔叔走的好近啊,你是不是喜歡伯尼叔叔?」

「是呀,媽咪很喜歡他,打算和他領證。」童阮阮不想騙他們,於是乾脆跟他們說實話。

雖然她說的喜歡並不是男女之情,但的確是喜歡,她也沒有撒謊。

「那你今天要跟伯尼叔叔結婚嗎?」童蘇喬又問。

「嗯,今天媽咪穿的漂亮就是為了這件事情,所以……」

「哎呀,」童蘇喬一臉震驚,「媽咪,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要跟伯尼叔叔結婚了。」

童蘇喬都驚呆了,眼睛睜得大大的。

童阮阮點點頭,「是的,媽咪要跟他結婚了,對不起,現在才告訴你們。」

「媽咪,你為什麼要嫁給伯尼叔叔呢?」童嘯卿疑惑的看著她。

不知怎麼了,心裡好像有一點不舒服,可是他也不想反駁媽咪。

童阮阮愣了愣,然後說,「因為……因為媽咪想結婚了,媽咪覺得有點孤單,而且也想給你們找一個爹地,疼愛你們,所以我就……」

其實她撒謊了,她是為了躲避慕淵臨,可是,她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她是不是想多了?

慕淵臨並沒有來找她,或許她根本就不需要躲避那個男人。

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她已經跟伯尼約定好了要結婚。

億萬老婆買一送 「媽咪,」童蘇喬爬進了童阮阮的腿上,抱住了她。

「喬喬對不起,還有嘯卿,我應該早點告訴你們這件事,問問你們的意見,如果你們生氣,我可以理解。」童阮阮已經做好了所有被小傢伙嫌棄的準備。90看看小說

「……」

童蘇喬撅了撅小嘴,仔細的盯著童阮阮的模樣,看到媽咪很認真,好像真的很想嫁給伯尼叔叔,雖然喬喬心裡覺得有點酸酸的,可還是懂事說的,「媽咪,人家不生氣,如果媽咪覺得幸福的話,那嫁給伯尼也不錯,他也很疼我們的,他當爹地也很好。」

聽到女兒這麼說,童阮阮的心都化了,本來還以為這件事情覺得慚愧,可是現在覺得好多了。

「嘯卿,你呢?你是怎麼想的?」

「媽咪,只要你開心就好。」童嘯卿心裡也有點酸酸的。

他想到了那個大壞蛋。

童阮阮摸了摸兩個小傢伙的腦袋,「謝謝你們,你們放心,無論媽咪跟誰結婚,你們都是媽咪最心愛的寶貝,而且我向你們保證,無論是誰做你們的爹地,他也會很疼你們的,你們的伯尼叔叔,會把你們當成親生孩子一樣對待。」

兩個小傢伙聽到童阮阮的話之後,用力的點點頭。

童嘯卿也來到童阮阮身邊,靠在她懷中。

童阮阮一下子抱著兩個小傢伙,也不知怎麼了,忽然覺得鼻子酸酸的有點想哭。

……

童阮阮開著車,往婚政局趕去。

去之前她還給伯尼打了個電話,說她已經出發了,伯尼也說他也往那裡出發,兩個人大概10:00就能碰面。

童阮阮對這件事情顯得很積極,她不希望伯尼認為她是在利用他,她想讓伯尼感受到,無論怎麼樣,她嫁給他就是他的妻子。

……

醫院。

慕淵臨躺在病床上,正在聽劉閣向他彙報公司里的事情。

慕淵臨昨天下午做的手術,腫瘤已經切除了,不過身上卻切了一個刀口,需要靜養。

僅僅過了一夜的時間,這遠遠不夠,可是即便如此,在劉閣向他彙報一大堆複雜的數據時,慕淵臨的思維還是很清晰,指出了好幾處錯錯。

他的大腦甚至比計算機還要快,計算出這些數據。

劉閣覺得不可思議,工作彙報完之後,他合上文件,「慕總,你現在安心靜養吧,公司的事情你完全不用擔心。」

慕淵臨緩緩的睜開眼睛,說道,「我也不想管那些事了,我只想等自己好一些,趕緊去找阮阮,父親說得對,我不能再對她用苦肉計了,我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她會更加厭惡我,因為我根本就不是受害者,我沒有資格這麼做。」

「你放心吧,你和凱伊小姐兩個人一定會有好的結果。」

慕淵臨瞥了他一眼,「別拍馬屁,只知道說這些好聽的話。」

劉閣尷尬的笑了笑,「我沒有拍馬屁,這是我的心裡話。」

正在這時,慕淵臨床頭的手機響了。

他伸手將手機拿了過來,接通,「喂。」

「慕淵臨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今天上午十點我會和阮阮領結婚證,就這樣。」說完之後,伯尼立刻掛了手機。

「你說什麼?喂!」慕淵臨還想問他,可是對方已經將手機掛斷。

他又將號碼撥了回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暫時無人接通,請稍後再撥。

「可惡!」慕淵臨要瘋了,阮阮怎麼跟那個伯尼要結婚了?

不可以!

慕淵臨此刻已經無法思考了,他立刻拖著疼痛的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掀開被子要下床。

「去幫我把衣服拿來,快點!」

「慕總你要去哪裡?」劉閣嚇了一跳,他剛做完手術不能下床。

「我讓你幫我把衣服拿來……算了,你給我滾開!」慕淵臨跌跌撞撞的下了床,要去衣櫃前拿衣服。

「慕總,你不能下床。」劉閣攔住了他,「醫生說了,你這段時間要在床上靜養,你要去哪裡做什麼事我幫你做。」 「滾開!」慕淵臨臉色鐵青得可怕,他一把推開了劉閣,然後衝過去,直接拿了一個外套披上,離開病房。

劉閣跟了上去,「你到底要幹什麼?」

「開車,帶我去婚政局,快點!」慕淵臨的傷口,因為他的情緒激動,傳來劇烈的疼痛。

可是此刻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拖著疼痛的身子往前沖。

劉閣知道他根本就攔不住慕淵臨,於是只能跟上去。

「慕總你要去哪裡?我扶著你,你千萬別激動。」

……

童阮阮來到了婚政局門口,可是並沒有看到伯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