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老家主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淡淡說道:「既然陳天真的這麼厲害,那咱們史密斯家族估計也不是陳天的對手,要不然還是儘快去準備錢吧!」

「三天之內咱們肯定是沒有辦法湊齊這筆錢的!」沃克連忙回了一句。

「一千億你現在都拿不出來嗎?」

老家主瞪著眼珠子表情激動的喊道。

「咱們家的錢現在都存在別的地方,如果是要在三天之內湊齊一千億美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沃克哆哆嗦嗦的說道。

「……」

老家主看著沃克這個樣子,心中也是非常的憤怒,咬著牙說道:「如果你早知道這件事,讓人跟陳天談談,說不定還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現在事情鬧成這個樣子,不給錢的話,咱們就只能等著陳天來血洗咱們史密斯家族了!」

眾人聽到這句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他們沒有想到原來這件事竟然是他們整個家族的危機,現在他們自然也沒有心情看熱鬧了。

「老家主,您快點想想辦法吧!」

「是啊,咱們這些人也不能在這裡等死啊!」

「老家主,您認識的人比較多能不能找別人在中間調和一下啊!」

眾人圍在老家主的身邊開始七嘴八舌的喊了一聲。

「行啦,都別喊了!」

老家主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現在出了事情一個個都知道害怕了,之前想什麼呢啊?」

眾人無奈看著老家主的位置,不敢說話。

「王先生,麻煩您現在就去幫我聯繫鄭天師!」

老家主扭頭沖著王先生說道。

王先生聽到老家主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然後低聲說道:「老家主,我覺得這件事並不應該找鄭天師出手,咱們還是應該跟陳天好好的談談!」

「那個陳天竟然連血洗我們史密斯家族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我還怎麼談?」

老家主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

「但是我聽說鄭天師現在好像在閉關修鍊!」

「沒關係,我覺得鄭天師應該會給我這個面子的,而且現在鄭元平也已經死在了那個陳天的手中,我覺得鄭天師應該不會坐視不管,這麼多年了,咱們史密斯家族一直都沒有找鄭天師幫過忙,現在也算是遇到了真正的大麻煩,就看鄭天師能不能解決這個麻煩了!」

老家主低聲說道。

王先生看著自己面前的老家主,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無奈,因為他心裏面本身是不同意讓鄭天師出手的,但是他看見老家主態度如此堅決以後,也只能答應了一聲,然後轉身離開了別墅。

王先生在離開了以後,眾人瞬間便陷入到了一陣恐慌當中,所有人都非常的擔心萬一鄭天師這次不出手的話,那他們應該怎麼辦!

「父親,如果鄭天師真的輸給了陳天,那咱們怎麼辦?」

沃克猶豫了一下,低聲沖著老家主問道。

老家主聽到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眯著眼睛輕聲說道:「當初鄭天師幫助咱們史密斯家族解決掉了一個又一個的大麻煩,這一次我相信鄭天師也絕對能夠解決掉這個陳天的!」

「但願如此吧!」

沃克長長的出了口氣。

一個多小時以後,老家主接到了王先生的電話。

電話的內容非常的簡單,鄭天師以派弟子前去跟陳天協商此事,如若協商不成,三天之後,鄭天師出關,於陳天以戰議事!

當老家主知道了這個消息以後,臉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畢竟這個消息也算是讓史密斯家族的人看見一絲絲希望。

……

另一邊。

陳天根本就不知道此時的史密斯家族已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也不知道這些人在商議著如何對付自己,相反他竟然還跟著段輝秋雅周雪琪等人在Y國的各個景點遊玩了一番。

當然了,陳天清楚現在警察應該都在通緝自己,陳天雖然不怕這些警察,但是卻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牽連段輝等人,所以便改變了一下自己的容貌。

這樣的話,只有段輝等人能夠看見陳天的真實面貌,其他人看見的只不過就是陳天的幻想而已。

晚上七點多鐘,陳天一行人回到了酒店。

但是還不等陳天走到酒店的大門,一位身穿西服的青年便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十分客氣的沖著陳天作揖行禮!

段輝等人被青年的這個動作嚇了一跳,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

「鄭天師弟子鄭元洪見過陳公子!」

青年彷彿根本就沒有因為陳天殺掉了他的師哥鄭元平而感覺憤怒,相反跟陳天說話還非常的客氣。

陳天扭頭看了一眼段輝等人,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跟我來!」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酒店裡面走去,而鄭元洪則緊緊的跟在陳天身後。

「這個人是誰啊?」

「不知道,從來都沒有見過!」

「他剛才說的什麼鄭天師又是什麼人啊?」

「可能是奔著陳天在拍賣行裡面拍賣下來的那幅畫來的吧……」

段輝秋雅周雪琪吳濤等人並沒有選擇跟陳天一塊離開,而是站在原地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而另一邊,陳天直接帶著鄭元洪來到了自己的房間當中,然後扭頭看著鄭元洪說道:「你應該是為了雅典娜的事情來的吧?」

「沒錯,我是為了雅典娜小姐的事情來的,但也為我師哥鄭元平的事情而來!」

鄭元洪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你師父說了什麼?」

陳天坐在沙發上面淡淡問道。

「我師父說陳公子您殺我門弟子,欺我門無能,所以特讓我遞上戰書一封,還望陳公子應戰!」

鄭元洪說完這句話以後,直接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一封戰書,輕輕的放在了桌子上面。

陳天掃了一眼桌子上面的戰書,上面赫然寫著幾個大字!

「本人鄭絕命為報殺徒之仇,誠約陳天陳公子三日之後日出之時,於我鄭氏宗門一決生死!」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戰書淡淡一笑,眼神當中布滿了不屑之意。

「陳公子,您是否應戰?」

鄭元洪壯起膽子,低聲沖著陳天問道。

「區區一個鄭絕命也敢給我下戰書,簡直可笑!」

陳天右手一揮,桌子上面的戰書瞬間化成灰燼隨風而去。

「你回去告訴你師父,他還沒有資格挑戰我,別在這裡自取其辱了!」

陳天異常霸氣的說道。 「我……我師父沒有資格挑戰你?」

鄭元洪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之外便還是震驚。

要知道在Y國鄭絕命的名號那還是非常恐怖的,即便是Y國的領導都對鄭絕命非常敬重,武道界更是將鄭絕命視為信仰,在Y國那些武者的眼中,他們能夠見到鄭絕命一面就已經是天大的福氣了。

此時鄭絕命能夠主動給陳天下戰書,那說明鄭絕命已經非常給陳天面子了。

但是讓鄭元洪萬萬不曾想到的是,陳天竟然如此不識抬舉,一句鄭絕命沒有資格挑戰我盡顯心中傲氣。

雖然鄭元洪的心中非常憤怒,但是他心裏面也清楚陳天的實力有多麼恐怖,鄭元平乃是鄭絕命最優秀的弟子,但是放在陳天的面前還是那麼不堪一擊,自己如果惹怒了陳天,那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陳公子,我清楚雅典娜欠了您一筆巨款,我師父已經跟史密斯家主沃克商量好了,如果您能夠打敗我師父,那這一千億史密斯家族如數奉還,如果您要是輸了,那就離開Y國,從此不提這件事,所以我覺得您最好考慮考慮……」

鄭元洪笑呵呵的說道。

「那筆錢本身就是雅典娜欠我的,她早晚都要還給我這筆錢,這跟我與你師傅的決鬥沒有任何關係!」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鄭元洪一句,然後繼續說道:「如果你師父真的打算挑戰我的話,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賭注我覺得應該換一下!」

「如何換?」

鄭元洪連忙問道。

「非常簡單,如果我輸了,我會離開Y國,此生不再踏入Y國半步,但是如果要是你師父輸了,那史密斯家族現在擁有的所有產業都歸我一人所有!」

陳天語氣平靜的說道。

其實陳天的心裏面也非常清楚,如果真的想要讓史密斯家族償還這筆錢,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史密斯家族就算再怎麼有錢,也絕對不可能拿出來這麼多的現金,所以還不如直接將史密斯家族的所有產業佔為己有,然後讓雅典娜一個人去打理。

現在雅典娜的身體裡面已經被陳天種下了太上噬魂咒,所以陳天肯定就不擔心雅典娜會背叛他。

「這個……」

鄭元洪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有些無奈。

鄭元洪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的野心竟然會這麼大,他竟然準備要史密斯家族所有的生意,這件事在鄭元洪的眼中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知道這件事你沒辦法做主,你現在可以回去跟史密斯家族的人商量一下,如果他們同意的話,那我就應戰,如果他們要是不同意的話,三天之後,我便會親臨史密斯家族!」

陳天淡淡說道。

「呼……」

鄭元洪看著陳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低聲說道:「陳公子,您的話我會如實轉達的,今日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這句話,鄭元洪直接轉身離開了陳天的房間。

鄭元洪離開不一會,段輝吳濤周雪琪秋雅等人便走進了陳天的房間當中。

「陳天,剛才那個人是誰啊?」

段輝看著陳天問道。

「一個商人,想要從我的手中買走那幅畫,我沒有答應……」

陳天隨意的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找你麻煩的呢!」

段輝聽到陳天的話長長的出了口氣,而周雪琪秋雅等人似乎也放下心來,臉上的表情明顯輕鬆了不少。

「放心吧,Y國非常的安全,這些人就算真的想要這幅畫也不會對我動手的,他們只能從我的手中買走這幅畫……」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眾人說道。

「那倒是,我覺得Y國的治安還是挺不錯的,最起碼要比其他的國家好很多!」

周雪琪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陳天問道:「陳天,明天你打算去什麼地方玩啊?」

「我去哪裡都行,你們定吧!」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眾人在知道陳天並沒有碰到什麼麻煩以後,也就都放鬆了下來,紛紛開始商量起來明天要去什麼地方玩。

而陳天則一臉平靜的坐在沙發上面看著這些人,心裏面合計著鄭絕命的那封挑戰書!

……

另一邊,鄭元洪在離開了酒店之後,一個人坐在車子裡面,臉上的表情異常的凝重。

鄭元洪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的膽子竟然會這麼大,這件事牽扯到史密斯家族的未來,甚至可能會影響到整個Y國的未來,所以鄭元洪必須把這件事好好的跟史密斯家族的說一說。

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

鄭元洪回到了史密斯家族的別墅當中。

此時史密斯家族的所有人包括雅典娜的爺爺以及沃克鄭絕命等人全部都坐在沙發上面等待著鄭元洪。

「元洪,你跟陳天談得如何?」

鄭絕命看見鄭元洪以後連忙起身問道。

「師傅,我已經把戰書交給陳天了,但是陳天說想要挑戰他光是靠著那一千億是不夠的……」

鄭元洪低聲說道。

「一千億還不夠,這個陳天得是有多大的胃口啊!」

沃克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

「那他的條件是什麼?」

鄭絕命眯著眼睛輕聲問道。

「他的……他的條件……」

鄭元洪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轉達陳天的話。

「元洪,你別在這裡吞吞吐吐的,有什麼就直接說什麼就行了……」

鄭絕命有些有些不耐煩的喊道。

「呼……」

鄭元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低聲說道:「陳天的條件是,如果陳天贏了,那史密斯家族的所有產業都歸陳天一人所有,如果陳天要是輸了的話,那陳天就會離開Y國,此生不入Y國半步!」

鄭元洪的這句話說完之後,眾人一片嘩然,尤其是史密斯家族的那些人,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可思議,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的胃口竟然會如此恐怖。

「這個……這個陳天是瘋子嗎?他竟然想要我們史密斯家族的所有產業,他就不怕撐死他?」

沃克語氣激動的喊了一聲。

「此人的野心還真是恐怖啊,其實從一開始他就不是奔著這筆錢來的,他就是奔著咱們史密斯家族來的!」

老家主輕聲感嘆了一句。

「老家主,您覺得咱們應戰還是不應戰呢?」

鄭絕命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老家主問道。

現在這件事已經關係到了史密斯家族的利益問題,所以鄭絕命自己是沒辦法決定的。

但是如果是鄭絕命一個人決定的話,那鄭絕命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肯定會直接答應下來。

畢竟鄭絕命在Y國成名多年了,如果此時真的被陳天這句話給嚇唬跑了,那鄭絕命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名聲可能就毀於一旦了,到了那個時候鄭絕命的威望絕對沒辦法跟現在相比!

可是此時這件事關係到史密斯家族的利益,鄭絕命肯定沒辦法私自做出決定。

「我覺得這小子既然如此自信,那說明他肯定有信心打敗鄭天師,要不然還是算了吧,咱們還是抓緊時間把雅典娜欠下的錢還上,結束此事算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低聲說道。

「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如果咱們真的把這筆錢給了陳天,那咱們史密斯家族以後豈不是成了別人眼中的笑柄?」

沃克高聲喊道。

「笑柄不笑柄的我管不了那麼多,我只知道如果咱們答應了陳天的要求,鄭天師一旦輸了,那史密斯家族就得給那個陳天,咱們在座的這麼多人也都會無家可歸!」

「是啊,我也覺得沒有必要搭理這個人的要求,一千億雖然多,但是跟咱們史密斯家族的所有生意比起來,還是很小的一部分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啊!」

那些跟雅典娜並沒有什麼太大關係的人現在都擔心會影響到自己的利益,所以紛紛贊同給陳天錢息事寧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