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萬媚頁幣!」廷雲笑聲開口來。

聲出,立時吸引了大批帖客們!

這鬍鬚笑男到底是誰啊?

他這是博人眼球?

還是有錢沒處花?

還是真的中意它?

……

……

很多疑問繚繞在不少人心中。

璞璞牽也深深看了一眼廷雲,嗯?這人究竟什麼來歷?為何只是嫏頁境頁底級的他,在這隆重的善會夜卻是如此愜意逍遙?

「一萬零一媚頁幣!」潘賽丫雄舉著一香趐,一嚷。

廷雲呆了呆。

全城其餘人也愣了。

這位帝嫌爺這是在胡鬧什麼?

他真和這鬍鬚笑男認識?

這鬍鬚笑男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一個怪人?

…………

一時間,兩人成了全場焦點。

「一萬零八媚頁幣!」回神后,廷雲競拍。

「一萬零九媚頁幣!」潘賽丫雄似笑非笑。

「一萬零一十五媚頁幣!」廷雲繼續。

潘賽丫雄喝了一口美釀,才追:「一萬零一十六媚頁幣!」

廷雲則悠然為他斟滿來,道:「一萬零二十二媚頁幣。」

潘賽丫雄微微一怔,每次都只加七?

此時,全場人皆有點傻眼,這……鬧哪出?

「一萬零二十五媚頁幣!」潘賽丫雄一回神,隨即就加了三,似乎是——既然你七,那我就三,剛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

廷雲笑容更燦爛,悠然一飲,續道:「一萬零三十二媚頁幣!」

「一萬零三十五媚頁幣!」潘賽丫雄立即道。

「一萬零四十二媚頁幣。」廷雲閉上了雙眼,既似回味美釀,又似等待什麼。

潘賽丫雄瞥著,再次一怔,他不得不承認,這個陌生人越看越好看,尤其是那濃而又順的須子!

「丫的!一萬零四十五媚頁幣!」潘賽丫雄神態變得好玩起來。

「一萬零五十二媚頁幣。」

帖客們徹底無語!

就在這時,一個頗為尖銳的女音亮起:「一百萬媚頁幣!」

帖客們循聲而望。

潘賽丫雄亦如是。

廷雲睜開眼來,凝去。

人,是一美人,金裙,彎彎眼睫尤為迷人!

「丫的!卜族人!」潘賽丫雄低罵完,便繼續吃喝起來。

廷雲聽著一邊帖客們的驚疑,才知曉這金裙女人原來就是無斐城的卜寐寐。

在她身邊,還有一個銀裙女人——卜籟籟。

其眼睫同樣彎彎多翹!

不過,這卜籟籟卻像是在閉目養神,身態頗為高雅。

而卜寐寐卻是冷冷瞥著廷雲。

她似乎很反感這個男人如此嘩眾取寵!

對此,廷雲未在意,對於這萄牛籽,的他並非勢在必得,只是一種偶然興緻罷了。

所以,他不再追價,而是笑然為潘賽丫雄斟爵。

潘賽丫雄瞪了他一眼,卻是滿口而飲!

看上去,兩人已成為了好友。

「哼!窮酸!」卜寐寐臉色更冷。

「一百五十萬媚頁幣。」一直在暗暗關注廷雲的旗南音這時竟然競拍來。

在她話落之時,很多人都迷惑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南音帝姝也……摻和進來了?

卜寐寐亦是蹙眉。

「兩百萬媚頁幣。」卜籟籟睜開眼,朝旗南音盯來。

帖客們頓時有些嘀咕。

嘀咕里,講的是一個奪戀故事。

一個一直以來都迷戀迷燈帝子的卜族驕女,在競奪帝長子帝姝的過程中,卻是輸給了一個少問世事常居深閨的旗氏美人!

廷雲聽著這些嘀咕,忍不住看了一眼旗南音。

這個女人,心思夠深,發出邀請來,卻從未與我相談。

「五百萬媚頁幣。」旗南音聲色未變。

卜籟籟繼續追價:「一千萬媚頁幣!」

帖客們聞到了火藥味。

明明是情敵關係,南音帝姝為何還邀請這位籟籟九斐?

還是說,這裡面有卜夕娘娘的關係?

「一億媚頁幣。」旗南音平淡如水的聲音里,有著一絲極難察覺的冷意。

她之所以競拍這萄牛籽,是有一個重要原因的。

她想拍下它后,然後命人將它送給廷雲,以此試探這個擁有帝息之源的男人!

所以,她這次對卜籟籟的無理取鬧有了慍意。

以往,她對這個女人,是絲毫不在意的。因為成為帝姝的事情上,她只是順應自己的命運軌跡。她從來沒將卜籟籟的嫉恨視作敵意。就是潘賽迷燈想再納她卜籟籟為帝娥,她旗南音也不會反對。

但是——敢壞她旗南音試探大事,那就休怪她旗南音不客氣了! 180.掌海晶珠和伴境

就在卜籟籟準備無視旗南音的一億媚頁幣報價之時,一道締音卻是傳入了她耳內:「放棄吧,小籟,讓旗南音真正動怒,你會後悔莫及。」

卜籟籟神色頓僵。

因為她耳邊的聲音,來自卜氏一族的根——卜夕帝后!

她卜籟籟無法違逆。

「小籟,其實帝娥也不錯,你可以考慮。」

卜夕帝后又締音來。

卜籟籟神色複雜地凝向與旗袍帝后同坐一起的卜夕帝后。

——————

卜夕。

千歲以上,女,身貌奧美。

嬑位一體洛演。

嬑八二書洛頁底級頁境。

媚頁帝國四大帝后之一!

——————

而此時究情月又已催促:「一億媚頁幣兩次。」

卜籟籟咬了咬牙,最終頹然閉眼,不再追加。

如此一來,也沒有人敢再和善會夜之主爭奪璞璞牽的萄牛籽。

而獲得這一勝利的旗南音的神色也完全恢復到平靜無波了。

緊接著,第四件拍賣品上台。

「丫的!壞娘們!」潘賽丫雄又低罵了一聲。

廷雲瞥了瞥他,大概知道他是在罵旗南音。

「各位尊貴的帖客,這對五光十色的晶球,名叫掌海晶珠,它出自卜夕娘娘。它是嬑心級頁器。它具有逢凶化吉之能,同時還具有研究萬物頁息之能!最重要的是,它是卜夕娘娘成為嬑頁境頁底級之前一直隨身攜帶之物!它的起拍價是——一萬億媚頁幣!」

究情月聲落,並沒有人立刻喊價。

凝著圓浪展台上的掌海晶珠,廷雲只覺著它們和自己的締力球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忍不住時,他朝這位卜夕帝后望了望。

而原本正和自己女兒潘賽婷菲輕談細語的卜夕帝后則忽然瞥來,朝廷雲。

那眼神,似乎頗有笑意。

笑意里,似有一種認可。

「丫的!老女人!」潘賽丫雄又是突如其來低罵。

廷雲回神,笑了笑,欲語之時,那卜寐寐之聲傳來:「五萬億媚頁幣!」

廷雲不由朝這女人一望,看她那神色,似乎也是勢在必得。

「十萬億媚頁幣!」出聲者,外斐韜腹倫。

「十五萬媚頁幣!」接聲者,禁斐經中緯。

「二十萬媚頁幣!」脆亮女聲,葯斐應芙。

四大輔斐中,三斐一齊角逐的場面可不常見!

不過,也能理解,畢竟三人都是嬑頁境頁眉級,他們要晉陞嬑頁境頁心級,就需要一些嬑心級頁物來輔助。而卜夕帝后這掌海晶珠就無疑是晉陞捷徑!

要知道,頁境越高,其頁地晉陞就越來越困難。

有些時候,根本不是締洛資源可以彌補的,更多的還是要人的經驗!

而掌海晶珠,顯然就是一代帝后的思悟之晶!

在三斐以及九斐卜寐寐四人爭相競拍之際,廷雲有些好奇那璞璞牽了。

為何她不參與這角逐呢?

一眼望去,只見此女卻是閉目養神了。

「有趣!」廷雲心道。

「丫的!都是一群有錢沒處花的花貨!」潘賽丫雄邊嚼邊罵。

廷雲失笑一絲,繼續為其斟爵。

潘賽丫雄白了他一眼,卻心滿意足地一飲而盡!

不多一會兒,競價就高達了一百萬億媚頁幣!

出價者是卜寐寐。

真不知道這女人有多富有!

竟然有隱隱一壓三斐之勢!

三斐此時皆有些鎖眉,疑慮。

「兩百萬億媚頁幣。」最終還是韜腹倫緩聲追價來。

「五百萬億媚頁幣!」卜寐寐毫不心疼錢。

韜腹倫猶豫了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