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上,全上,給我殺了他!」

葉家明憤怒的吼叫著。

他一嗓子,手下們被驚醒,掏出砍刀沖向顧銘。

巔峯對決:警官,七秒追到你 一個個的叫喊的聲音很大,不停的給自己壯膽,然而,當第一個衝到顧銘面前,被一腿踢飛后,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他們並不是傻子,雖然都是狠角色,但是也知道什麼時候能拚命,什麼時候放熊。

主要是顧銘已經將他們震懾住了。

「給我殺了他,趕快上!」

葉家明見手下們停下后,臉上更加憤怒了。

沒辦法,他們只好強行衝上去。

但是他們的命運如同光頭一樣,一個接著一個飛了出去。

幾個呼吸的功夫,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連疼痛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一句,全部昏死過去。

葉家明和那個中年男人徹底傻眼了。

十幾個人竟然不是一個人的對手,難道這個年輕人是武者。

中年男人不由暗想,可此時想再多也沒有用了,因為顧銘正向他們走來。

「你,你想幹什麼?我是葉家的少爺!」

葉家明顫抖著聲音,不斷的後退。

「葉家?你們和華國葉家有什麼關係?」顧銘淡淡的問題。

「華國葉家?你怎麼知道華國葉家?你到底是誰,你是他們派來的嗎?」

中年男人一聽,臉色頓時蒼白,驚恐的看著顧銘。

而葉家明聽后,直接嚇癱在地上。

顧銘一看他們的樣子,便明白了。

看來還真的有關係,感覺好像很懼怕華國葉家。

否則他們也不會如此表情。

搜魂術啟用。

顧銘立刻便明白了。

原來米國這個葉家的家主葉天林和葉文軒的爺爺葉天奇是親兄弟。

兩人之間可以說是生死大敵,至於是什麼原因,中年男人並不知道。

只知道如果見到華國葉家的人,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將他們留下。

幾年前,葉文軒因任務來過米國,被他們發現,差點死在他們手中。

但是等葉文軒傷后,帶著燭龍戰隊找回了場子。

那一戰,米國葉家可以說是傷筋動骨,被葉文軒打怕了。

幸好葉天林提前做好了準備,及時轉移了家族人員,並且動用了在米國的所有關係,這才保存下來。

自從兩家的仇恨更深了,同時米國葉家所有人心中都留下了陰影。

「今天我不動你們,回去告訴你們的家主,如果再讓我發現葉家明再來糾纏張媛媛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顧銘淡淡的開口,表情更是平淡。

可葉家明和中年男人卻感覺到一股濃濃的殺氣將他們籠罩,如寒風一樣刺骨,身體不停的打著哆嗦。

「是,我一定把話傳達到!」中年男人急忙回答。

而葉家明此時已經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蒼白無血的臉此時更加蒼白,目光變得獃滯。

「是誰這麼大的口氣,竟然敢威脅我們葉家!」

忽然,一輛加長林肯停在了眾人面前。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從車內走了下來。

看到老者后,中年男人急忙上前,恭敬的叫道:「老爺!」

葉天林冷哼:「一群廢物,十幾個人竟然打不過一個人,我要你們還有什麼用?把家明給我扶上車!」

說完,冰冷的眸子看向顧銘。

「我不管你是不是葉天奇那個老東西派來的,今天這件事必須給我們葉家一個交待。你別忘了這裡是米國,並不是你們華國?」

「我們華國?哈哈哈……」

顧銘聽后,不由大聲笑了起來。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米國人了,別忘了,你們身體內流著的可是華國人的血。像你們這種忘記祖宗的人,真不應該還活在世上。」

「狂妄!」

葉天林陰冷的從牙縫裡憤怒的擠出這兩個字,臉色十分陰沉,「這裡不是說話和動手的地方,如果不想死在這裡的話,就跟我們走,咱們換個地方,好好解決這件事。」

「正合我意!」

顧銘淡淡一笑,回頭看向張媛媛,「你先回去,等我處理完這件事後,就去找你!」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

張媛媛跑到顧銘身邊,緊緊的抱住了顧銘的胳膊。

她的身體在顫抖著,臉色更是蒼白。

她被嚇到了,而且她也明白,得罪了葉家,顧銘這一去恐怕就回不來了。

顧銘一死,那她離死也不遠了。

剛才她還想著直接離開,然後離開米國,可一想到母親周夢伊,她還是選擇留下來,與顧銘一起面對。

她怕周夢伊傷心難過,更怕自己從今以後無法面對自己的良心。

這一切因她而引起。

「好吧!」

顧銘扭頭看了她半天,最終還是點頭同意。

葉天林見顧銘同意,冷笑一笑,轉身坐上車。

而顧銘和張媛媛跟著坐了上去。

但是並沒有和葉天林坐同一輛。

「文軒!米國葉家和你家到底有什麼仇恨?」

車內,顧銘掏出手機拔通了葉文軒的電話。

他想知道兩家到底是什麼恩怨,如果葉文軒求情的話,顧銘會考慮放米國葉家一馬。

電話那頭葉文軒一聽,頓時大怒道:「大哥,他們是不是惹到你了,這群王八蛋,我看他們是活夠了。大哥,你放心動手,全殺了才好,特別是葉天林那個老東西。」

顧銘搖頭苦笑,他只想問問兩家到底是什麼仇恨,可葉文軒的反應卻如此激烈。

「你還沒告訴我,你們之間的仇恨呢!」

「是這樣的……」

葉文軒開始講述起來。

原來在數十年前,葉天奇和葉天林年輕的時候,同時喜歡上了一個女孩,而這女孩就是葉文軒的奶奶。

葉天林心有不甘,不僅令人綁架了葉文軒的奶奶,而且暗中轉移了大部分財產,準備離開。

如果只是因為財產和女人的話,葉天奇和葉天林也不會成為生死敵人。

而是葉天林喪心病狂的想要毒死自己的親生父親。

他的陰謀暴露,葉天奇不但救了父親,而且還救回了葉文軒的奶奶。

但是葉天林卻跑了,而他的父親最終還是死在了他的毒藥之下。

自此,葉天奇就沒有放棄尋找葉天林,幾年前,葉文軒來米國,也是意外的與葉天林相遇,這才有了後面的事情。 「大哥,你幫我,讓他們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隔著電話,顧銘都能感覺到葉文軒濃濃的殺氣。

「仇還要自己來報,我可以廢了他,但不會殺他,我把他留給你。」

顧銘淡淡開口,隨後掛掉了手機。

「你不給我媽媽打個電話嗎?」

張媛媛抬頭,弱弱的問道。

顧銘有些疑惑,不解的看向張媛媛,「為什麼要給她打電話呢?」

「馬上就要死了,難道你就沒有什麼想和她說的嗎?」

「死?今天是有人要死,但不是你和我。」

顧銘淡淡一笑,目光中閃過一絲戲謔。

「算了,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以前我真的很恨你,恨你毀了我的家庭,恨你奪走了我的媽媽。不過都已經過去了,就讓一切都過去吧。有你陪著我一起死,黃泉路也算是有個伴了!」

張媛媛說的很傷感,淚水從眼角流了下來,兩隻手再次緊緊的抱著顧銘的手臂,把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說我應該叫你們什麼?叫名字還是叫你小爸爸,你能跟我說說,你和我媽媽的事嗎?」

「……」

小爸爸?

顧銘很是無語,這是什麼稱呼呀!

「對了,我媽媽是不是很瘋狂,你和她做那事的時候,誰主動一些?我想應該是我媽媽,畢竟她已經許多年沒有碰過男人了。」

「……」

「對了,你跟我說說男人和女人做那事時,是什麼感覺嗎?可惜我就要死了,還沒體驗過那種感覺!我是不是白活了一場。」

一路上,終於是張媛媛在說話,好像是在問顧銘,可又不等他回答,自己又自言自語起來。

每一個問題,每一句話,都是很雷人的。

顧銘算是徹底被張媛媛給打敗了。

張媛媛的話題也是十分大膽,什麼都敢問,什麼都敢說,差點問顧銘有長大,堅持多少長時間了。

還好,車子終於停下了,否則顧銘真不知道還張媛媛會說什麼。

下車后,放眼看去,這裡是郊區,看樣子應該是一處農場。

他們剛下車,便圍上來了許多人。

他們手中清一色的拿著槍,可笑的是竟然還有人扛著一個火箭彈。

媽的,你是準備轟飛機嗎?

還真是看得起顧銘,連這東西都準備。

顧銘沒什麼反應,而張媛媛卻已經嚇得腿軟,險些沒站穩。

「小爸爸,我害怕,我們今天就死在這裡嗎?」

張媛媛顫抖著聲音,躲在顧銘身後。

無助,絕望全部刻畫在了臉上。

「放心吧,死的人不咱們!」顧銘微微一笑。

「哈哈,真是很自信呀,面對這麼多人這麼多槍,臉色也不改一下,不得不承認你是個人物。不過……」

葉天林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雙眸陰冷的可怕,猙獰的臉上布滿了殺氣。

「不過,我是不會讓你們這麼輕易的死去。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既然你和葉天奇有關係,那麼我就讓你們試試各種酷刑,然後再將你們凌遲至死。」

說完,葉天林放聲大笑,那笑聲聽著令人膽顫。

就連顧銘都感覺到一絲寒冷。

看來這個葉天林真的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爺爺,張媛媛那個賤人能先留給孫兒嗎?孫兒不僅要得到她的身體,而且還要讓這小子親眼看著。」

葉家明已經恢復了過來,一臉的猥瑣,眼中閃動的濃濃的恨意。

「好,爺爺答應你!」

葉天林伸手在葉家明的腦袋上輕撫一下,目光無慈愛。

「將他們給我抓起來,先打斷這小子的第五肢,我讓他能看能聽,卻不能有反應!哈哈哈……」

葉家明見葉天林同意,立即下達了命令,那狂妄的笑聲讓所有手下都跟著笑了起來。

顧銘冷笑,瞬間威壓釋放出來。

頓時,所有人被籠罩住,全部趴在了地上,一個個都昏死了過去。

現場只留下了葉天林和葉家明。

「你們在幹什麼,馬上給我起來。」

葉家明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突然趴在地上,頓時大聲咆哮起來。

流轉經年 而葉天林卻已經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你是神話武者?」

此時,葉天林驚恐的看著顧銘,身體開始搖晃起來。

他是一名化勁武者,能夠僅憑氣勢就放倒這麼多人,這個世上除了傳說中的神話武者,還能是什麼。

噗通!

葉天林直接嚇得跪下,冷汗順著那張蒼老又褶皺的臉流了下來。

「爺爺,你怎麼跪下了?」

葉家明急忙過去,準備扶起葉天林。

「家明,我們葉家完了,快點跪下!」

葉天林有氣無力的說著,順勢將葉家明也拉著跪到了顧銘面前。

「神者,葉家冒犯之處,還請神者原諒,我們願意拿出全部家產,只求您饒我們一條狗命!」

葉天林求饒著。

葉家明傻眼了,完全沒想到爺爺不僅跪下了,而且還在求饒。

他並不傻,瞬間明白了顧銘的可怕,嚇得渾身顫抖不已。

這是什麼情況?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