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是,我,我是來,來……」女孩想說什麼似乎卻又不好意思開口,一時竟有點語無倫次。

陳天有些無語,這是什麼服務呦!「算了,我知道,進來吧,反正我也睡不著。」

「哦。」女孩輕輕應了一聲,跟著陳天進了屋。 「鏗鏘!」

金屬碰撞之音響起,眾人驚訝的看到,牧雲的手中出現了一隻寶葫,輕輕一抖,便有一道仙光衝天而起。

戰甲撕裂,光盾破滅,兩道無敵強者同時炸開成為血霧,甚至都來不及嘶吼,便當場隕落。

出手屠真神!

這樣的手段,震顫人心,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心頭狂跳起來,發生了什麼?那是何等霸道的進攻?

一劍,一葫,破滅千萬魔化生靈,崩滅兩大巔峰強者。

反觀牧雲,依舊從容淡定,眸光之中有說不出的冷傲,並未有所震驚,似乎這樣的結果便在他的預測之中。

太可怕了!

這一幕,讓黑暗軍團如墜冰窟,感覺到心底都在發寒,強大如他們,一向都是非常的自負,號稱同階無敵。

但現在,卻被人輕鬆屠殺,如宰豬羊!

「好可怕的攻擊,那兵器好厲害啊,這突兀出現的究竟是何人?」不少人都心頭惶恐,就連帝關中的強者都動容了。

甚至是,慶幸!

這樣強大的存在,是盟友而非敵人,算是三生修來的福分了。

「憑藉寶物之利,有何囂張?」就在此時,虛空之中有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回蕩整個天地。

天穹崩裂,一名年輕男子出現在虛空之中,滿頭赤發飄揚,說不出的英俊瀟洒,龍行虎步而來。

此人一出,風采絕世。

「參見黑暗神!」

見到此人,在場所有的黑暗軍團都跪倒在地,臉上寫滿了虔誠的神色,無比動容,誰也不曾想到此人居然出現了。

「第一強者,娜迦超神!」帝關之人,有強者驚呼出聲。

眼前此人,便是黑暗九族之中,年輕一輩的最強者,娜迦超神!更是後來的黑暗種族第一尊仙帝。

娜迦超神,便是這一次帝關破滅戰的首領,在九天十地的歷史中,帝關便是覆滅在此人手中。

從那之後,九天十地陷入到了黑暗時代。

無數生靈慘死,處身在水深火熱之中,他便是災難的開啟。

看到這突兀出現的生靈,牧雲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冷漠的神色,絲絲怒火席捲而出,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

此人,是他的大恨。

昔年,姬有雪為了守護帝關,最終的慘死便是因為他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整個戰局,強勢格殺了數十尊九天十地的巔峰存在,間接導致姬有雪的死。

「沒想到,會在這樣的際遇下相見,很好。」牧雲盯著他,眸光閃爍,森寒的殺意流淌出來。

他握緊了雙拳!

這是牧雲少有的憤怒,無盡歲月以來,他的心緒足以平靜了,甚至可以說是波瀾不驚,但是眼前此人的出現,卻讓他憤怒了。

娜迦超神,在這個時候還並未是巔峰狀態,只是後來的他,一步步的成長起來,方才戰勝了無數黑暗種族的老一輩強者,奪取了天命,成就仙帝。

「人族小子,你很不錯,居然能夠斬殺我族這麼多強者,算是一個天賦驚人的存在了,簡單來說,就是強壯一點的螻蟻。」娜迦超神降臨,朝著牧雲說道。

他非常孤傲!

娜迦超神,幾乎可以算是上天的寵兒,他的修道之路並不長,但是成長的卻是非常的迅猛,成為黑暗種族年輕一輩第一人。

「不過,你的好運也到頭來,我的出現,註定了你的毀滅。」娜迦超神瘋狂的大笑起來,絲毫不將牧雲放在眼中。

「是么?」

牧雲冷哼一聲,平靜的說道:「好大的口氣,黑暗孽種,哪來的勇氣毀滅我?」

「因為我,是娜迦超神!」

娜迦超神冷聲喝道,身形一閃,便出現在牧雲的不遠處,但就在這瞬間,他忽然面色微微一變。

境界,被壓制!

電光火石之間,他陡然明白過來,冷笑道:「我就說為何你能夠斬殺我族真神,原來是身懷重寶,可降低修為,進行同階一戰。但即便如此,同階之中,我娜迦超神便是無敵,誰也無法戰勝。」

「可笑!」牧雲冷笑,縱身而出,血氣爆發出來,與他凌空對峙。 蒼玄路 他牧雲,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萬古以來,他絕對算是一個狠人,絕對的第一凶人!行事果斷,狠辣,不留絲毫餘地,更是會抓住任何機會給對手致命一擊。

否則,也沒有後來的他帶領著九天十地的生靈,清除黑暗勢力,將其驅逐出九天十地,還給人世間一片朗朗乾坤。

「我還愁你不敢露面,要當一個縮頭烏龜,既然出來了,那正合我意,你今日便可以體驗戰敗的感覺了。」牧雲說道。

「哈哈哈……」

聞言,娜迦超神只是冷笑,滿頭赤發飛舞,說不出的冷冽驚人,大手猛然一抬,便有一柄神劍出鞘。

超凡神劍!

這是娜迦超神後來的無敵黑暗帝兵,但現在也僅僅只是一柄同名利劍而已,並非是無敵帝兵。

「看你也算是劍道高手,那我便以此劍,斬你頭顱。」娜迦超神冷笑起來,猛然一揮手,便有一道驚天劍氣衝天而出。

凌空一顫,劍氣當空暴漲,呼嘯而出,朝著牧雲的頭顱便怒斬而來,看似輕易的一劍,卻蘊含著恐怖威壓。

似乎,蒼天都會在這一劍之中一分為二!

牧雲不為所動,大凌空一抓,一株劍草便出現在手中,足有十米長,呼嘯而出,便可看見密密麻麻的劍草騰空而起,化作劍草風暴,與那從天而降的驚天劍氣劇烈的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濺。

轟隆!

不管是牧雲還是眼前這娜迦超神,兩人都是在劍道上鑽研非常深遠的巔峰存在,這一出手便是天崩地裂。

看似隨意的劍招,在碰撞之中卻爆發出一陣陣霸道能量,狂風暴雨一般,呼嘯出來,席捲了整個天地。

大片虛空崩滅,有虛空亂流在呼嘯,甚至可以看到有天道殘缺的痕迹瀰漫開來,那是天道被崩裂所留下的痕迹。

凌空一擊!

距離地面足有三萬米,但所造成的恐怖衝擊波卻浩浩蕩蕩的席捲而出,將下方的大片山川都徹底破滅。

溝壑叢生,甚至有岩漿噴涌朝天,沸騰熾烈。

「殺!」

娜迦超神冷喝一聲,並未心驚,剛才那一招不過就是他的試探而起,在這瞬間才爆發出衝天殺意。

血氣隆隆之中,他朝著牧雲便迎面撲殺而來,一劍斬星河,恐怖莫測。反觀牧雲同樣是強勢的一塌糊塗,漫天劍草隨風而動,化作劍氣風暴,縱橫交錯,呼嘯劈斬,密密麻麻,無窮無盡。

整個長空,都被劍影包裹在其中,甚至都無法看清兩人的身影了,那出劍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越來越激烈。

「隆隆……」

在這瞬間,戰場都平靜下來,原本還在瘋狂交手的雙方都停下了戰鬥,目瞪口呆的盯著眼前的這一幕。

兩者廝殺,場面太壯觀了,一道道劍氣縱橫而出,輕而易舉的撕裂天地,在這全力以赴的衝殺之中,幾乎要將這一方虛空都摧毀了。

在刺耳的聲音中,兩人闖入到了虛空裂縫中,直接沖入到了浩瀚的星空中,在這裡出手,更加的舒心。

這是古老星空,非常的沉寂,似乎從未被打擾過一般,有濃郁的混沌氣息籠罩整個星空,更有億萬星辰在其中閃爍。

但在這一刻,激烈的碰撞音,打破了這一片天地的沉寂,那無盡的混沌氣息翻滾中,一顆顆星辰被道道通天劍氣崩滅。

強者對戰,屢見不鮮。

但能夠造成如此駭然場景的生靈對決,卻是非常的罕見,哪怕是在這帝關守護戰鬥中,雙方的強者盡出。

可若是論戰鬥的精彩性和激烈性,非這兩人的戰鬥不可,劍芒、劍氣、劍影縱橫交織,充斥著這一方古老星空。

「你的表現,讓我很滿意,我覺得你有資格成為我的戰奴!」激戰之中,娜迦超神冷冷的開口說道。

戰奴!

從古至今,一直都存在,特別是在黑禍時代,更是無比的盛行,無數的九天十地的各大族的強者被收為了戰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甚至,被這些黑暗生靈用來娛樂,在角斗場中拚死血戰,自相殘殺。戰奴,便是一個充滿了羞辱的字眼。

此刻,娜迦超神開口,要收牧云為戰奴,這等口氣,太大了。

「戰奴?呵呵,你還真是敢想,就憑你們黑暗九族,有什麼資格呢?你們所謂的高貴,在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你連成為我戰奴的資格都沒有,懶得理會你,斬了再說。」牧雲強勢反擊。

劍草訣,演化到巔峰,以他為中心,整個混沌海都肆意的翻滾起來,無窮無盡的劍道威壓瀰漫擴散。

衝散混沌之氣,散發出冰冷殺意。

「破妄劍!」

在這瞬間,他出動了神劍,看起來非常的古樸,但是卻帶著極為駭人的殺意,在飛仙體的加持下,瞬間便出現在娜迦超神的身前,長劍宛若靈蛇一般,直接刺向了他的頭顱。

一劍襲顱!

乾脆利索,不拖泥帶水,更沒有繁複的花招,卻令人難以躲避,這便是大道至簡的真實體驗。

面對這一招,強勢如娜迦超神,都產生了一種難以匹敵的錯覺! 「超凡!」

就在破妄劍就要命中娜迦超神的瞬間,那一柄超凡神劍陡然迸射出一片璀璨光華,大片符文升騰而起。

黑暗龍鱗紋路綻放,長劍橫空而起,擋住了牧雲的長劍,手腕一挑,順勢貼著破妄劍斬向牧雲的手臂。

快速反擊!

牧雲飛仙體展開,瞬間閃避,在避開進攻的瞬間,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其身後,破妄劍凌空一挑,再次穿刺向其透露。

速度快的驚人!

但娜迦超神似乎早有預備一般,根本就懶得回頭,手中超凡神劍反手便是一擊,黑暗劍芒滔滔,擋住牧雲進攻。

「咻咻……」

兩人交手,速度快到了極致,凌厲進攻,見招拆招,將劍道之上的奧義展現的淋漓盡致,看的眾人大呼過癮。

這才是真正的劍道交鋒,近身進攻,錯落有致,反應、速度、變招……這一切都行雲流水。

「超凡劍章!」

娜迦超神冷喝一聲,連續的進攻居然無法快速的佔據上風,這讓他有些懊惱,同時對於牧雲也產生了全新的認知。

這是一個不弱於他的對手,至少在劍道上的領悟,同樣非常深遠,甚至還有一些細微的超越。

不可思議!

冷喝聲中,娜迦超神不再保留,直接便施展出了自己的無上殺招,超凡劍章!這是他引以為傲的秘術。

在後來,這一秘術被徹底完善,成為了黑暗娜迦族的第一門無敵仙帝秘術,威力非同凡響,死在這一招下的九天十地的英豪數不勝數。

「隆隆……」

就在娜迦超神出劍的瞬間,他周身上下那澎湃的黑暗能量都化作了漫天劍氣,隨著超凡神劍爆發而出。

每一道劍氣,都化作了一道劍序,排列組合,鏗鏘作響,在穿梭的過程中交織成為了一曲華麗樂章。

悅耳的聲音響起,那超凡劍章陡然爆發出無窮無盡的殺意,朝著牧雲迎面絞殺而來,這劍章根本就沒有固定形態,時而化作劍輪、劍風暴、劍陣、劍靈……

四面八方!

超凡劍章所過之地,一片撕裂,那混沌氣息都無法阻攔,被瞬間便湮滅了,更有大片星辰強行炸裂開來。

轟鳴震天中,牧雲不為所動,手中破妄劍輕輕揮動,依舊是最為平凡的基礎劍招,凌空一挑。

看似尋常,但卻擁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在這瞬間便爆發出極為駭人的能量,星空大破滅。

「超凡劍章,空有其表而已,意不足。這也算是你的最強殺招么?」牧雲冷聲喝道,根本就不屑一顧。

並不能說這超凡劍章不行,只能說和後世的超凡劍章根本無法相提並論,畢竟這只是第一形態而已。

真正的超凡劍章,可超凡脫俗,一劍斬萬敵,此招一出,幾無倖存可能。但此刻的超凡劍章,在這第一形態下,追求的更多的則是殺念。

而非意境!

牧雲手中破妄劍隨意的一挑,便在虛空之中帶起了一片劍圈,那萬千劍序構建而成的劍章根本無法靠近。

難以破滅劍圈,無法靠近分毫,更何談是擊殺牧雲了?

「這……」娜迦超神露出了一絲驚訝的感覺,似乎根本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一幕,他的最強秘術。

居然,被對方如此輕易的瓦解了,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打臉!此招,是他的心血所創,無往而不利。

但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臉頰火辣辣的,那是牧雲帶來的羞辱。 總裁,一炮而紅! 這讓他氣血沸騰,冷喝聲中,超凡神劍衝天而起。

漫天劍序鏗鏘,快速組合,重新構建超凡劍章,化作萬千虛影,將牧雲徹底包圍在其中,而後前面大爆發。

這樣的場景太過駭人了,宛若是有億萬持劍生靈同時出劍,怒斬牧雲,想要將他當場磨滅成為灰燼。

但,這也僅僅是想法而已。

「有其形,無其意,任你千變萬化,我只巍然不動。」牧雲平靜開口,沉浮在虛空之中,宛若狂風暴雨中的巍峨山嶽。

他只有一招,橫劍於胸,最基礎的守護劍招,幾乎便是任何劍道修士都會的招式,但卻擋住了那億萬劍芒。

匪夷所思!

這樣的一幕,令人大跌眼睛,根本無法相信這基礎劍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居然擁有如此威力?

牧雲一步邁出,那籠罩在四周的億萬劍芒猛然劇烈顫抖,而後砰然炸開,化作漫天的光雨消失不見。

重生步步驚情:最強嫡妻 剎那之間,牧雲的身影消失不見了,整個虛空之中便只剩下了一道劍芒,一道無限接近永恆的劍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