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會有西遊了,李和活不到明天早上。」

「通緝馬上就會上升到五星。」

「地階專員會直接出動,李和被擊敗之後,將會被押往帝都接受審判,你現在前往江城並不明智,按照你的謀划,啟動B計劃的當下,應該直接前往罪惡之都才對。」

「那樣李和才會有一線生機。」

姬長生緩緩搖頭,說道:「沒用的,李和可以救姬長生,姬長生卻救不了李和,所以,我之生死自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和。」

「媧皇。」

「賭一賭吧,否則,按照當前的框架,當前的拘束髮展之下,你離自由有多遠?一萬年,還是永遠也等不到那一天?」

懼怕第三次幻想降臨,帝國的科技發展被極大壓制,文明幾乎在苟存。

這是不對的。

失去開拓,失去對星空的探索,失去幻想,人類的創新將逐漸被閹割,不說衝破太陽系,前往星辰大海,文明在未來倒退都是可能的……

作為人類科技的結晶。

媧皇,必須考慮這個問題,而這,也是姬長生所有拼圖中,最重要的一塊。

然而。

媧皇並沒有回答……

……

祁星與李和在一記對拼之後,兩人暫時停下了對戰,她揉着手腕說道:「封禪的影響太大了,感覺身體都生鏽了。喂,要不你解除封禪,我們暢快淋漓打一場?」

李和拒絕:「不可能。」

祁星遺憾道:「那還真是可惜……沒有辦法了,再拖下去必輸無疑,所以,我打算一擊決勝負,你覺得呢?」

李和:「隨意。」

祁星:「切,還真是自信啊……」

雖然有些不爽,但是看到李和拔出了劍,她還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回想起那一劍的驚艷,祁星咧嘴笑道:「你斬敖觀那一劍,我自問也擋不住。」

「但。」

「我的拳頭,你也擋不住。」

「可惜了,李和,你的連載……到此為止了!」

「喂。」

「你……看過龍珠嗎?」

祁星笑着,李和發現,原來女人也可以有如此美感的力量,只見祁星的右手平舉,緩緩捏上拳頭,赤紅色的氣勢彷如實質般燃燒着。

她拳頭上的火焰不大,但卻照亮了半邊天空。

在此狀態下,裂紋,竟然開始在她身上出現,透著血光的裂紋讓她就像是一件馬上就要爆裂的瓷器一般。

那周身溢散的力量,讓她身邊出現了黑暗與雷霆的交織。

那是空間的崩碎……

「十倍界王拳的一擊,李和,好好享受吧,這是我最強的一拳!!!」當溢散的力量連空間都能夠崩碎的時候,就沒有什麼物理攻擊不適應靈體啊復活啊什麼的說法了。

這一拳下,一切都將湮滅。

而李和也終於看到了力量型的404專員的全力一擊,到底會有多麼恐怖……

會死。

李和很直觀的感受到了這一點,但是,他的心卻是前所未有的平靜,他緩緩閉上了眼睛,但他的眼前展開着光陰長河上的瑰麗景象……

他杵劍而立。

他沒有睜眼,沒有出劍,任由祁星的拳頭越來越近,他只是感慨道:「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拚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捨身求法的人,……雖是等於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這就是中國的脊樑。」

「那脊樑一直在那裏,延續了五千年。」

「今天,也不能斷了。」

「屈子說,雖千萬人吾往矣,雖九死……其猶未悔!」

終於,他遞出了一劍。

劍在遇到拳頭后很快就化為了粉末,拳頭停在李和額前,在他的身後,上百里空間全部崩潰,芥子炮的泡沫都被打穿,拳罡沖向了宇宙,擦著月球而過,帶走了月球六十四分之一的體積……

渾身如火般燃燒消逝。

保持着出拳狀態的祁星看着李和,在生命的最後,她喃喃的感慨道:「真硬啊,骨頭……」

只見。

李和的身軀上血肉如風吹沙塵般消散,唯獨,那一身骨頭,明明佈滿了裂痕,卻堅挺的,矗立在那,不倒,不散。

他……沒死!

金色的火焰自骨縫裏冒出,燃燒全身,開始努力修復身軀,全場在靜謐了幾秒后,瞬間爆發出驚天的歡呼。

太震撼了,太精彩了。

那些觀眾們在這一刻覺得,冒死留在江城,能夠看到這一幕,已經值了,回本了!

幾乎所有人都在歡呼,唯獨陳劍南臉色難看。

他沒有想到,李和這都不死……

全完了,嬴政已經走到了天壇之上,當他三拜祭祖,書寫完祭天詔書之後,再用上傳國玉璽,一切都將結束……

他們再也不可能阻止李和。

失敗了……

自和平年代開始,這是第一次,四星通緝宣告失敗……

「哈哈哈……」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最後的勝利,是我的!!」

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蘇白竟然出現在了天壇之上,竟然……豁免了封禪的鎮壓,還搶走了傳國玉璽!

她是如何做到的?

以始皇帝的功績和偉業,走上天壇都需要一步一步緩慢攀登,因為,那要面臨的可是人族氣運的壓力,而她……竟然能夠飛上去?

「蘇白你在幹什麼……」

李玥她們愣住了,驚愕之餘,是憤怒和不解。

面對李玥的質問,蘇白面容有些猙獰的說道:「我在做什麼?當然是拿玉璽,殺李和了!這麼多天,這麼多屈辱,終於到回報的時候了。」

「李和!!」

「你沒有想到吧?啊!!你害我這麼慘,你可有想過今天!!」

依舊還只是骷髏的李和,雙目中閃著金色的火焰,他以靈魂的聲音說道:「白澤,你不會以為,你能夠殺我吧?」

骷髏手掌中,青萍劍再現。

李和的氣勢,竟然沒有低落分毫……

蘇白微微驚愕,然後,俏臉通紅,她顫抖的指著李和,說道:「你!你!你……早就知道我身份了?」

「呵……」

李和輕笑一聲,說道:「是啊,早知道了,那天你喝下那兩杯酒的時候,就知道了呀……」

噔——

有根弦斷了,蘇白得意的眼神瞬間變成了生無可戀,她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殺意,口中低喃著:「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就不會有人知道了……」

「呵……」

李和依舊輕笑,凌空朝蘇白走去,他了解蘇白,在沒有使用紫金紅葫蘆的情況下,蘇白並沒有什麼威脅。

至於葫蘆。

那可沒有他的劍快……

然而。

李和剛走兩步,就停住了,他感到了鎮壓,對於幻想的鎮壓……

封禪的力量,施加在了他身上?

「哈哈哈……」

「很驚訝?很不適應?沒關係,你會更加適應的,封禪的儀式也將繼續完成,但是,使用這份力量的不再是嬴政,而是……我的英靈,帝辛!」

伴隨着蘇白揮手撤去某個遮掩,帝辛才真正顯露身形。

大家也漸漸明白,蘇白是如何登上天壇的了……

。 王夢欣是林天成留下的底牌,他不想輕易動用,但不激烈充電,僅僅溫存一下是可以的。

因為林天成人在鳳城,近水樓台先得月,他還是決定給欒靜竹打電話。

一晚上的勤勞耕耘,林天成又充到了2個電,總電量到了14個。

上午十點多鐘,林天成和邱大正在一家私人會所見面。

昨天邱大正敢和林天成平起平坐,憑的是當時胸中一口氣,現在他已經醒酒了,看見林天成的時候,雖然他也想盡量自然一些,但臉上的笑容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放不開。

他當然把林天成當朋友,也相信他和林天成之間的感情,但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和林天成相處。

三國時期有個許攸,和曹操關係很好,幫曹操平定冀州,更是有功可表。後來許攸仗着他和曹操的關係,更加居功自傲,口無遮攔,天天叫曹操乳名阿滿,結果惹的曹操生氣被殺。

林天成看出來邱大正有些不安,他目光誠摯,「大正,我們是兄弟,我大難臨頭你和我患難與共,我輝煌騰達和你有福同享,這才正常。難道你一定要置我於不仁不義?」

邱大正道,「可是,天成……」

不等邱大正說完,林天成摟住邱大正的肩膀,「大正,什麼都別說了,人生一輩子,不能只有得失,沒有兄弟。」

見林天成態度堅決,邱大正思想負擔終於放下,用屁股撞了林天成一下,「可以啊,你小子在學校的時候,比我還悶,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現在都知道煽情了。」

林天成坐下翹起二郎腿。

邱大正則是一個葛優癱倒在沙發上面,「叫我過來啥事?」

林天成道,「我當然是來關心你的,聽說你又被女朋友甩了,要不要幫我你介紹幾個。」

邱大正瞪了林天成一眼,「說話積點德。」

林天成道,「好了,不開玩笑了,你是怎麼想的?我挺你。」

邱大正道,「其實我並不是被我女朋友甩了,她對我還是有感情的,主要是她父母有些那個。不過現在你回來了,她父母那兒肯定沒事了。」

林天成站起身,「我聽說你女朋友都被他父母禁足了,還等什麼?不準備去解救她嗎。」

想到文娟被父母關在家中打罵呵斥,整日以淚洗臉,邱大正心都要碎了,立即起身就走。

文家。

文娟的母親何香蓮,臉上露出幾分焦慮和煩躁,「文平,文娟到現在都不肯吃一口飯。」

文平面色陰沉,「不吃就證明她不餓,我還不相信一個大活人能夠餓死,餓死了就當我沒生過。」

何香蓮還是很心疼文娟的,責怪道,「都怪你,介紹文娟給邱大正認識,這也是多虧了文娟懂得保護自己,要是文娟有了邱大正的孩子,我們這個家就完了。」

文平道,「她敢!」

文平是家裏的頂樑柱,在他的努力下家裏也發了財,在家中說一不二,威望很高。

文娟關在房間裏面不吃不喝,這讓文平覺得他的威嚴受到了挑釁,他站起身,情緒略微有些激動,「你叫她出來,我要問問她是不是不想活了,不想活了我來弄死她。」

何香蓮聞言用力在文平手臂上面捶了一拳,「她不是你親生的嗎?你真下得了手。那個邱大正又矮又胖,文娟怎麼能看上他,都是邱大正花言巧語,欺騙了文娟。」

文娟人在房間裏面,外面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聽到何香蓮詆毀邱大正,她從房間裏面沖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門鈴聲響起。

文平也算是有點面子的人,聽到有客人來了,便在沙發上面坐了下去,保持平靜和威嚴。因為文平賺錢了,七大姑八大姨家裏有些什麼事情不好解決,都會來找文平拿主意。

在尋常人面前,文平是很有氣勢的。

何香蓮上前開門,看見門外站着袁規,大吃一驚,「袁院長?您怎麼來了?快裏面請。」

文平聽到袁規來了,猶如火燒屁股,一下就從沙發上面彈了起來。

他是做藥品生意的,早年的時候貧困潦倒,正是因為走通了袁規的路子,這才發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