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用了,說好出弓箭系和法系才歸我,這樣吧,寶石我拿走一半好了。」林岳擺擺手說道。

「既然這樣,你先挑吧。」聖域蒼龍聞言心裡一喜,不過表面上還是故作大方讓林岳先挑。

林岳也不再客氣,在那堆寶石里挑走了3塊紅寶石,6塊水晶。至於專精寶石,林岳全部拿走。

那是一種好東西,林岳正需要它,聖域蒼龍也沒說什麼,把剩餘的戰利品全部收起來,等回去公會駐地再商量如何分配。

「boss已經掛了,副本首通應該屬於你們,快點發布吧,不然讓人搶了就麻煩。」林岳打趣道。

聖域蒼龍點點頭,跟著輸入隊伍的名字,把首通的公告發布出去。

……

另一方面,白精靈領地,大風谷副本內。

天堂明哥正指揮著攻略隊對副本的最終boss山嶺巨人進行圍攻,雖然現在隊伍只剩下一半人,不過山嶺巨人的生命值此時也剩下不到1/10,boss倒下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抽空看了一下系統顯示的時間,現在是晚上的9點44分,天堂明哥嘴角不禁微微上翹,喃喃自語道:「比計劃提早了一個多小時,按照這個進度,第一個30級副本首通一定屬於我們天堂之……」

然而天堂明哥話音未落,驀地,三行加大加粗的紅色文字在他的面前彈出來,讓他後半句話卡在喉嚨里。

系統:全服公告,恭喜隊伍「我們是聖域,我們驕傲!」通過了30級副本「血狼巢穴」,他們的光輝事迹將會載入史冊。(隊長:聖域蒼龍,隊員:小饞貓的土豪哥,寂寞的魚,聖域九州,聖域鳳凰,聖域包子,聖域奶媽,聖域……)

系統:全服公告……

系統:全服公告……

「會長!?」

正在攻擊boss的天堂之眼攻略隊隊員全部呆住了,齊齊看著天堂明哥。

天堂明哥也愣了一下,不過很快臉色一沉,隨即果斷喝道:「都不要分神,給我好好打!」

不愧是華夏區第一公會,攻略隊的隊員們很快恢復冷靜,繼續有條不絮的保持著攻擊,很快地,山嶺巨人轟然倒下,跟剛才聖域那個首通公告前後不過相差10分鐘而已。

「差10分鐘……是因為他嗎?天堂明哥緊緊盯著眼前還沒有關掉的系統公告,目光落在林岳的名字上。 首通公告一出,全服哇然,大家沒想到爭奪多日的30級副本首通最後會以這種方式收場。

得到這份榮譽的,不是華夏區十大公會中的任何一個,也不是近年的超級新星炎黃後裔,而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公會。

跟上一次15級哈洛特遺迹困難難度首通不同,這次30級副本首通可是真真正正的全服首通,這種特殊的榮譽只有一次。

戲劇性的是,在聖域獲得首通榮譽的10分鐘后,天堂之眼成功打通了白精靈的30級副本大風谷。

兩個公告前後不過相差10分鐘,得到的卻相差甚遠,因為人們從來只會記住誰是第一,不會記住誰是第二。

當晚,諸如「大黑馬,人族公會聖域再撥頭籌奪30級副本首通!」「天堂之眼遺憾與30級副本首通失之交臂」的帖子充斥著各大遊戲的論壇。

而且有眼尖的人發現,聖域的首通公會裡面,隊伍一欄中有土豪哥的名字,結合上次聖域奪得15級哈洛特遺迹困難難度首通,於是開始有人猜測土豪哥跟聖域的關係,讓原本已經炒得沸沸揚揚的討論區又澆上一窩滾油。

鏡頭回到遊戲中,得知天堂之眼僅十分鐘后打通了大風谷后,聖域蒼龍不禁捏了把汗,要是他再遲一點,首通就可能要拱手相讓,第一公會不愧是第一公會,時間比情報預計足足快了一個多小時,要不是林岳提醒,真的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不過後怕過後便是狂喜,聖域蒼龍知道,過了今晚,他們「聖域」算是徹底在「境界ol」這個遊戲中出名了。

「各位,今晚線下公司門口集合,我們要好好慶祝一番。」離開副本回到獅子城,聖域蒼龍豪氣萬丈道。

這番話得到了聖域全體公會成員的支持,聖域的公會頻道一下子變成了菜市場般熱鬧。聖域九州卻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沖林岳問道:「土豪哥,今晚的慶功宴你一起來吧,你在那個城市,車費和住宿費我們包了。」

2034年華夏的交通已經非常發達,先進的磁懸浮列車來往帝都和南方城市只需要一個半小時,城市之間的往返非常方便。

不過林岳還是拒絕了聖域九州的好意,半開玩笑道:「別了,現實中的我臉皮薄,比較怕生,你們自己玩得開心點。」

行了吧,這個世界上如果連你都敢說自己臉皮薄,這個世界上大概沒有說自己臉皮厚,聖域九州在心裡吐糟一句,也明白不能勉強,只好又說了一翻感激的話。

……

就在聖域開始準備慶功宴的同時,林岳讓柳姿妤這個兒先下線,接著獨自一人來到獅子城城外一片無人的樹林。

某人已經在哪裡恭候多時,看見林岳,他緩緩的轉過身來。

系統:請擊殺神器持有者,雙方若生命值歸0,將受到神之懲罰!

無視這條系統信息,林岳走到聖域卡卡面前,笑道:「我們現在就要pk嗎?」

聖域卡卡搖了搖頭,道:「我不是你的對手。」

雖然兩人沒有交過手,但是聖域卡卡承認,不管是裝備還是等級,他遠遠不是林岳的對手,所以在來之前,他早就打消了跟林岳戰鬥的念頭。

林岳卻不賣帳,把聖弓-幽影裝備上,對聖域卡卡道:「既然你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為什麼還要來?」

原來,在離開血狼巢穴的時候,林岳悄然給聖域卡卡一個私聊,約定在這裡見面。

面對林岳瞄準自己的箭矢,聖域卡卡眼中閃過一絲驚慌,故作淡然道:「你殺了我,不就成了殺人犯嗎?神器持有者殺死神器持有者,現實中玩家可是會真的死亡。」

「哦,你知道這個?」林岳歪著頭問道。

「我想只要是神器持有者,也應該注意到那段新聞,而且,這個東西已經出現在現實中,不是嗎?」

話音剛落,聖域卡卡突然扯開了自己的衣領,只見位於心臟的位置,一個栩栩如生的龍頭印記赫然躍入林岳眼中。

林岳下意識摸了摸自己胸口位置相同的地方,半響問:「關於神器持有者和神之任務,你究竟知道多少?」

聖域卡卡搖了搖頭,道:「我知道的並不比你多,不過,我倒是認識別的神器持有者,而且我們之間還達成了一個協議。」

「協議?」

「就是在沒有搞清楚神之任務究竟是什麼東西之前,不要互相攻擊對方。」

林岳皺了皺眉,隨即緩緩放下了聖弓-幽影,的確,目前階段,互相不採取攻擊是最保守的辦法,畢竟從成為神器持有者開始,這個遊戲就變得不簡單,稍有不慎,可不僅僅是掉級那麼簡單,而是真正關係到自己生命的重大問題。

「土豪哥,我也沒想到你會是神器持有者,說真的,當初見到你的時候,我還擔心你會動手殺我。」聖域卡卡此時又道。

「難道你沒想過殺我嗎?」林岳撇撇嘴反問。

「當然有想過……」聖域卡卡說完,見林岳手中的弓再次抬起,連忙解釋道:「但是我已經說過,我跟別的神器持有者已經達成協議,不會動手的,再說,我完全不是你的對手好嗎?」

「這麼說,你要是實力足夠,還是會殺我吧?」林岳挪揄道。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聖域卡卡尷尬道。

林岳決定不再逗他,把弓箭都收起來,接著問:「你剛才說,你認識別的神器持有者,他們大概有幾個人?」

一直以來,林岳除了碰見過婦科大夫和眼前這個小青年外,還沒有碰到過別的神器持有者,如果聖域卡卡說的是真的,那麼跟別神器持有者見面說不定可以獲得一些有用的情報。

「你想跟他們見面?」聖域卡卡看出林岳的用意,於是道:「事實上,最近我們正在商量見面,我認識的神器持有者有兩人,他們兩人又認識別的神器持有者,至於具體幾人我不知道,不過到時候見面就會清楚。」

「見面,你們打算在哪裡見面?」林岳再度蹙眉,情報是很重要,但是一次過跟那麼多神器持有者碰面,會不會太危險,畢竟這些人當中,難保會有像婦科大夫那般的瘋子。

幸好,聖域卡卡接著道:「當然,我們約定見面的地點是現實而不是遊戲里,這樣,安全就不是問題。」

的確,只要回到現實,那個神之任務就不會存在,比起在遊戲中見面要安全得多。

考慮再三,林岳同意了聖域卡卡的提議,決定參加5天後神器持有者之間的見面會。 翌日。

放學回來后,林岳一臉沉重坐在書桌前,他凝神屏氣,顫抖地伸出右手,從腳邊的書包里拿出了一沓……卷子。

「昨天和今天的作業要是完成不了,明天你給我留下來臨時住宿,對了,這一次記得拿洗換的衣服哦!」

回想起耳邊殘留著美女班主任青鹿撫子甜美的聲音,林岳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昨晚因為忙著給聖域打副本,還有想著神器持有者見面的事情,林岳果然忘記了做作業,第二天,不用說被青鹿撫子叫進了辦公室訓話。

「他喵的,昨天和今天的作業加起來居然有8份卷子,高中生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生物?」看著桌面上厚厚一沓卷子,林岳那個絕望。

如果是重生前還認真上課的林岳自認為還可以應付,但是重生之後,林岳打心底沒有那一天是認真上課的,眼前這些作業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跟天書沒什麼分別。

要是完成不了青鹿撫子的最後通牒,明天林岳將會再次面臨臨時住宿的問題,雖然那邊的住宿環境還不錯……

就在林岳犯愁不已的時候,一雙略帶冰涼的小手從后把林岳的眼睛蒙住,並且問道:「老大,你猜我是誰?」

「不要玩了,柳姿妤小妹妹。」林岳扭開脖子,回頭面無表情道。

柳姿妤依舊穿著林岳的衣服,光著腳丫站在林岳面前,笑嘿嘿道:「老大好厲害,這麼容易就猜中是我。」

「這屋子裡就我跟你倆,除了你還有誰?」林岳扶額道。

「老大,我們快上遊戲吧,白天你不在,我差點給人欺負了。」柳姿妤無視林岳僵硬的表情,湊上來拉住林岳的肩膀撒嬌道。

少女特有的體香讓林岳忍不住有些迷醉,還好這個丫頭身材平平,否則孤男寡女單獨一室,林岳真的不介意推倒眼前的小蘿莉。

「別鬧了,今晚我不上遊戲,你自己玩吧。」林岳揮揮手打發道。

「為什麼呀?昨晚不是說好一起去練級嗎?」小丫頭歪著頭露出不解的眼神,隨後眼睛的餘光瞥見了林岳桌面上的卷子,「老大在做作業?」

「是啊,我在做作業。」林岳沒好氣道,「誰讓老子現在是一名高中生。」

「老大,你昨晚作業可以上遊戲嗎?我在遊戲里等你。」小丫頭不厭其煩問道。

「大姐你逗我了,這裡8份卷子不要說今晚,就算明天晚上我也做不完。」林岳有些煩躁,他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明天直接去退學。

「啊?那麼老大你什麼時候可以上遊戲?」小丫頭關心的地方完全不對,想了想又道:「老大,不如我幫你做吧,做完你不是可以跟我一起練級嗎?」

「你做?」林岳疑惑的看著她,只當她隨口說。

「嗯,我可是天才兒童,這麼簡單的卷子我一會兒就可以做好。」柳姿妤用一種十分自信的口吻道。

「好吧,你喜歡做就做。」反正今晚肯定完成不了,抱著大不了退學的心態,林岳隨手把卷子推到柳姿妤的面前,順便站起來道:「你慢慢做,我先洗個澡。」

「嗯。」柳姿妤已經坐在林岳的椅子上,拿起筆真的開始做了。

「小丫頭還當真?」林岳回頭瞥了正在專心做作業的柳姿妤一眼,搖了搖頭,然後拿起衣服往浴室走去。

美美的洗了個澡,林岳心情好了一些,哼著歌走出來,隨手拿起掛在牆壁的毛巾,一邊擦頭一邊走到柳姿妤的身邊。

正好這個時候,柳姿妤把筆放下,從椅子上跳下來表情雀躍道:「老大,我做完了,我們快點上遊戲吧。」

「做完了?」林岳滿臉不相信,不過還是拿起一張卷子看看,結果,林岳瞬間石化。

倒不是柳姿妤欺騙了他,而是柳姿妤說的居然是真的,她真的做完了,只見桌面上放著的8份卷子,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

一開始林岳還以為柳姿妤只是亂寫,但是認真看一下,上面的公式,選項全部都是對的,而且解答得一絲不苟,非常完美,簡直比標準答案還標準。

「真的是你做?」林岳驚訝問。

「老大你剛才不是說了嗎?這屋子裡就我跟你倆,除了你還有誰?」柳姿妤指著自己樂呵呵道。

「……」感情小丫頭是傳說中的學霸?林岳心裡嘀咕道。

「老大,你在想什麼?我們是不是現在就上遊戲?」柳姿妤還惦記著遊戲,又揍了過來。

由於角度關係,透過寬鬆的衣領讓林岳看到了小丫頭胸前一大片光滑的肌膚,林岳微微一陣失神,半響扶額道:「先別說遊戲的事,你是不是還沒有穿內衣?」

柳姿妤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胸,點了點頭,「是啊!」

「今天早上臨出門的時候我不是給你一點錢,讓你出去買,為什麼還沒穿?」林岳質問道。

「我不認識路。」柳姿妤竟然大條道理道。

「靠,你騙鬼,明明可以找到來我家。」林岳叫道。

「我真的不會……」柳姿妤抓住衣角,有些忸怩道:「而且我還沒有試過去買衣服,也不會買。」

好吧,林岳被打敗了,無奈道:「我懂了,我現在就帶你去買。」

自己活了大半輩子,也從來沒有陪過女孩子進內衣店,就算上輩子談過幾場不算戀愛的戀愛也一樣,沒想到這回要嘗這個鮮。

坐公交車來到城區,林岳帶著柳姿妤來到距離公交站最近的商場,指著一件檔次看上去挺高級的內衣店說:「去吧,買幾套新的內衣。」

柳姿妤拿著錢一面局促,好幾次張嘴想說話,卻被林岳嚴厲的眼神瞪回去,最後灰溜溜的走進內衣店裡。

看著柳姿妤離開的背影,林岳這才鬆了口氣,連忙走到一邊去站著,他可不想被人當作變態。

等待的過程中,林岳拿出手機,正想瀏覽一下最近「境界ol」的動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把很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傳來。

「咦,你不是林岳同學?」

這把聲音林岳最近做夢都會做到,而且是噩夢,聽到她的聲音,林岳一個激靈,僵硬的轉過身,扯開嘴巴露出牽強的笑容道:「晚……晚上好,青鹿老師。」 真是見鬼,怎麼會在這種時候碰見這個女人?

林岳此刻的心情可以用成千上萬隻草泥馬狂奔的場面來形容,換別的地方還好,偏偏這裡是內衣店的門口。

更糟糕的是,柳姿妤就在裡面選購內衣,萬一她在這個時候出來,林岳感覺自己跳進黃河水也洗不掉「誘拐小蘿莉」的罪名。

「我一開始還以為看錯,原來真的是你,林岳同學居然還有時間出來逛街?」青鹿撫子笑容可掬,但是甜美軟糯的聲音落入林岳的耳中卻無疑是奪命魔音。

「這個……老師,我……我剛剛做完作業見還有時間,所以就出來逛逛,哈哈……」林岳說完這個,不禁又有點底氣,對呀,老子的作業做完了,沒必要見到這個女人還好像見鬼似的。

再說,青鹿撫子就算是鬼,那麼一定是一隻美艷的女鬼,跟平常穿著死板的職業套裙不同,青鹿撫子今晚出來穿的是便裝。

平時盤起漂亮的栗色長捲髮今天披於纖細的腰間,微微抿起的櫻花薄唇更是嬌嫩欲滴,由於沒戴眼鏡,那對會說話的桃花眼勾人奪魄,混血的淡藍色眸子閃爍著妖媚的光芒,精緻的瓜子臉,長長的濃密睫毛如同含羞草的葉子般微微卷翹。

白色的棉襯衫隨意的穿在身上,淺v領的設計,可以看到一抹深深的乳溝,棉襯衫的衣角結成了一個簡單的蝴蝶結,露出不堪一握的小蠻腰。更要命的是下身黑色的超短牛仔裙,包裹著那雙足以讓所有男人腎上腺素飆升的美腿,就算林岳對這個女人平時怎麼不待見,今天見著她這副打扮,心臟還是忍不住加速跳動。

「怎麼樣,好看嗎?」看見自己的學生盯著自己看得出神,這個磨人的女妖精不但沒有收斂,反而很大方的問道。

「好……好看。」林岳才一張口就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意識到眼前這個女人是自己的老師后,連忙收住嘴巴。

靠,差點變成調戲自己班主任的混蛋。

「林岳同學這是在等人嗎?」青鹿撫子彷彿不見林岳尷尬的表情依舊站著不動。

林岳巴不得她快點走,於是道:「是啊,我在等人,一會兒就走,老師你有要事先走吧。」

「咯咯,什麼要事,我今晚出來只是買點東西罷了,正好就在這裡。」青鹿撫子指著林岳身後的內衣店,笑語嫣然道。

卧槽,她也是來買內衣?

林岳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本想把她支開,沒想到對方根本就是要來這裡。

好吧,現在的情況還不是最糟糕,因為更糟糕的事情發生了,柳姿妤不知怎的從內衣店裡跑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件淡黃色的文胸。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