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用,正好借著這個機會熟悉一下以後要上學的學校。」走到餐廳的宋傑兩三口就把品相不錯的士織初次製作玉子燒吃了下去。隨即對士織豎起大拇指「士織的廚藝真棒,這個玉子燒的製作者根本就不是初次製作料理的人嘛!」

「真的很好吃嗎?」穿著圍裙的士織走到宋傑身邊,用棕色的雙瞳緊緊的盯著宋傑「小傑,你可不能騙人哦!」

「騙你幹什麼,真的很好吃。」用筷子夾起士織的那份玉子燒遞到她的嘴邊「不信你自己嘗嘗。話說士織你真的是第一次做玉子燒嗎?」

猶豫片刻的士織最終還是吃下了宋傑送到自己嘴邊由自己親手製作的玉子燒,感受到和昨天遙子製作的味道基本相同的士織臉上露出笑容「味道真的很不錯,看來我還是有製作料理的天賦。」

同樣吃光了自己那份玉子燒的琴里也不斷點頭「嗯嗯嗯,姐姐做的玉子燒的確很好吃。」

遙子不禁為龍雄趕到可惜「唯一可惜的就是你們爸爸沒有吃到自己女兒製作的料理。」

被大家誇讚的士織十分開心「以後會有機會的,媽媽,我們是不是該去學校了?」

「對,我們現在就出發。」



「總算是完事了。」走出學校的遙子臉上滿是疲憊之色「不過這樣也好,不用單獨再為小傑跑一趟了。」

一直老實呆在遙子身邊的琴里在走出學校后恢復了活潑好動「媽媽,我們接下來幹什麼啊?是回家還是出去玩?」

「當然是回家了,媽媽還有許多的家務活要干呢。不過要是想去外面玩,倒是可以允許你們三個在家附近的小公園玩,那裡很安全,你們要去嗎?」

「我不去,我要在家玩。」琴里立即搖頭,隨即詢問宋傑和士織「哥哥姐姐,回家之後我們一起玩好不好?」

「我倒是想去一趟,雖然我的兩個妹妹都很可愛,可是我也不能總是和你們女生一起玩。」回答了琴里問題的宋傑看向遙子「媽媽,小公園在哪裡?我自己去就行了。」

遙子直接給了宋傑一個爆栗「看給你厲害的,還一個人去,要是遇到人販子怎麼辦?我們先回家,然後我再帶你去小廣場。」

捂著腦袋的宋傑心中想著『人販子算什麼,神我都解決好幾個了。』 侵蝕遊戲 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遙子回到了五河宅。

站在玄關的宋傑一本正經的看著遙子「媽媽,我已經知道小公園在哪了,這麼近的距離我一個人肯定沒問題,你就讓我自己去吧。」

「好,那小傑你就自己去吧。」點頭同意的遙子在宋傑出門后囑咐士織和琴里乖乖呆在家裡后悄悄的離開家跟在宋傑身後。

剛走了幾步的宋傑自然感知到了擔心自己悄然跟上的遙子,感慨一句「還不到讓人放心的年齡啊」繼續向著小公園前進。

抵達小公園的宋傑放眼望去,在眾多遊玩的孩子中,那唯一的一個白髮蘿莉顯的分外顯眼,小小的少女坐在廣場一角的鞦韆上,和其他三五成群一起嬉鬧的孩子們相比顯的分外孤獨。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反正也是閑著。」下定決心的宋傑直接走向了白髮蘿莉所在的位置,坐在她身邊的鞦韆上看著她「別人都是聚在一起玩耍的,為什麼只有你自己坐在這裡?」

聽到宋傑詢問的白髮蘿莉這才轉頭看向宋傑「你不害怕我嗎?」

一頭霧水的宋傑開口詢問道「害怕你?為什麼要害怕你?」心中同樣對白髮蘿莉的提問滿是問號。

白髮蘿莉的聲音有些顫抖「我的頭髮是白色的。」

「白色的頭髮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又不是沒見過。」說了一句大實話的宋傑心中想到『看來她孤單的原因就是她白色的頭髮了。』

「她們說白頭髮的人都有白化病,他們都害怕我的白化病會傳染,所以都不和我玩。」說出沒有人陪自己玩的原因的白髮蘿莉好奇的詢問宋傑「你真的見過其他人有白色的頭髮?」

「哈?!」宋傑一臉懵逼「白化病怎麼變成傳染病了,而且你也沒有白化病啊!這人啊,沒文化真可怕。」

白髮蘿莉臉上毫無表情,但這次的聲音中有著激動的顫音「白化病不是傳染病,而且我也沒有白化病,你說的是真的嗎?」

宋傑把自己所知道的關於白化病的一切都說了出來「當然是真的,白化病是一種遺傳病。如果你真的有白化病,那你看東西的時候只能眯著眼睛。可是你湖藍色的眼睛那麼大,怎麼可能有白化病。」

「謝謝你,我叫鳶一摺紙,你叫什麼?」對宋傑伸出右手的鳶一摺紙聲音中帶著一絲激動和期待。

宋傑同樣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我叫五河傑,喊我小傑就行了。我可以喊你摺紙嗎?」兩人的右手在陽光的照耀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可以哦,小傑。」摺紙的聲音中充滿著開心「我們一起玩會兒什麼呢?」

離開鞦韆的宋傑走到摺紙的身後「既然我們就在鞦韆這,那我們就玩鞦韆吧。」兩隻手抓住鞦韆的木板輕輕的推動。

站在小公園外面的遙子看著宋傑的行為搖頭「這個臭小子,還說不和女生一起玩,到頭來還不是和那個白髮小姑娘玩的那麼開心。」

「不過那個小姑娘也挺可憐的,明明像洋娃娃一樣可愛,卻沒有一個人願意陪她玩。究竟是因為什麼呢?」皺眉思考了了一會兒的遙子搖頭「算了,等小傑回來之後再問問他吧。」放心的遙子轉身回家。

其他在嬉鬧的孩子們很快就注意到了正在陪著摺紙玩著鞦韆的宋傑,聚在一起嘀咕著。

「哎,你們見過那個男孩嗎?他是誰家的孩子,大人居然讓他跟那個白髮女一起玩。」

「不知道啊,從來沒見過那個傢伙。」

「他到是膽大,等他被那個白髮女傳染后也變成白頭髮就等著哭吧!」

「沒錯沒錯,我們以後也都別跟那個傢伙玩,省的也被傳染了白化病,聽說白化病不僅治不好而且還能死人呢!」

「真…真的嗎?那我們離他們兩個遠點兒吧。」

一群自己嚇自己的熊孩子們說著遠遠的躲開宋傑和摺紙,彷彿兩人身上有著什麼恐怖的病毒或瘟疫一樣。

把熊孩子們的對話聽了個一清二楚的宋傑著實不知道該怎麼吐槽這群沒有文化的熊孩子「雖然他們知道的唯一正確的就是白化病無法治癒,但其他的也太…唉,不說了。」

「小傑,怎麼了嗎?」聽到宋傑嘆氣的摺紙轉頭看向宋傑,微微左偏卻沒有任何錶情的精緻臉龐意外的很萌。

「沒事兒,就是一群笨蛋在商量事兒而已。」擺擺手的宋傑好奇的看著摺紙「摺紙,你能笑一個嗎?」

「笑?我從來都沒有笑過,不過我可以試試。」摺紙雖然口中說著試試,但她臉上的表情依舊是一如既往的沒有任何錶情。

宋傑果斷的選擇了放棄「算了,等下次我教你試試。」看著逐漸落下的太陽「我準備回去了,你明天還來這裡嗎?」

「明天還要上學呢!如果我沒事兒的話,下周六我們還在這裡見面。」思考了一下的摺紙補充道「周六周日的下午一點我們在這裡匯合,如果13:10的時候我還沒來,那就不用等我了。」

「好的,那如果可能的話,我們下周六見。現在我送你回家。」停住鞦韆的宋傑和摺紙一起離開了小公園,凡兩人經過之處,惡靈,咳,熊孩子盡數退散。

「這裡就是我家了,小傑,謝謝你送我回家。」站在鳶一宅門口的摺紙對宋傑道謝。

已經知道鳶一宅距離五河宅就隔了兩家的宋傑臉上露出了驚訝「沒想到我們兩這麼近,再往前的第三家就是我家了。要是有時間,隨時都可以來玩。我的兩個妹妹一定很高興有你這麼一個朋友。」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會去的,今天多謝你了。」對宋傑擺擺手的摺紙走進了房間中。

看著摺紙走進家門的宋傑也回到了自己家,一進家門就看到了士織和琴里兩人鼓著包子臉坐在沙發上,不禁開口詢問「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怎麼都是一副受氣包的樣子?」

「哼!」聽到宋傑詢問的琴里轉身不再理會宋傑。

士織則是主動詢問宋傑「小傑,你說不能總是陪著我們女生玩出去了,怎麼最後還是陪著一個白頭髮的女孩回來的?」

「其實她也挺不幸的。」宋傑隨即把摺紙的遭遇告訴了士織和琴里「因為同樣的原因,除了你們三個人外不會再有人和我一起玩了。」

「真是沒有一點兒科學常識!」同樣聽到宋傑解釋的遙子臉上滿是憤怒「白化病明明是一種較常見的皮膚及其附屬器官黑色素缺乏所引起的疾病…是家族遺傳性疾病,不是傳染性疾病!而且那孩子明明沒有白化病!」

「原來是這樣啊。」琴里圓鼓鼓的小臉恢復了正常「那位姐姐的確很不幸,不過我和姐姐都不怕,哥哥你邀請哪位姐姐來我們家玩吧。」 「哥哥,起床啦!」直接蹦到宋傑的床上並用各種方法叫醒宋傑已經成為了琴里在士織學習和製作早餐天天早起后的日常。

「啊。」為了想擺脫琴里天天早上的『蹦床鬧鐘』思考對策的宋傑突然想起了動漫中的劇情,於是用著上氣不接下氣的語氣開口「琴里,快..快逃!」

「誒?」琴里立即停下了跳動,疑惑的看向宋傑。

「我感染了『如果不再睡十分鐘就會對妹妹施以撓癢地獄之刑』的病毒,簡稱『T病毒』。」

「撓癢是什麼呀?」琴里的聲音中滿是好奇。

察覺到劇本不對的宋傑只能開始更改原有劇本,喊著「琴里,快…快逃!」的同時已然坐了起來,把自己的雙手伸向了她的腋下開始了『撓癢地獄之刑』。

被『撓癢地獄之刑』造成嚴重傷害的琴里打著滾求饒「哈哈哈哈,好癢啊,哥哥快住手啦!」

「琴里,快..快逃!」覺得差不多的宋傑停止了撓癢「我真的要堅持不住了。」宋傑的腦袋隨著話音落下垂了下來。

「哥哥?」注意到宋傑腦袋垂下來的琴里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

回應琴里的則是宋傑逐漸上抬的腦袋、翻著白眼的眼睛與從喉嚨中擠出來如同殭屍喊叫般的低啞嘶吼。

「啊啊啊啊!」被宋傑嚇到的琴里尖叫著衝出了宋傑的房間。

恢復正常的宋傑摸著自己的下巴「雖然和原計劃的劇本有所不同,但只要達到了應該有的效果就行。」隨意的瞥了一眼房間中的電子鐘錶「說起來今天就是我小學生活的第一天了,還是趕緊換上校服吧。」

換好了校服的宋傑來到樓下,剛走進餐廳就發現了躲在遙子身後但紅色的雙馬尾卻暴露了她自己的位置「琴里,不用害怕了,我已經成功的壓制住病毒了。」

「真,真的嗎?」躲在遙子身後的琴里探出腦袋,小心翼翼的看著宋傑。

直接走了過去的宋傑把手放在了琴里的腦袋上,手工製作了一個紅色的雞窩「當然是真的了,難道我還能騙琴里不成。」

「好啦,你們兩個別鬧了。」在宋傑的腦袋上拍了一下的遙子為琴里梳理頭上的頭髮「今天你們三個可都要上學,別在家裡打打鬧鬧的。」

坐在座位上的宋傑想起了之前和摺紙的約定「說起來今天就是星期五了,希望明天下午能夠在公園等到她。」

「哥哥,你幹什麼呢?怎麼還不吃早餐,這樣可是會遲到的!」發現宋傑並沒有吃飯的琴里伸出小手在宋傑的眼前晃來晃去。

「沒什麼,想了會兒事。」宋傑說著就張嘴咬向琴里放在你自己面前不停晃動的小手。

琴里趕緊收回自己的右手,一臉不滿的看著宋傑「哥哥,你幹什麼呀!」在宋傑從他的衣兜中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到自己手中后臉上的不滿立即消失不見「謝謝哥哥。」

擺擺手的宋傑吃光早餐后詢問士織「士織,今早的培根煎蛋不是你做的吧?」

「的確不是我做的,小傑你是怎麼吃出來的?」士織一臉好奇的看向宋傑「味道明明和昨天我做的沒什麼區別嘛。」

「我不是吃出來的而是看出來的。」宋傑說著從自己的盤子中撿起了一根褐色長發「我們家有褐色頭髮的可只有我們的媽媽。」

士織的臉上滿是遺憾「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小傑你已經能通過味道就分辨出我和媽媽的料理呢。」

把三人的餐具拿去洗漱的遙子催促道「吃完飯就快去上學吧,今天我可是也要上班的。」

「好,我們這就出門。」背好自己的書包又拎著士織和琴里兩人背包的宋傑帶著自己的兩個妹妹走出家門向著學校前進…

「都安靜!今天我要給大家介紹一位轉校生。」站在講台上的女教師對著門外招手「五河同學,你可以進來了。」

隨著女教師的話音,坐在座位上的學生們不禁紛紛開始竊竊私語。

「又來一位轉校生?」

「而且還姓五河,是不是和士織有什麼關係呀?」

走進教室的宋傑看到士織不禁一愣『沒想到居然和士織同班。』對士織笑了笑後站在講台上「我叫五河傑,我的五河和士織的五河是同一個,所以大家就不要詢問我們的關係了。」

宋傑看了一眼教室中剩餘的空座位,指著一個空座位詢問女教師「小峰老師,我可以坐在靠窗那排倒數第二個位置嗎?」

「當然可以。」

得到小峰老師首肯的宋傑隨即就坐在了這個傳說中的位置上「這就是傳說中的主角位啊,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夠坐在主角位上。」

第一節課下課後宋傑的身邊立即圍上了一圈同學,七嘴八舌的詢問著宋傑。

「五河同學,你和五河士織同學到底誰更大一些啊?」這個問題還比較正常。

「五河同學,你是什麼血型、什麼星座?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好吧,這明顯是一個過於早熟的孩子。

「五河同學,我這裡有些東西給你,請你務必告訴我士織她都喜歡什麼東西。」這也是一個過於早熟的孩子,而且還想通過賄賂的手段從宋傑處得到關於士織的情報。

「停!」宋傑比劃了一個停止的手勢,讓圍著自己的熊孩子們閉嘴后開口「士織是我妹妹…」回答了幾個不敏感的問題又拒絕了一些『賄賂』的宋傑指著教室中的時鐘「馬上就要上課了,請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座位。」

「啊,這一天總算是結束了!」接下來的幾個課間同樣被好奇的熊孩子們團團圍住的宋傑終於等到了放學的鈴聲,和士織一起離開了教室「士織,你剛轉來的時候也有今天的場面嗎?」

「只有幾個女同學圍著我問問題,沒有小傑你今天這麼誇張啦。」想起白天宋傑面臨的情形,士織最終還是笑出了聲。

「你還笑!知不知道那些問我問題的男生都是奔著你去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時間飛逝,7月21日的到來讓學生們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暑假。

「說起來,再過幾天就是琴里的生日了,也需要給她準備一個生日禮物了。」和士織一起站在校門口等待琴里的宋傑看向士織「士織,明天開始就是暑假了,要不要一起去給琴里買生日禮物?」

士織搖頭「小傑你自己去吧,我要學習怎麼製作蛋糕,琴里生日那天我準備送給她一個我親手製作的生日蛋糕。」

「親手製作的生日蛋糕啊,也是一份非常不錯的禮物呢。」宋傑點頭肯定士織的想法「看來我還能跟著琴里沾光品嘗到士織你親手製作的美味蛋糕。那你好好學習,我明天就自己去買禮物了。」

士織同樣對宋傑給琴里準備的生日禮物頗感好奇「你這個做哥哥的又準備給琴里什麼禮物,不會就給她買幾根棒棒糖就算是生日禮物了吧?」

「當然不可能是棒棒糖,我準備給琴里的生日禮物是髮帶,總不能讓琴里一直都使用細繩綁馬尾吧。」宋傑說出了自己準備的禮物「不過棒棒糖也要買,家裡的確沒有棒棒糖了。」

「哥哥,姐姐。」同樣放學的琴里在朋友的陪伴下走出了教學樓看到站在校門口的兩人,開心的跑了過來,還向兩人解釋自己今天晚出來的原因「我今天要值日,所以到現在才出來。」

「既然人齊了,那我們現在就回家。」摸了摸琴里腦袋的宋傑和兩人一起向琴里的朋友們道別後離開學校。

「哥哥,你剛才在和姐姐聊什麼啊?」琴里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宋傑和士織,直覺告訴自己他們一定有事情瞞著自己。

若無其事的宋傑開口「我明天準備去買東西,我在問你姐姐有什麼要買的。琴里,你想要什麼?我明天幫你帶回來。」

雙眼一亮的琴里說出了早就在宋傑和士織預料之中的答案「家裡沒有棒棒糖了。哥哥,明天你幫我買一些回來吧。」

「嗯,我也的確有些東西需要你幫我買,今天晚上我會交給你一張清單,明天就要麻煩你了,小傑。」

「看樣的確是要買不少東西,居然還要列清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跟你剛才說的東西有關係吧?」想到士織準備製作蛋糕的宋傑立即明白了她為什麼需要列一張清單。

「沒錯。」點頭的士織沒再多說什麼,轉移話題道「今天晚上我們又要自己準備晚餐了,琴里你想吃什麼?」

本來還在思考兩人之前說了什麼的琴里眨眼間就放棄了思考,舉起右手「晚上想吃漢堡可以嗎?」

「那我們現在就去買東西吧,今天的晚餐小傑你也得和我一起準備。」點頭同意琴里要求的士織惡狠狠的瞪著宋傑。通過一次意外發現宋傑廚藝絲毫不遜色自己的士織只要一有機會就拉著他一起做飯,但真正能夠讓他和自己一起做飯的次數卻屈指可數。比如這次「不許拒絕,這可是為了琴里!」

「好,我陪你一起做。」因為可愛的琴里已然化身妹控的宋傑點頭「我們現在趕緊去買東西,要不然飯沒做好就先餓死了。」

「小傑和士織又來買菜啦,今天是幫父母買菜還是準備自己做啊?」三人剛走進家附近的超市,一個女性的聲音就傳進了三人的耳朵中。

「法子阿姨好,哥哥和姐姐今天晚上要給我做漢堡吃!」一臉開心的琴里對站在收銀台前穿著店員制服的女性打招呼后回答了她的問題。

「法子阿姨好。」宋傑和士織同樣對法子打招呼。

「嗯,你們兩個快去買東西吧,我幫你們看著琴里。龍雄和遙子也是好命,三個孩子都這麼懂事,尤其是小傑和士織,十歲就會做料理了,比我們家那個就知道惹我生氣的臭小子強多了。」把琴里拉到自己身邊的法子示意宋傑和士織去買東西。

「那琴里就拜託您了。」對法子鞠躬的宋傑和士織開始在超市中購物。

挑選半天把一盒碎肉扔進購物框的士織詢問宋傑「小傑,你之前說的那個叫摺紙的人自那以後再也沒聽你提起過,你最近見到過她嗎?」

「沒有,雖然我每個周六周日都去公園等她,但我再也沒有見到過她,如果不是她家的名牌還是鳶一家,我都認為她已經搬走了。」宋傑轉頭看向士織「士織,你怎麼突然問起她了?」

「就是想到她一直都沒有朋友挺可憐的,所以想邀請她和我們一起給琴里過生日。」士織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既然小傑你找不到她,那就算了。」…

買好東西的宋傑和士織回到了超市門口,宋傑把買的東西一件件放在收銀桌上「法子阿姨,我們買完了,結賬。」士織則把呆在法子身邊的琴里拉到自己身邊,不讓她打擾法子工作。

「也不知道將來哪個幸運的小子能娶到士織這麼好的妻子。小傑,你可要把你妹妹看住,別讓她被人騙了。」找完零件幫助三人把東西裝好的法子拍著宋傑的腦袋「不過現在還有點早,再過幾年一定要盯死對士織和琴里不懷好意的傢伙們,知道沒?」

心中吐槽『知道還要再過幾年那就別現在說。』的宋傑點頭,一臉認真的看著法子「我一定會保護好妹妹們的,法子阿姨你放心。」

「趕緊回家做飯去吧。」對走出潮濕三人揮手道別後的法子為下一個顧客收銀。

「我才不會理會別人呢,長大后我就要嫁給哥哥,對了,還要和姐姐一起,這樣我們三個人就能一直住在一起不分開了。」說出自己想法的琴里拽拽士織「姐姐,我們一起嫁給哥哥你說好不好?」

士織點頭「好呀,不過要等我們長大以後才行。到時候我們就一起嫁給哥哥。」

一頭黑線的宋傑指著自己的鼻子「我說你們問過我的意見嗎?不要擅自做決定好不好。」

「有姐姐和我這麼完美的妻子嫁給你,哥哥難道還不知足嗎?」 「士織的確是完美的妻子。」看著士織的宋傑點頭承認,停頓片刻后把自己的目光移動到琴里身上「不過琴里嘛,就夠嗆了。」

「哥哥欺負人!嗚~」琴里的雙眸中水霧升騰,幾粒金豆豆順著她的眼角落下,砸在腳下的地面變成一朵朵水花。

宋傑趕緊哄著琴里「別哭呀,琴里也是完美的妻子。」

「哥哥欺負人!琴里才不理你呢!」琴里雖然停止了哭泣,但她氣鼓鼓的臉蛋卻說明了她沒有消氣,七琴里保持著這個狀態一直持續到了回家中。

「你還是先把琴里安撫好了再來幫我做飯吧。」走進廚房的士織在宋傑把食材放下后立即把他推出了廚房,指著撅著小嘴坐在沙發上的琴里。

「琴里,哥哥剛在在看玩笑,你千萬不要當真啊。」感覺有些麻爪的宋傑坐到琴里的身邊安撫著她「琴里以後一定回成為一個好妻子的。」

「人家才不是因為這個生氣!」琴里看著宋傑的目光中依舊充斥著憤怒「我和姐姐明明都打算嫁給哥哥了,可哥哥為什麼不答應娶我們?」

宋傑對琴里施以摸頭殺「呃,這件事情等我們長大后再說,如果長大之後你還有這樣的想法我就答應娶你,畢竟我也不是很想讓我兩個可愛的妹妹成為別人的妻子。」

在宋傑的安撫下琴里終於不再生氣,臉上也再度浮現出可愛的笑容「我才不會成為別人的妻子呢!最喜歡哥哥了。」

「那哥哥現在就去幫姐姐做飯了。琴里你就等著吃大餐吧。」鬆了一口氣的宋傑回到了廚房,對士織敬禮「報告,安撫琴里的任務順利完成,我現在可以幫您做飯了。」

「還不趕快過來,做什麼怪!」士織白了宋傑一眼,指著菜板上的蔬菜「你刀功好,這些洗好的蔬菜全部切絲,我準備煎肉。」

沉默了一會的士織彷彿終於下定決心一樣開口「琴里說的話,你是怎麼想的?」

宋傑聳肩道「還能怎麼想,當然是長大以後再說咯。」停下手頭工作的宋傑轉身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士織「話說,士織你不會也和琴里有一樣的想法吧?」

背對著宋傑的士織臉龐浮現著淡淡的紅暈,大聲的反駁道「我才沒有和她一樣的想法呢!我知道好奇你怎麼安撫的琴里而已。」

宋傑聽著士織這標準的傲嬌式回答,但因為只能看見士織的背影所以無法決定她是傲嬌還是只是想知道答案。

肚子『咕咕』叫了起來的琴里轉頭看向廚房方向大喊「哥哥,姐姐,漢堡什麼時候才能好啊?我的肚子好餓呀。」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