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錯。」

幽清解釋道:「採藥人的品階和煉藥師一樣,皆為九品。採藥人的品階劃分要根據你完成的任務來定。比如,你接到任務,到某個地點採摘五品藥材,採摘成功回來交接任務,你便可以得到五品採藥人的徽章。不過,採藥的地點危險至極,要順利採摘到藥材可不是容易事情。」

「難道百葯閣不怕採藥人將任務的藥材納為己用嗎?」蕭凌問道。

「這種事情很少會發生。」

幽清笑道:「一般交接任務后,得到的報酬很誘人,幾乎是丹藥一類的成品,再加上採藥人幾乎是普通武修,所以大家都會交任務。如果是煉藥師的話,他們需要某種藥材,根本沒有必要過來接任務。」

蕭凌點了點頭,既然要選擇成為採藥人,他便是跟著幽清來到了閣樓的櫃檯前。

在櫃檯前方,有著一個葛衣老者,老者有著山羊鬍,頭髮雪白,半眯著眼睛似乎睡著了一樣。

看到這個葛衣老者后,蕭凌雙眼微微眯起,竟然看不清楚老者修鍊的深淺,立馬明白葛衣老者絕對是高手。

「徐老頭,我過來交任務了。」幽清在徐老頭面前揮了揮手,將一枚納戒擺在櫃檯上,笑嘻嘻地道。

「原來是幽丫頭啊。」

徐老頭看到幽清后,微微點頭,笑道:「這次你的辦事效率慢了很多,已經過去一個多月,現在才回來,這可對不起五品採藥人的身份哦。」

「怎麼?你有意見啊。」

幽清翻了翻白眼,道:「難道我不可以有自己的私生活了嗎?」

徐老頭無奈一笑,掃過納戒后,微微點頭,道:「你的任務完成了,這是你報酬。」

說到這裡,徐老頭掏出一枚納戒遞給幽清。

幽清隨手將納戒收了起來,她認識徐老頭,自然非常放心。

「徐老頭,我這次帶了一個新人過來。」

幽清玉指敲打著櫃檯,道:「我上次接了隕殺之地的六品藥材任務,他也來一份。」

徐老頭微微點頭,半眯著眼睛看著蕭凌,笑道:「小兄弟,野心不小啊,一上來就想接六品藥材的任務,難道不怕死嗎?」

「徐前輩,我相信幽清替我的選擇。」

蕭凌沖著徐老頭抱了抱拳,眼中深處一抹忌憚,當徐老頭看向他的時候,他便感受到一股極為強悍的靈魂力朝著他呼嘯而來,似乎想要將他渾身看透一樣。

不過,在靈魂力的掌控上面,他也不是善茬,立馬抵擋住了徐老頭的探查。

「小傢伙,有點意思。」

徐老頭收回目光,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徐前輩,晚輩林笑。」蕭凌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回答道。

林笑這個化名,以前在真武城的時候蕭凌用過,如今回想起來,真是令人感慨萬千。 「林笑?」

徐老頭忍不住看了一眼蕭凌,蕭凌身穿黑袍,帶著面具,看起來頗為神秘,這樣的打扮,他自然不相信蕭凌的話。

「這是任務令牌。」

徐老頭將一塊通體翠綠的玉牌丟給蕭凌,道:「任務令牌記錄了任務詳情和注意事項,你用靈魂力感受便會知道。等你完成了任務,跟幽丫頭一起來這裡交接任務,到時候,你就是一名六品採藥人了。」

柯南之又一個名偵探 「多謝徐前輩。」蕭凌把玩著玉牌,笑道。

「徐老頭,我們先去歇會。」

幽清拉著蕭凌離開了櫃檯,想要找一處位置坐下。

「這不是幽清嗎?許久未見,沒想到在這裡碰見你了。」

一道玩味的聲音響起,略帶些挑釁,蕭凌聞聲看去,只見一名打扮花枝招展的妖艷女子緩緩走來,在妖艷女子身旁,還跟著一名三角眼的綠衣青年。

「韓燕。」

幽清柳眉微蹙,語氣冷漠,道:「怎麼?找我有事?」

韓燕與她有恩怨,喜歡沒事找事,幽清非常討厭此人。

「呵呵,等下找你敘敘舊。」

韓燕眼中有著一抹陰冷閃過,旋即目光敬畏看著徐老頭,恭敬道:「徐老,這是我弟弟韓動,這次我帶他來接五品藥材的任務……」

「這是任務玉牌。」

徐老頭冷淡回了一句,給了三角眼的綠衣青年一塊玉牌。

韓燕轉過身來,目光隨意看著蕭凌,蕭凌此刻在感應玉牌的任務,她眉頭微皺,譏諷道:「幽清,這是你養的小白臉吧?竟然接了六品藥材的任務,看來你是想帶他作弊得到六品採藥人徽章吧?」

「韓燕,你嘴巴放乾淨點。」

幽清嬌喝道:「他是我朋友,叫做林笑。至於六品藥材任務,他有能力去接。」

「呵呵,鬼才會相信你的話。」

韓燕嗤笑一聲,道:「六品藥材的任務,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夠接的。我弟弟半步武尊,接的任務不過是採摘五品藥材。若是你的小白臉有能力接六品藥材任務,那就讓我的弟弟好好試試深淺,免得到時候死在荒山野嶺,你估計要心疼死。」

站在韓燕一旁的韓沖站了出來,目光盯著蕭凌,眼中掠過冷色,嘴角掀起挑釁的弧度,譏諷道:「林笑是吧?在下韓動,我好心奉勸你一句,六品藥材採摘任務危險至極,你去的話,根本就是送死。若是你不相信的話,那有沒有膽量和我一戰?我來試試你的深淺,也好讓你認清現實。」

「要和我戰鬥?」

蕭凌微微一怔,目光錯愕看著韓動,他可是二星武尊,韓動能夠在這個年紀到達半步武尊,已經是天才了,只不過,在他眼裡,韓動不過小孩子一樣,不堪一擊。

「呵呵……」

蕭凌忍不住一笑,他刻意收斂了氣息,實力在九星武宗,怪不得韓動敢沒事找事。

「蕭凌,韓燕和我曾經有些過節,因此懷恨在心。她非常記仇,實力在武尊境界,因為我的五品煉藥師身份,她才不敢對我動手。現在她找你麻煩,讓弟弟對你出手,你不必理會。」幽清元氣傳音說道。

「我知道了。」

蕭凌有些無奈,這種莫名其妙的麻煩,真是令人討厭啊。

「不好意思,我沒什麼興趣。」蕭凌收起玉牌,淡淡地說道。

「呵呵,果然是小白臉。」

韓動冷笑一聲,道:「不知道你這個沒種的傢伙,是如何將幽大人伺候舒服的。」

此話一出,在場的武修們,亦或者煉藥師,皆是將目光看了過來,眼中有著感興趣的神色。

幽清的名聲,在這片地帶還算有些名氣,不少人自然認識幽清,如今韓動出言諷刺,不知幽清會如何處理。

感受到諸多目光注視而來,蕭凌面具下的雙眼滿是冷意,這個叫韓動的傢伙,嘴巴真是欠抽。

「小傢伙,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要不然的話,會死人的!」

幽清美眸有著怒意,武尊的氣息呼嘯而出,朝著韓動席捲而去,韓動的話讓她非常憤怒。

「什麼!武尊強者!」

韓動臉色劇變,面對武尊的威壓,他難以呼吸,臉色慘白,根本無法動彈。

「幽清,沒想到你竟然到達武尊境界了!」

韓燕擋在了韓動面前,眼中有著驚詫之色,顯然沒有料到幽清竟然也到達武尊境界了。

「我到達武尊境界是遲早的事情。」

幽清美眸冷意涌動,冷聲道:「我覺得你有必要好好管管你弟弟的嘴巴,禍從口出,這種膚淺的道理,你也明白。」

「幽清,你仗著修為欺負我弟弟算什麼?」

韓燕冷笑連連,道:「更何況,我弟弟說的都是大實話。畢竟是六品藥材任務,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夠接的。你包養小白臉,我不反對,只不過,你找了這個沒種的小白臉,我為你感到不值啊。」

「韓燕,你真是嘴賤。」

幽清嬌喝道:「你們若是要戰,我奉陪到底。」

見幽清要挑戰自己,韓燕眼中掠過一抹忌憚,幽清的實力她非常清楚,到達武尊的幽清,她根本不是對手。

「林笑,你如果不是小白臉的話,就不會躲在幽大人身後!你這種沒種的貨色,真不應該去完成六品藥材的任務!」韓動站在韓燕身後出言嘲諷道。

「好,我陪你一戰。」蕭凌突然道。

「蕭凌,不可……」

幽清元氣傳音給蕭凌。

「幽清,你放心,我明白自己在幹什麼。」蕭凌平淡道。

「很好!算你有種!」

見蕭凌一口答應下來,韓動臉上有著驚喜之色,要教訓這個九星武宗,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很快,眾人騰出了一個空地,任由蕭凌與韓動站在那裡。

「九星武宗對戰半步武尊,結果顯而易見。」

「說真的,九星武宗接六品藥材的任務,的確不合適。」

「幽清的實力到達了武尊,再加上她的隊伍,帶上一個小白臉躺著得六品採藥人的徽章,還是可以的……」

圍觀的武修們竊竊私語起來,毫無疑問,對於這場戰鬥大家都不看好蕭凌,紛紛將蕭凌當做小白臉。

韓動拿著一根通體翠綠的長鞭,半步武尊的氣息爆發開來,隨意站在那裡,引人矚目。

蕭凌見狀,默默將血劍拿了出來。

超級度假村大亨 「林笑,我來了!」

韓動低喝一聲,緊接著,身形一動,化為一道綠光朝著蕭凌暴掠而來。

「這速度,真是太慢了……」

蕭凌看著殺來的韓動,有些無奈,這速度對他來說太慢了。

其實,在外人眼裡,韓動的速度太快了,他們只看到一道綠光閃過,根本沒有看清楚韓動的身影。

不過,蕭凌可是二星武尊,韓動的速度在他眼裡就是小孩子剛剛學會走路。

「罷了,我就好好演一場戲吧,對於演技,我覺得自己還行……」

蕭凌內心一定,漆黑的眸子涌動著驚駭之色,失聲道:「好快的速度!」

說到這裡,蕭凌立馬揮動血劍,打算抵擋長鞭。

嘭!

血劍與長鞭對碰在一起,緊接著,長鞭的攻勢陡然一變,在半空當中瘋狂扭轉,使得周圍空間微微扭曲,朝著蕭凌周身纏繞而去。

「這攻勢好厲害!」

蕭凌故裝驚慌失措,拿著血劍連忙抵擋起來,勉勉強強將這道攻勢擋住。

「沒用的。」

韓動眼中有著譏諷之色,握著長鞭的手掌一甩,然後長鞭靜靜將蕭凌纏繞住了。

鐺。

血劍跌落在地上,蕭凌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果然是沒用的小白臉!」

韓動收回長鞭,背手而立,高手的模樣盡顯無疑,淡然道:「在我手上連三息時間都沒有撐過,還不知天高地厚接六品藥材的任務,真是讓人好笑。」

諷刺完畢后,韓動懶得看蕭凌一眼,走到韓燕身旁,兩者對視后,皆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韓燕,你弟弟實力不錯,要不要考慮加入到我們暴虎傭兵團?」

「你弟弟的鞭法非常強悍,而且詭異多變,若是再搭配上地階鞭法,戰鬥力絕對會更上一層樓。」

「我估計用不了多久,你弟弟便可以突破武尊了,你真是有個好弟弟啊……」

圍觀的武修們紛紛恭維起韓燕,沒有人去同情蕭凌,作為幽清的小白臉,很多喜歡幽清的人都恨透了蕭凌,恨不得將蕭凌大卸八塊。

說到底,神武大陸上,實力為尊,沒有實力,註定是失敗者,蕭凌打不過韓動,就連徐老頭都是微微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看走眼了。

「那是當然,我弟弟的天賦,放眼藥域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韓燕有些飄飄然,挑釁的目光看了一眼幽清后,便是笑道:「過段日子,我便是打算將弟弟送入藥王谷,讓他當一名護谷隊長。」

「藥王谷啊!」

「要當藥王谷的護谷隊長,那可不簡單啊。不僅要武尊的實力,還需要人引薦。要不然的話,就算你有實力都進不去。」

「你弟弟的實力,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達標。至於引薦人,只要花點時間,動用點關係,總能夠進去的。」

大廳眾人圍繞著韓燕身旁討論著,不由將話題討論到藥王谷,在葯域當中,藥王谷可是霸主勢力,谷中煉藥師林立,擁有諸多強者坐鎮,威名赫赫。

「徐老,我要換任務。」

韓動來到櫃檯面前,目光不屑看了一眼蕭凌,道:「我和姐姐剛才討論了一下,決定要接六品藥材的任務。一個廢物都能夠接,我自然不能退縮,要不然的話,豈不是比廢物還不如?」 「怎麼樣,我演技如何?」

蕭凌坐在幽清身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演技的確不錯。不過,你為什麼不將他擊敗,反倒是故意輸給他?」幽清美眸有些無奈,道:「你瞧那韓燕,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

幽清明白蕭凌實力的恐怖,蕭凌可以快速擊敗殺戮,對付韓動,完全可以秒殺。

「讓他們得意去吧。」

蕭凌淡淡一笑,道:「低調為主,這可是你說的。更何況,百葯閣當中,人多眼雜,說不定就有人想殺我呢。如今我輸給韓動,所有人目光都會放在韓動身上,沒有人會在意我。」

「我知道你的想法。」

幽清道:「只不過,在大庭廣眾之下,你三息時間便敗給了韓動,這根本沒有絲毫顏面。你再看看韓動,那得瑟的模樣,我真想抽他幾耳光。」

「我帶著面具,用著化名,要顏面何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