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不,我不信。而且,而且我也沒有真的喜歡他,我只是……」說到這裡,沈星猛的一跺腳,嗔怒道:「他是不是把什麼都告訴你了?」

墨藍目光灼灼的看著她,「你說呢?」

沈星氣結的道:「他在哪裡?我要見他,當面質問他。他……」

看著她的樣子,墨藍的眸光變得柔和,站起身,摸了摸沈星的頭,「傻丫頭,姐姐是過來人,怎會看不出你的心思。你是真的喜歡上他了吧。但是,忘了他吧。對你來說,他就像是毒藥啊!史萊克學院被毀之後,你可知道,身為學院的一員,他肩負著怎樣重大的責任?單是這份責任就已經讓他喘不過氣來了,又怎可能與你兒女情長。更何況你身份敏感,一旦和他有了什麼,你如何面對你爺爺、你父親、姐姐。沈家如果有一個嫡女與史萊克學院的人聯姻,你可知道,你們家族將很有可能承受毀滅性的打擊?這背後的東西,是何等的沉重?決非你一個小女孩兒所能面對的。」

「所以,放棄吧。你跟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忘了他,過你自己的日子。」

「不!」沈星突然大叫一聲,貝齒咬著下唇,不知什麼時候,雙眸已經有淚光閃爍。

「我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找到那個壞蛋,我要殺了他,要報復他,我、我……」一邊說著,她一步步後退,然後猛地轉身跑了。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墨藍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這個弟弟啊!哪怕沒有做什麼,也依舊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啊!是啊!如果自己年輕十歲的話,又何嘗不會被他吸引呢?

無論品貌還是能力,無不對異性有著強大的吸引力。但他說自己已經有了心愛的人,不知道是誰。

算了,這件事,還是必須要告訴沈月一聲。她和沈月從小就是閨蜜,兩家更是通家之好,後來年紀大了,分別走了不同的路。無疑,年輕時的沈月更加優秀,可卻始終沒有影響她們的感情。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將沈星當做妹妹看待的原因了。

「沈月,是我。有點事我要跟你說一下,關於星兒的……」

明都衛戍區,司令部。

掛斷電話,沈月的臉色有些難看。實際上,她從很早之前就已經發現,妹妹的情況有些不正常。

當初還在北海軍團的時候就是如此,回來之後,似乎愈演愈烈了。她怎能不知道沈星酗酒的事情呢?為此,她甚至還曾經罵過沈星多次,可是,沈星卻哭著對她說,自己晚上睡不了覺,嚴重失眠,不依靠究竟,就無法入眠,人都要崩潰了。 ?無奈之下,她也就只能由著妹妹了。畢竟,沈星在其他方面並沒有什麼問題,經過了北海軍團的歷練之後,現在也越發出色了。更是達到了五環魂王層次。以她的修為,就算是喝多了酒,也很難受到什麼威脅。

墨藍的電話她自然是深信不疑的。難道說,妹妹的嚴重失眠,就是因為那個小子?

在沈月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個相貌英俊,有著一雙明亮眼眸的青年,哪怕是面對北海軍團的千軍萬馬,他都顯得從容不迫。

沈星並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沈月卻在事後調查過,儘管墨藍剛剛沒有說,但在沈月腦海中卻還是浮現出一個名字。

唐舞麟,那個傢伙應該是叫唐舞麟吧。史萊克學院當代史萊克七怪之首。他竟然沒有死?沒有在那場大爆炸中死去?而根據消息,當時他應該是在史萊克學院之中的啊!

連墨藍都不知道,自己無意之中,已經向好閨蜜暴露了唐舞麟還活著的事實。

正是因為知道唐舞麟的身份,沈月的臉色才更加難看,自己這個妹妹啊!可真是喜歡上了一個不得了的傢伙。

那唐舞麟來明都做什麼?他之後又要做什麼?以他在史萊克學院的重要性,他未來的目的可想而知。不行,絕不能讓小妹參與進去。尤其不能被他所惑。

「來人。把沈星中校給我請來,無論她在什麼地方,我都要在一個小時之內,見到她的人。」絕不能讓這丫頭亂來,這件事,事關重大。趁著還沒發生什麼,必須要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

魂導高速列車不愧是正規途徑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一路平安,唐舞麟帶著夥伴們一直乘車來到了天斗城。

是的,只能坐到天斗城了。原本的史萊克城交通樞紐已經跟隨史萊克城一起,被炸毀。也沒有任何人有重建的意思。

天斗城看上去已經恢復了元氣,依然如故,古香古色,展現著斗羅大陸上古時期的眾多特徵。

血神軍團的戰士們對這裡好奇心明顯很足。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幾乎都沒有來過內陸。更沒看到過這種古香古色的城市,包括龍雨雪在內,好奇的目光不時打量著四周。

唐舞麟讓大家分散開來,保持一定距離行進,以免引人注意。

他對天斗城還是非常熟悉的,更何況,現在的鍛造師協會總部就在這裡。

「先找地方住下。雨雪,交給你了,大哥,你對天斗城熟悉嗎?」唐舞麟向阿如恆問道。

阿如恆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還行吧,有些印象。」

唐舞麟道:「那你幫幫雨雪,她沒來過這邊,我有些事情要去處理。稍候我們魂導通訊器聯繫。」說完,他轉身就走。

江五月忍不住抱怨道:「這傢伙,越來越不負責任了,整天的見不到人。」

「閉嘴。」龍雨雪瞪了他一眼。

江五月聳了聳肩膀,嘆息一聲,「真是不公平待遇啊!」

龍雨雪沒再理他,和阿如恆商量了一下后,帶著眾人向天斗城內部而去。

唐舞麟上了一輛計程車,輕車熟路的來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撥通魂導通訊器上的號碼,很快,另一邊接通。

「舞麟?」震華的聲音響起。

「師伯,是我,我回來了,您在總部嗎?」唐舞麟言簡意賅的表達了自己現在的情況。

震華沉默了一下,「你上來吧。我在。走後門。」

五分鐘后,唐舞麟已經出現在了震華的辦公室之中,一進辦公室,他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不只是震華,還有自己的慕辰老師。

「老師,師伯。」唐舞麟上前兩步,就要下拜。卻被慕辰起身攔住了。

「好小子,那參加星斗展望全聯邦挑戰賽的金龍王是你吧?」慕辰笑道。

唐舞麟點點頭。

慕辰道:「不錯,沒給我丟人。你這一身修為,老師已經快不是你的對手了。不過,你這鍛造有沒有落下?」

震華呵呵一笑,「這個問題我替他回答你,沒有落下。而且同樣也快超過你了。」

「哦?你怎麼知道?」慕辰好奇的道。

震華笑道:「昨天耀凌那老傢伙還給我打來通訊,埋怨我有這麼個出色的關門弟子都不告訴他。我這個關門弟子的名字叫古月,展現出了已經要進入八級聖匠門檻的鍛造水平。你說說,他這不是要青出於藍了嗎?」

「八級?你摸到八級的門檻了?」慕辰大吃一驚。

他自己就是八級聖匠,當然知道要晉陞成為八級聖匠有多麼困難。聽說唐舞麟竟然已經到了這個層次,怎麼能不吃驚?

唐舞麟道:「才剛剛有一點感覺吧。我的精神力最近又有所突破,所以對金屬的感悟清晰了一些。」

他心中其實是有些慚愧的,事實上,在血神軍團這些日子裡,他在鍛造方面下的工夫著實是不算多。

鍛造水平之所以能夠進步,除了精神力提升到靈域境的原因之外,也是因為他受到整個斗羅大陸位面的眷顧,對一些天地至理的理解已經有了初步感受,反饋在鍛造上,這才有著一日千里的進步速度。而他想要真正達到八級層次,還需要扎紮實實的通過鍛造去打磨。

「無論怎樣,這都是大好事。沒看錯你。二十多歲的八級聖匠,哈哈哈,會長大人,你服不服?」哪怕以慕辰的沉穩,此時也不禁露出得意之色。

震華沒好氣的道:「舞麟能夠達到這個層次,難道就是你一個人的功勞?你沒看他跟耀凌說的,是我徒弟嘛?提都沒提你。」

唐舞麟大囧,他當時說是震華的弟子,主要是為了讓耀凌更容易接受。

「你少挑撥離間,沒用的。我的弟子就是我的,你眼饞去吧。」慕辰卻不上當。

震華哼了一聲,看向唐舞麟,道:「舞麟,你怎麼回來了?不要因為剛剛有了一點成績就沾沾自滿。你應該知道,你未來要面對的是什麼。決非你現在這點修為就能夠應對的。」

唐舞麟點點頭,「我明白的師伯。但我確實需要開始準備了。我沒想過現在就重建史萊克學院,但也要先進行一些準備工作。更了解大陸上的一切,包括各大勢力的情況,以及我們史萊克究竟還有多少力量可以調動,再加上唐門的情況也要熟悉,這都需要時間。所以,我先回來了。之後我打算去一趟史萊克城原址,先去看看。」

說到這裡,他的表情不禁暗淡下來。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當初擎天斗羅最後時刻為了保護他們爆發時的景象。

震華點點頭,「今時不同往日,你必須要小心再小心才行。哪怕是咱們協會,都不是完全安全的。去過史萊克城之後呢?我想聽聽你的打算。」

唐舞麟道:「接下來就以提升自我和聯絡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為主。您放心,我不會輕舉妄動的。如果有什麼大的動作,一定會先通知您。」

————–

求月票、推薦票。 ?震華道,「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是你的後盾。但是,你要明白的是,無論是我們,或者是唐門還有其他想要支持你的力量,如果是在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恐怕誰都不會出手。你明白嗎?不只是因為明哲保身,更重要的是,我們每個人都不只是代表著自己。」

「我明白。」唐舞麟點點頭。

震華道:「如果是萬年前,個人實力的強大其實已經可以解決很多問題,我會建議你先努力提升到至少封號斗羅以上層次,甚至是修鍊到極限斗羅再考慮復興史萊克。可隨著魂導科技的進步,哪怕是極限斗羅現在也並不是無敵的存在了,否則,根本就沒有人可能毀滅的了史萊克學院。所以,軍方的態度很重要,你要儘可能的爭取到更多軍方的支持。同時,要小心傳靈塔。千古東風那個傢伙野心很大,這次史萊克學院被毀之後,千古家族的獲益可以說是最大的。傳靈塔更是發布了人造黑級魂靈,大幅度降低人造紫級魂靈的價格,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現在絕不是冒險和他們碰撞的好時機。」

慕辰伸了個懶腰,「舞麟,鍛造方面,如果有需要,無論是我還是你師伯,都會對你有所支持的。你應該已經到了可以承受三字斗鎧的境界了吧。早些完成自己的三字斗鎧。未來只要你達到封號斗羅層次,不要勉強自己,先讓你師伯給你打造一套天鍛金屬湊合用著,等你自己的本事夠了,再自己重新打造。」

震華聞言不禁氣結,「什麼叫湊合用著?我的天鍛就那麼不值錢?」

慕辰一臉不屑的道:「也就那樣吧。要不是當初你狗屎運,哪能達到天鍛層次?」

看著老師和師伯鬥嘴,唐舞麟心中不禁一片溫暖,這種溫馨的感覺,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體會到了啊!

「好了,先不說這些。舞麟,你既然摸到了八級的門檻,離開之前,鍛造一次給我們看看。」震華向唐舞麟說道。無疑,他是要指點唐舞麟一下。

摸到八級門檻和真正進入八級,那完全是兩個概念。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八級的基礎打得好,未來衝擊神匠的可能性就會大一些。

別看唐舞麟二十幾歲就已經成就聖匠,但無論是慕辰還是震華,卻都沒有說他就一定能夠成為神匠。

神匠那個層次,對於聖匠來說就是一道巨大的天塹,如果不是運氣絕佳,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跨出這一步的。

慕辰就困在這個門檻已經二十年了,卻始終沒能邁出。唐舞麟的機會比他大得多,但誰也不敢說,他就一定能夠達到那個層次。

「是!」

震華專屬的鍛造工作室,無疑是全聯邦最高端的,對外完全隔絕,只有在工作室內,才能聽到鍛造的聲音。防護方面也是最高層級。

這裡可以說是唐舞麟最喜歡的地方,單是兩邊牆壁上擺放著的整牆稀有金屬,就讓他眼饞不已。有些稀有金屬除了在震華這兒之外,他甚至只是在一些圖片上才見過。都是有價無市的稀世珍寶。也只有震華這神匠層次,才有辦法弄得到。

看著唐舞麟灼熱的目光,震華微微一笑,「如果你能突破神匠層次,我這裡的東西,就都歸你所有,整個工作室。如何?」

「真的?」唐舞麟雙眸大亮,作為一個資深的守財奴,能獲得這麼多好東西,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一般。而且,這些稀有金屬可是有錢都買不到啊!更別說震華的這個鍛造台,本身就是魂鍛金屬構造,表面一層,更是有一層天鍛金屬。哪怕是極限斗羅全力攻擊,都未必能夠將它擊毀。用這個鍛造台鍛造,對於中低級鍛造師來說,和普通鍛造台並沒有什麼區別,可對於聖匠以上層次的鍛造師來說,成功率至少能夠提升一成以上。

震華幾乎所有天鍛作品都是在這裡完成的。可想而知,這個鍛造工作室的價值有多大了。那根本不是金錢能夠衡量的。

「別上當。他要是把這裡給了你,他的責任也就都歸你了。這是屬於鍛造師協會的,可不是他自己的。」慕辰在旁邊適時提醒了一句。

震華有些羞惱的瞪了他一眼,「多什麼嘴你,你又不要。還不讓別人要嗎?」

慕辰微微一笑,「我已經得到了最想要的。當初選擇了,就別後悔啦。」

震華苦笑道:「我已經後悔了幾十年了。可後悔又有什麼用?我們也回不到當初。而且,就算讓我再選擇一次,恐怕我也依舊會如此選擇吧。性格如此,徒呼奈何?」

唐舞麟撓撓頭,道:「師伯,我要接收了您這裡,就要做鍛造師協會會長嗎?」

震華微微一笑,「怎麼?你不覺得師伯也該是給自己找一個繼承人的時候了嗎?我知道你事情多,放心,不會把你綁死在咱們協會的,但挂名還是必須的。畢竟,如果你能夠接收我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是神匠了。協會總需要有一名神匠來坐鎮。」

「好,我答應您。」唐舞麟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

慕辰和震華都有些驚訝。他們很了解唐舞麟,雖然他年紀小,但遇到事情絕不是衝動的人。雖說震華這裡好東西很多,但身為聖匠,唐舞麟真的有心去收集這些稀有金屬的話,也不是做不到。

唐舞麟看到老師和師伯驚訝的表情,展顏一笑,「我能有今天,都是老師和師伯教導有方,是鍛造師協會的培養。如果未來協會有需要,我怎能袖手呢?作為弟子,本來就應該給師長分憂。」

震華哈哈一笑,「好小子!有你的。很好、很好。」

慕辰卻是輕嘆一聲,「舞麟,你真是長大了。」

儘管他知道唐舞麟說的是心裡話,但同樣的,他也明白,如此一來,鍛造師協會從某種程度上就會和唐舞麟綁在一起。未來,當他真的開始重建史萊克的時候,協會又怎能不出一把力呢?唐舞麟如此痛快的答應,可謂一舉兩得。

他真的已經長大了,不再單純。

唐舞麟來到鍛造台前,「師伯,我用什麼金屬來鍛造?」

同樣是魂鍛,不同的金屬,鍛造難度自然也是天差地遠。

震華一揮手,一塊金屬從旁邊的架子上飛起,落在鍛造台上。

「就用他,鍛造的好,就送給你了。如果不能讓我滿意的話,金屬錢你出。」

唐舞麟低頭看去,當他看到這塊金屬的時候,頓時吃了一驚。再抬起頭,吃驚的看向震華,「師伯,這、這太珍貴了。」

出現在他面前鍛造台上的這塊金屬,單從價值來說,絕對可以在這整個鍛造室數百種金屬中排名前三,論稀有程度,說是第一也不為過。更重要的是,這種稀有金屬對於唐舞麟來說,確實非常有用。

他給自己製作三字斗鎧的金屬都已經準備好了,就差最後和自己現在的二字斗鎧融合、塑型,再刻畫核心法陣。

而面前這塊稀有金屬,最大的作用就是作為媒介使用。它能夠讓任何金屬彼此之間的親密度達到最高值,也就是說,同樣是有靈合金,有了這種稀有金屬的加入,那麼,無論有幾種金屬一起鍛造的合金,其融合度都將達到百分之百。當然,這是要在融鍛成功的前提下。

就算如此,也極大程度的降低了融鍛的難度啊!

面前的金屬看上去是淡藍色的,裡面卻有著一條條如同絲線一般的金色存在。金絲藍水,金水相涵。這就是它的名字,同時具備金元素和水元素,並且將二者完美融合在一起。

它親和一切其他金屬,能夠與任何金屬相融合,成為其一部分。但因為它自身太過稀有,本身的價值要超過幾乎絕大部分金屬。所以,沒有任何人會讓它變成其他金屬。

—————–

求月票、推薦票支持。舞麟回來了。我只能告訴大家的是,未來的史萊克,會是你們想象不到的樣子。 ?經過無數代鍛造師的研究,最終才發現,它最大的作用,是在進行融鍛的時候作為媒介來使用。

這種金水相涵稀有金屬,唐舞麟也只有在震華這裡才見過。平時,震華自己也根本不捨得用啊!

對於神匠來說都是稀世奇珍的東西,可想而知它的價值有多麼高昂了。

就是這麼一小塊稀有金屬,其價值甚至可以和一台神級機甲媲美了。

震華竟然要將它給自己,無疑是要讓自己在進行三字斗鎧融鍛的時候,加入更多種的金屬,將三字斗鎧提升到更強大的程度。這是何等的愛護?

「師伯,這太珍貴了。」唐舞麟忍不住說道。

震華沒好氣的道:「怎麼,你難道認為它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別想得太美好。金水相涵做什麼層次金屬的靈媒,首先就要先把自身鍛造到什麼層次。它乃是最千變萬化的金屬,想要把它完成魂鍛可不是那麼容易的。若非它根本不可能被天鍛成功,你以為我捨得給你啊!」

金水相涵不能天鍛?這個說法唐舞麟也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秘辛,恐怕也就只有已經身為神匠的師伯才能知道吧。因為也只有他有能力用金水相涵來嘗試天鍛。

金水相涵何等珍貴,常人哪怕是得到一丁點也會將其供起來,而想用其天鍛的人,無不是大陸上最頂尖的存在,自然也不會將這個消息放出來而降低金水相涵的價值。

「開始吧。如果你能夠將它魂鍛成功,它就是你的,否則的話,我可就要收回了。」震華正色道。

「是。」唐舞麟沒有再多做推辭,他確實極為需要金水相涵,如果有了它的存在,自己原本在三字斗鎧時原計劃只融合四種金屬就可以再增加至少兩種,那兩種金屬的融鍛是自己早就想要的了,而六重金屬融鍛,哪怕是在四字斗鎧中都極其罕見,能夠極大程度的增強斗鎧。有金水相涵,成功率會極大提高,還能讓金屬的契合度大幅度上升,打下堅實基礎。

只要完成這樣的三字斗鎧,唐舞麟有信心自己能夠和封號斗羅層次的強者一較高下了,哪怕對方也同樣是斗鎧師的情況下。

將金水相涵扶正,放在鍛造台正中央,唐舞麟沒有急著開始鍛造,也沒有先將它煅燒,而是緩緩閉上雙眸,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感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