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世界真小,沒想到在這見了你。」清越和濮思湘相互握了個手,就跟瑞霖坐在沙發上和其他人玩了。

徐山啟沒有請特別多人,只把平時相處好的請來了而已。大多都是清越認識的,像梁卓、佟易、樊珺邵還有莫燁麟,他們都有到場。

清越跟濮思湘聊了會,把不認識的面孔全都打聽到了姓名。

一個是師門大哥陳宇君,一個是徐山啟在班上玩得很好的葉遠礽,還有兩個是長郡聲樂老師徐文靜門下的弟子邱善勤和慎雲禎。

「清越,聽說你和唐青羽是在同一個聲樂老師門下學唱歌?」慎雲禎跟清越聊上以後,問了她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事。

青羽市裡的戰績在長郡聲樂師生之間都傳開了,老師們紛紛猜想她到底是誰教出來的學生。

「是。」

「她各方面是不是都很厲害啊?好想見識見識。」

「可以啊!有機會定要你見識見識。」

慎雲禎話音未落,青羽的聲音就從外面傳進來了。然後就看到一個與眾不同的青羽被徐山啟引進了大廳。

青羽一改以往的氣質公主搭配,換上顏色鮮明的橘色POLO衫配一條顯腿長顯人酷的工裝褲和馬丁靴,再化上一個氣場強大又不過分的妝容,就像公主微服私訪了。

說曹操曹操到的感覺實在是奇妙,清越都沒想到青羽會在,她還擔心沒有熟悉的女孩子陪她玩呢。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你們好。」青羽落落大方地對在座的各位笑了笑,然後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徐山啟給每個人發了一個生日派對的小配飾,瑞霖和清越收到了米奇和米妮的帽子。

「蛋糕還沒有送到,咱們先玩幾局遊戲吧!」通完話的徐山啟從外面回來,取了一些遊戲道具擺在大家面前的桌子上。

在徐山啟的組織下,大家玩起了「我有你沒有」,眾人圍坐在一圈,每個人說一件只有自己做過但別人沒做過的事情,但是在場的人如果有做過,那麼就要接受「殘酷」的懲罰。

徐山啟打頭,他一臉得意地說:「我去過五個國家旅行。」

這個很多人都pass了,哪有那麼多錢嘛!就連瑞霖這種財大氣粗的也沒有達到。

「你沒去過?」清越看了身邊的瑞霖一眼。

「沒有,你忘了我爸媽都不理我的嗎。」瑞霖悄悄提醒了清越。

是哦,清越明白了,爸媽都不理他哪還會抽時間帶他去玩啊。

往下一個,梁卓很得意地跟大家說:「我的名牌鞋子有二十雙以上。」

這個大家又pass了,就是輸在名牌這兩個字上。

「你沒有這麼多鞋子嗎?」清越再次不解地看向瑞霖。

「你以為我什麼鞋都買嗎?」瑞霖的反問讓清越覺得很有道理,梁卓的鞋品有時真的一言難盡。

下一個是佟易,佟易似乎沒做過什麼特別的事,底氣十分不足。

「呃……我玩吃雞的時候開過外掛,那個號現在還沒有被封。」

他的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紛紛拍案而起,嘴上都說著:「同是菜雞,哪有你這麼整的。」

不過看大家的反應,佟易這局穩了。

然後到青羽,青羽說了一個勁爆的:「這個我想你們沒有過,我現在和一個大我十歲的男生交往。」

這個大家肯定沒有了,在座有些人都沒談過戀愛呢,更別說這麼大的年齡差了。

輪到清越了,她清了清嗓子說:「我高中英語月考拿過全班第一!」

清越以為這把穩贏了,誰知道葉遠礽也是個學習成績好的,「這有什麼,我也拿過第一。」

清越要面臨的懲罰是在場唱一段歌曲,這對清越來說沒什麼困難。

從手機里找了歌詞就給大傢伙來一段沈以誠的《形容》。

「原諒我不可自拔

可能不經意看你一眼

百米衝刺都會停下

只恨科技不夠發達

逆著時光回去陪你從小長大」

她的唱功自然不用說,即便隨口唱一唱也是那麼婉轉動聽。清越唱歌時總看瑞霖兩眼,在場所有人秒懂了這歌她想唱給誰聽。

遊戲繼續,輪到瑞霖講了。

「我以前收到過十幾封情書。」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起鬨地看向清越。

「哇哦!你有膽量。」梁卓一副我就默默看著你鬧的樣兒。

清越還沒發話,只是給了瑞霖一個讓他說下去的眼神而已。

「你說我答應了她們其中一個了嗎?」瑞霖一副準備要認錯的樣子,跟清越解釋了兩三句,「我們倆不也是我追的你嘛,你早贏起跑線了。」

眾人受不了這戀愛的酸臭味,而且也沒人能有瑞霖這般爛桃花,於是紛紛pass過去。

不得不說在座的各位真是神通廣大,每個人有一堆奇奇怪怪的事。

輪到慎雲禎的時候,她講了個讓清越難為的。

「我暗戀過九班的許詩恩,敢問你們有沒有過?」她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覺得這一輪自己必勝了。

「你覺得我們堂堂正正男子漢會去暗戀別的男生嗎?」莫燁麟替在座的男同胞自動pass了這個問題,也證明這沒有同性戀。

慎雲禎把希望放在其他三個女生身上,尤其是和詩恩關係最好的清越。

「我沒有,我和這個人不熟悉。」濮思湘第一個否決了。

然後是青羽,她和濮思湘也差不多:「這個人我沒怎麼相處過,更別提喜歡了。」

於是大家把視線放在了清越身上,只聽見清越面無表情地解釋了一句:「我雖然和他玩得好,但是我可不殺熟!」

其實梁卓和瑞霖都清楚,如果不是清越要刻意抹去什麼,慎雲禎這局哪會贏。

。 三天後!

距離五彩珊瑚移栽到湖底,已經過去三天時間。

這三天裏!

神龍殿又有好消息傳來。

八大戰神當中,又有三位突破。

至此!

八大戰神,已經有五位達到皇級初期,只剩下最後三位還沒有突破。

而始終都呆在天北市的龍一。

現在也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

不出意外的話。

五天內,龍一便可突破達到皇級。

隨着神龍殿的這些核心成員,不斷的突破,神龍殿的戰力也再度提升一個檔次。

而且是跨越式的提升。

這日,新李氏集團。

暴風雨總是在平靜之後,孫天賜自從來到天北市,雖然是打着來對付葉天傾的名頭來的。

可他在過來后,整日吃喝玩樂,不學無術,完全就沒有對葉天傾和新李氏集團動手。

閑置多日!

這日,孫天賜終於是對新李氏集團動手了。

此刻,李子涵正在處理公務,葉天傾在樓上無聊的打着哈欠。

便在這個時候,手下彙報孫天賜已經到公司了,就在公司的會議室內。

得到消息!

葉天傾和李子涵,立即前往。

會議室內,孫天賜宛若是大少爺似得,大刺刺的坐在主位上面,他的兩條腿則是翹起來,搭在桌子上面。

這架勢,囂張至極。

在他身後則是李夢辰,無比乖巧的站着。

那姿態不像是女朋友,完全像是一個僕人似得。

會議室的門打開。

葉天傾和李子涵,邁步走了進來。

嗖!

在他們進來的剎那,李夢辰當先看了過來,目光宛若閃電。

在她的眼睛裏面,充滿對葉天傾和李子涵的恨意。

「葉天傾,李子涵!」

她咬着后槽牙,發出冰冷的聲音,秀拳都忍不住緊緊的攥成一團。

眼裏是仇恨的火焰。

宛若是看到殺父仇人一般。

雖然,葉天傾和李子涵跟她沒有殺父之仇,但她們一家破產,走向破落,她弟弟李曉傑被廢,變成一個廢人。

這些都是葉天傾所為。

所以她對葉天傾恨之入骨,恨不得讓其立即去死,更是恨不得吃起肉,喝其血。

「哼!」

就在她目欲噴火的看着葉天傾和李子涵的時候。

翹著腿的孫天賜,口裏發出一聲冷哼,他斜眼看着葉天傾和李子涵兩人,滿臉都是桀驁的表情。

「呵呵,你們兩個就是葉天傾和李子涵嗎?」

聲音滿是傲氣,宛如高高在上的帝主,而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則是低賤的給他提鞋都不配的螻蟻。

他的傲氣,那是從骨子裏彌散出的傲氣。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完全沒有將其他人放在眼裏的傲氣。

在他看來!

他們孫家,乃是一省首富,而葉天傾只不過是在天北市,這麼一個區區二線城市裏有點勢力的小人物罷了。

故而他覺得!

他沒必要將這種小人物放在眼裏。

甚至他心裏覺得,自己此番能夠前來,就已經是給葉天傾莫大的面子了。

「跪下吧!」

他隨意的甩了甩手,淡淡的開口說道:「跪下,對夢辰賠禮道歉,這樣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不收掉你的狗命,你那也識趣點好好的配合我,免得丟掉性命,知道嗎。」

孫天賜開口說道。

話語里依舊是傲氣滿滿。

聽到他這般滿是傲氣的話,葉天傾都被他氣笑了。

「呵呵,跪下?」

「孫天賜,你的腦子莫不是被驢給踢了,我為何要給你跪下啊,你能給我一個理由嗎。」

聲音冷淡,帶着幾分戲謔和嘲笑。

嗯?

聽到葉天傾的話,孫天賜眉頭登時皺起。

「啪!」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口裏發出憤怒的聲音:「放肆,你算是什麼東西,也敢在我面前這般放肆,你是想死嗎。」。 現在他們只要想辦法進城落戶就行,其他的他們一家就可以再慢慢想辦法,把這生活給過下去。

自家人有手有腳的,只要有房子和田地,她們就不用擔心會被餓死凍死,也不用再過着那種一天到晚擔心害怕的日子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