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主人,你為什麼不直接給她解藥?」小鳳好奇的問道。

「為了少點麻煩!」墨九狸笑著說道。

「主人,我們直接去第五域嗎?」雲夏忽然問道。

「差不多,既然凌雲師父在第五域,我想沒什麼事情就先去第五域看看好了!怎麼了?」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雲夏說道。

「雲夏,記得你之前也一直才沉睡,想到神界再醒來,是不是你想起了什麼?」墨九狸聞言問道。

「主人,倒是沒有想起什麼,但是最近總有一些模糊的畫面,浮現在腦海裡面,都是一些血腥的畫面,讓我感覺很不好……」雲夏說道。

「都是些什麼畫面?」墨九狸問道。

「很血腥的畫面,我帶你看……」雲夏說道,接著墨九狸的識海就看到一些來自雲夏記憶的畫面,那是一處滿是鮮花的森林中。

到處都是紫色的食人花,墨九狸發現那些食人花都跟她初見雲夏化形時,是一模一樣的,風和日麗,花開遍地,看起來詭異,也美麗,十分的安靜唯美……

忽然間風起,所有食人花都戒備了起來,似乎遇到了強大的敵人一般……

接著是滿地的血腥,墨九狸看到滿地的食人花,血流一地,看不到是被什麼人或者東西殺死的,只是到處都話殘花,滿地的紫色花瓣,滿地的血液,刺目而鮮紅……

然後畫面消失,墨九狸微微皺眉說道:「是毒藥!」

「主人,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雲夏驚訝的問道。

盛寵魔妃 「是毒藥,那些食人花都中毒了!雲夏,那些食人花都是你的族人嗎?」墨九狸想了想在心裡問雲夏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最近這些畫面一直在我腦海里出現,每次我都感覺心情很陰鬱!」雲夏說道。

「你確定它們是在第五域嗎?」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好像是的,每次看到這些畫面,我就會想到第五域!」雲夏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去了第五域或許就能找到答案了,放心,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都在!」墨九狸在心裡說道。

雲夏雖然不是她的第一個契約獸,卻是她身邊最早化形的獸獸,也是陪著她最久的一個,在她心裡雲夏早就不是什麼食人花,而是她的親人之一,所以不管雲夏做什麼,要面對什麼,她都會陪著雲夏,保護好她的……

雲夏感受到墨九狸的想法,心裡微暖,或許她的身世不美好,但是都沒有關係,她有主人就夠了……

很快,墨九狸煉製好丹藥,對著門外喊了聲楚琳,楚琳聞言急忙走進去,看到墨九狸有些激動的問道:「好了嗎?」

「嗯,運氣不錯,成功了!」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給,先把解藥服下,可能會有一點兒痛,但我想對你來說是可以忍住的!」墨九狸把手裡的瓷瓶遞給楚琳說道。

楚琳聞言,接過瓷瓶打開之後,倒出裡面鮮紅如血的丹藥,猶豫都沒有的直接吞了下去,墨九狸眼神閃了閃,大概就是因為楚琳的性子,才讓她會這麼容易幫她,甚至之前還跟她說了那麼多吧……

如果換成別人看到這丹藥的顏色,恐怕都會愣一愣,或者問一問的,畢竟這解藥的顏色看著跟毒藥沒分別,可是楚琳卻絲毫猶豫都沒有,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相信墨九狸的……

楚琳服下丹藥,丹藥入口即化,隨即感覺到身體有些燥熱,但是還在她能忍受的範圍內,接著又是一陣的痛楚,這樣時而燥熱時而疼痛,來來回回差不多七個來回,燥熱和疼痛的感覺才慢慢散去……

楚琳明顯感覺到自己吸收靈力的速度快了,不在像之前那樣怎麼都無法吸收靈力了,楚琳心中一喜,自己終於又可以修鍊了……

接著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似乎充滿了生機,有一種重生的感覺,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

楚琳有些激動的拿出懷裡的鏡子,小心翼翼的對著鏡子一看,便看到一張熟悉又陌生的絕美容顏,不得不說楚琳是個絕頂的美人兒……

恢複本來容貌后,墨九狸都忍不住讚歎,神界果然是美女如雲啊……

此刻的楚琳盈盈秋水,眸如點漆,明媚如陽光,白皙的肌膚,精巧的五官,臉頰泛紅,如一顆水嫩的水蜜桃,靈氣十足,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真是美麗極了……

「我的毒解了,真的解了!」楚琳不敢置信的摸著自己的臉呢喃道,自己的皮膚似乎比以前還要光滑細嫩。

回過神來,楚琳直接跪倒在墨九狸的面前說道:「謝謝你,謝謝你……」

「好了,起來吧,我也是有所圖的!」墨九狸扶起楚琳說道。 苗人阿四迅速朝屋外跑了出去,見他都撤離,待在屋子裏的所有殭屍嚇得撒腿就跑,恨不得趕快離開這個屋子一樣,眼神充滿了恐懼。

我不知道他們恐懼的到底是江離,還是酒罈子地下那個密室裏的東西。

但是他們臉上的恐懼,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見這些人離開以後,江離轉頭問我,“敢下去嗎?”

我拍了拍胸膛,“男子漢大丈夫,哪有貪生怕死的道理,只要逆陰陽不落入壞人手中,並存浩然正氣,下面就算有再厲害的東西,我也不怕!”

大概是我的這句話把江離給逗笑了。

隔了一會,江離又告訴我,苗人阿四在跟他對話的時候,明顯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假意上好像是在傳遞消息,進行威脅,實際上,他的眼睛裏明明一直時不時盯着密室入口,眼睛是騙不了人的。

苗人阿四,是在爲密室裏的東西拖延時間,這一切都瞞不過江離的眼睛。

江離果然不一般,我都只是看到了表面的東西,而根本沒有看到原來阿四的眼神早就出賣了自己。

所以讓殭屍潛伏在裏面,本來是想讓這些東西來拖延住我們,結果我的花斑豹子直接撕碎了他們好幾個人,這樣下去,他們就處於危險之中,所以阿四纔出來,故意說那麼多的話,誘導我們。

我不由的想到了,他引我們來苗洞,拖延時間,然後告訴我們密室入口,該不會他的目的就是爲了讓我們進入密室裏,然後等密室裏的那個東西來幹掉我們吧?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江離。

江離突然諱莫如深的看着我說,“你小子現在聰明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們是孵化什麼東西,而逆陰陽就在這個東西的身體裏,就像當初周武王王妃一樣。”

它們孵化的是什麼東西?

這個東西的力量到底有多可怕。

江離並沒說太多,而是朝阿四說的那個酒罈子走去,伸手一搬開,果然有個大洞,洞子裏有長長的扶梯子,可以直接順着梯子下去。

跟在江離身後,朝着下面走去。

到了下面,赫然有一個通道,直勾勾的通往另外一個地方。江離突然停下腳步,站在通道口上,蹲下身子,掏出銅錢往地上一丟。

唰唰聲——

無數的利劍朝四周的牆壁中穿透出來,連續來回了四五次,才得以消停。

江離告訴我們,這個密室是按照道教的陰陽陣法來的,裏面機關非常多,估摸着苗人阿四也未必來過這裏,他只不過是負

責看守苗洞的人而已。

這裏的建造,估計就是周武王之前設計的。

這也能說明,爲什麼周武王來過這裏,還簽訂條約,實際上並不是簽訂東西,而是規劃密室建造的圖紙。

我恍然大悟,難怪對外宣稱這裏有多可怕,原來是用的障眼法。

在這裏養東西,還藏逆陰陽。

順着通道繼續往前走,是個圓形的石室,四周卻沒有其他路可走,難道這樣就到了底,可是什麼東西也沒有。

江離四周看了一眼說,“看這個石壁上的八卦圖,就是開啓最後一扇門的關鍵。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八卦的類型:先天八卦、中天八卦、後天八卦。乾、兌爲金,坤、艮爲土,震、巽爲木,坎爲水,離爲火。”

江離俯下身看着地上,“陳蕭,你看着個卦象是什麼。”

我看了一眼,告訴江離,“一代表坎卦,位居正北方;二代表坤卦,位居西南方;三代表震卦,位居東方;四代表巽卦,位居東南方;五代表中宮;六代表乾卦,位居西北方;七代表兌卦,位居西方;八代表艮卦,位居東北方;九代表離卦,位居南方。”

我瞬間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拿出揹包裏的羅盤一看,果然指針又恢復的正常,而跟着卦象和羅盤顯示都是隻中宮。正面最後的通道應該是在腳下,而從卦象上來看,四方只有一個缺口才是開啓機關的東西。

坎爲水,離爲火,卦象爲坎,那就是需要水。

所指的腳下,正好是個凹陷進去的紋路。

“是水。”我回答江離。

江離滿意的點點頭,看了一眼土地公公,“有水嗎?”

土地公公掏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酒葫蘆,一臉尷尬的說了句,“出門的時候特地帶了一點水出來,不過我一會要是口渴了怎麼辦?”

土地公公見江離臉色陰沉,趕緊把葫蘆遞給了江離,江離把葫蘆裏水倒進腳下的紋路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八卦陣,水竟然自己流動了起來,順時針方向滾滾而流。

這個時候,轟隆一聲。

腳下的圓形花紋,突然分離成了兩半。

瞬間打開了一條通道出來。

“走,下去。”江離說。

跟着江離連忙走了下去,下面漆黑無比,我打開手電筒一看,一隻巨大的蟾蜍站在我的面前,赫然盯着我一動不動。

這個蟾蜍足足有五尺多高,身體巨猛,渾身青褐色的皮囊,眼神裏看上去充滿了一股怨

憤。

江離的眼神驟然一聚,“這是四方神獸的玄武,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根據陰陽五行理論,北方屬水故北方神即是水神,五逸《九懷章句》說:“天龜水神”。北方七神之宿,實始於鬥,鎮北方,主風雨”。雨水爲萬物生長所需,且水能滅火,所以玄武的水神屬性,這也能說明爲什麼剛纔的八卦陣型是用的‘坎’爲水了。”

我這才發現,這個玄武睜着眼睛在睡覺,還能聽見它喘息的聲音。

江離走上去朝它一看,突然明白了什麼一樣,伸手朝玄武的伸手一摸,“周武王將玄武封印在這裏,果然是想奪走四方神獸的力量,逆陰陽的殘卷在它的肚子裏,不過,玄武應該是受了重傷,元神大損,周武王利用這裏的地勢是想幫它恢復,苗人阿四他們剛纔拖延時間,就是因爲還差一點,玄武就可以恢復到以前的神力,只要我們下來,就可以讓它來幹掉我們。”

我赫然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陰謀。

話雖如此,四方神獸性格都不相同,我之前在地獄見到的朱雀,雖然表面兇惡,可是卻不害我,它還欠我一個事情,之前它說只要我打敗了它,它就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因爲我爲了逃出去,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青龍的脾氣是最臭的,自以爲是,目中無人,塗山氏被滅門都是因爲他,他卻根本不在意這件事的原因,一心認爲自己就是最厲害的,簡直是無藥可救。

這個玄武,因爲睡着了,我也不知道了。

此時,遊屍王突然走了過來,靜靜的看着玄武,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說了句,“玄武哥哥,我是塗靈,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嗎?”

青龍和塗靈認識,玄武說不定也和她認識呢!

猛然一瞬間,玄武突然直勾勾的睜着眼睛盯着遊屍王,隔了約莫一分鐘,它竟然開口說話,“塗靈……”

“太好了,玄武哥哥你還記得我!”遊屍王激動跳起身子來。

這時候玄武臉色陰沉,用着極其嚴肅的口吻看着遊屍王說,“小妹,趕緊離開這裏,那廝竟然在我身體裏植入了東西,我可能會控制不住身體,他們給我下了指令,一旦那個東西和我身體完全融合,我就必須殺了你們,你快走。”

遊屍王臉色一沉,“是周武王乾的?”

玄武說,“沒錯,這羣傢伙將我封鎖在這裏,目的就是想獲得我們四方神獸的力量,黃龍一心想幫陰長生,用我們來壓制黃龍,簡直是喪心病狂,你們快走,我身體裏的東西馬上要融合了。”

(本章完) 楚琳知道墨九狸餓意思,從懷裡拿出一艘小船遞給墨九狸,然後直接抓起墨九狸的手一劃,一滴血液落入小船上,一道契約光芒將墨九狸包裹住……

契約之後墨九狸有些詫異的看著楚琳:「這……」

「這是我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有了它你可以在玉海暢通無阻,無論你想去那一域,都可以直達,不需要一個域一個域的租船了!如果不是遇到你,為我解了毒,我都不知道自己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可能死了,也可以苟延殘踹的活著,想想我都覺得害怕!能夠再次從新恢復到以前,都是因為你幫我解毒,我楚琳說話直接,我也不喜歡怪拐彎抹角的,所以你一定要收下這玉船……」楚琳看著墨九狸真摯的說道。

「好,我收下了,多謝了!」墨九狸看著楚琳微微一笑的說道。

「是我該謝謝你才是,要是……」

「好了,就別再謝來謝去的了,我倒是建議你,回去后不要那麼輕易讓別人知道你恢復了!畢竟,剛才聽你的話,似乎你的閨蜜並不一定能有用那種劇毒,所以她也有可能是被人利用了!如果你不查到真正的幕後下毒之人,我想你還是還危險的……」墨九狸看著楚琳猶豫了下說道。

「我知道,我一定會查出是誰給我下毒的!」楚琳眼神一冷的說道。

「這個是易容丹,服下后想著你之前的樣子,就能恢復你之前的容貌,這個是解藥,我想應該對你有幫助!」墨九狸想了想拿出兩瓶丹藥遞給楚琳說道。

「謝謝你,我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 女人就要狠 楚琳感激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叫上官狸!」墨九狸聞言說道。

「上官姑娘謝謝你!」楚琳看著墨九狸說道。

「別客氣了,沒事我就先回去了,我們有緣再見!」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好,我送你出去……」楚琳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看到楚琳服下一顆易容丹,又恢復了之前一副小老太太的模樣,然後帶著墨九狸走了出來,帝溟寒一看到墨九狸出來,起身走過來仔細看了眼墨九狸,發現她沒事才安心下來:「忙完了?」

「嗯,我們回去吧!」墨九狸說道。

「不用送了,我們走了,再會!」墨九狸看著楚琳說道。

「謝謝上官姑娘,再會!」楚琳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這才離開了玉海公會,然後直接回了客棧,給楚琳煉製丹藥,耽擱了一會兒,又到晚上了,於是他們只能明天再離開玉城了……

一夜無話

翌日,帝溟寒帶著墨九狸來到了玉海邊,看著玉色的海水,墨九狸心情不錯,拿出楚琳給她的玉船,心念一動玉船瞬間變大,表面看著跟普通的船沒分別,但是裡面卻是別有洞天……

墨九狸帶著帝溟寒上了船,連帝溟寒都震驚了一翻,忍不住好奇的說道:「娘子,這船挺不錯的,跟昨天那些人租的船應該不一樣的吧!」 玄武的表情是很緊張,看樣子它心裏也很清楚,自己是控制不了他們在他體內放的東西,一旦完成融合,很有可能成爲一把鋒利的武器,成爲殺人嗜血的傀儡。

我這時纔看清楚,玄武的身上披着的是個肉身外衣,所以看上去像個蟾蜍一樣,“這是什麼?”我指着它身上的東西問。

玄武擡頭看了我一眼,告訴我,“是蟾蜍毒液,他用千年蟾蜍覆蓋在我的身上,利用毒液侵蝕我的元氣,再將我封印在這裏,完成他們的目標。”

遊屍王聽它說了這些話,心裏氣憤的不得了,緊緊握着拳頭,恨不得把周武王提出來狠狠揍一頓,遊屍王說,“老孃那些年果然被周武王給騙的團團轉,還真把他們當好人,原來你們都被它們關起來了,我就是覺得奇怪,怎麼突然就沒了消息,一個個全部失蹤,要不是見到青龍和你,我都不敢相信,你們被關在這裏這麼久!”

遊屍王的心情當時很激動,江離上前將遊屍王拉到一旁,眼神極其陰冷,“毒入骨髓。”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披在玄武身上的蟾蜍皮衣突然透着一絲紅光,緊接着玄武難受的發出一絲怒吼聲,看上起極其痛苦,那一瞬間,玄武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竟然泛着紅光,凶神惡煞,猶如地獄。

原本善意的眼神再也沒有,取而代之是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殺戮之意。

遊屍王見到玄武變成這樣,嚇得臉色慘白,眼神閃爍,不敢相信自己的朋友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憤怒的心情不言而喻。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毒入骨髓,周武王肯定不會要了它的命,只是讓它成爲一個聽話的傀儡,周武王跟苗人合作,應該巫蠱術有關係,先拿到逆陰陽再說。”

吼!

江離話音剛落,玄武突然怒吼一聲,扭動身子直接將遊屍王拋了出去,而後怒視江離,它身上的蟾蜍皮似乎不斷在給它灌入能量,而它自身本體的龜殼堅硬無比,無形之中勾成了一股防禦,開始尋找起了防守攻擊俱佳的姿勢。

遊屍王被拋出去後,整個人被重重的摔在了牆上,大概是衝擊力實在太強,遊屍王整個人癱軟了一下,才慢慢回過神來,擡起頭心疼的看着玄武。

我屏住呼吸,野獸打起架來招招要命,纔不管手段如何。這些都是我親眼見到過的,之前在冥河的時候,兩個野獸的戰爭,別提有多兇殘,此時的玄武已經被控制了,更不可能有正常思維,比野獸更加恐怖。。

可此時,玄武的眼神直接掃向了我,嚇得我不由的背脊發涼。

那玄武突然縱身一躍跳到了半空之中,他猛然一衝,剛要衝到我面前的時候,只聽得轟隆地一聲!

江離掐印唸咒,身後的大力鬼走了出來,大力鬼手裏的武器直接狠狠砸在玄武的背上,玄武身上的蟾蜍皮被打的綻開了皮,大力鬼上前奮力一抓,直接將蟾蜍皮給扯了下來,狠狠扔在地上。

玄武看着剛纔被大力鬼弄出的傷口,充滿了怒意:“傷我者,必誅!”

說完身子突然後退,嘴裏吐出一股黑色液體,朝我們噴了過來,大力鬼見勢,迅猛擋在我們面前,將這些有毒液體擋住。

無盡的毒液瞬間將四周包圍,四周剎那間充斥着血腥和陰暗的味道,玄武被操控以後渾身散發着魔鬼的暴戾,瘋狂撲了過來

江離皺了下眉,而後回頭對我說:“跟我一起唸咒!”

我哦了一聲,點點頭。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天地自然,穢炁分散,洞中玄虛,晃郎太元,八方神威,使我自然……”

如遠古仙人自大荒廢墟傳出的古老吟唱,傳遍了這個密室的所有地方,甚至是整個廟洞。

轟地一聲,如狂風吹過,一股浩然正氣充斥着這裏,來勢洶洶,威猛無比。

“天地自然,穢炁分散,洞中玄虛,晃郎太元,八方神威,使我自然……”我跟着江離繼續唸咒。

我和江離同唸誦着這淨天地神咒,原本陰沉的密室竟讓人感覺跟進入了道教聖地般,正氣浩然,邪祟不近。

江離巍然而立,穩如泰山,道法的力量讓這原本充滿晦氣的密室突然涌入和煦之風,吹動他的道袍也隨風飄舞。

江離盯着玄武河看了會兒,而後突然擡手掐印,喊:“敕!”

說完手掌落下,四周由道法匯聚而成的星星陽氣瞬間凝結起來,化作罡風直接落在了玄武身上!

轟!

玄武的龜殼瞬間裂開,一張殘卷緩緩從它身體裏飛躍出來,我伸手朝空中一抓,將那殘卷握在手中,定眼一看,竟然就是我們苦苦尋找的逆陰陽,是鬼谷子的筆跡。

此時的玄武已經受了重傷,痛苦的呻吟着,龜殼是它最重要的保護殼,如今受了重創,等於直接擊潰它的防線。

江離這時朝玄武走了過去,“對不住了剛纔,一切都會好起來。”

江離轉頭看着我,“讓豹子出來一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