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也就是說…我的孩子現在生死未知?」

毒斗羅只能點了點頭,這麼說也沒問題,獨孤雁則是臉色蒼白,眼淚都要流了下來。

天知道她為了這個孩子做出了多大的犧牲,現在突然出了這個問題,真心讓人難受。

葉楓呆立了一會兒,也是有點難以接受,但是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坐在獨孤雁身邊,用着溫柔的語氣說道:「沒事的雁子,孩子沒了可以再要,重要的是你的身體要緊!」

他輕輕的拍著獨孤雁的後背,安慰着她,而獨孤雁也是終於沒能忍住,哭了起來。

毒斗羅見了這一幕,也是苦笑一下,退了出來,就讓他們小兩口自己解決吧!

獨孤雁哭了好一會兒,才漸漸停了下來,葉楓也是藉著這個時間,溫柔的問著:「雁子,你仔細說說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出問題之前,你都做過什麼?」

獨孤雁也是心情穩定了許多,就開始思考問題的由來,想了想,她開口說道:「我是來武魂城后才變成這樣的,這之前教皇召我去見了一面!」

教皇?葉楓心中一突,不會是比比東乾的吧?難道比比東是嫉妒獨孤雁和他有了孩子,所以疼下殺手?

「不可能,不可能,雁子你再想想,老師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葉楓立即搖頭,他不認為比比東會做這種事情,如果她真的酸這些,那可能早就和自己生了。

要知道這些年如果不是比比東控制着,可能他們早就有了孩子了。

所以絕對不可能是比比東。

獨孤雁點了點頭,她也是相信不會是教皇,然後又想了一會兒,她又開口說道:「在這之前,我還和天斗皇家戰隊的人聚餐過…」

說到這裏,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激動的說道:「對了,那天晚上玉天垣有來給我敬酒,只不過我懷着孩子,就沒有喝,只是喝了一口果汁!」

聞言,葉楓陷入了思考,說道:「會不會是玉天垣對你賊心不死,本着得不到就毀了你的心思,在果汁上下了葯?」

獨孤雁愣了愣,下意識的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吧…天垣哥…玉天垣不是這種人…」

她原本來叫天垣哥,可是意識到葉楓才是她現在的男人,就急忙改口。

葉楓也是絲毫不在意,他點了點頭,說道:「行,不管是不是他,這件事情你都不用管了,我來解決,你安心休息就好了!」

獨孤雁點了點頭,現在她這樣,確實什麼也做不了。

又陪了獨孤雁一會兒后,葉楓才從房間退了出來,毒斗羅則一直在門口等著。

「怎麼樣?有辦法解決嗎?」毒斗羅着急的問著,現在他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靠葉楓了。

葉楓搖了搖頭,說道:「還不清楚原因,我也不敢亂說,我先去調查一下!」

毒斗羅點了點頭,現在這種情況,急也不是辦法。

「好,那你一有消息,就來告訴我!」

葉楓點了點頭,則準備要走,結果又想到了什麼,回頭對毒斗羅說道:「外公,做好戰鬥準備!」

放下一句話,葉楓直接就走了,毒斗羅也是不傻,僅僅一句話,他就清楚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

「放心吧,我會保護好雁子的,不管誰來了,也別想動她!」毒斗羅喃喃自語一句,然後就回房間照顧獨孤雁去了。

剛出酒店,輕風吹在葉楓的臉上,沒能吹走他臉上的陰霾,此時他的心情沉重的很。

一連幾次針對,也讓葉楓明白了,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

不僅是戴沐白和奧斯卡的復活,還是唐昊的十萬年魂環,再加上今天的獨孤雁,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葉楓,這背後有人在針對他,

「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敢針對我?我一定要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廉善甫卧在艙房內休憩,清晰地聽聞如此動人悠遠的琴音,也不由側耳靜聽了片刻。

這一路奔波,任務算是完成了一半。可怎知即使是喬裝打扮,其中卻還是有如此多曲折橫生,刀光劍影,委實出乎他的意料。

昨夜一宿的刀火沉浮,水中掙扎,今日能得人相救,安穩地躺在這乾淨清雅的艙房內,也算得一樁幸事。

此刻,再聽一曲清幽美妙的漢人琴曲,他心中一直忐忑憂患的情緒,也有了幾分平定,甚而連因長久泡了水又潰開的傷口的疼痛也緩和了一些。

不知過了多久,就聽艙門外拉扎和低聲行禮的動靜,廉善甫估摸著是伯逸之來了。

果然,剛待他從榻上費了幾分力讓自己坐起來,那廂艙門就被輕輕推開了。

伯逸之一見他已經斜靠在榻上,便笑著過來:「以為你還睡著他們也不敢來吵你!用些早飯吧!」

他身後是孟和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三兩碗盞,碗上熱氣輕逸。

沉默的那日松繼續留在門外。

廉善甫也笑:「想來先生是與船東相談甚歡啊,都還有琴聲相合,沒想到那位秦員外看來粗獷不羈,倒頗有雅趣!」

伯逸之拉了張凳子坐在榻前,看著孟和照顧廉善甫用餐。

「這粥還挺特別!」廉善甫吃了幾口魚片粥忍不住讚歎道,「竟然如此鮮美,入口即化,毫無腥氣,一個粥還能做得如此,真是用盡心思了!」

「那位秦員外算得是個饕客吧!」伯逸之淡淡一笑。

「這又是美味佳肴,又有琴音雅趣,漢人就是會享受!」廉善甫低低玩笑道,「這比太子府的飯食還適口呢!」

他們常常忙裡偷閒便混在太子真金府上,一起騎馬飲酒戲耍,真金自然也會好酒好肉招待,不過也只是蒙古人的做派,哪裡有漢人這許多精緻費心的花樣來。

他們此行出來,才發現中都、上都哪處都比不得臨安府,至於和林,跟臨安府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簡直就是漢人眼中典型的漠北蠻荒之城。

莫怪都道江南好,這樣的人家富貴地,如此不教人覬覦?

「那琴也是秦員外所彈奏?」廉善甫隨意問道,「我聽著那曲子怎地跟以前劉太保彈過的很像啊!」

伯逸之眉眼不動,目光若有所思,口中也順便答道:「確實那就是劉太保給我們彈奏過的《忘機曲》!」

廉善甫嘖嘖兩聲:「這秦員外一個生意人,卻也有這份胸襟,倒是奇了!」

「不是秦員外,此曲是出自昨夜救的那位女子!」伯逸之道。

廉善甫聞言,登時興緻高漲了起來,湊近道:「能彈得出如此曲子的,那姑娘想來有幾分見底!」

說著他眼神戲謔,多有八卦沸騰,躍躍欲試之意,「我看那姑娘長得還不錯,昨夜救上來時,還一徑地往你這瞧呢!」

他故意上下打量伯逸之,滿眼揶揄,連笑意都有些別有用心。

「我們伯相不戴假面的話,用漢人的話講那是一個風度翩翩,玉樹臨風,況且還是那姑娘的救命恩人,要是我,也只能以身相許,湧泉相報了!」 西海岸大家忙碌於討論後續應對策略時,東海岸,時間已經臨近傍晚。

下午上完本周的最後一節課,珍妮弗·雷布爾德便開車匆匆返回紐約。

耶魯所在的康涅狄格州紐黑文距離紐約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距離,珍妮弗的家也在紐約。不過,女孩卻沒有趕回自己在上東區的家,而是開車來到了中央公園另外一邊的上西區一處公寓外。

這裡住著父親的一位朋友,名叫羅伯特·艾格,對方目前正在ABC電視網擔任製作部門副總裁。

將車子停在街邊,珍妮弗扶著方向盤,重新整理著思緒,腦海中還不由浮現出最近一周發生的各種事情。

那些可惡的人,怎麼可以那樣評價他。

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過《羅拉快跑》的拍攝,但只是當初去他在蒙塔娜區住處拜訪時的驚鴻一瞥,她就能感受到他為了自己的電影提前坐了多麼認真的準備工作。

還有,從最初相遇到上次的聖丹斯電影節,幾次相處時的太多太多細節都足以證明他的才華。

《羅拉快跑》絕對是他親自完成的。

只是,那些人卻不願去探究真正的真相,卻只會憑空對他進行猜測和指責。

真是一群無能的人。

周三的時候,她還鼓起勇氣打電話給他,表示了一番自己的支持和信任。

只是,整件事持續到現在,卻絲毫沒有冷卻下來的意思,她自然也預感到了這其中的陰謀成分,於是就更想幫他。

爸爸媽媽和舅舅一樣,都是紐約的知名大律師,如果他要起訴那些污衊他的人,她倒是可以幫忙。只是,她明白這方面他並不需要自己的幫助。

至於其他,她也幫不了他,自己這麼平凡的一個女孩子,能做什麼?

然後,今天早上,她看到一篇質疑他沒有經過系統學習因此不可能親自完成《羅拉快跑》配樂的文章,她突然想到了威尼斯海灘初遇時自己錄下的那盒錄像帶。

於是連忙找出來,心裡也很快有了盤算。

再次做了個深呼吸,她拎起放在副駕駛上的背包,推門下車。三兩步登上一處路邊公寓的台階,按響門鈴。

開門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女人,看到她站在門口,有些意外地笑著將她讓進去,道:「珍妮,你怎麼會突然來這邊?」

「真是抱歉,蘇珊,這個時候還來打擾你們,」珍妮弗和面前名叫蘇珊的女人擁抱了下,道:「不過,我和鮑勃通過電話,只需要一會兒。」

蘇珊·艾格不介意地搖著頭,帶著珍妮弗走進客廳,還招呼正在看電視的兩個女兒凱瑟琳和阿曼達來與她打招呼,又解釋道:「鮑勃剛剛回來,正在換衣服,你稍微等一下。對了,我剛沖好的咖啡,一起嘗嘗。」

「謝謝你,蘇珊。」

珍妮弗點點頭,看蘇珊走開,又笑著和兩個十一二歲的女孩打招呼。由於父母是很要好的朋友,大家相互也都認識。

耐心等待了一會兒,珍妮弗正陪著蘇珊邊喝咖啡邊聊天,一個氣質文雅的黑髮中年人從樓上走了下來,正是羅伯特·艾格。

羅伯特·艾格看到珍妮弗,笑著上前兩步,輕輕和站起身的女孩擁抱了下,道:「珍妮,打電話找我有什麼事情?還有,你這個時候回來,告訴你爸爸媽媽了嗎?」

「我等下就回去呢,」珍妮弗聽到羅伯特·艾格後面的問題,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道:「鮑勃,我希望你能幫我個忙。」

這麼說著,珍妮弗已經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盒錄像帶。

羅伯特·艾格一家看到珍妮弗的動作,都有些不明所以,只是等待她繼續說下去。

珍妮弗揚了下手中的錄像帶,想了想,問道:「鮑勃,你書房裡,有錄像機嗎?」

羅伯特·艾格疑惑地搖了搖頭,蘇珊·艾格看到眼前的情形,大致覺得自己明白什麼,主動道:「珍妮,我們卧室里有,去那裡看也行。」

珍妮弗聽著蘇珊的語氣,意識到她肯定認為這盒錄像帶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醜聞之類,連忙搖搖頭,指了指客廳的錄像機,笑著道:「在這裡播放也可以。」

羅伯特·艾格的小女兒阿曼達聽到要播放視頻,頓時來了興緻,上前搶過珍妮弗手中的錄像帶,道:「我來,我來。」

艾格夫婦都知道珍妮弗是一個很有分寸的女孩,見她沒有阻止小女兒搶走錄像帶,也就一起在沙發上坐下,微笑著等待觀看帶子里的內容。

過了一會兒,按下播放鍵,阿曼達退到一邊。

電視屏幕上首先出現的是一個賣各種掛飾的小攤,鏡頭顯得有些漫不經心,隱隱還能聽到旁邊有人在交談,夾雜著調試一般的散碎吉他聲。

然後,隨著一個男聲說了句『《野蜂飛舞》,給珍妮』,靈動而急促的吉他聲便立刻從羅伯特·艾格家音效極佳的家庭影院中流淌出來。

由於當初的某個時刻,周邊所有人都瞬間安靜下來,此時的吉他聲顯得純粹而清亮,帶著某種神秘的吸引力。

雖然已經重溫過無數次,珍妮弗聽著音響中傳出的曲調,臉上依舊露出了淡淡的小滿足。羅伯特·艾格也微微挑眉,驚訝中帶了幾分疑惑地看了眼珍妮弗。

蘇珊·艾格更是直接問了出來:「彈得太厲害了,珍妮,這是誰啊?」

沒等珍妮弗回答,電視畫面中的鏡頭就已經轉了過來,並且很快對準了一個抱著木吉他的大男孩。

超八毫米膠片的畫質還是不錯的,因此,當鏡頭中出現了某個身影,蘇珊·艾格以及兩個小女孩都還有些疑惑,羅伯特·艾格眼睛卻是瞬間眯了起來。

珍妮弗從電視屏幕上收回注意力,瞟了眼羅伯特·艾格,注意到他的表情變化,頓時便多了幾分把握。

錄像帶不長,只有五分鐘左右。

不過,當電視屏幕里的瘋狂演奏結束,羅伯特·艾格的小女兒阿曼達頓時便大聲嬌呼道:「真是太酷了,爸爸,我也要學吉他。還有,珍妮,這是你男朋友嗎,可不可以讓他來叫我?」

阿曼達這麼說著,羅伯特的大女兒凱瑟琳也目光希冀地轉頭望向自己的父母。

蘇珊·艾格此時也終於反應過來,但還是感覺有些難以置信,道:「這個男孩,好像,應該,就是那個西蒙·維斯特洛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