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二和,你覺得今天有人能贏穆陽一景嗎?」

「啊……就這個粉面小子,除了長的不錯以外,好像沒有什麼特長……」

「你錯了,二和,還有背景,他可是葉閣師祖看中的人。」

葉閣師祖?男人?女人?

「二和,二和,你跑去哪?」

丁小倩有些頭疼,只想逃離,而大安不明白,也跟了出去,只不過,一轉眼就看不見人了。

丁小倩走在無人的花草叢中,感覺心裡空空的,很是難受,只想離開那裡,卻不知道去那裡,覺得自己根本不屬於這裡。

好惆悵。

「這是哪裡?」

丁小倩亂七八糟的亂走,直到走到一處漆黑的山林里才清醒。

與天其高的樹,長的還很多枝椏,像人的手臂。

丁小倩不知道這是哪裡,轉身準備離開,卻被地上的樹根絆倒在地,手掌擦破了皮。

「怎麼這麼倒霉?」丁小倩拍了拍身上的土,感覺胸前少了什麼,還沒有意識清楚,就被長長的樹枝繞上了腰。

「救……」嘴巴還沒有開口就被樹枝捂住了嘴巴。

天哪,樹成了精。

。 「你覺得是我有耐心,還是他的體力好?」程薇薇沒好氣的提醒。

那邊好像才想起來自己撥了這通電話,然後不客氣的通知,「你爺爺住院了,你這兩天抽時間去看看。」

「我爸死了?他自己為什麼不去?」

那邊的動作並沒有因為這通電話而停止,反而更加的激烈,程薇薇覺得他們太不是人了,沒好氣的直接罵。

「你爸最近在泰國呢,他最近喜歡人妖。」那邊說的雲淡風輕,還有些調侃,「下次我也找個試試。」

程薇薇聽見她媽身上那人委屈的說了句,「我不夠好嗎?」

程薇薇要吐了,直接掛了電話。

抬頭髮現靳言竟然走到了她的面前,程薇薇以為他在看她笑話,「滾遠點。」

靳言沒滾,他剛才聽見她說她爸死了,還以為家裡出了事情,想來安慰她來著。

程薇薇下床找到錢包,從裡面拿出一沓現金放在了茶几上,穿上衣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倒不是真的氣靳言,她只是又一次對親人感到失望罷了。

程薇薇去醫院陪了老人家兩天。

她爺爺程獻元以前在北方帶過兵,後來回到南方發展,也算得上一代雄鷹,不然她也不可能坐享著這好幾輩子都花不完的家產。

只是這兩年上了八十后,身體一年不如一年,隔著半年就得來一次醫院。

程獻元問程薇薇:「你爸爸今天能回來看我嗎?」

「我哪知道,指不定在國外玩癲了。」程薇薇削蘋果的皮斷了,她伸手去撿起來。

「喂,不準這麼說你爸。」程獻元伸手推了推程薇薇。

程薇薇將蘋果皮丟進垃圾桶,當即氣了,反正她爺爺現在也穩定了,不怕說,「得了,讓你兒子給你削蘋果吧。」

「好啦,都多大的人了,我孫女給我削的蘋果最好吃成不?」

程薇薇抬頭,看見爺爺臉上掛著笑,也不知道他哪來的幸福感,但她還是順應著點了點頭。

只是實在有些不解,「我爸我媽都這樣了,你怎麼也不管管,你不怕我以後也跟他們這樣啊?有道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指不定更不是東西。」

「你不會的,你是個有好姻緣的孩子,以後會幸福美滿的。」程獻元說這話時笑得很慈祥。

程薇薇不打算反駁他老人家,反正也就這幾年了,她還是希望爺爺能過的開心點的。

臨走前,程薇薇見了一面從泰國匆匆趕回來的父親,遠看黑了不少,也騷了不少。

「這就要走了啊,再等會,晚上叫上你媽一起吃個飯。」程傑氣喘吁吁的,估計是一路跑上來。

「不用了,吃不下。」程薇薇轉身就要走,但想起屋裡的爺爺還是叮囑了一句,「爺爺剛睡下,你小點聲,嘴巴收斂著點。」

程傑笑眯眯的目送了程薇薇,後者瞧都沒瞧一眼,她覺得噁心。

回家后,程薇薇又過上了無所事事的日子。

給姜月發了好幾條消息,但對方好像忙的很,沒時間搭理她。

程薇薇想再租一個男友,於是直接給姜月打去電話。 暗裔鐮魔——拉亞斯特!

這傢伙和亞托克斯一樣,沒被虛空能量腐化前可都是在恕瑞瑪太陽圓盤下飛升的天神戰士!

亞托克斯被腐化為暗裔后,最牛逼的戰績就是——他殺了戰爭星靈潘森!

最後才被前任暮光星靈和凡人用詭計封印,但就實力來說,最低也是半神級!

而拉亞斯特確實沒亞托克斯那麼強,但同為天神戰士的他們,雙方實力又能差到哪裡去?

哪怕被封印在鐮刀里千年,哪怕現在的身體不是天神戰士之軀,這傢伙的實力也絕對超過了史詩級!!

那道赤紅鋒芒劃過天際,一條鴻溝似乎將楠熙城割裂成了兩半。

王業乾咽了口唾沫,那鋒芒劈下的位置離他不遠,他甚至能看到不遠處被攔腰切斷的城牆!!

這他媽的,如果剛才拉亞斯特的鐮刀偏了一點,我人是不是就沒了?

跑!先出去再說…

眾所周知,歷練是用來提升自己的,而送人頭往往會有被封號的風險,所以送人頭這事……咱不幹…

當下也顧不得隱藏身形了,王業腳下抹油撒腿就跑,剛下城樓就看到剛才藏身的碉堡被一抹赤紅劈成兩半,些許破碎的青石磚濺落,切口處光亮如新。

回去還得換條褲子……

【目前所處特殊環境,常規手段無法離開此地。】

「……」

王業剛想邁出城門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了回去,得到提示后也只能暗罵一聲。

難怪之前進城的時候壁壘空間會提醒一句『進入高階惡魔領域』,難怪在城裡接引回歸要5000藍色精粹…

這特娘的進去容易出去難!

那擺在眼前的就只有兩條路了,一是等他們打完,分出勝負后必然會撤消掉惡魔領域;二是耗費代價讓壁壘接引回歸…

沒有其他路可選!

心中的不安來自這裡?

王業瞳孔一陣收縮,滿目瘡痍的站場中再次刮出一道黑紅交織的血芒。

而且…飛來的方向就是城門口!!

「我先溜了,記住別被拉進戰鬥狀態,也別心疼聲望,情況不對趕緊撤!!」

「壁壘爸爸救我!!」

王業在團隊頻道里交代一聲,隨即確認回歸。穿梭時空的銀邊框黑洞再次浮現,他身形似乎被一隻無形的巨手拽進其中。

黑洞消失的一剎那,血芒掠過!

還苟在城裡的俞志明一愣,團隊頻道便只剩下他一人。

…………

好可惜啊…

沒能見識到易大師一擊皆斬的風華;艾瑞莉婭不知道長成大媽沒有,翩翩起舞時可還有那番滋味?德萊厄斯將軍的斷頭台下又砍死多少人了?

最可惜的是……我他媽的聲望啊!!!

壁壘空間的一片灰霧中,王業在心底哀嚎一聲,依舊不死心的問道:「壁壘,咱打個商量唄,我那還有6000點陣營聲望還沒來得及兌換物資……您能給我折現嘛?」

【檢測中…】

【陣營聲望相當於該歷練世界中的高級貨幣,回歸壁壘空間后數據已抹除…】

「哥!姐!實在不行,咱折個3000點陣營聲望的物資也可以…」

【退出該歷練世界后,陣營聲望無法折現。但您的戰役聲望排行仍在前列,三月之期結算后,壁壘會將排行獎勵發放至個人空間,到時請注意查收。】

【即將開啟本次歷練總結…】

【……壁壘空間正在掃描……】

【恭喜探索者–4396號,您的第二次歷練已完成。】

「經檢測,您身上並無異常狀態,壁壘空間已為您恢復全部生命值。」

【公布該世界的歷練總結/獎勵】

「歷練世界:符文之地世界…」

「歷練難度:未知(未知)」

「完成支線任務X2、隱藏支線X1、主線任務X2。」

「達到相關成就節點X13。」

如同源計劃世界歷練結束后一般,王業的面前再次浮現出全息投影,而裡面的人物也是他的縮影。

在艾歐尼亞的所作所為像是快進了無數倍的電影,一幕幕閃過。

畫面中偶爾也會有俞志明的身影閃過,待畫面重播結束后,全息投影中突然跳出一個三格計分板,投幣老虎機再現……

只是這次字母的跳轉速度快的驚人!

第一格計分板上字母跳轉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最終停留在『F-』上,底下還有一行小字:投機取巧,心性涼薄,難成大器!

王業的嘴角一抽,這計分板下的評語說的可真好……以後不準再說了…

第二格計分板上的字母也難了下來,最終同樣停留在『F-』上,它和上一個計分板的唯一區別就是下面沒有刺眼的評語。

但在壁壘空間的歷練總結中,『F-』本就是的最低評價,其意義不言而喻…

王業的臉色有些難看,雖說艾歐尼亞的歷練確實有投機取巧之嫌,但連續獲得兩個最低分評價還是讓他有些窩火。

就在這時,最後一個計分板的字母跳動也慢了下來,最終停留在了……S+!!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