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什麼不用!今天我就拿那個雍天候開刀,讓九天神國的人知道,我徒兒不是誰都能欺負的。」道痴霸道的說道。

說話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葉晨風視線中,看著這個身影,葉晨風笑了,笑的異常燦爛,他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雍天候自投羅網出現了。

「前輩,那個身穿金色長袍,帶著衝天冠的人就是雍天候!」

葉晨風指著剛剛從天街坊中走出來,臉色陰沉,心情不佳的雍天候,輕聲說道。

「走,我們去會會那雍天候,看看他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道痴渾濁的眼睛中迸射出道道精光,鎖定了緩緩走來的雍天候,帶著葉晨風三人迎了上去。 「小子,給我站住!」

穿著麻布長袍,不修邊幅的道痴擋在了雍天候幾人身前,冷冷的說道。

「媽的,你是不是想死,如果想死,我成全你!」

蕭添衍的死,讓雍天候憋了一肚子火,無處發泄,如今他看到,葉晨風,嬌語嫣帶著一個不起眼的老頭,一個穿著破爛衣服的小姑娘攔截自己,心中的怒火如火山爆發一般炸開了,惡狠狠地說道。

「怎麼雍天候,到了現在你還執迷不悟,威脅我和語嫣的性命,你難道沒有王法嗎?」葉晨風故意挖了一個坑,讓雍天候跳。

「媽的,和我說王法!」雍天候並不認識道痴,不可一世的說道:「老子就是王法,惹怒了老子,老子有很多辦法讓你們人間蒸發,就算嬌嬈那個騷娘們,我也有辦法對付他。」

「你,你不得侮辱我娘!」嬌語嫣漲紅著小臉,生氣的說道。

「我就侮辱了,你能把我怎麼樣?」雍天候看著漲紅臉,嬌俏可人的嬌語嫣,說道:「如果你們母女二人肯給我暖床,做我的女人,我倒是可以考慮饒你們一命,否則,你們就等著我的報復吧。」

「雍天候,你真以為有圖天王給你撐腰,你能有恃無恐嗎?」雍天候並非葉晨風的最終目標,他的真正目標是圖天王。

「哈哈,小子,你還不知道王爺的能量吧,告訴你,王爺捏死你們像螞蟻一樣簡單。」雍天候狂傲的大笑道。

「啪!」

雍天候得意忘形之際,怒火衝天的道痴狠狠地抽出了一巴掌,一巴掌將他抽飛了出去,數顆牙齒伴隨著大量的鮮血在他嘴巴中噴洒了出來,整個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滿眼冒金星。

「媽的,你好大的狗膽,竟敢打我!」

雍天候捂著被道痴一巴掌抽碎的臉頰,在地上爬起來,像一隻憤怒的雄獅,大聲咆哮道。

在他越燒越旺的怒火中,一輪道圖冉冉升起,時刻準備向道痴發動致命一擊。

「老子打的就是你!」

看著膽大妄為,囂張跋扈的雍天候,道痴怒了,身子一閃出現在他身前。

一指點碎了道圖,伸出穿著草鞋的腳,踩碎了他的身體防禦,將他一腳踹翻在地上,踩得他口吐鮮血,胸骨粉碎。

「侯爺!」

看到雍天候有危險,他兩大隨從立即祭出了兩大道寶攻擊向了道痴,想要將道痴逼退,救下雍天候。

「滾!」

道痴怒吼一聲,一股強大的聲波在他嘴巴中噴發出來,可怕的大道之音直接將兩大道寶震碎,將雍天候兩大隨從震飛了出去,摔出了數百米遠,當場昏死了過去。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目睹道痴一指點碎道圖,吼碎兩大道寶的一幕,雍天候被嚇傻了,再結合葉晨風剛剛有意套話,他頓時感覺自己好像落入到了一個圈套中。

「老夫是誰你還不配知道!」道痴冷傲的說道:「現在,我命令你給圖老匹夫傳訊,讓他來救你,如果一炷香時間他不來,我立即扭斷你脖子。」

「前,前輩,這可能是一個誤會!」

聽到道痴指名讓圖天王到來,還口稱他為老匹夫,雍天候嚇傻了,哆哆嗦嗦的說道。

「我的話不喜歡重複第二遍,圖老匹夫一炷香時間不來,別怪我取你狗命!」道痴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感受著道痴散發的殺意,雍天候差點嚇破了膽,整個身子哆嗦的越加厲害,不過任由他如何求饒,道痴都不為所動,無奈之下,他只能拿出傳訊珠,給圖天王傳訊。

雖然被道痴一鼻屎彈飛,顏面盡失的圖天王不想管雍天候的事,但想到雍天候畢竟是他的人,為他做了不少事,最終還是帶著數名九天神國高手氣沖沖的趕了過來。

「怎麼是他!」

當圖天王看到坐在一張道意化成的椅子,腳踩雍天候胸口,用手指摳著鼻子的道痴時,臉色瞬間變了。

強愛掛名妻 他萬萬沒有想到,雍天候這麼不長眼,竟招惹了剛剛羞辱他的道痴,還要牽連自己,恨不得上前將雍天候掐死。

「既然來了,躲躲閃閃幹什麼,還不過來!」

道痴看著站在遠處,不願靠近的圖天王等人,冷冷的說道。

「前輩不要生氣,不知這蕭平怎麼得罪了前輩,用不用我帶前輩懲戒他。」

面對實力遠勝於他,天不怕地不怕的道痴,圖天王不得不放下身段,客氣的問道。

「前輩……」

聽到圖天王竟然稱呼道痴為前輩,雍天候嚇得面無血色,整顆心更是跌入到了萬丈深淵。

「你少給我打什麼馬虎眼,我問你,這小子是你的人吧。」

道痴用沾著鼻屎的手指從雍天候臉上沾了沾,用上位者的口氣問道。

「是!」

圖天王硬著頭皮說道。

「那你知道他想要謀害我徒弟,想讓我絕後的事嗎?」道痴繼續問道。

「前輩不要誤會,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圖天王臉色一變,連忙撇清關係。

「你真的不知情!」道痴冷笑一聲道:「乖徒兒,你過來,讓圖老匹夫看看你。」

「是,師傅!」

嬌語嫣緩緩地走了過來,乖巧的說道。

「這這……前輩,她是你徒弟?」圖天王瞪大了雙眼,看著如仙子般漂亮的嬌語嫣,不可置通道。

「不錯,語嫣是我剛剛收的徒弟,也可能是我唯一的徒弟,唯一的繼承人!你們竟然企圖謀害老夫唯一的徒弟,讓老夫斷後,你說我該如何懲戒你們呢?」道痴聲音突然間轉冷,冷冷的說道。

……

「前輩,這可能是誤會,我們原來並不知道你要收語嫣姑娘為徒!」

雖然道痴胡攪蠻纏,但圖天王不敢得罪他,更不敢激怒他,只能咬碎牙往肚子里咽,不斷地解釋道。

「好,我可以當你不知情,但這個人太可恨了,依仗有你撐腰無天無法,今天我帶你懲戒他,你沒有意見吧!」道痴冷冷的看著憋屈的抓狂的圖天王,冷冷的說道。

「沒有,前輩想怎樣懲戒他,我都沒有意見!」

此時,圖天王都想掐死惹是生非的雍天候,怎會給他撐腰。

「不,王爺,救我。」

聽到圖天王放棄了自己,雍天候嚇破了膽,大聲喊道。

「噗!」

一道血光突然濺起,道痴一指點破了雍天候的心脈,廢掉了他一身的修為。

「圖老匹夫,你給我記住,今後如果讓我知道,你膽敢欺負我徒兒一家,就算帝刀爵也保不住你!」道痴冷冷的警告道。

而他口中的帝刀爵,正是九天神國現任神皇。

「我知道了!」圖天王咬著牙,屈辱的說道。

「好了,這裡沒有你什麼事了,帶著這個廢物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道痴虛空一抓,將昏死過去,變成廢人的雍天候抓在了手中,扔給了臉色鐵青,氣的渾身哆嗦的圖天王。 「娘,我回來了!」

葉晨風一行人剛剛回到客棧,笑臉如花的嬌語嫣興奮地喊道。

聽到嬌語嫣的聲音,望天侯,木青火等人立即打開了屋門,看著嬌語嫣正摟著一名穿著麻布長袍,面容普通的老者胳膊,笑滋滋的看著她們。

「嫣兒,這位前輩是?」

雖然道痴沒有散發出一絲氣息,穿著樣貌十分普通,但望天侯望向他時,卻感覺到他不凡之處,客氣的問道。

「娘,這是我剛剛認得師傅!」嬌語嫣興奮地說道。

今後有道痴為她們母女二人撐腰,中央大陸將無人敢欺負她們母女二人。

「師傅,你這出去了一趟,拜了一個師傅!」望天侯和木青火相互間對視了一眼,意外的說道。

「侯爺,語嫣拜的師傅可不簡單!」看著望天侯吃驚的樣子,葉晨風微微一笑道:「道痴前輩是中央大陸十大散修之一,想拜他為師的人,能從這排到火神城外。」

「道痴……」

望天侯,木青火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人被完全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虛名,虛名而已!」道痴滿不在乎的說道:「你就是語嫣的母親吧,我很喜歡你女兒,看好她的天賦和潛力,很想收她做徒弟,不知你願意嗎?」

「願意,我當然願意!」

作為九天神國一方諸侯,望天侯深知道痴的可怕,就算九天神國現任神皇見了道痴,也不敢託大,以晚輩相稱,如果嬌語嫣能拜他為師,日後的發展將不可限量。

「那就好!」看到望天侯沒有異議,道痴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小子,你要不要再考慮下,拜老夫為師。」

「前輩,你都收了這麼好的徒弟,就不要朝三暮四惦記我了!」葉晨風微微一笑,半開玩笑的說道。

「什麼叫朝三暮四,你小子會不會說話!」道痴佯怒道:「算了,能收到語嫣為徒,我就已經知足了,就不逼你了,不過我日後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你可不能推辭,不然我揍爛你的屁股。」

「放心吧前輩,答應前輩的,晚輩自然會做到!」葉晨風拍著胸脯保證道。

聽到葉晨風與道痴之間的對話,望天侯心中的疑惑解開了,她猜到嬌語嫣能拜道痴為師,一定與葉晨風有關,看向葉晨風的眼神充滿了感激。

「對了,臨來時,我幫你們把雍天候那小子廢了,又教訓了一下圖天王那個老匹夫,今後他絕不敢在欺負你們!」道痴緩緩地說道。

雖然道痴說的十分輕鬆,但聽到望天侯耳中,卻如九天驚雷,讓她整個人都傻掉了。

廢掉雍天候,教訓圖天王,恐怕也只有道痴這等手段通天之一可以做到。

「走吧,我們進屋,我現在正式收語嫣為徒!」

道痴雖然實力驚人,在中央世界也有仇家,沒有過度的高調收徒,只是當著葉晨風,望天侯等人的面,讓嬌語嫣行了拜師之禮,正式收她為徒。

「來,語嫣,師傅送給你的三件拜師之禮!」道痴從懷中摸索出寶物道:「這是一塊用養魂石煉製的吊墜,是師傅當年在一處險地,擊殺了數名大敵搶到的。」

「這第二件寶物,是一件下品聖寶等級的紫陽陣圖,可攻可守,再配上那小子送你的准聖級護身符,涅槃人境大能也休想傷你分毫。」

「這第三件寶物,就由你自己選吧!」

說著,道痴拿出了五件准聖寶,一塊道碑,而這五件准聖寶及那石碑,每一件的價值都不可估量,放在拍賣會上,絕對都是壓軸的寶物,雄主,皇主見了也會眼紅。

「師傅,我想要那個葯鼎!」

嬌語嫣一眼就看上了一座通體火紅色,鼎身刻畫著一隻栩栩如生火鳳凰,散發著古拙渾厚之氣的三足葯鼎。

她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能得到這葯鼎,自己在天殿比賽的成績絕對會更進一步,取得原來不敢想象的成績。

「語嫣,師傅知道你是煉丹師,但武道一途,切記不可繁多雜亂,否則將一事無成,師傅可以將此葯鼎給你,但你不可將太多的精力放在丹術上,一切還要以修道為重。」道痴嚴肅的提醒道。

「放心吧師傅,徒兒知道輕重,我只是想藉此鼎提升一下成績,不給師傅丟人!」嬌語嫣甜甜的說道,可人的摸樣讓道痴很是歡喜。

「好,那我就將鳳焚真爐送給你。」道痴溺愛的看著嬌語嫣,十分痛快的將鳳焚真爐送給了她。

「謝謝師傅!」

嬌語嫣跪在地上,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才從道痴手中接過三件有價無市的稀世重寶。

「這道痴不愧是中央世界十大散修之一,底蘊實在太豐厚了!」

看著道痴送給嬌語嫣的三大拜師之禮,連葉晨風都心動不已,不過最吸引葉晨風的,卻是那塊道碑。

「嬌嬈,我準備天殿比賽之後,帶語嫣離開,去我修鍊之地親自教導她修道。」道痴喝著嬌語嫣奉上的靈茶,看著雍容華貴的望天侯,緩緩地問道。

「全聽前輩的,如果語嫣有什麼不省心的地方,還請前輩多擔待!」

見識到道痴送給嬌語嫣的拜師之禮,望天侯徹底放下心來,由衷的為自己感到女兒高興。

「老夫這輩子就準備收這一個徒弟,一定將所學傾囊相授,我相信她日後的成就,絕對比我強。」道痴越看嬌語嫣越滿意,當眾許諾道。

「好了,你們母女好好團聚幾日吧,老夫去找老友喝酒去,告訴他們老夫收徒的消息,再幫語嫣訛詐幾件重寶來。」

「等等前輩,我想和你交換那塊道碑,不知可以嗎?」

經過噬神腦感應,葉晨風感覺道痴剛剛拿出的那塊道碑正是他苦苦尋找的天地道碑。

「小子,你可知這道碑的價值,你能有什麼東西拿來交換?」道痴笑著說道,有意看看葉晨風的底蘊。

「一株生靈草如何?」葉晨風沉思了一下說道。

「生靈草,沒想到你竟有這等傳說之物,不過我這塊道碑蘊含十重天地道意,一株生靈草還不足以兌換!」道痴喝著茶,慢條斯理的說道。

「師傅,你就將天地道碑換給風塵吧!」嬌語嫣輕輕搖著道痴的胳膊,撒嬌的說道。

總裁有令,女人乖乖就寢 「他又不是我徒弟,我的好東西全部要留給我的乖徒弟。」道痴玩味的說道。

「前輩,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吧,也許有一天,前輩有需要小子幫忙的地方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