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什麼然後這那的,別人女兒在這,活生生的人,還有假啊,再怎麼也不會虧待他孩子的,我是打聽了,也了解的,不別的,就我爸卧床不起,你照顧過世前,不就知道,那請個清理幫忙的(人)得多少錢啊,那時都得好幾千的,更何況這個有錢人家的孩子,還用擔心,給不起嗎?真是婦人之仁!」通有亮一副鄙夷不行的樣子,都不屑言語一般。

「現在什麼都貴,賺錢難,哪那容易,別想多了,而且要是誠心,怎麼不先給錢,要這樣,,誰知道到時么樣……」趙曉珍著。

沒注意通有亮的臉色不大好看了,他一把揪起趙曉珍的衣領道「

你這那知道了解的,那你性,你怎麼不送走,還是任由別人這樣丟過來(駱萱)啊,你,你到底安的什麼心,是不是有別的打算,對」忽然通有亮大聲的如恍然大悟道「

你是不是和別人串通好,悄悄把錢領了,然後自己跑路,丟個爛攤子給我們,是不是,是不是,孩子還腦子不清楚,你就自己算盤了,對不對,你,你!安的到底什麼心?」

一席話弄得趙曉珍無從起,「什麼呀,你的什麼啊,我都聽不懂,我能安什麼心,這麼幾十年,我為家裡做什麼你看不到嗎?只會在那風涼話,我累死累活的照顧,那次你起來弄了,那次你……」

通有亮不想聽趙曉珍叨這些,道「那你,你,剛剛這那想法,別人不可能真的給錢,你是怎麼知道的,別你自己想的,你怎麼可能……」

趙曉珍卻眼下聲淚俱下道「我能怎麼想,還不是姐夫,他的,我問這那的,他有些事不好,我看八成這懸,給錢懸,只是別人不好直……還一月,我熬不到,熬不到,好累,真的好累,你就不能做做好事,當發發善心,饒了我,讓我休息休息,這錢我看,賺不到就算了,算了!」

「哼,怎麼賺不到啊,別人都了,只要好好照鼓,下月就有錢,已經堅持了一個多星期,再熬熬就是了,一月一晃就過了!」然後通有亮好像有點不耐煩的樣子著「

家裡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這事成了,以後都源源不斷有錢,不管別的,先弄了這月,把一萬弄到手,搞得好,還可以再談談加價,而且……」

聽著通有亮在那滔滔不絕的話語,真的是那句,巴掌不打在自己身上,沒人覺得有多多疼一樣,而且他不知道的是,趙曉珍已經很崩潰了,沒人願意去拒絕上門的錢,但是也得賺得來。

兩人絮叨了下,趙曉珍著自己的擔心,「

那如果繼續,繼續呆下去,問題是,不是一個人有問題,連帶著孩子,孩子現在都,都有點越發嚴重了,你不覺得嗎?以前他是……」

趙曉珍話還沒完,忽然聽到幾聲的大聲的怪叫,雖然有點習以為常了,但是無形中也等於提醒自己,眼下不適合聊,繼續聊下去了。

得趕緊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和那女饒。

兩人有些不滿各自叨叨著幾句,嘴上依舊不饒人,著各自的觀點。

然後,很快到了家鄭

只是這次傻眼了,問題不是簡單的新榮跑了,這次是那駱萱跑了。

新榮還在。

新榮跑了,沒啥,畢竟新榮是那種相對白還有正常的時候,偶爾出去了自己會回家門,畢竟這麼三十餘年的。

但是那駱萱不同,跑了就等於一抹黑了。

於是,馬不停蹄又去找。

找是,問啊,急啊,最後花了幾時,才在一田地里碰見傻乎乎笑著的駱萱。

有些不知道怎麼言語的感覺。

當下,通有亮氣急,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也不管別人怎麼看,那驚訝的樣子。

然後通有亮就那樣大步流星地走了,只剩下那趙曉珍有些莫名,還沒來及話。

本來就有問題,在那還傻笑來著的駱萱,一巴掌懵了,感覺疼后,直接見人就咬,而當下必然是那趙曉珍倒霉了。

本來是準備勸服,拉駱萱回家的,眼下被咬了,狠狠要了胳膊一下,都流**血*了。

可能還是當母親的,多半心慈吧,本來下意識準備還手的趙曉珍的手重重一甩,在憑空地揮發了那餘力,於是疼著痛,最後費了好大勁,才把駱萱帶回家。

其實她可以叫人幫忙,也的確喊了,但是,大家看這情形,怕自己被*咬被*打,自然也不怎麼敢上前,難得來了個熱心的阿姨,但是也只是幫忙勸勸,但是人話那駱萱又怎麼聽得懂。

自然也免不了問趙曉珍什麼,趙曉珍只能搖頭表示沒事,也不話了。

於是別人也頂多,上田的那檻檻的籬笆路時,拉扶一把,以及不好走的彎彎扭扭的不平泥巴路就拉下,也就這樣了,然後叨叨著幾乎半路了,最後看趙曉珍不搭理,也有意拒絕便悻悻著自己打著招呼離開了。

趙曉珍有些,不知道怎麼辦,她已經明顯感覺自己家已然是個笑話,活生生點笑話。

而這笑話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

但是她知道如果駱萱在,新榮在都不會停止,特別是駱萱,眼下渾身不知道是哪裡裹點什麼氣味,更有泥土,還在繼續或笑或叫的玩著頭髮的一撮頭髮,在那tian著,嘗著,咬著。

趙曉珍像拉著木偶,但是還是那種會動,會掙扎,時不時鬧亂子的木偶,回家了。

一路上,就像被人們當怪物看著,避開,言論,嬉笑,指點……

不知道怎樣熬著回家了,但是她覺得自己難堪極了,而本以為這事算是暫且告一段落。

畢竟駱萱找到了,也沒啥吧,至少生活也不會起什麼變化。

只是沒注意的是,回家又出事了。

(一,又出事了)

可能這一折騰,新榮太餓了,正當趙曉珍還疑惑怎麼駱萱像還好,難道……

原來嘴角不知道吃的什麼,反正她以往也沒注意這女人。

眼下,通有亮怕新榮也跑了,直接瑣屋裡了。

畢竟*毛*燥*起來新榮也會發病的,也免得麻煩,有時還得去找的,特別現在都有些黑了。

想想出去時還大亮的,但是找啊,一*通*下來,便也黑了起來,於是通有亮便直接把新榮給瑣房間了。

如果是白,倒不用太在意,畢竟晚上。

這下,大老遠都可以聽到裡面又是摔又是砸的,通有亮在一邊背身著抽煙在,嘴裡喃喃著,「

不行不行,這不協…」

「什麼不行?」趙曉珍直接問著。

聽趙曉珍的聲音,還在屋外,離屋裡有幾米的距離,但是通有亮直接跑了,叨著「怎麼現在才回來,家裡都要翻了,快點,快點,我肚子都要餓死了!」

不知道此時的趙曉珍真的身心俱疲,這幾也一直沒休息好,她抽開了通有亮拉扶的手,樣子有點冷。

「幹嘛,這是?」發現趙曉珍拒絕了那拉扶的手,通有亮有些不悅,口裡叨著「死婆娘快點,速度點,都餓死了,也不看看幾點了,你……」

通有亮話沒完,趙曉珍有些氣惱道「餓了不知道自己弄,指望*我**干*嘛,我……」

卻忽然聽著,「啊*……」的聲音,駱萱跑了,捂著耳朵,好像受了*刺**激*一樣,要是生活總這樣真的很無語。

於是通有亮忍著氣,去拉,弄,弄了好一圈時間,終於把駱萱給弄來,但是卻發現家門還鎖著的。

通有亮停下,聽了下動靜。

也看了看身邊傻乎乎的女人,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新榮是好像安靜了,算是舒口氣,打開門看,惡習死了,隨即,像推犯人給把駱萱推進去了。

隨即下意識看了下周圍,也忽然下意識隨即又鎖上了門,還有大門。

然後不管裡面說什麼,什麼狀態,通有亮氣呼呼找趙曉珍在。

隨即下意識看了下周圍,也忽然下意識隨即又鎖上了門,還有大門。

然後不管裡面說什麼,什麼狀態,通有亮氣呼呼找趙曉珍在。

通有亮感覺自己氣得不行。

眼下,門也鎖了,鬧也在家,哪怕砸門也好,都不能出去,所以通有亮自然也不用在憋一秒點怒氣了。

他氣急敗壞著衝進屋子裡,眼睛隨即掃視著房間的一切,借著堂屋的量,裡屋看得清楚,那女人竟然,竟然,*躺*床*上在。

他再也忍不住怒火,叨著「啊,真是,最近都是好言好語的,你大概舒坦了,不知道死活了,還有自己性子了,看,你都做什麼」

說著,不由分說的,直接打在了趙曉珍的身上,趙曉珍自然不敵,只是防禦,但是這時的趙曉珍卻沒有以往的哭訴,有些沉默。

「怎麼,還撞死啊!你給我起來,起來聽到沒?」然後,通有亮指著那廚房的方向道「老*子*餓死了,去去去,給老子弄吃的,吃飽了再收拾你!」

只是趙曉珍比較淡定般瞟了眼通有亮,沒有說話,即使身上,臉上都是傷。

「什麼還不服氣?頭髮長見識短的東西……做飯去,聽到沒……你今天有病,沒吃藥,哪根筋打錯了啊!」通有亮指著罵著。

趙曉珍沉默不語,很久在通有亮叨叨罵了,也招呼打了幾下后,趙曉珍才爬起準備坐凳子,卻沒有力氣,手扶著凳子,沒轉身坐下,只是隨即滑倒身子,靠在凳子上,兩邊自然隨意斜躺在地上,歪歪扭扭,側著腦袋望著通有亮,此時卻滿眼是淚花了。

但是依舊死死,無神的看著,有些急促著喘了幾口氣。

可能怕趙曉珍真的這樣走了,一下子通有亮慌了,也自我懷疑是不是打得太重了,便有些不情不願說著「別裝死啊……去去去,睡*床*上*……」

然後頓下,通有亮兩手背對著床邊,兩手掌反手扶著那床沿,自己稍微身體的腰部倚靠下床,動*動*嘴*皮,有些不情願,又好像自己找台階下的感覺,道「別怪我狠了點,自己做的事……」

看著趙曉珍換了姿勢,只是腦袋有些無神望著電視機的方向,也就是新榮那邊房間的方向。

看趙曉珍依舊不語,通有亮道句「氣都氣飽了,自己過來睡,我也累死啦,睡了!」

說著,隨即通有亮上*床*,直接蹬腿甩掉鞋子,然後一丟襪子,便縮進了床鋪了。

以往的趙曉珍會嫌棄臟,整理好鞋襪,把通有亮扶上床,然後叨幾句,便去洗通有亮換下的衣服等,忙活的。

此時的趙曉珍卻還在那保持著那姿勢,只是眼淚不停流,即使那眼裡有了些許血跡,以及不擦,也不動,在那流淚。

通有亮催促了幾下,心煩意亂著翻身去睡,不想看趙曉珍的死樣子,只是有點不放心,,不知道怎麼的又回頭看了好幾眼。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曉珍好像喃喃自語,又好像說給通有亮聽,還是說給她的心聽,沒有機*調*,感情的樣子,平平的語氣說著:

「曾經我是姑娘前,哪怕嫁人前,爸媽叮囑我要勤快,不能懶,不能丟了趙家顏面,我是最大的那個,也自然要照顧姐妹,也不能懶,不能有怨言,要幫持家裡,也要做好榜樣,照顧好比我小的弟弟妹妹,但是啊……沒人問我,問我累不累,想不想……我其實,其實」

說著,趙曉珍摸著眼淚哭了起來,有些擋不住的淚水,但是趙曉珍也沒爬起身子,只是擦了擦眼淚,甩了甩鼻涕,繼續說著

「我不想是那個最大的,不想,其實我羨慕弟弟,也羨慕三妹,多好,晚出生,就那麼的輕鬆,什麼也不用干,哪怕做啥還有人幫,甚至……甚至……」

說著說著,不止含糊不清的話,趙曉珍也說不下去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累了,好累好累,便睡著了。

只是她的大腦還停留著,放映著過往。

那爸媽的話,還有那家裡的小時候的回憶等。

更有,她知道的一件事,也就是:

(一,回憶)

趙曉珍無意間知道,她的媽媽,也就是徐玉之前過世的姥姥在世的時候。

而趙曉珍排老大,那趙曉慧老三,老*二**是趙曉軸,趙琴是他的女兒。

在記憶里,趙曉珍本來作為老大也習慣了很多事自己但這,做什麼做好是應該的一樣,哪怕稍微點懶散就會被批評。

甚至弟弟妹妹有什麼不到位的地方,也會怪責在趙曉珍身上,因為趙曉珍沒有管好,帶好。

再過去,孩子多,一般都是老大要幫忙照顧小的,最小的那個自然是最舒服的。

也就是趙曉慧,所以從小到大,她總是這那都不用做,還最讓父母喜歡,只因為最小。

其實趙曉珍做得很好,但是好像沒人看到。

而趙曉珍的學歷,以及那成績也相反是三孩子中最差的,老三趙曉慧強點,那趙曉軸就成績是三個中最好點的,不過愛玩一點,不是很上心,但是有天賦,所以最後只有他相對學歷高些,讀了高中。

趙曉珍小學也沒畢業,讀不進書,趙曉慧就只讀了初中。

如果家裡還有錢,估計可以讓二弟趙曉軸繼續讀書的……這是后話了。

不過,那成績差的她自然是回家幫忙裡外幫忙,做家務的那個。

也是最被瞧不起,認為比豬還笨的那個。

不過,其實她也不用太自責,因為家裡錢有限,即使成績優異,但奈何姊妹多,自然輟學也是早晚的事。

只是趙曉珍被理所當然表示著,成績太爛,只能在家勞作等,也只有那一股子的力氣,和勤快了。

好像除了勤快,趙曉珍在家似乎沒什麼價值以及用處了。

她成了犧牲最多,卻最被忽視,忘記的那個。

而趙曉珍本來嘴笨,也漸漸更少說話,也顯得更加的木納。

只是勞作,別無其他。

自然她是早早會什麼插秧,種田,干*活,洗衣等,最瑪麻利也最速度積極的那個。

什麼事都需要她做,她也習慣了去做,也好像忘了為什麼都是自己做,弟弟妹妹怎麼那麼輕鬆的。

一個是男孩,一個是最小,自然自己是最先要出嫁的。

於是在趙曉珍十四五歲吧,就家裡做主嫁給了通有亮,至於為什麼的話。

因為那時的通有亮家裡有兩頭豬的,以及還有田地,更有一頭牛,然後是一農村的房子,嫁過去有瓦遮頭,在那年代算是不錯的婚事了。

而且通有亮年輕時,白凈,有些胖,據說是後來長胖的,以前小不是,具體不知,但是濃眉大眼,算是俊俏了。

都羨慕她嫁的好家庭。

而通有亮家則看中的是趙曉珍的勤快,那是幾個村都知道的,自然相貌什麼的,過得去就可以,趙曉珍長得普通,本來還有些白的,但是很小就幹活,長期下來,皮膚自然膚色,後來到中年自然黑了。

那時的婚配,主要父母做主,而且家境可以,算得就不錯了。

出嫁前的趙曉珍被家裡主叨,要勤快,賢惠,操持家務,不能懶。

這話幾乎小時都聽遍了,在她要見通有亮的父母時,就主動洗碗,做飯,秀得一手的好廚藝,更是擦地洗衣,把通有亮的衣服都洗了個乾淨,而且速度也是快,且質量好的那種。

自然都是好評滿滿的,她也為家裡爭得些榮耀。

那不久兩家就應允的婚事,訂好日子出嫁。

於是開始了趙曉珍忙碌的一生。

好像不管什麼時候,她都忙著,干*著*,好像永遠不知道累一樣。

而本來以為自己逢年過節回家,提著東西回去,算是很光宗耀祖的了。

畢竟她覺得她做到了母親的交代,也做到了沒給家裡摸黑,更是做到了讓村裡外無人不誇她的勤快,她是樣樣抓的。

只是那次,她開心的笑容卻是僵至了。

因為,那次過年,但是約好的看媽媽,但是她的媽媽卻提前一天去了趙曉慧那裡。

而且無意間閑聊,她還知道,原來,自己的媽媽已經不止一次這樣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