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他這一劍的目標也不是我們。」天空天神發現劍威所在,不是他們這個方向。

「難道說……」生命天神將目光轉向世界樹後方的一扇在水霧中的巨型光門,突然有了明悟。

安林是想把中天門也一劍砍了!!

「欺人太甚!」生命天神怒不可遏,身形化作一道綠芒,以更快的速度沖向暗黑劍斬,上一次是她大意了沒有保護好世界樹,但這一次中天門,她一定不能讓安林得逞!

「生命,你等等!」天空天神看到衝出去的生命天神,突然緊張地制止道。

生命天神被安林欺負到這種地步了,哪裡還能忍?

禍起人間 「安林,這裡是我的地盤,還容不得你放肆!!」生命天神爆發出極為恐怖的能量,綠色神環的神光在頃刻間鋪滿整個蒼穹,那個絕美超然的身影,就這樣擋在了劍芒的面前。

她在瞬間施展了九重頂級權柄防禦護盾。

下一瞬間,暗黑劍刃就已經落在防禦護盾上,然後就是乾脆利落的吞噬,吞噬,再吞噬。

「怎麼可能……」生命天神瞪大了眼眸,然後看到黑暗將她的身子也乾脆利落地吞沒,根本不留一絲的情面。

在這一刻,她看到了真正的黑暗,能夠將一切都歸於初始歸於永恆的本源黑暗,實在太純粹,太強大了,強大到她不知該如何去抵擋……

生命天神那完美無瑕的身子,就這樣被撕裂成了兩半。

暗黑劍芒繼續分裂蒼穹和海洋,朝中天門斬去,根本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擋住它前進的步伐。

「我的全力一斬,又豈是那麼容易擋下的?」安林微微一笑,「結束了……」

暗黑劍芒中,蘊藏的毒之權柄開始爆發,彷彿兩個巨口將兩根巨柱吞滅,強悍無極的劍威連門后的兩界通道也順帶撕裂得支離破碎!

這個中天門是生命天門,要用跟生命屬性有關的權柄力量破開,多虧了生命女神麾下的毒天神,這才讓安林擁有輕易破門的機會。

中天門開始崩壞收縮了。

通天的世界樹緩緩倒下。

這一切說來漫長,其實也就僅僅過去了幾秒的時間。

安林看著這一切,感慨萬千。

在擁有無敵的力量后,任何絕境困難,任何在以前看來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現在都能輕而易舉地做到……

這就是力量的魅力啊……

想到這裡,安林又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劍。 安林的勝邪劍開始出現大量神紋,天空上方也有奇異的暗黑能量不停注入劍刃之中,讓劍勢暴漲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地步。

生命天神被劈成兩半的身體,重新融合在一起。

她臉色蒼白,看著倒落的世界樹和坍塌的中天門,氣得渾身發抖,但出於本源的某種忌憚,又讓她不得不遏制自己的怒火。

「安林到底……他到底還想幹什麼?」生命天神咬牙切齒道。

這時候,安林突然將勝邪劍插入地面。

漆黑紋路在蔓延,釋放著深邃到了極點的能量,紋路互相勾結,形成了一個龐大無比的殺陣,不僅如此,這個殺陣竟然還隱隱地與地面上覆蓋整個太初大陸的破天大陣互相呼應,借用了破天大陣的破天力量。

生命天神和天空天神眼皮都禁不住地一跳。

若是這個大陣的力量徹底爆發出來,威能絕對會難以想象!

「只是,他弄這個大陣在那裡做什麼?」天空天神臉上滿是困惑。

它能夠感知這個大陣是被動觸發的大陣,並不是主動進攻的大陣,這對於接下來的戰鬥,並沒有什麼用。

「三日之內,若敢踏足此方大陸,我必誅之!」

安林抽出勝邪劍,轉過身,翩然離去。

生命天神和天空天神都瞪大了雙眼,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他就這麼……」

「走了?」

「有可能他力量不多了,又或是那個力量暴增的時限到了?」天空天神雙瞳閃著微光,開口猜測道。

「那還等什麼,趁他病,要他命,我們趕緊過去殺了他啊!」生命天神早就忍不住了,她最恨的就是安林,恨不得殺安林三千遍!!

然而,她竟然被天空天神攔下。

「生命,你冷靜點,沒看到那個大陣嗎,不用安林出手,那個大陣就會把我們只能用一次的道之本相給逼出來!」天空天神用雲霧束縛著生命天神的天神身體,還用傾盆瀑布澆灌在生命天神的頭頂,低聲喝道。

生命天神渾身濕透,一雙本該明媚眾生的雙瞳,此刻滿是難以排泄的怒火,整個玲瓏嬌軀更是不停顫抖著,可想而至她此刻有多憤怒,殺意有多麼的濃郁。「可是……可是我們就這樣讓他走了?他殺了我的仙宇,砍了我的世界樹和中天門,我們屁都不敢放,就這樣讓他揚長而去了?」

天空天神聽到一連串的總結,身子也是猛地一顫。

媽蛋,不總結還好,一總結,真特么越想越氣啊!!

天空天神在這一瞬間都有種想要跟著生命天神,一起提刀砍安林的衝動。不過下一秒,他又冷靜了下來,瞬間澆幾個瀑布在自己腦袋上。

「報仇肯定是要的,但不是現在,等海洋的本源傷勢恢復,我們動用三相輪迴真天大陣,就算不用道之本相,也能斬殺安林……」

「啊啊啊……可惡,可惡,可惡!!」生命天神都快要被氣哭了,瑩白的牙齒幾乎要被自己咬碎,怒道:「憑藉一個大陣,就想恐嚇我們三日內不能踏足那片大陸?他以為他是誰?我要殺了他!!」

超級黃金眼 話音剛落。

天空天神又當頭給了生命天神幾個瀑布。

「你再冷靜一下……」

……

月桐神城。

幾千萬破天聯軍和幾千萬天人族,都看到了那足以驚艷所有人的一幕。在遙遠的白瓊海,一輪漆黑彎月橫貫長天,徑直斬落在那高得讓人望而生畏的世界樹上。那象徵著青木萬古,永恆不朽的偉大生命,直接被那一輪黑色彎月從中間斬成兩截!

世界樹倒下了!

那神聖偉大,不可侵犯,象徵著天人族蓬勃生機,是中線天人族驕傲和精神支柱的世界樹,伴隨著斷裂聲,緩緩朝白瓊海倒落。

無數天人族在經歷大地天神打擊后,再次崩潰了。

「我的世界樹,竟然被斬了?」

「不……這絕對不可能的!假的,一定是假的!!」

「上面還有至高天神呢,怎麼會……難道它們放棄我們了?」

「哈哈哈……完了,一切都完了……」

天人族們士氣簡直就要崩潰了。

相反,破天幫聯軍,氣勢如虹!

「哈哈哈!世界樹竟然倒了!」

「那黑色的劍斬,絕對是安林宗主幹的!」

「安林宗主牛逼啊,都打到對方老巢了。」

「啊啊啊啊……安神好帥,世界上怎麼有那麼優秀又強大的男人,我真是愛死他了!」

「安林也太牛逼了吧,殺了大地天神還不夠,竟然還斬了世界樹?要是他能夠把中天門也一塊砸了,那就無敵了啊!」

「壯哉我破天聯軍,我們也得努力了,乾死這些狗日的天人族!!」

破天聯軍們宛如打了好幾次雞血,繼續奮死衝殺。

他們的戰線,正在不停地前推。

天人族聯軍,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就在這時,又是一道驚天劍芒出現在白瓊海,它貫天徹地,吞沒一切,鋒芒極致的劍氣將整個純白色大海都分割成了兩半。

緊接著有綠色神光鋪滿蒼穹。

生命本源的無限力量在這一刻震懾世間。

「是生命天神出手了!」

「太好了,生命天神一定能夠將安林給殺了!」

下一秒。

暗黑劍芒將綠色生命神光吞沒,繼續前行。

眾天人族:「……」

「砰!!」

彷彿碰撞到了什麼東西。

暗黑色劍芒轟然炸開,吞噬了白霧,然後中天門的本體從散去的白霧中顯現,只不過是被炸成渣渣的畫面,還有兩界通道支離破碎的景象。

中天門被斬沒了。

所有的天人族生靈,都呆若木雞。

彷彿有什麼信仰在快速的崩塌。

就像山崩地裂,山洪海嘯,毀了,整個世界都毀了……

別說他們了,就連破天聯軍都震驚了。

「握草!安林宗主,要不要那麼誇張……」

「剛剛才說破了中天門就無敵了,結果他下一秒就無敵給我看了?」

「安林宗主牛逼!!」

「穩了,這波穩了,安神從今日起就是我的神!」

「我們得穩住優勢!」

「對,殺啊!!!」

破天聯軍信心爆表了,更加奮勇地衝殺。

一次次的驚天大喜事讓他們的戰意和氣勢達到了頂點。

天人族大軍瀕臨崩潰的軍心,在這一刻,徹底崩了。

兵敗如山倒!! 「撤退!」

「快撤退!!」

「快跑啊!!」

天人族大軍們紛紛潰敗而逃。

不僅是天人族大軍要逃,實力在戰場中都位於頂端的天神們也在逃。

溫度天神,殺戮天神,無音天神,星寂天神,百花天神,一個個都身受重創,本來想著能夠堅持一下,萬一至高天神前來救場了呢?

結果呢?大地至高天神隕落,世界樹斷裂,中天門破碎……

至高天神們連門都保不住了,哪裡還有時間來救他們?!

這個月桐神城,他們知道是攻不下了,所以毫不猶豫選擇撤軍!

大潰敗,大逃亡開始爆發。

戰線快速後撤。

無數的術法能量在天人族聯軍中爆開,炸得對方屍橫遍野。

逃得最快的是太初大陸的各大勢力。

黑澤大地,造化領域,虛靈域,西方龍林這四大勢力的生靈逃得最快,根本就不帶任何遲疑的。

他們是想當個舔狗,找個靠山活下去,結果呢,媽的,天人族竟然這麼不經打,被安林一個人壓下去了。

安林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造化領域的生靈心中最為複雜了。

它們跟天庭原本的關係還是挺好的,結果在這種大事上,它們選擇了對立的路。種族的第一要素就是繁衍和傳承,為了這個它們甚至可以將刀落在其他太初大陸的生靈身上。

亂晉我為王 本來,它們認為自己是對的,天人族力量實在太強,與天反抗是沒希望的,唯有屈服的順從,才能活下去。

但現在呢,破天聯軍一連串的大捷,簡直把它們的臉都給打腫了!!

紅斗差點都想直接投降,抱著安林的大腿喊霸霸,求他收留自己。

但它也知道,安林現在恐怕不會原諒自己了。

它們種族選擇的路,含著淚也要走下去!

術法轟炸接連不斷。

破天聯軍仍在身後窮追不捨著。

天人族聯軍的傷亡在急劇地增加著。

誅天大陣已經開始釋放第六曲,流星火雨。

無數的火焰隕石,從大陣上方出現,朝逃跑的天人族們轟砸而去。

每一個火焰隕石都蘊含極為恐怖的威能,它們不僅動能極強,外部還依附極其兇猛的火焰,砸落地面的衝擊波能轟得方圓千米大地崩裂,火焰的爆發更是能將周圍的一切燒成飛灰。

而這樣可怕的隕石有無數萬枚,覆蓋了幾乎整個戰場。

毀滅天災降臨!

這就是一發地圖炮的洗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