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似乎,不太對啊……」

走沒數步,杜飛的眼眸卻微微一眯,臉色變得有幾分難看了起來,自從靠近這雷霆瀑布百米之後,之前那股淡淡的危險感覺就是愈發的清晰了起來,就彷彿,有什麼危險隨時會發生一般。

而就在杜飛臉色變化的時候,最前方的花無明已經停了下來,此刻,他們一行人已經站在了雷池的邊緣之處,只需要一步跨出,就能夠進入雷池之中了。而和他們一般並肩走到了雷池邊緣之處以後,杜飛等人也是一個個察覺到,一股極端陰寒的空氣,似乎也是將杜飛等人籠罩在了其中。

「咔嚓——」

突然間,一直沒有任何聲響響起的雷霆瀑布之中,一陣悶雷之聲響起,在場之人幾乎每一個都是瞬間抬頭,而後視線落到了雷霆瀑布的中間之處。

剎那間,就見到那雷霆瀑布距離地面約莫百米之處,突然裂開了一道黝黑的縫隙,而後,就見到一顆如同人類心臟一般大小的丹丸,突然浮現。丹丸如同心臟一般,緩緩的跳動著,而每一次跳動,其表面就會有一道道雷霆轟出,最後融入了四周的雷霆瀑布之中。

「那是…天雷丹!?」

一道道目光瞬間匯聚到了半空之中,而後,每個人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在這個時候幾乎不用任何解釋,每個人都是瞬間就明白了,眼前出現的東西,就是在場所有人做夢都想要得到天地元丹天雷丹。

在場諸人每個人都想過,這天雷丹到底會以何種情況出現,但是無論怎麼想象,估計每個人都想不到,這天雷丹居然會自己跑出來。

「轟隆隆——」

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瞬間,突然間,那巨大的雷池之中也是一陣涌動,而後,諸人便是見到萬千雷光湧現,這些湧現的雷光幾乎瞬間就匯聚在了一起,旋即緩緩的裂開,而在這裂開的開口之中,五道面無表情的身影,緩緩的從中跨出。

伴隨著這武道身影的出現,一股極端恐怖的威壓,瞬間瀰漫天際!

「五品低階武宗境!?」

感受到了這股威壓,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是瞬間難看到了極致! 望著這突然出現的五道身影,在這一刻,幾乎是每個人都是一陣頭皮發麻,無論這些人怎麼想都絕對想不到,在這天雷瀑布的雷池之中,居然還隱藏了五位五品低階武宗境的強者。

雖然說,五品低階武宗境和六品巔峰武宗境只有一線之隔,但是,這卻是森嚴的等級差距!六品高階武宗境的強者,若是手段足夠,底牌豐富的話,想要戰勝六品巔峰武宗境強者,並不難。而六品巔峰武宗境強者若是想要擊敗五品低階武宗境的強者的話,那麼,就是極端的困難了!

這便是等級的差距,便是五品低階武宗境中,那些最弱的存在,在六品武宗級數的強者面前,都具備了壓倒性的威勢。

「這五位強者的身上,似乎沒有絲毫生機!」

站在杜飛身側的儲靈凝視著眼前這一幕,微微一眯眼道。

「他們也沒有靈魂存在,這些,不過是天雷丹煉製出來的丹奴罷了!」杜飛緩緩地吁了一口氣,片刻后才輕輕開口道。

丹奴他手頭就有,所以自然明白這丹奴的煉製困難程度,但是只不過一眼,杜飛便是看出來了,眼前這五道人影,定然都是天雷丹煉製出來的丹奴,想不到,這天雷丹比起那冰蓮丹強了這般多,居然還能夠靠一己之力煉製出丹奴!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丹奴,達到了五品武宗層次的丹奴,已經不能稱為靈丹奴了,而是應該稱為,血丹奴!這等等級的丹奴,肉體之強悍簡直就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之外,而此刻,這等丹奴居然有五具,單單是這一點,就令得不少人瞬間冷汗真流了。

花無明等人的同樣因為這一幕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他的視線飛快的在五道身影身上掃視著,片刻后,視線落到了其中一位身穿綵衣的身影身上,眼中的震撼,在這一刻卻是濃郁到了極致:「這是…這是我們萬花宗消失的那位先輩!」

聽到花無明這驚呼之聲,其餘人等的臉龐都是忍不住微微的抖了抖。在場之人都聽說過剛才那花無明之話,但是想不到,那五品低階武宗境的強者,在失蹤之後,居然落得了這麼一個下場。而且看它這個樣子,顯然是被肉體連同武道元丹一起煉製成了丹奴,這等下場,簡直比死還要恐怖幾分。

「吱——」

召喚出了這五具血丹奴之後,雷霆瀑布之上的天雷丹再次縮了回去,緩緩的消失了痕迹,而雷池之上的一切也是恢復了平靜,若不是此刻有五具血丹奴面無表情的懸浮在雷池上方的話,恐怕,沒人任何人會相信,剛才那天雷丹居然出現過。

「現在,怎麼辦?」

摩崖子臉色難看的凝視著這一幕,要知道,五品低階武宗強者,基本上是參加九州之戰的天才強者們在此地能夠達到的最高度了。而歷屆以來,每一位五品低階武宗境的參賽者,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是那一屆當之無愧的榜首。而就算是如此,在整個九州之戰的歷史上,能夠達到這個程度的天才強者,也不過是鳳毛麟角罷了。此刻眼前的五位五品低階武宗境的血丹奴,所代表的不僅僅是五具丹奴罷了,更代表了,有五位鳳毛麟角的絕代天才人物,隕落在了此處,死不瞑目!

杜飛也是臉色難看的望著這一幕,因為經過了當日的冰蓮丹之事的關係,對於眼前的這一幕,他倒是有了幾分心理準備,但是,就算是如此,他的臉色也是極端的難看。要知道,此刻天雷丹可以說是近在咫尺,若是要他這般放棄的話,他自問還沒有這個魄力。

「我們一行七人聯手,應該勉強能夠解決一具血丹奴。」凝視眼前的血丹奴片刻后,杜飛才緩緩開口道。在自己這行人中,有三位霸王強者,再加上四位六品巔峰武宗境的強者,也就是說,自己這邊有七位六品巔峰武宗境的強者在場。如此的陣容,或許拿五品低階武宗境強者沒辦法,但是只是一具血丹奴的話,倒是還有幾分勝算。

但是最大的問題卻是,此刻出現的血丹奴並非只有一具,而是五具!

凝視著眼前這一幕,沉默片刻之後,杜飛才偏頭望著另外的幾方勢力,淡淡道:「諸位,剛才那天雷丹我們已經看到了,也不知道,諸位是否還有興趣,若是要放棄的話,此刻還來得及。」

聽到杜飛突然這般開口,在場之人遲疑了片刻后,基本上每個都是緩緩的搖了搖頭,不管如何,千辛萬苦到了這一步,這般放棄的話,恐怕沒有任何人願意。

「既然大家都選擇留下來的話,那麼說不定,接下來就需要真正的合作一次了。眼前這個形勢應該是,若是我們膽敢踏入雷池半步,這些血丹奴定然就會發動攻勢。而這五具血丹奴,我們任何一方實力都絕對對付不了。所以,只能分而破之!若是合作的話,我們這邊會負責一具血丹奴,其餘的四具,就交給你們分配了,如何?」淡漠的注視著眼前的強者,杜飛緩緩開口道。

此刻,除了杜飛這一方之後,還有這花無明和吳沛各自帶領的隊伍,以及另外的四方隊伍。這四方隊伍杜飛認不出來,但是能夠走到此處,顯然也不是什麼弱者,最少都是超級勢力之人,說不定還是一些隱藏了身份的霸王強者。所以說,此刻留下來的勢力雖然只有七方,但是戰鬥力卻都是不可小噓的!而且,這些隊伍之中,最弱的也都是六品高階武宗強者,並且,每一方隊伍,最少都有兩三位六品巔峰武宗境強者坐鎮。

「我們就負責解決我們萬花宗那位前輩吧!」花無明掃了杜飛一眼,倒是點了點頭,他也是明白,這個時候若是給杜飛添亂子的話,就連他自己也別想進入其中了。

「其中一個交給我吧。」吳沛遲疑了片刻后,也是緩緩點頭道,五品低階武宗境的血丹奴雖然可怕,但是這畢竟是丹奴,不是人類,不會使用武技,所以要對付的話,倒是也能夠勉強對付。

「既然如此,那麼剩餘的兩具血丹奴,就交給你們四方處理了,如何?」杜飛的視線落到了剩餘的四方勢力身上,這些人單一勢力或許沒辦法對付那血丹奴,但是若是兩方對付一具血丹奴的話,問題倒也是應該不大。

獸性盛寵:帝少疼入骨 「可以!」聞言,那四方勢力中領頭的人物對視了片刻后,都是緩緩的點了點頭,畢竟在這種情況下退縮,他們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既然如此的話,諸位準備同時入雷池吧。」見到眾人都答應,杜飛也是緩緩的點了點頭道。雖然說,與五品武宗境的強者交手,他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上一次,他敗的實在是太過凄慘了,若不是有人出手的話,他早就成了君武山下的一縷冤魂了,所以,對這個層次的對手,杜飛都是極端的慎重警惕。這些血丹奴或許比不上那真正的五品低階武宗強者,但是,它們也絕對不好對付。況且,這些血丹奴乃是天雷丹煉製出來的,天知道他們和一般丹師煉製出來的丹奴,是否一般,一個不好,說不定這些傢伙的實力比起生前還要強悍幾分。所以不管如何,要動手的話,就一定要將所有人一起拉下水,否則的話,就算是以杜飛的實力,若是遇到了這五具血丹奴的聯手的話,估計也是一個死字的結局。

「開始吧!」

沉默片刻后,杜飛才緩緩的吁了一口氣,旋即隨著他一揮手,在場的所有強者幾乎都是同時進入了那雷池之中。

「嘭——」

幾乎在他們一步踏入雷池的瞬間,原本緊閉雙目的五具血丹奴的雙目猛然睜開,一股滔天殺氣瞬間瀰漫而出,而後,就見到其中一道血丹奴身形一動,一個閃爍間,就是瞬間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撲了過來,就彷彿知道他的領頭人一般。

這具血丹奴的動作極其快,基本上是半個呼吸間就來到了杜飛的面前,然後也沒有任何廢話,其恐怖的拳頭瞬間帶著驚人的殺氣,狠狠的向著杜飛的胸口之處轟去。

面對這血丹奴的凌厲攻勢,杜飛的面色一變,身上白光瞬間匯聚在了其拳峰之上,而後絲毫不讓的一拳狠狠轟出。

「嘭——」

劇烈的音爆之聲瞬間響起,而那血丹奴的身子只是微微一晃之後,就是繼續前進,而杜飛卻身子一顫,身形瞬間向著後方倒射而去,倒射之間,其雙肩不住的震動,片刻后之後,才將那入體巨大勁力卸去,略帶狼狽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這血丹奴的一擊,威力竟然強悍如斯!

「砰砰砰——」

見到杜飛吸引了這血丹奴的注意,另外六人此刻也是一個個手中印記一變,頓時一道道強悍的武技轟出,只不過,如此多人聯手的一擊,這血丹奴卻神色依然一片木然,只不過是一拳向著前方,頓時就聽到一陣音爆之聲,再次響起…… 「這位先輩,你的痛苦,便讓我們為你解決吧!」

花無明凝視著面色木然身穿綵衣的血丹奴,淡淡開口說了一聲之後,已經猛的一揮手,身形第一個竄出,其身後十來個萬花宗之人幾乎是同時跟上,而後澎湃無比的真氣瞬間就將那血丹奴死死的糾纏住。

而在杜飛和花無明等人之後,那吳沛和另外的四隻隊伍也是各自出手,在這一刻,這些在之前都是隱藏了真實實力的傢伙,此刻都是將自己的實力施展到了極致,而一道道恐怖的攻勢不斷的狂飆而出,頓時就將那最後三具血丹奴籠罩在了其中。一直時間,在這雷池的外圍之處,恐怖的真氣頓時向著四處瀰漫,如同刀鋒一般的狂風瞬間呼嘯而來。

這雖然只是一場不對等的戰鬥,但是,畢竟那血丹奴的實力和在場諸人的相差實在是太過大了,因為,就算是人多勢眾,想要擊潰那血丹奴也定然是極其困難,因此,這也定然是一場極端慘烈的戰鬥!

……

「轟——」

半空之中,符寒和齊丹兩人身形同時掠出,雙手之上的真氣鋪天蓋地一般的暴涌而出,而後帶著極端恐怖的威勢狠狠的落到了那血丹奴的後背之上,不過,這極端恐怖的攻勢落到了那血丹奴身上,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後者身形只是微微一震,剎那間一股極端可怕的力量就是順著兩者的手臂暴涌而至體內。

「噗哧——」

這等強悍的力量反饋,直接就是瞬間摧毀了符寒和齊丹兩人的防禦,當下這兩人都是同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而後身形猛的向著後方退去。

這一戰戰鬥開始已經有了十來分鐘,自從一開始的交手之後,杜飛等人就發現,這血丹奴的肉體不但極端的強悍,而且他肉體之中的反撲之力更是極端的恐怖,在這血丹奴面前,若是一個不小心的話,那麼那結局就是吐血而退。不過,好在杜飛和摩崖子、慕傾城三人身為霸王強者,實力比起另外四人都是強了一線,靠著強悍的武技硬生生的將這血丹奴牽制住了,才沒有出現死人的情況。

「這些血丹奴的內丹似乎是在腦袋的位置!攻擊那處地方!」

戰鬥了許久之後,杜飛終於發現了一些線索,當下一聲厲喝道。要知道,丹奴也有本源,而他們的本源之處,便是煉製的時候,所使用的武者元丹。而根據煉製者不同,這些元丹會被煉化到血丹奴體內的任何地方。而想要解決這些血丹奴唯一的辦法,便是毀掉它的元丹,否則,就算你實力遠超丹奴,但是哪怕你擊潰了它一半的身軀,只要有站起來的力氣,這些丹奴依然會是糾纏不休!

而杜飛身為丹師,自己也煉製過丹奴,所以對丹奴的構造也是有幾分了解,在經過了十幾分鐘的交手之下,才算是勉強看出了眼前這血丹奴的結構。

「玄冰天體!」

隨著喝聲落下,一道道白光瞬間湧現杜飛的體表,而趁著那血丹奴被摩崖子的攻勢吸引了注意力的的時候,杜飛卻手掌握拳,一拳狠狠的落到了其後腦之上。

「碰——」

或許是因為這血丹奴的唯一竅門便是在這腦袋之上的關係,杜飛這全力一擊,卻震得這血丹奴腦袋一晃,頓時那乾枯的腦袋之上就浮現了一絲淡淡的裂痕。

但是,杜飛還來不及高興,一股狂暴的反震之力卻瞬間循著其手臂,如同奔雷一般的向著其體內蔓延而去。

「鐺——」

杜飛的手臂之上發出一陣陣暴響之聲,而其身軀也是噔噔噔的倒退了數十步,每一步落下,地面都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到了最後一步落下的瞬間,杜飛才喘了一口氣,但是其半邊身子卻都是一陣**。顯然,這也是因為他肉體強悍的關係,若是換了一個人的話,恐怕此刻的結局就是吐血而退了。

「有效果!全力攻擊他的腦袋,解決他!」

雖然半邊身子麻痹,但是杜飛卻很快的發現了這樣的攻勢確實有效果,畢竟這血丹奴不管多麼的難纏,只要被發現了竅門所在之處,那麼也是可以解決的。不過問題在於,血丹奴的竅門一般很難發現,若不是杜飛在此的話,恐怕在場這些人都被盡數解決了,還沒發現竅門的所在之處。

「九帝封天手!武帝現!」

雙手印記飛快的變化之間,很快的,隨著天上雲層的瀰漫,九道金色光柱交織之中,一道金色的人影瞬間浮現,而後,那金色人影猛的發出一陣咆哮,巨大的金色拳峰已經狠狠的向著血丹奴的腦袋之處轟去。

「大摩碎日指!」

摩崖子身形一踏,瞬間向著後方退去,在退後的同時,一股股狂暴的天地元氣瞬間匯入其體內,旋即他手中印記瘋狂變化,而其右手食指指尖瞬間變得一片赤紅。在這赤紅蔓延到了極致的時候,其手指一抬,頓時一道赤紅色的能量手指瞬間呼嘯而出,狠狠的向著那血丹奴的腦袋之處紅去。

「傾天赴日變!」

在杜飛和摩崖子之後,慕傾城也是臉色變幻之下身形暴退,而後雙臂猛的一伸,頓時一道道光線從其體內瀰漫而出,旋即直接形成了一道七色光柱猛的向著那血丹奴的腦門之處轟了過去!

「轟——」

後方之處、符寒、齊丹、儲靈、慕昊也是一個個直接拿出了壓箱底的本事來,頓時就見到一道道攻勢向著那血丹奴的腦門之處呼嘯而去,這等陣容,堪稱恐怖。

那血丹奴面對這般攻勢,卻沒有任何閃避的意思,而是一拳向著前方轟出,只不過,這一次眾人的出手極端默契,都是極其刁鑽的避開了它拳峰所及之處,所以幾乎在一眨眼的功夫間,這一道道強悍的攻勢卻都是盡數落到了那血丹奴的腦袋之上,面對如此猛烈的攻勢,而攻擊的又是其竅門之處,血丹奴的身形驟然間猛的一顫,旋即,其腦袋之上猛的裂開了一道道的裂痕,壯碩的身軀,在這一刻盡數的奔潰開來,化為了片片肉碎。而這些肉碎中不帶絲毫血色,顯然,在不知道多少年的煉化之中,這血丹奴,只剩下一具空殼了。

「可惜了!」凝視著眼前這一幕,杜飛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若是那血丹奴體內的元丹可以留下來的話,自己倒是有信心將自己的靈丹奴煉化到血丹奴的層次,只不過,此刻看來,自己這美好的想法,卻是沒辦法實現了。

「這個東西,太難纏了!」

見到這血丹奴終於化為了肉碎,摩崖子等人一個個都是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和這血丹奴的戰鬥,比起方才在外面沖陣的時候,似乎還要危險幾分,畢竟,這血丹奴的戰鬥力極端強悍,剛才若是一個不小心的話,恐怕杜飛這行人的下場,就會極其凄慘。

「你們都儘快恢復一下吧,接下來不知道還有什麼危險,我來護法!」眼神一閃之後,杜飛才沉聲道。畢竟他剛才基本上都是使用肉體力量和那血丹奴硬碰硬,消耗並不大,但是另外幾人的消耗卻都是極大,而在這等充滿危險的地方,若是不儘快恢復的話,說不定什麼時候小命就沒了。

月下神翼 聞言,其他人倒是沒有任何意見,一個個都是飛快的盤膝坐下,恢復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之後,杜飛的視線才才飛快向著四周掃出。此刻除了杜飛這一邊之外,另外的戰圈都是依然處於纏鬥之中,而且基本每一方都死傷了幾個人。只不過,可能是因為注意到了杜飛這面的戰況的原因,此刻剩下的四個戰圈之中的強者,每一個都是不要命一般的狠功那些血丹奴的腦門之處,看這個模樣,要取勝似乎也是遲早的事情。

只不過,望著這極端慘烈的戰鬥,杜飛的瞳孔微微閃爍了片刻之後,卻沒有絲毫出手的打算。說起來,在場這些人都是奪取天雷丹的對手,彼此之間的聯盟關係,可以說是極端的不穩妥。摩崖子等人因為和杜飛一路同行的關係,此刻還能夠勉強信任,畢竟大家要一起,才能夠對付其他勢力。但是,其餘這些勢力和強者,杜飛卻沒有半分信任之處,此刻自己若是出手幫助他們,等到爭奪天雷丹的時候,這些傢伙也是不會有絲毫客氣的啊!

只不過看了片刻后,杜飛就徹底的放下了心,另外四處戰鬥雖然慘烈,但是明顯都能夠看得出,只要繼續下去,就定然能夠將那些血丹奴解決,所以,此刻自己也無需做什麼多餘的事情,只要等待就行了。

一念及此,杜飛已經緩緩的盤膝坐下,緩緩地調息了起來,不過他和身後諸人完全陷入調息之後不同,他眼睛依然睜開,銳利的視線不住的在四周掃視著,任何危險的情況出現,都會被他在第一時間感知…… 「這天雷丹,到底是用什麼手段控制這些血丹奴的,要知道,普通丹師控制丹奴,都需要使用丹藥成為其能量,但是明顯,此刻這些血丹奴體內卻沒有丹藥能量的痕迹,彷彿它們所使用的都是自己前的能量一般,這一幕,有點意思啊,若是能夠弄明白這一點的話,或許我手頭的靈丹奴,將會有長足的進步!」杜飛凝視著此刻眼前的戰圈,心中念頭不斷轉動,自從進入了這死海鬼林之中以後,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一件接著一件,而這種很難明白的處境卻令得他更加清楚,這天雷丹,可絕對沒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好拿。要知道,此刻這些血丹奴,應該都是曾經想要獲取那天雷丹的強者的下場,連這等等級的強者,最後后落得一個死不瞑目的結局,那麼說不定一個不好,這些強者的下場就是杜飛等人將要面對的結局。

「看來,此處一定要十萬分的小心了,否則的話,一個不慎之下,隨時都會將自己的小命給陪了進去啊!」

「砰——」

在杜飛心頭念轉的同時,那不遠之處,卻傳來了一陣悶哼之聲,而他視線轉過去的時候,卻已經見到,那花無明已經一招將那位萬花宗先輩的腦袋轟成了肉末。

解決了自己宗派之中的這位先輩之後,那花無明也是緩緩的吁了一口氣,而後視線落到了杜飛的身上,露出一絲淡淡笑容。這一幕看著杜飛眼角微微一抽,這個花無明的狠辣之處,當真的超出自己的想象之外,單單是這等斬殺自己宗派的先輩,還沒有太大反應這一點,就是自己萬萬比不上的了。

在解決了自己宗派的先輩之後,那花無明也是如同杜飛一般,直接讓其餘萬花宗的強者盤膝恢復起來,顯然,先前的那等大戰之中,對他們的消耗也是極大了。

而在這花無明等人的戰鬥結局之後,那吳沛那面,在失去了四個強者之後,終於找到了機會將那血丹奴的腦袋轟暴。

「麻煩的東西!」

吳沛猙獰的臉上露出一絲陰森之色,他含怒一拳將那血丹奴的屍身轟成了粉末之後,才帶頭盤膝坐下。在這次戰鬥中,他所屬的勢力之中失去了兩位六品巔峰武宗境強者和兩位六品高階武宗境強者,這些強者本來都是他日後衝擊九州榜的助手,但是想不到,進入卻在這裡損失了四人。這等損失,就算是以吳沛的心機深沉,也是有幾分忍耐不住。

只不過,這花無明和吳沛等人也如同杜飛一般,在解決了自己所需要處理的血丹奴之後,卻沒有去幫助另外的戰圈,而是每個都是飛快的盤膝坐下調息,顯然,在這種地方,沒有人會輕易的將自己的競爭者當成真正的朋友。

「噗哧——」

在眾人冷眼旁觀之中,一位六品巔峰武宗境強者卻被一具血丹奴一拳轟在了胸口之處,剎那間就有鮮血瘋狂的傾瀉而下,而這強者的胸口之中,卻瞬間多了一個血洞。

「殺——」

在這一刻,這六品巔峰武宗境強者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凄厲之色,旋即其竟然忍著疼痛,一把抱住了那血丹奴。而見到這等機會,他身邊的十來位強者此刻也是一個個飛快的轟出了一道道強悍的武技,旋即就硬生生的將那血丹奴的腦袋和那強者的腦袋一起轟成了粉末。

「噗哧——」

強悍的攻勢落下之後,那出招的十幾位強者的身形卻都是同時一晃,落到了地面之上以後,身形狼狽的退後,而後一口鮮血就是狂噴而出。

顯然,為了對付這血丹奴,他們這波人付出的代價絕對不小,甚至,到了最後他們所有的人都是個個負傷、解決了這血丹奴之後,這些人也沒有廢話半句,而是每個都是咬著牙直接端坐到了地面之上,飛快的調息了起來。

而在這般冷漠的等待了又接近十來分鐘之後,最後一波人終於在付出了十位強者的生命代價之後,才極端艱難的將那最後一具血丹奴轟暴了。

在這處戰圈結束之後,整個戰場才算是徹底的安靜了下來,而最後這批人則是直接都是癱軟在了地面之上,每個人都是大口的喘著粗氣,顯然,此刻的他們,連動一下指頭的力氣都是不想浪費了。

在最後一具血丹奴被擊潰了之後,場中大概沉默了五分鐘之後,所有人才都重重的吸了一口氣,算是反應了過來。而一直盤膝坐在地面之上的杜飛也是緩緩的站了起來。此刻,既然已經解決了這些血丹奴,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要進入那雷霆瀑布之中,想法設法得到那天雷丹了。

至於接下來的事情,似乎也不需要在場之人繼續合作了。

緩緩的轉過身,凝視身後此刻安靜得有幾分異樣的雷霆瀑布片刻之後,杜飛才輕輕道:「接下來肯定更加的危險,你們幾個若是不想進去的話,那就算了。」

聞言,另外六人都是遲疑了一下,片刻后,卻沒有任何出聲,畢竟,在場之人本來就所屬不同勢力,此刻面對即將出現的天雷丹,不會有任何人願意放棄。哪怕明知道眼前是一條死路,但是能夠做到徹底放棄之人,也可以說是徹底沒有。

見到諸人這般模樣,杜飛也不再多說什麼,此刻還沒有見到天雷丹,自己這行人之間,也暫時無需什麼陰某手段,既然他們願意走的話,那麼至少前方還有一個伴。

當下,杜飛也不再多說什麼,而是回頭深深的看了儲靈一眼之後,才猛的一揮手,頓時就帶著一行人緩緩的再次踏上了雷池之中。只不過這一次的雷池之上,除了雷光閃爍之外,卻沒有其他的危險了。

「我們也沒時間休息了!」

見到杜飛居然準備搶先一步,那花無明和吳沛等人此刻也是按耐不住,也顧不得恢復,而是一揮手,頓時就帶著人馬踏入了雷池之中。

而最後那幾隻殘破的隊伍,見到這一幕,也是一個個咬牙站了起來,畢竟,已經走到了這個地步,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價了,若是就讓其他人這樣把大好處撈了,那麼他們說什麼都不會心甘情願的。

就這樣,在天雷丹的誘惑之下,在場所有人幾乎都是加快了腳步,不過伴隨著愈發接近那雷霆瀑布,不少人的心中都是湧現了幾分緊張和驚悚的感覺,畢竟只不過是剛才那血丹奴的,就已經令得他們頭疼不已了,而此刻也有幾分難以想象,接下來遇到的,還會有什麼。

「轟隆隆隆——」

隨著一行人的接近,腳下的雷池和前方的雷霆瀑布之中,開始緩緩的出現了一絲絲的雷鳴之聲,就彷彿有著雷蛇在四面八方不斷的遊走一般。而隨著他們的靠近,一股蘊含著古老和暴戾的氣息,也是不斷的撲面而來,在這等氣息面前,心智若是不堅定之下,估計連一個照面的功夫都是堅持不住。

「噠——」

當走在最前的杜飛,來到了雷霆瀑布跟前的瞬間,整條雷霆瀑布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而後,就見到雷霆瀑布的中間之處,突然有一道黝黑無比的缺口緩緩的裂開,而這裂開的缺口,只容一個人通行,就彷彿,此刻這雷霆瀑布,在無聲的招呼著所有人進入其中一般。 神偷世子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