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但就在一月之前,這座傳送大陣突然間自主開啟了,當時光輝照亮了九重天,而後便見到一枚古鏡出現在大陣的中央。」說道這,不止是六皇子,就連他身後的天道境護衛也是露出詫異之色,顯然這件事情太過詭異了,上百萬年沒有發動過的大陣竟然自主的發光,而且還傳送來一樣青銅鏡子,沒有比這更加邪異的事情了。

「那古鏡斑駁,流淌有歲月的痕迹,顯然已經存世很長時間了,上面滿是銅銹,稍後兩位可以去城中央看一看,那面鏡子到現在還懸浮在那,只是,千萬不要靠近,這鏡子很邪異,上面有金色血液至今不朽,很是危險,曾經有一名散修天人試圖將古鏡摘走,結果遭到古鏡反噬,那上面的金色血液發光,將那名天人磨滅了個乾淨。」

「隨後,彷彿是血祭般,那名天人死後,一身精氣都被古鏡吸收,於鏡面上凸顯出幾個大字,便是『至尊秘境』四字,這也是至尊秘境的由來了。」

噬與冥二人聽的目瞪口呆,小小天璣城竟然有如此多的隱秘,地宮、兵谷,甚至百萬年不曾發動的大陣都自主發光,而後傳送來一面古鏡,這已經十分邪異了,那古鏡上面竟然還有金色的血液至今未乾,更是能夠自主殺敵,這就有些懸乎了。 百萬年來無人催動的古傳送陣自發啟動,結果傳送來一面神秘的古鏡,它究竟來自何方?至尊秘境似乎與此有關,一切都隱在了迷霧中。

古鏡上帶有金色的血液,歷經無數年而不朽,其中的大道法則仍然可以輕易殺死一名絕代天人,這是不是證明了血液的主人還在世?難道是有活著的仙亦或是古代的至尊?它彷彿來自一座不為人知的遠古戰場,其中帶有諸多的隱秘。

「古代的至尊啊,自聽聞以來,這個名字就代表了強大神秘以及無所不能,至尊秘境,與這面鏡子有關,難道這是一件至尊的法器?它很強大,也很神秘,論歲月不能以年計,僅僅上面的一縷金色血液,就能磨滅一名絕代的天人,難以想象。」噬喃喃低語,心中肅然起敬。

「是啊,哪怕是曾經出過至尊的強大勢力,也只能感嘆至尊的神奇,那一境界根本就不是人能夠揣摩的,傳聞中至尊的境界就已經可以長生而不死了,因為以他們的戰力而論,可以斬殺無上仙,連仙都能殺啊,還有什麼能奈何的了他們?」六皇子咧嘴,嘴中滿是驚嘆。

「卻為何現在至尊都已經不知所蹤? 蝴蝶女妖 ?」噬十分疑惑,認為這樣的人已經不是外物所能夠滅殺的了,他們即便不能永生,也必定要存活很長時間,但根據記載,至今為止,出現在眾人眼中的至尊似乎最多的也不過存世萬年而已,那麼,他們都去哪了?

「呵呵,恐怕這個問題沒人能夠回答你,除非至尊親至。」六皇子笑了,他身後的護衛們同樣咧嘴,至尊的神秘根本就不能凡人能夠推算的。

「當然,世間許多無上的道統還是留下了許多猜測的,雖然不見得就一定對,但是也不敢保證全為錯。」六皇子搖了搖頭,他不怎麼相信,認為那些想法都是異想天開。

「什麼猜測?」紫衣化身的『冥』開口,她很好奇,因為她出身自羽化仙門,羽化仙門的開創者就是一名至尊,被眾人尊稱為羽化至尊,但是,她從小到大卻從來沒聽說過門中宿老對他有過什麼猜測。

「有人說,在我們大陸之外的無限虛空中有一處最終戰場,那裡是萬物生靈的邊境,有一群可怕的生物對萬物生靈虎視眈眈,至尊們都去往了那處戰場,守護各族生靈,斬殺大敵,為各族生靈戍邊。」

「還有人說,他們打開了仙界的大門,最終登天而去,成為九天上永生不死的仙。」

「甚至還有人說,他們參透了生命的真諦,認為天地大道有損,他們捨棄自身修補大道去了,對每一個種族的生靈都有大功德,最終化為了大道的一部分。」

但是,顯然這些也只是人們的猜測而已,最終究是怎樣的,無人得知,人們只能根據平日里至尊的言行做出一些人們認為是合理的推測,至尊太強大了,他們宇內無敵,但這樣的境界卻彷彿帶有魔咒,每一名至尊幾乎都在成為至尊后萬年之內消失不見,古來各族不同的時間段產生的至尊也不少了,但最終誰都沒有再見到過消失的至尊們。

「反正不管如何,至尊是被萬族共尊的,也是修行之人最終的理想,這一境界已經不是修行所能達到的了,因為這根本就不在生靈可以理解的範疇內,或許有一天福至心靈,瞬間就通透了、就悟了,無法解釋也不能強求。」六皇子搖頭嘆惋。

「姜大哥似乎對至尊的情況格外熟稔,難道炎龍神朝曾經出過至尊?」噬微微一笑,心中有些猜測。

「那是當然!」說到這裡,一貫以儒雅示人的六皇子少見的流露出些許傲氣,這是值得驕傲的,因為只有曾經出現過至尊的勢力才能被稱之為不朽的勢力。

「我炎龍神朝的開創者便是炎帝,他是一名至尊,曾經宇內無敵。」六皇子聲音提高了許多,如同一隻驕傲的小孔雀,天璣酒樓中有很多人,卻無人敢來嘲笑他,不止是因為他的身份,還因為『至尊』兩個字,足以壓塌諸天。

「炎帝!」噬點了點頭,深深的記住了這個名字,這是曾經人族的巔峰,據說每一位至尊對各族都有大功績,曾被萬族共尊。

「你們在談論炎帝?所謂的不朽勢力啊,只是,請別再翻你們的老黃曆了。」一個聽起來十分無語的聲音突然在幾人耳邊響起。

「楓葉大哥!」

「見過公子!」

來人錦衣華袍,丰神俊朗,全身透出一種說不出的氣韻,他突兀的出現,沒人知道他是怎麼來的,什麼時候來的,讓人震驚的同時也十分感嘆。

來人正是楓葉公子,他的到來驚動了整個酒樓二層所有修士,眾人紛紛上前來見禮。

這是大家處於對強者的尊重,宇內皆準,弱肉強食,只有強悍的實力才能獲得眾人的尊重,到哪裡也不例外,顯然,楓葉公子的實力,得到了大家的認同,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尊崇。

六皇子臉色微紅,他身後的神朝護衛們也是帶著尷尬,如果是別人說這話,只怕眾人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但楓葉公子就不同了,畢竟大家都是熟人,當然,不是熟人也不敢,因為根本就打不過人家。

「炎帝啊,開創過人族的一世輝煌,在炎帝存在的年代,被萬族共尊,炎龍神朝也是無敵的代名詞,那是你們最為輝煌的時刻。」楓葉有些膩歪的咧了咧嘴,卻也不得不承認,至尊,是特殊的一群人,他們的強大讓人無法理解。

「不過,炎帝的輝煌只屬於他一個人,從那之後人族也相繼出現過幾名至尊,但沒有例外的,他們都不屬於這些不朽的勢力,這是一個定律,至今還無人能夠打破。」楓葉再次開口,說的眾人啞口無言。

因為這是事實,近乎鐵一樣的定律,無人能夠打破,這也就是為什麼超級勢力雖然強悍,卻再也無法天上地下獨尊,甚至在其他至尊出世的時候一個個也都俯首稱臣,這樣的感覺讓他們很不好受。

「唉,或許,我們這些人真的是太過沉浸於曾經的輝煌了,很多東西都難以拋下。」六皇子的臉色很不好看,但卻沒有否認楓葉所說的話。


「所以說,生活嘛,還得向前看,不要老是翻老黃曆,聽著就膩歪,唉?不對啊,噬,你們家那隻小狗崽呢?」楓葉砸吧嘴,他不介意出言打擊這些好出身的傢伙們,最後環視了四周,似乎周圍少了點什麼,思來想去才發現,那隻通靈的小狗崽子不見了。 『噬』與『冥』兩人對視,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無語,好吧,暫時就叫那『棒槌』是小狗崽子吧,誰叫它長的那麼像呢。

「那小傢伙速度很快,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說話的是六皇子,他的臉色很怪異,因為那疑似狗崽子的生物喝乾了酒罈中的最後一滴『醉紅塵』,而後滿臉意猶未盡的樣子化作一道光,不知去向了,很讓人懷疑它是不是偷偷出去禍害天璣酒樓酒庫去了。

楓葉聞言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噬,一副我都懂的樣子,他發覺,似乎跟噬沾邊的任何東西都透出詭異啊,連他養的一隻寵物也是如此。

「算了,我已經給你們倆安排好了住處,明天我們就去天璣城的中央廣場,距離至尊秘境的開啟也就在這兩天了,早點準備準備吧。」

楓葉說完,人已經不知所蹤,而後天璣酒樓中的夥計來到二人跟前引路,噬與冥只得起身與六皇子眾人告辭離去,而六皇子也是自有去處,眾人分散而去。

次日清晨!

天璣城中央廣場處,這裡有一處陣台,傳說是古代的傳送大陣,上面密布著奇異的紋路,不同於現在所有的陣法紋字,曾經甚至有人懷疑過,這裡究竟是不是一處傳送陣,畢竟,百萬年過去了,這裡從來都不曾被開啟過。

直到一個多月前,當時的恢弘場面讓城中的原住民畢生都難忘,一道仙光來自域外,將整個天璣城都淹沒了,那陣台上,無數密密麻麻的紋路都在發光,浩大的空間波動能瞬間摧毀無數個天璣城,之後便有一枚古意盎然的青銅古鏡出現在了陣台上。

「古鏡震動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了,剛剛又有幾名天道境修士根本來不及跑,瞬間就化為了飛灰。」

「秘境如果開啟,裡面或許真的有成仙的秘密也說不定,再不濟,應該也會有仙藥吧,長生不死的仙藥。」

「那鏡子上的血太邪門了,之前有天道境的修士想要嘗試感應古鏡的器靈,結果那血液發光,瞬間就將他氣化了。」

噬與冥,跟隨在楓葉身旁,兩人還是之前的打扮,只是,在昨夜噬將楓葉送給的那片璧靈玉交給了紫衣祭煉,將自身的氣息徹底遮掩了,這樣一來,兩人就算站到羽化仙門眾人的跟前,也是無懼了。

一路上,大街小巷上的人們都在談論古鏡,這似乎成為了天璣城中永恆的話題,但多數與之相關的都十分血腥,至此,古鏡究竟會不會給人帶來傳說中的仙緣大家不敢說,但目前來看,給人帶來最多的還是死亡。

「我感受到一股凌霄的氣息,像是有一尊神祇在蟄伏,隨時都將蘇醒過來主宰人間。」楓葉的臉色有些難看,還沒有見到古鏡,便已經有了如此的感悟。

「至尊秘境啊,光聽名頭就知道與古代的至尊有關,相信世間沒有人會不動心,這才只是開始而已,聽聞已經死了不下三百名天道境修士了,當秘境開啟,只怕免不了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噬也是感嘆。

因為,每一次重寶的出世都是一場生與死的拼搏,畢竟,這樣的一宗寶物很可能改變一個人的一生,從前不是沒有過類似的例子。

「咦?快看!這就是古鏡么?」

幾人震驚,中央廣場上,終於見識到了這面奇特的鏡子,它很不一般,呈圓形,直徑有十來米,被大道承載著,周圍混沌霧氣紛呈,懸浮在巨大陣台的中央,帶有斑駁古迹,長滿了銅銹,甚至還有其它兵器劈砍過的痕迹,就這樣懸在這,散發出的氣息就已經強絕。

而最讓人觸目驚心的是,鏡子的邊緣,有一攤金色的血液,十分暗淡,有部分已經徹底乾涸,還有部分發出幽暗的光,有任何人膽敢靠近古鏡百米範圍,那疑似生靈血液的液體便會發光,曾經將一名天人磨滅。

「震撼啊!這真的不是至尊器么?」楓葉公子咧嘴,這面鏡子給人的壓力很大,很讓人懷疑這就是一件沉睡中的至尊器,傳聞中無敵的至尊器。

「古怪的很,這金色的液體確定是血液嗎?究竟是什麼人所留?一絲血液都有如此威能,只怕這血液主人的修為已經到了神鬼難測的地步了,不可揣摩,即便不是至尊只怕也快成了。」楓葉觀察良久,再次說道。

楓葉有些咋舌,即便他此時的修為已經十分逆天,但眼中依然保持著深深的敬畏。

但就在此時,噬眼中出現了一絲異樣。

「很奇怪的感覺,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監視著我,難道是有什麼高手在附近?但為什麼會針對我?是因為楓葉嗎?」噬低頭皺眉,絲毫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這股氣息給人的感覺很詭異,目前還沒有感覺到有任何惡意。

突然的,噬心中一震,靈識內視,他發現心臟處的漆黑植物搖動了,它自從吞噬了數條神鏈中的神道符文之後,已經陷入了沉睡,整個植株都被遮籠到了漆黑的幽光中,似乎跟噬已經沒有了任何聯繫,但就在剛才,逐漸接近古鏡的時候,漆黑的植物動了,它只有一芽一葉,在心臟處嘩啦啦的搖動著。


「嗡」

遠處,古鏡好似活了過來,突然發威,鏡子本體微微晃動,一股波紋不同於以往,連綿不絕,橫掃向四周,那古鏡有了反應,有烏光綻出,伴隨有混沌氣湧現,似乎其中真的有器靈在復甦。

「見鬼!怎麼會這樣?」

「快跑!鏡子太邪門!」

「古鏡復甦了!」

這道波紋驚動了無數人,在場修士密密麻麻,能有數千人,沒有一名弱者,最差都是神台境巔峰的修士,但波紋來的太突然了,原本每一次發動之間都會有時間間隔,但不知道怎麼回事,第二次震動竟然來的這麼快。

肉眼可見的波紋擴散,每一道都夾雜有道痕,所過之處空間紛紛碎裂,天空好像破碎了的玻璃,似乎在有意阻擋著什麼靠近般,離得最近的修士很倒霉,還未祭出防護秘寶,就被波紋波及了,『噗』的一聲就炸成了血霧,而後血霧中蘊含的精氣全都匯聚向古鏡,好似在反哺般。

噬他們三人離得都還很遠,波紋到了此處已經十分微弱,但眼前的一幕太可怕了,瞬間而已,有數十名修為至少都在天道境的修士死於非命,全身的精氣都被古鏡吸引而去。

「是它在排斥我!」

噬止住了腳步,波紋來到噬的身畔后,被復甦的漆黑植物吞噬了,但噬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古鏡內有靈魂在波動,非常微弱,似乎受了重傷,別人感受不出來,但噬通過漆黑的植物卻真實的感受到了,是古鏡,古鏡在排斥他,之前被人監視的感覺也是來自古鏡。

「邪門了,剛剛的衝擊,這是在警告我嗎?」

噬喃喃自語,這不可想象,古鏡究竟是什麼來頭,似乎感應到了漆黑植物的存在,並且將自己排斥在外,最終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災難,很多人都遭了秧,它似乎不想讓噬靠近。 這不可想象,神秘的古鏡竟然在排斥自己,似乎『認出』了自己體內的漆黑植物,並且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那道意念雖然微弱,噬卻完全能夠感覺的到,古鏡在散發威嚴,為了阻止黑色植物的靠近,連帶著,對噬也表現出了強烈的不歡迎,『噬』有些愣神,回身看了一眼旁邊的二人,他們卻似乎毫無所覺。

「噬,你怎麼了?」楓葉發現了他的異常,不由皺了皺眉,開口說道。

「沒什麼,你們剛剛難道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嗎?」噬說的很隱晦,他不知道自己所感知到的別人是否也能感受到,因此說的很是模糊。

「異常?能有什麼異常?這古鏡散發波紋也不止一次兩次了,每次都要死許多人,如果非要說有什麼異常的話,這次散發波動的時間間隔太短了,而且威力也大了許多,至於其他的就沒什麼感覺了,怎麼,你有什麼發現?」楓葉有些疑惑的說道,而紫衣也是看了過來。

「哦,沒什麼,那就是我多慮了,只是搞不明白,這面古鏡為何會發出波紋,明明裡面的器靈並沒有復甦,這也太詭異了點。」噬搖了搖頭,他可不敢將感應到的情況說出來,不然在場這麼多修士,萬一被人探聽到並且產生了覬覦之心,那到時候就算有楓葉在場恐怕也震不住。

楓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只是看向噬的眼神有些古怪,眼睛都眯了起來,顯然,他認為噬隱瞞了一些東西,似乎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啊。

「咦?快看,有三條蛟龍拉著一輛玉攆來了,竟然直接闖入了天璣城!」

這時,有人大喊出聲,天邊出現一輛龐大的車攆,整體都為玉色,並且被三條數十丈長的蛟龍拉著,每一條蛟龍散發的氣息都不下於一名御天境的修士,這讓人震驚,來人很不一般啊,就是不知玉攆中究竟是何人。

「城主為何沒有攔他?」

「笨蛋,看清楚了,那是神州祖庭的大人物到了!」

「難道是祖庭三皇?」

眾人吃驚,三條至強的蠻獸拉車,雖然看氣勢上僅僅為蠻獸高階,但真要論起戰鬥力,絕對已經不下於一名普通的人族天人了,三名相當於人族天人級別的蠻獸拉車,這太讓人吃驚了,但是,當有人談論說是神州五大神朝之一的祖庭時,許多人都閉了口。

神州祖庭雖然位列五大神朝,但卻是名副其實的神州第一勢力,其威勢比著三大仙門之首的羽化仙門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祖庭不同於其他神朝,它被三名皇者掌控著,分別為人皇、地皇、以及天皇,乃是神州最為古老的道統,沒有之一,它就是最為古老的,相傳乃是當年人祖共同所創,它的歷史上沒有出現過至尊,但是即便至尊還在的年代也依然沒有選擇臣服,他有著那份傲氣還有實力。

另外,祖庭也是當之無愧的人族最強傳承,號稱四大州最強也不為過,執掌有三部人族最古老的傳承,排名還在四大天功之之上,被稱之為皇經。

「看,這邊有九隻仙鶴拖著一座堡壘而來,疑似通天州的王族到了!」

另一邊,也有人驚呼,這實在太讓人吃驚了,九隻仙鶴掛著九條銀光閃閃的鎖鏈,鎖鏈的盡頭處是一座戰爭堡壘,如山嶽般大小,由九條銀光閃閃的鎖鏈吊著,發出嗡嗡轟鳴,離得近了才發覺,那九隻仙鶴似乎是古族中鶴鳴一族的族人,但是現在他們只是充當拉車的勞力。

眾人發現,隨著古鏡的波動越來越激烈,之前一直不曾出現過的大勢力紛紛到來,更是有許多大人物紛紛亮相。

「龍庭有一位王到了,疑似傳聞中統馭十八行省的齊王。」

「黃龍神朝也來了一名大人物,是當今神朝皇帝陛下的一位皇叔。」

「還有九黎神朝,血色氣息凝重,應該是十二鐵血親王里的一位。」

「是廬州的妖庭,傳聞中的妖也現世了,妖氣滔天,似乎是一名大妖,如今純粹的妖族已經不多了,大多已經與蠻獸為伍。」

來自各大州,各大種族,各大勢力,無數風雲人物到來,此刻,高手是如此的不值錢,其中更是不乏神道。

比如說,騎著金色獅子的老者,那獅子分明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跨入神道之後,由神道高手化腐朽為神奇,將大道點化而成的道獸,顯然,那老者是早已踏入神道多年的一名老不死。

還有,一名仙子踩著祥雲,有霧氣遮住了臉,讓人看不清她的真實面容,但眾人發現,她腳下的祥雲乃是一件神器,神道法器,祥雲噴薄,所過之處,有花瓣憑空生出,虛空竟然湧出了甘泉。

甚至還有一人,自己單處一片天空下,他血衣血刀,身後血光滔天,周圍之人唯恐避之不及,身後環繞有一條血色的九頭蛇,森寒殺氣鋪天蓋地。

實在太多了,人們不知道,原來天下間竟然有如此多的神道高手,現在全都現身了,各自佔據了一方天空,彼此間遙遙相望,都帶著敵意。


「至尊秘境,古代至尊的恩賜,天下間有德者居之,老朽就不客氣了。」那騎著金獅的老者,滿臉的頭髮鬍鬚眉毛都是金色的,長的慈眉善目,哈哈一笑,一隻大手遮籠了高天,瞬間朝著古鏡抓去。

「老不休,你能有什麼好得行?這麼大年紀了還出來胡亂賣弄,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另一邊,血色滔天的男子手中的血刀揮出,瞬間劈開了天地,讓天地間充斥了血色,而後傳來金鐵交鳴聲,最後老者嘆息一聲,悻悻然將手縮回。

「你這老不死的怎麼還不斷氣?前幾年不是聽說你就要掛了嗎?現在還活的好好的,這不是坑人嘛。」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接著就看到一個如同野人般的大漢,渾身肌肉虯結,高超過了兩米,看著縮回手去的老者哈哈大笑,似乎為他能夠吃癟感到非常高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