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李明的臉色更是發黑,大肚子差點沒爆炸。強忍著怒火,咄咄逼人冷哼:「唐宋,你太過分了。你是校醫,就該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什麼叫安守本分,沒人告訴過你嗎?」

「沒有!」唐宋居然乾脆的搖頭,讓李明一抽,險些沒吐血。

站起來,唐宋還一臉認真地樣子:「而且,我覺得這樣挺合適!」

靠,這小子要不要這麼囂張!

後邊幾個校領導臉色更是難看,一個戴眼鏡中年人冷不丁了輕哼:「你這根本就是要把我們學校往火坑裡推,你一個校醫,怎麼能管學校的事情。安安分分給學生看病,別多管閑事。所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你……」

「我喜歡,你打我啊。」唐宋直接打斷他的話,笑容越發單純,「我都說了,不爽就打,何必說這麼多?」

這話說得一幫校領導更是吹鬍子瞪眼,一個比一個凶神惡煞。可惜,沒人真的敢打…… 沉了口氣,李明還是做講話代表:「唐宋,我們只是想弄明白,你到底要幹什麼。你是校醫,沒有理由也沒有權利管學校其他事務。可你剛才……不要以為你會打人就為所欲為!這裡是學校,不是你家,你也沒有任何股權!」

越說聲音越大,甚至還傲氣十足的挺著胸膛。只可惜,肚子真的太大,太丑!

唐宋歪著頭,什麼也不說的就這麼靜靜看著,就差臉上沒寫著「我靜靜看你裝逼」這句話了。

沒得到回應,氣氛就變得非常尷尬了。幾個校領導又不敢逼問,畢竟他們都擔心自己跟楊寬一樣滾蛋。

回頭看著幾人,李明心頭暗罵,說好的過來一起說,為毛現在一個個都不說了?

事到如今,李明也只能咬著牙繼續:「唐宋,我們也不想為難你。你的到來,給學校帶來很大的麻煩。雖然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校長會允許你進來,但是,我們現在聯名抗議,希望你離開雲華高中!」

喲,膽兒越來越肥了,從問責到抗議逼迫自己離開,有進步!

唐宋依舊不說話,就掛著笑容看著,那笑臉相當純真,純真得讓人有點想輪的衝動……

微笑你媽啊,好歹說句話啊!

李明真有點無語了,腮幫不停的顫動,想說話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實在是摸不清唐宋的意思。

好一會,唐宋終於蠕動嘴唇,輕聲笑道:「完了,就這樣?沒有多餘的解釋,或者更囂張一點,直接放狠話?又或者說,我要是不走,你們就全部辭職不幹了?」

李明眉頭凜然,強橫冷哼:「對,你說的沒錯!如果你真這樣為所欲為,那這裡還算是學校嗎?我們是老師,是學校領導,那要我們有什麼用……」

「出門,左拐就看到校門口了。」唐宋冷不丁打斷他的話。

李明一抽,差點沒吐血,好好說話能死啊!「你……你太過分了!」

唐宋沒理會他,目光落到後邊幾個校領導:「你們呢,也打算走?」

幾人不做聲了,相互對望了一眼,竟然整齊搖頭。

這下更加尷尬,李明的大肚子都快炸了:「你們……」說好的他要是不走,一幫人就集體辭職,為毛現在全都變卦了?

唐宋很無辜的聳肩:「看吧,好像沒幾個人說我為所欲為。看樣子,你的抗議不太好,得多花點心思。我呢,暫時不太可能離開雲華高中。當然,你們把我打死,我想不走都難。」

說著唐宋又露出笑容,「李主任,對吧?你別誤會,我剛才在舞台上說的話,其實就一個意思,你別多想。」

看他那樣子,李明倒是是鬆了口氣,同時也暗暗冷笑起來。還以為多強勢,也不過如此……

然而,還沒等他心思落定,唐宋忽然挑著眉頭壞笑,「我就想說,在雲華就得服從我的安排,不爽就打我。無論是集體打我,還是個人,我都非常贊成。李主任,你是爽,還是不爽?」

李明氣得兩眼直突突,肚子真要炸出來了。還以為他服軟,沒想到還是這麼硬!

「別這麼看著我,」唐宋慵懶的坐下打哈欠,「打不死我,就要聽我的,規矩就是這麼簡單。我這人,從來都不喜歡玩花樣。該說的我都說完了,沒啥事回去洗洗睡吧,時間不早了。」

李明咬牙切齒的綳著腮幫:「你根本就沒把學校放在眼裡,這裡是幾千學生的未來,不是你的遊樂場……」

「你廢話太多了。」唐宋抬頭斜眼,「爽就一個字,別說這麼多。」說著雙眼眯成一條線,「你若要走,我絕不會留。」

「你……」李明氣得說不出話來,「好,哼,我還就不信,你一個校醫,有多大能耐,哼!」

「記得,是左拐,別走錯了。」唐宋還不忘大聲喊著,一點面子都不給。

李明那個氣啊,給個台階下會死啊。這小子,太他媽囂張了,根本就是為所欲為!

唐宋還就不給面子,既然做出頭鳥,就該有被弄死的覺悟。再說了,既然放出狠話,以後難免會觸碰到某些校領導的利益,現在服軟,以後還怎麼混?

見他再次閉目養神,幾個校領導很尷尬,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走還是該繼續質問。打心底,他們也不爽唐宋這樣為所欲為,畢竟只是個校醫。可唐宋的強橫,以及背景,讓他們很是忌憚。

「唐校醫,唐校醫……」

恰在此時,外邊傳來保安的叫喊。幾個校領導喜上眉梢,紛紛走出去。

唐宋略顯無奈的站起來,不急不慢的抖動衣服走出去。值夜班的保安挺年輕,氣喘吁吁的跑過來,指著校門口喊道:「來了,好多人。說是,要找你算賬。」

「呵,睡覺之前居然還真有運動,我喜歡!」唐宋陰險的挑著眉頭。

瞧他那樣子,外邊一幫老師都有點惡寒,趕緊讓出一條路。

咽下口水,保安又說道:「來了好多個體局的人,有幾個,我還見過他們上電視比賽。他們在外邊叫囂著,要打死你。唐校醫,要不,我們報警吧?」

唐宋沒理會他,大搖大擺的朝著校門口走去,後邊一幫老師也跟著。大半夜的,可真是熱鬧。

好在學生們已經回宿舍準備睡覺,要不然肯定會有更多人來看熱鬧,就等著看笑話呢……

走到校門口,外邊還真有幾個男子。算不上很高大,一個個都穿著運動服,樣子很吊。

最吸引唐宋的,是中間那個老熟人,今天在方正集團門口被他抽的那個設計師張波!

見到唐宋走來,張波也是臉色陰沉,咬牙切齒的殺氣十足。本以為只是名字一樣,沒想到竟然是同一個人……

走到跟前,唐宋面帶微笑打量著幾人,聳肩道:「你們找我?」

張波綳著臉色冷哼:「沒想到還真是你,呵,我就說,誰這麼大膽子,敢把我哥打成那樣。小子,我不想跟你廢話,認錯道歉,賠償損失,否則……別以為你有背景了不起!」

唐宋頗為詫異,仔細審視著張波,按捺不住好奇的壓低聲音:「你確定,你不是撿來的?」實在是,張星跟張波,一點相似都沒有!

腮幫顫動,張波強忍著怒火,沖著旁邊一個青年使眼色。那青年立即往前一步,傲氣十足的指著唐宋:「小子,聽說你很能打?巧了,他們也說我很能打。來,讓我打斷你的腿!」

這麼囂張?

唐宋很是驚訝,上下打量著對方。那青年昂首挺胸,非常不屑的撇嘴:「看什麼,沒見過嗎?我就是本市散打冠軍!」 以我現在的能力,在魔神山中上百米長的超級巨蟒都是一掌按死,這不過是一隻普通的狗熊,在我手中和一隻貓有啥區別?

我根本沒有躲閃,一把攥住狗熊拍下的肉掌,接着一把揪住它身上的毛橫過身體遠遠丟了出去,它厚實的背砸入牆落在地下一時半會沒能爬起身。

我暗道:簡直是吃飽了撐的,居然弄一頭熊和我對陣。

它四肢伏地起身後已經是搖搖晃晃,我不等它行動,縱身跳躍到它面前,用帶着鐵塊的腿狠狠一下敲在狗熊腦袋上。

噗!的一聲血光四溢,腦漿子和血濺滿了雪白的牆壁,狗熊哼都來不及哼一聲,龐大的屍體轟然摔倒在地,四肢雖然不停抽搐,但實際已經死亡。

咔一聲鐵門打開一名士兵拿着一柄匕首走進房間,我啞然失笑心中暗道:對付它還需要刀嗎?

或許是猜出了我的心思,他道:“這東西只是你的一頓飯,因爲咱們這不管飯,刀是給你割肉用的。”說罷他將匕首插在熊屍上,轉身走到門口又扭頭叮囑道:“這裏也沒水喝,趁熊血未乾你多喝點,明天進來的東西味道可不怎麼好。”說罷鐵門緩緩關閉。

我就說不可能弄頭狗熊跟我這練,不過馬晶田還是小看我,以爲我不敢吃生肉和鮮血,我就做給你看。

想到這兒我過去在狗熊脖子上劃出一道口子,滿滿喝了一肚子熊血,有割下一個熊掌,扒了髒兮兮的熊皮真的吃了一口生熊肉,只覺除了肉質比較硬,並沒有豬肉那種強烈的腥羶氣,仔細品甚至還有一股甜香味。

很快我便將一直熊爪吃了乾淨。

我對着攝像頭洋洋得意的看了一眼,就憑這些能難倒我?

隨後我繼續盤膝打坐,修煉元力,繞體運行一週天後只覺得渾身精力充沛,比睡了一覺都舒服,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骨節咔吧做響。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估計一場新的戰鬥即將打響,而這次要進來纔是真正具有威脅性的對手,大戰之前我得飽餐一頓。

沒想到走到熊屍之前發現屍體居然已經腐爛了,千瘡百孔的屍體上肉與內臟爛成膿水,熊皮就像破布條一樣掛在骨頭上耷拉着。

難道我在這裏已經過了很長時間?

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對,因爲熊屍腐爛如此嚴重居然沒有絲毫異味傳出。

難道是有人下了毒?想到這兒我下意識按住自己肚子。

忽然雪蓮花的聲音傳來道:“大哥你怎麼在這兒?”

我頓時激動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轉過身子果然只見穿着白色獸皮衣、腳蹬皮靴、五官秀美、身材婀娜的雪蓮花面含羞怯的對我淺吟低笑着。

分別後我許多次在夢裏見到她,那姣好的面容,美麗的胴體,爲了我不惜進入藏着之怒始祖的洞穴,一切彷彿都是剛剛發生過,我無法忘記這個美麗單純的姑娘,難道馬晶田讓她陪伴我度過這些天的修煉期?

我卻只能發出“嗚嗚”聲響朝她走去。

“這些天不見,我都想死你了,爲什麼不去看我?”雪蓮花面帶一絲責怪的神情道。

想對自己心愛的人解釋卻力不從心。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讓人痛苦的事情嗎?

甭管別的了,先來個熊抱再說吧。

想到這兒我一把將雪蓮花緊緊摟緊懷裏。

忽然我覺得有點奇怪。

她身上的皮毛又硬又糙,而且體溫並不高,最讓我感到疑惑的是她的身體隱約散發着一股腥臭味,這和之前我聞到的體香天差地別,差點沒把我薰吐了。

難道這姑娘很長時間沒洗澡了?

剛有此念雪蓮花的腦袋忽然被一個尖嘴大腦袋的怪物穿破,只見它嘴巴上掛着一圈口水,歪着頭朝我脖子一口咬來。

或許是距離太近,或許是速度太快,總之受到襲擊時我已經沒有足夠避讓的時間和空間,只能一把攥住它四顆犬牙中的一顆,它狠狠咬下,我鑽心疼痛也不敢鬆手,好在體內真元力足夠強盛,所以皮膚表層等於多了一層隱形的保護罩,野獸咬合力雖強,卻無法真正傷到我。

看來我真正的對手出場了。

眼前這東西大約有兩米的高度,後腿較短,前腿較長,站直後就像趴着一般,渾身的毛髮成棕黑色,腦袋類似於狗,但嘴巴更長,更寬形似鱷魚嘴。

這個四不像的怪物也是不知從哪冒出來,可我想不明白它爲何會幻化成雪蓮花的模樣,難道這是個妖精?

如果不是因爲它身體無法掩蓋的臭氣,我已經被它偷襲得手了。

想到這兒我心裏惱火異常,居然弄個妖精和我對陣,馬晶田到底是讓我修煉還是來送死的?

接着一個在房頂響起,正是馬晶田道:“不知道你剛剛看到了誰,這小表情足夠陶醉,估計是你沒犯罪之前結識的小妹妹吧?”

說到這他哈哈大笑了一陣才繼續道:“這怪物屬於幻獸的一種,能操控人的感官系統,是我專門從奧林匹斯山脈奇蹟森林中費盡千辛萬苦抓到的,希望你且鬥且珍惜。”說完這句話他已經笑的快抽抽了,邪惡本性展露無遺。

我氣得七竅生煙,真想把他從擴音器裏拖出來一頓胖揍,卻只能將火氣釋放在幻獸身上,對準它腦袋狠狠一拳吹去,震的我胳膊發麻,但幻獸腦殼極其堅硬,中了一招只是腦袋稍微歪了歪,接着我眼前出現了赤身裸體的fbb。

爲了徹底擊敗幻獸,我體內元氣暗結,準備積蓄到頂後給它來個“爆裂一擊”!然而看到這幅幻象,我腦子裏頓時想到了那晚的溫柔,所經歷的一幕幕如倒帶般在我腦海中一一顯現而出,我頓時就邪惡的硬了。

可是當我“兄弟變的堅硬不拔後”,體內的真元力頓時消失一空,fbb忽然消失,幻獸那碩大的腦袋狠狠一下頂在我胸膛上,我就像一個失了引線的風箏,倒飛出去摔落在地。

沒有真元力護體受此重擊,我根本無法承受,嗓子一甜鮮血從嘴裏吐出,掙扎着想要起身,就像被人抽了脊樑骨,無法動彈。

我這才明白幻獸的厲害,幻象看似飄渺無蹤,卻能對人的思想造成強烈干擾,而這種干擾是足以影響元力發揮的。

我努力剋制自己不去想fbb那玉肌雪丘、細腰豐臀。

可這思想這東西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掌控的程度,它不是手,它是一幕幕無形的介質,從思想中釋放出就會一直存在,所以我腦子裏滿是那晚的“重播錄像”,元力在情色的干擾下根本無法有效形成。

幻獸高高擡起脖子,發出一聲響亮的咆哮聲,接着縱身躍至我身邊張開臭烘烘的大嘴一口咬下,命在頃刻,我用盡吃奶力氣往後退去,噹啷一聲大口咬在我腳腕上的鐵塊,接着一揚脖將我遠遠丟出去。

沒等我落地,幻獸凌空躍起歪着頭大嘴張開狠狠一口朝我身上咬來。

人到這份上甭管啥bb都得忘得乾乾淨淨,生死關頭腦子裏想的就是如何保命,無法積蓄的真元力瞬間變的充盈無比,整個人身體似乎都被一層輕柔的暖流包裹,緊接着周身出現絲絲金線般的氣體,雙手掌心蒸騰而起金黃色的煙雲,瞬間凝結成兩股鴕鳥蛋般大小的氣球。

此時幻獸碩大的腦袋已經抵近我身前,來不及多想我伸手朝它退去,只見兩團閃着黃煙的氣球同時滲入幻獸體內消失無蹤,接着它微眯着的雙眼瞬間瞪的又圓又大。

“嘭”的一聲幻獸從體內發生了爆炸,被炸得粉碎,血肉灑的我渾身都是。 散打冠軍?!

後邊一群老師均是倒吸了口涼氣,好多人本能往後倒退,低聲議論起來。難怪這麼眼熟,原來真的在電視上見過。

呵,這下可好玩了,倒要看看,這個囂張的校醫怎麼被打死!

一時間,好多人都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唐宋頗為驚訝,不停的上下打量著那個散打王,表情相當怪異。張波幾人往後倒退,給散打王騰出空間,同時冷哼道:「我再說一次,認錯道歉,否則……」

「波仔,跟他廢話這麼多幹嘛。」散打王傲氣十足的挺著胸膛走到唐宋跟前,滿是輕蔑的審視,「就他這種,我一拳就能打死……」

話音未落,唐宋忽然揚起手迅猛的抽過去。快若閃電,散打王壓根就沒來得及反應,唐宋的拳頭已經抽在他的脖子上。

嘭!

伴隨著一聲悶響,散打王猛地一哆嗦,然後身子微微搖晃,慢慢倒下了……

噗通!

身體砸在地上的聲音倒是很動聽,一動不動的,更是完美。

安靜,前一秒還活躍的空氣,瞬間變得極度安靜。

無論是張波還是後邊一群老師,就感覺身體被瞬間抽空,都不敢呼吸了。一雙雙眼睛瞪大,不可思議的看著地上不動的人兒,腦子有點蒙。

這變故來得實在太快了,前一秒他們還盼著散打王把唐宋虐出翔,后一秒卻變成這樣。反差之大,突破天際!

一拳,乾死了?

唐宋吹了一下自己的拳頭,朝著地上昏迷的散打王撇嘴道:「你說啥,我沒聽清楚。來,散打王,有本事你醒過來打我。」

只可惜,散打王已經徹底被抽暈了……

眾人可算是反應過來,一幫老師全都是倒吸了口涼氣。要知道,那可是真的散打王,經常上電視的。雖然算不上全國第一,但在本市一直都很牛。竟然,一拳完事了?

日,這校醫,不是在裝逼,而是真牛逼!

看著對面懵逼的張波三人,唐宋很不爽:「大半夜的,就不能來個能打的?那個,你應該是練拳擊的吧?來,乾死我,求你了。」

媽蛋!

張波的心臟都快蹦出來了,今天雖然被電了一頓,可他始終沒覺得唐宋有多強,當時只不過是自己不小心而已。誰知道,竟然是真強!

被指的青年抽搐的往後退,臉上儘可能擠出笑容。只是,微笑中帶著強烈的媽賣比。

很快,張波反應過來,咬著牙冷笑:「趁人不備,算什麼本事。雲哥,勞煩你了。」

雲哥一抽,媽賣比直接變成了諷刺,恨不得將張波給踢死。可他能怎麼辦啊,自己沒個好爹,還能怎麼著?

於是乎,雲哥只能透漏著貧窮的往前走,頭皮卻是一陣發麻。作為職業拳擊手,他可是看得比別人更清楚,唐宋的速度,可怕得要命!

沒事,打不過就跑,沒什麼的……

雲哥心裡不停的安慰自己,表面上則是強勢冷笑:「乘人之危,呵,你也就這點本事。別怪我,是他讓我打你。」

說話間,人已經朝著唐宋迅猛撲過去。

拳擊手就是不一樣,速度快得驚人。那拳風,隔著好幾米都感覺到凜冽,讓一幫老師又燃起了希望……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隨後所有希望全部破滅,一雙雙瞳孔更是無限放大,恨不得看到細菌。

唐宋竟然,漫不經心的抬起手扣住轟擊過來的拳頭!

就這麼硬生生的,擋在距離他腦門不到二十厘米開外。可是,雲哥明明很用力的樣子,手臂都在發抖……

雲哥想哭,就知道這小子不簡單,不單單是速度快,力量恐怖得讓人絕望。他就感覺,自己的拳頭是砸在牆壁上,疼得要命!

「額呵……」

更致命的,唐宋居然還打了哈欠,一臉犯困的樣子,「開始了嗎?呀,已經開始打了?」

「沒有沒有。」雲哥倒是機靈,趕緊奮力把手縮回去,拳頭被捏得有些紅腫。

藏在身後,尷尬的往後退,「不好意思,我拉肚子。那啥,改天吧,改天我們再約……」

話沒說完,人已經撒腿跑了。

這速度,練什麼拳擊,直接練短跑肯定拿冠軍!

唐宋滿是驚愕的四處張望,故作懵逼的樣子:「剛才發生了什麼?奇怪,我就打了個盹,怎麼就結束了?這男人真是,不行啊。」

眾人一抽,心肝直發憷的往後退,一張張僵硬的臉上透露著尷尬與絕望。

散打王倒了,拳擊王跑了,就差格鬥王了……

歪著頭,唐宋還是很困惑的樣子:「波仔,你朋友是不是經常拉肚子? 重生之別叫我男神 要不,讓你這個朋友打死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