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什麼時候買的?」

苗苗探頭問他。

沈春航起身朝她走過去,一邊走,一邊挽起袖口:「應該是今天一早,鐘點工阿姨買的。午飯做什麼?」

苗苗沉吟一瞬:「你想吃什麼?」

「粥。」頓了頓,又補充:「昨天那樣的小米粥。」

「那菜呢?」

「都可以。」

苗苗心裡大概有了譜,把要用的食材從冰箱里拎出來,準備動手。

沈春航:「我也可以幫忙。」

說著把圍裙取下來,遞過去。

苗苗套上,正打算反手系帶子的時候,被某人搶先一步。

沈春航截住她繞到後面的手,「我來。」

系的時候需要先收緊,然後再打結,他才發現苗苗真的瘦了很多,輕輕一勒,頓顯腰身,比原來細了至少一半。

「你太瘦……」他鬼使神差般,脫口而出。

苗苗一滯,旋即笑意入眼:「俗話說得好,一瘦遮百丑嘛。」

「你又不醜。」

此話一出,兩人齊齊一愣。

苗苗眼裡除了疑惑,就只剩茫然。

沈春航不太自然地輕咳一聲:「系好了。」

「……我去切洋蔥。」

「那我能做點什麼?」

苗苗視線一掃:「你把米淘了。」

兩人各據流理台一邊,其實相隔也不遠,大約一步的距離。

至於剛才那句「你又不醜」,兩人極有默契地選擇揭過,誰也不提,誰也不問。

空氣中流動著安靜,一點點滑向尷尬。

就在這時,沈春航忽然開口——

「聽說,沈婠擼了她爹,自己當總裁?」

「嗯,沈總很厲害。」迷妹式崇拜的口吻。

苗苗以為他還會深入打聽具體情況,比如沈婠是怎麼策劃這一切,事前事後做了那些謀算,但沈春航並沒有,話題點不在沈婠,而直是接落腳於苗苗——

「那你不是也跟著水漲船高,升職了?」

「那必須的。」

氣氛重新歸於輕鬆。

這頓飯由兩人共同合作完成,雖然沈春航只會做沒什麼技術含量的粗活,但有苗苗這個靈魂掌舵人在,美味輕鬆拿下,完全不成問題。

「先喝湯,還是先吃飯?」沈春航問。

苗苗:「喝湯。」

他盛了兩碗,一碗推到苗苗面前,一碗留給自己。

兩人邊吃邊聊,氣氛融洽。

飯後,沈春航主動收碗洗碗,苗苗反倒閑下來。

她索性拿了蘋果和橘子,三兩下就做成一個漂亮的拼盤。

沈春航洗完出來,恰好看到成品,心嘆:同樣是一雙手,怎麼人和人的區別就這麼大?

「喏,沈校長您嘗嘗?」

「能不能換個稱呼?」嗯……有點躁。

苗苗頓了頓,小心翼翼:「換成什麼?」

沈春航:「……」

「?」

「算了,隨便叫吧。」一個稱呼而已,他告訴自己,不重要。

苗苗點頭,「哦。」

她那副無動於衷的樣子,看得男人胸口發悶。

至於悶什麼?為什麼悶?

沈春航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悶就悶著唄……

苗苗待到下午兩點,監督沈春航把葯吃完再走的。

她前腳剛離開,胡雯後腳電話就追過來了——

「說吧,你跟苗苗到底什麼關係?第一次見的時候我光顧著生你姐夫的氣,沒反應過來,讓你逃了,這次別想矇混過關。」

沈春航兩眼發懵,一頭霧水:「什麼什麼關係?」

「少給我裝傻!」

「朋友?」

「放屁——」

沈春航:「……」不說不行,說了還是不行,到底要怎樣?

他也很無奈,好嘛?

------題外話------

四千字。

活動頒獎啦:

①搶紅包

恭喜【情瑾傾凰】獲得抱枕

②月票榜

第一名:【baby恆曦】—54張—獲得定製抱枕一個+明信片一張

第二名:【渝家的安安安安】—17張—獲得定製杯子一個+明信片一張

第三名:【月似當時人似當時否】—12張—獲得定製手袋一個+明信片一張

第四名到第十名—【糖霓裳】、【龍影鳳蝶】、【窗台上的貓貓123】、【茉莉1015】、涓涓【jennycsj】、來了【來了啊】、檸檬【瀟湘檸檬醬】(排名不分先後,前4位美人兒是還沒有進群的喲!記得速速進驗證群730010639~管理們在線等你~)獲得定製鑰匙扣一個!

③粉絲榜回饋

狀元:恆曦【baby恆曦】、安安【渝家的安安安安】各獲得定製水杯一個+定製抱枕一個+定製雨傘一把!

以上,請把您的聯繫方式、地址在群里私聊給管理【宇文】才好發放獎勵哦~ 胡雯:「朋友會來你家做飯?」

沈春航:「怎麼,不行啊?」

胡雯冷哼:「朋友會在生病的時候給你煲粥送飯,燒水灌壺?」

「都說了是朋友,至於這麼大驚小怪?」

「是朋友,但沒有哪個朋友能體貼到這一步,我猜你今天出院她肯定去接你了。」

沈春航:「……」無話可說。

因為,猜的全中。

「嘖,不說話就是代表默認了?」

「……默認什麼?」男人眉心一緊,「我有什麼可默認的?」

「聽聽你這不負責任的口氣,跟那誰簡直一模一樣!」

那誰,指的沈春江。

胡雯說人壞話,管你是誰,什麼身份,厲不厲害,從來都是不遺餘力。

「姐……」

「別開口,聽我說完。」

「……」

「你既然不喜歡人家,憑什麼心安理得享受對方的照顧和體貼?你以為你誰啊?人民幣,還是金元寶?哦,誰見了你都得喜歡?」

沈春航:「……」

「我昨天才在網上看了個視頻段子,《論什麼叫渣男》。開頭兩句是這麼說的:明明白白洪世賢,猶猶豫豫何書桓,渣中之王是楚濂。我看,還得加上一句『裝傻充愣沈春航』。」

前面三個人都是古早言情劇里的渣男代表,沈春航也被推到同等高度,這可真是……親表姐!

「話都已經說到這份兒上了,你還要繼續嘴硬?」

沈春航:「?」

他跟苗苗確實沒什麼啊,要他怎麼「嘴軟」?

「姐,你這跟屈打成招有什麼兩樣?」

「嘿,我打你了嗎?!」

「……這倒沒有。但明明不是這樣,你非逼我承認,還不如打呢。」

胡雯火冒三丈:「承認她喜歡你,或者你喜歡她,再不然你們兩情相悅也行,就這麼困難?多簡單一回事兒,你咋這麼不開竅?」

沈春航兩耳一嗡,如同驚雷乍響。

後面胡雯說了什麼,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腦海里只有那三句話在不停回蕩——

她喜歡你。

你喜歡她。

再不然你們兩情相悅……

「喂?沈春航?!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

「……姐,」他聲音沉下來,「以後這種話別亂說。」

那頭一寂,應該也察覺到他語氣中略帶警告的意味。

「我是男的,沒關係;但她是女人,本來沒有什麼,說多了、傳開了也變成有什麼了。這個社會雖然倡導男女平等,但實際上對女人的要求遠比男人來得苛刻。 逼婚成寵 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你別害了人家。」

「沒、這麼嚴重吧?」胡雯的聲音小了,語氣也變了。

「反正捕風捉影的事,別放在嘴上,容易惹禍。」

「……那個,你跟她真沒什麼?」

沈春航眼神一定,語氣篤定而決然:「沒有。」

「……算了,你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我懶得管了。」

「嗯,照顧好自己和我小外甥。」

「知道啦,我還用得著你講?」

男人嘴角一抽。

「行了,掛了啊,拜拜。」

沈春航放下手機,從沙發上起身,抬步行至落地窗前,目光投向遠處,眼神逐漸放空。

他喜歡苗苗?!

苗苗喜歡他?!

開什麼國際玩笑!

……

東籬山莊。

遊離的火燒雲將天空染成橘紅色。

吃過晚餐,權捍霆陪沈婠到花園消食。

兩人相攜並肩,夕陽將兩人身影拉得很長,遠遠望去,就像一幅燦爛溫馨的油畫。

「當總裁的感覺如何?」權捍霆眉眼含笑,寵溺畢現。

「一般。」沈婠興緻怏怏。

「目的達成還不滿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