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你們是打算繼續爭吵還是打算和解?」

陳陶安的語氣很冷,語調也很平緩。

說完他緩慢掃視著武波、段小明,至於危濤,他沒有去看。

武波氣呼呼的回答:「我不接受和解!他們完全是歪曲事實,滿嘴——」

陳陶安瞪了一眼武波,武波馬上閉上嘴不說話。

陳陶安又看向段小明:「你呢?」

段小明沒想到經理居然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問要不要和解。

正常情況下,領導不都該查明真相後主持公道嗎?

他想了下,開口回答:「我願意和解!」

危濤卻開口說:「我不接受和解,我在你們公司被打,這事必須給個說法。」

陳陶安:「你是段小明同學是吧——」

「我叫危濤,危險的危,波濤的濤!」

危濤回答。

「危濤先生,你們同學之間也不用爭論和不和解,因為你們的對方武波不同意和解——既然這樣,我先代表公司處理我能處理的,我不能處理的再協商。」

陳陶安的語氣不容置疑,他停頓一下,似乎在思考什麼,過了幾秒才又開口。

「武波作為我們小強員工與危濤先生發生衝突,非常不對,按照公司規定,員工與客戶發生肢體衝突,情節嚴重者直接開除處理,涉及違法則報送公安機關——按照公司規定,也為了給危濤先生一個交代,我決定開除武波!」

武波耐住性子聽到最後,哪料安哥居然這麼處理。

他感覺自己的肺快炸了,又氣又痛!

「經理,他根本就不是客戶!」

陳陶安沒好氣的回答:「進了小強,就是我們的客戶!就要以對待客戶的熱情去服務對方,制度里怎麼說的,你忘記了?」

「就算他是客戶,但事情經過根本不是他們說的那樣,他們完全是歪曲事實,而且下手很黑,全打我身上,我現在渾身酸痛!」

危濤:「我也會說渾身酸痛,我現在還頭暈想吐!」

陳陶安不想聽他們繼續像孩子一樣幼稚的爭吵下去,於是及時開口。

「事情的經過只有你們三個自己最清楚,經過不重要,大家都是年輕人,我就當你們血氣方剛,但是你們不接受和解,那就只能按照我的方式來處理了——武波開除,至於你段小明,上次打架就本該開除你,是總部有人替你求情,但你再次無視公司規矩,造成了惡劣影響,所以對於你,一樣是開除!」

「所以,秦艷嬌,等下就帶他們兩個做工作交接,他們下午不用上班了!」

陳陶安說完,不再說話,頭稍微低著,眼睛往上、往前看著。

這是他一貫的眼神。

他坐著,大家站著,所以在大家的眼裡,他的雙眼露出大部分眼白,表情看上去非常的冷酷。

武波起初是驚訝,但是想起安哥說過,只要他在自己在小強就是安全的。

所以他內心又歸於平靜。

開除自己只是安哥「大義滅親」的戲法,就跟之前多次免去自己組長一職最終又官復原位一樣。

大不了「休息」一兩天,回頭再來上班。

可陳陶安接下來又說交接工作,武波內心禁不住有點擔憂。

危濤也沒料到這個經理這麼簡單粗暴,直接把兩個員工開除了,這跟他之前跟段小明預料的結果相差太大。

段小明不是信誓旦旦說自己是關係戶,頂多挨頓批嗎?

但是,現在被開除了!

可演戲要演全套,這個時候必須穩住。

他開口問:「領導,那我呢?我就這樣被打然後算了?」

陳陶安回答:「至於危濤先生,你在我們公司受到了傷害,我感覺非常抱歉,開除員工只是一個態度,傷害必須要彌補,所以接下來我們銷售主管秦艷嬌陪同危濤先生去醫院檢查,所有的費用由我們小強支付,任何問題我們公司負責,涉及賠償我們之後再協商,至於需不需要報警,我覺得由危濤先生你說了算。」

陳陶安左一口危濤先生,右一個危濤先生,直喊得危濤感覺心裡不踏實。

段小明這個時候有點呆住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說,該不該說。

危濤想了幾秒鐘,開口:「領導,我覺得開除倒是不至於,我身體沒事,這樣吧,我就不用去醫院檢查了,我覺得開除他們也沒有必要,我們年輕人衝動打架是不對,就當不打不相識吧,領導你看不開除然後這事就算了行不行?」

危濤的語氣變得很軟和。

他可不希望自己替兄弟出頭演個戲結果卻把兄弟的工作給弄掉了。

小明可說過這份工作對他來說很重要,是他老爸對他的一次重要考核。

陳陶安聽見危濤這麼說,語氣也放平緩了許多,但是內容卻不平緩:「對不起了危濤先生,公司有規定才能良好運轉,既然開除了,那就是開除了。」

危濤不知道怎麼接話。

武波心想,沙雕,我他媽還需要你幫忙求情?

段小明心想這下完了,遊戲嗨過頭了,看來上次老爸找的關係是一次性的,這下老爸知道可要麻煩了!

老爸肯定不打自己,可他卡著自己的經濟命脈啊!

陳陶安又說話了:「秦艷嬌,他們兩個的客戶先暫時由你接管,你帶他們交接一下,讓他們簽一下辭退書,該賠償的賠償,該扣除的扣除,至於危濤先生,你跟他保持聯繫,關注他的身體,有任何不適,第一時間要帶危濤先生去醫院檢查,最好是現在就陪同去醫院——好了,我還有事情要忙,秦艷嬌主管來處理接下來的事情,抱歉!」

說完,陳陶安就離開了辦公室。

站在門口的保安許文風忙堆著笑臉喊了一聲:「陳總!」

陳陶安點了點頭:「這裡沒事了,你去忙吧!」

許文風反應有點遲鈍,他開口:「可他們還在裡面——」

陳陶安已經走開了幾步,他回頭:「這裡我說沒事了,你去做好大廳安保工作。」

看見領導語氣這麼肯定,許文風忙立正敬禮:「是!」

辦公室里秦艷嬌心態可歡樂了。

一開始她還以為陳陶安只是嚇唬嚇唬武波和段小明,但是沒想到交接工作都被安排了。

看來是來真格的了。

這武波被開除,喜大普奔啊!

至於這小帥哥段小明,雖然條子正五官好,可是個刺頭青,老惹事,又是個銷渣,這幾天運氣好開了幾單但是屁事一大堆,被開除了也好。

情願再招進來一潭死水,也不要留下一座活火山。

「走吧!下去交接工作!」

秦艷嬌很輕鬆,她感覺只要武波走了,那以後日子可就幸福多了。

說話之間自然就感覺很愉悅。

武波沒說話,第一個先走出辦公室。

段小明跟危濤對視一眼,在秦艷嬌的關注下,也走了出去。

交接工作的過程很簡單,現在是網路智能時代,所有客戶資料全都在系統里,武波和段小明把公司分配的所有賬號和密碼上交給了秦艷嬌,又坐在洽談區等到秦艷嬌準備辭退書。

看見秦艷嬌走開之後,暗流涌動的售樓部開始像開水一般翻滾沸騰。

一堆人圍在西區洽談區武波桌旁,主要就是武波平日的那幫馬仔和馬屁王子們。

一堆人圍在東區洽談區段小明和危濤桌旁,幾乎清一色的女孩。

大家問東問西。

武波一臉的輕鬆,回答組員問題的同時,還不忘挑釁的看向不遠處的段小明和危濤,雖然雙方並沒法直接對視。

「武哥牛皮啊,他們說你一個人打兩個,厲害!」

「我他么早看那個段小明不順眼了,拽得二五八萬似的,這下被開除了好!」

「你怎麼說話的呢,武哥這不也被開除了,不過我們武哥這頂多是回民間體會一趟疾苦,馬上又回班師回朝,對吧,武哥?」

「你小子就別套武哥話了,我們安哥不可能真的開除武哥!」

武波那邊熱火朝天的時候,段小明這邊卻是憂心忡忡。

陸菲菲:「我說你們兩個打個架都打不贏,這下好了,還被開除了,真是急死人!」

陳月不合時宜的懟:「你是急以後去別墅看電影沒借口吧?」

陸菲菲:「你說什麼呢,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幾個危濤新認識的女同事更多的則是八卦:「啊?真被開除了?陳經理怎麼說的?」

「我們陳總這點特別不好,老喜歡開人,一言不合就開人,唉!」

「要不你們跟經理認個錯,寫個檢討什麼的,說不定不開除了。」

「是啊,認錯檢討。」

「陳經理有沒有說什麼其他的啊?」

「會不會是嚇你們的?」

可大家怎麼問,段小明和危濤三緘其口,不肯多說話。

吳小沫認真的思考著,她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突然兩堆人快速散開了。

秦艷嬌從二樓下來了。

她帶著兩份辭退書。

「簽了吧!」

她先把辭退書遞給了段小明。

然後又跨過大廳沙盤區域,走到西區洽談區武波面前。

一個字沒說,她把辭退書往桌面上一放,就走開了。

段小明看著辭退書,才看到一半,就被危濤一把奪走了。

「看個鎚子,這事我覺得要不跟你們經理說實話,或者承認個錯誤,不然真開除啊?」

段小明回答:「那不然呢?你去求他他就能改變主意?算了,這也不是第一次被開除,畢業后幹了四份工作,每一份都被開除,說明什麼?說明我這個人是被開除體質——給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