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們等我片刻我想想……」

鄭壹是不可能想出辦法了,但是這不代表別人沒辦法。

「808你又找我?」

七夜的事鄭壹不問112233還能問誰,不過接到電話的112233心裡卻有點苦,她生怕鄭壹把七夜送回來。

「聽說七夜每年都會發一次瘋?」然後鄭壹把聽來的事都告訴了112233。

聽完之後112233默然……她的嘴角不由的上翹神色中更透露著濃濃的興奮。

「喂,說話。」

對方的沉默讓鄭壹很不爽,關鍵時刻掉什麼鏈子。

「哦……對,是有這麼一回事……這是由於七夜很小的時候受了一次傷把她給魔化了,不過我記得發病周期挺長的……很久沒看到她發瘋……」

「…………那是因為她丟到我這邊很久了好么!」

「哦對……那時候她比較小不適合治療,現在也是時候了……你幫忙治療一下就好了,沒事很簡單。」

鄭壹試著問道:「真的很簡單?」

「真的很簡單。」

鄭壹:「需要怎麼做?」

112233:「所有的傷所有的生命其本質不過是無數規則組成的而已,只要用規則之上的法則將他們修補一下就好了。」

「…………」我簡單你大爺。 ID112233天天道的所謂簡單對鄭壹來說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登天他只要按個鍵回城就好……頂多履歷會出點小問題,但是法則……鄭壹只能表示呵呵。

鄭壹深呼一口氣緩緩道:「大家都是同事……尤其是我這種新來又比較特殊的,難道你就不知道我是什麼個情況? 冷帝殺手妃:朕的廢后誰敢動 還是說你這麼說就是故意的?」

112233嘿嘿一笑:「知道你沒有法則加身,不過我這有條BUG可以卡,只要卡上這條BUG你就可以暫時法則加身,可惜的是時間很短。」

卡法則漏洞……這種事情光想想鄭壹慎得慌,他死一次都能嚴重的影響履歷,卡一下漏洞那是不是就直接不用幹了。

「你不會是在坑我把?」

「額……」112233突然一愣正色道:「大家都是同事我怎麼可能會坑你,再說以你這種智商我坑的了你嗎?」

「就是因為以我這種智商所以我才擔心被你坑,總感覺你們這群人很危險。」

「呵呵……你想多了肯定是想多了…你想想我在ID112233天跟你那邊差了十萬八千里都不止,坑你對我完全沒好處,話說你是擔心卡BUG會影響你升職是嗎?放心這種BUG對別人來說可能犯規但是你本身就是天道完全沒問題。當然更重要的是別人也成功不了。」

鄭壹將信將疑:「那我能一直用你的方法利用法則之力?」

「不能」

「為什麼?」

「漏洞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沒人鑽過,一旦有人嘗試那麼這個漏洞瞬間就會被補上。到時候所謂的漏洞就不復存在了。」

鄭壹駭然感情漏洞是瞬間被補上……但是由此可以得出這個漏洞從來就沒有人去嘗試鑽過……

鄭壹雖然不是很聰明但是他不傻,沒人鑽過憑什麼讓他去嘗試?萬一有什麼危險么?

那到時候他的履歷上就會多出一筆:身為實習天道曾妄圖鑽過法則漏洞謀利己身,然卻死於法則之下……

想到這個鄭壹簡直是要絕望了……

鄭壹無奈只能如數告知112233他心中所想。

112233聽完之後哈哈大笑:「哈哈……放心絕對不會有問題,到現在都沒人去碰這個漏洞不是沒人願意去碰,而是沒人碰的到……對正式天道或者正常實習天道來說這個漏洞是不存在的,只有對你來說是真實存在的,不然你以為法則是什麼?那麼明顯的漏洞怎麼可能會存在在法則上。」

對於自己的特殊鄭壹也是知道的,既然如此那麼確實可以試試……不過他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沉思片刻鄭壹終於知道哪裡不對勁了……自己從一開始就被112233帶節奏了,憑什麼她說治療七夜就治療七夜,機會只有一次用在七夜身上那不是浪費么!

想通這一點的鄭壹並沒有立刻出聲,漏洞還沒到手冒然打草驚蛇萬一對方不給方法了那就虧大了。

「那行……你把漏洞怎麼找我具體該怎麼做都告訴我,我來斟酌斟酌。」

112233鬆了口氣喜到:「那你聽好了……漏洞之所以是漏洞就是因為它是正常情況下的視覺盲區以及思維和邏輯盲區,不管是秩序,規則還是法則都有自己的邏輯規律,所以……」

之後112233跟鄭壹講了很多,多到正常人根本接納不了的地步,按112233所說這些東西必須要理解,不然根本不可能找出漏洞並加以利用。

總之一句話常規知識很重要。

對於這樣高深的交流他們從來都是用獨有的特殊方式進行的,看似無數的知識以及感覺時光飛快的流逝其實並沒有過多久。

聽到這些東西,以及勉勉強強記下這些東西但不代表鄭壹已經理解這些東西了,想要消化還是需要點時間的,學習沒有捷徑……

「等你把這些都理解了在七夜發病的時候你就可以進行治療,記得發病的時候才是治療最佳的時機,那時候病因基本就暴露出來了你可以用最快的時間治療……」

112233天還沒說完鄭壹突然爆出一句:「我為什麼要治療七夜?」

「誒……」

還沒等對方幹嘛鄭壹就掛了電話

「呼……爽快」

鄭壹只覺神清氣爽,終於不用被帶節奏了,當然得不得罪112233以後再說。

「想到,辦法了?」向輕語看到種子醒來試著問道。

「這個……」

「大人,她找上門來了……大人別慌,不是殺過來是打電話過來。」

鄭壹差點點就嚇尿了,這要是殺過來還得了,還要不要命了。

「808你什麼意思?」

「…………」女人火起來果然都跟炸藥似的:「漏洞很難得吧?」

「對……」

「七夜是你的使徒吧?」

「也對……」

「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把這麼難得的機會用在七夜身上?七夜跟著我對我來說有什麼好處,任性不說還凈給我惹事生非,現在帶著她我都寸步難行了……」

「那你想怎樣?」

鄭壹聳聳肩他還能怎樣:「看情況,實在不行就送她回去……」

「你……」

然後鄭壹又掛了……

而身在ID112233天的她青筋暴起抬手就想摔……

突然112233愣了下發現手裡沒東西,隨後從天道空間拿出一部手機惡狠狠的就往地上摔去:「808你居然敢耍老娘……」

………………

對於112233的憤怒鄭壹默默無視,回過神后他看著向問天跟向輕語道:「七夜呢?」

「剛剛出去了」

「那你們有劍不?」

「吶」向問天很自覺的遞給鄭壹一把劍。

鄭壹拎起這把劍比劃了兩下不由的道:「劍長三尺三,劍重……額……」

算了就是一把外觀好看點質量好點的劍

「那你到底想到辦法了沒?」向輕語不由的問道。

「想到了呀!」在向輕語追問下鄭壹比劃著劍冷冷道:「後天……殺七夜」 深夜日黑風高正是七夜出來作祟的大好時機,同時更是殺七夜的絕妙時刻。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天了按那些村民所說凌晨時七夜就會黑化……

「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相處的這段時間我覺得七夜挺好的。也沒有村民口中那麼任性。」

向輕語從來就不贊同殺七夜,這簡直太喪心病狂了。對此她深深的認知到鄭壹是有多麼的禽獸。

而且現在跟鄭壹同行的只有他們兄妹……保不齊哪天鄭壹也會動手殺他們。

向輕語內心輕嘆卻絲毫沒有任何辦法。

「殺就殺了又沒什麼大礙,到時候你們千萬不要手下留情,」鄭壹感慨了下:「殺她也是為她好。」

向輕語跟向問天是不理解殺她也是為她好這句話,反正鄭壹喪心病狂就對了。殺人還說為別人好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對於殺七夜的內在含意向問天跟向輕語是不可能理解的,但是鄭壹也不可能跟他們明說,天道管理局的存在是不可能讓凡人知曉的,別說是凡人了就是野生天道都不可能知曉天道管理局的存在。

所以愛咋滴就咋滴吧!

此時的他們早已不在山洞中,在前不久七夜突然衝出山洞故而現在這些人正是在尋找七夜。

向輕語:「會不會七夜知道你要殺她所以她跑了?」

「是我們,我們好不好,」鄭壹無奈了這搞的一切都是他在做似的……好吧雖然一切都是他的主意但是現在大家好歹也是一天船上的,至於分的這麼清楚嗎!

「七夜不會已經發瘋了吧?」

向問天從不糾結是我還是我們的問題,不過他的嘴一般都很靈……十之八九也是被開過光的。

「如果七夜發瘋了會幹嘛?」

「你應該問如果她事先知道你要殺她然後發瘋了她會幹嘛?」

「…………」

「你們能不要繞來繞去的么?現在怎麼辦?反正我是察覺不到死亡……再說七夜傷害沒那麼高所以……」

「大人七夜出現了……她在快速接近我們……」

水晶球的雷達終於在這個時候找到了七夜,但是在場的沒有誰高興的出來……快速接近他們是什麼意思?總不能她也知道鄭壹他們的方向吧……那被七夜追殺究竟會是何等痛苦。

「我告訴你們……這次不是鬧著玩的,用出你們的全力擊殺七夜,一切後果我來擔著你們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負擔。」

鄭壹三人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劍面對著七夜來的方向就等她出現。

七夜很難抓更不好殺這些他們都知道,但是鄭壹非得要殺向問天他們也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何況那毀天滅地的氣息他們現在光想想依然是心驚膽顫。

「來了……大人快退……」

水晶球的大叫讓鄭壹莫名其妙,不過他相信水晶球不會跟他鬧著玩,瞬間鄭壹就逃離原來的位置,而向輕語跟向問天也一樣全部躲到一邊。

「砰……」

鄭壹就看見原本的位置空間有點扭曲了一下隨後爆開。

而後七夜正式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卧槽~」

「額……」

「喝……」

三人都被現在的七夜嚇了一大跳:「這就是七夜黑化后的模樣?丑成這樣難怪村民不敢說。」

現在的七夜臉上浮腫腐爛五官別說端正了,那簡直是東一個西一個的,那已經不能稱得上是五官了。

七夜除了臉部不對以外手腳也沒一個是正常的,他的手臂腳面統統都被鱗片覆蓋,手指甲跟腳趾甲更是細長而尖銳。

總之現在的七夜就是畸形玩意。

面對七夜的強勢出場鄭壹強顏歡笑道:「那啥現在你們不用有心理壓力了吧?這丑傢伙殺起來沒問題吧?」

向問天跟向輕語都沒理鄭壹他們的注意力都在七夜身上,七夜那神出鬼沒的身影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噩夢……稍有不慎就很可能跟世界說拜拜。

「你不僅要殺我還敢說我丑……殺了你……」

七夜嘰里咕嚕的聲音讓人聽了就覺得刺耳,不過所有人都沒時間管這些,因為七夜已經殺到鄭壹面前了。

鄭壹只見七夜手指一指一股有型卻無形的能量便朝他飛來……

噗……

「嘶……」鄭壹吃痛,就在剛剛的一瞬間他躲閃不急那道力量直接洞穿了他的左臂。

當七夜還要繼續攻擊的時候向問天也堪堪殺過來,不然鄭壹指不定就命危了。

鄭壹總算知道為什麼村民不敢說了,感情這貨還有一顆愛美的心。對於七夜已經知道自己要殺她對此鄭壹倒覺得無所謂。

「看來發瘋后的七夜比想象中的難殺多了,對了她剛剛用的是什麼?沒發瘋她不會吧?」

「是空氣壓縮……七夜黑化應該是被身體的某種力量佔據,所以才會擁有本身並不具備的力量,當然性情模樣什麼的也都會大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