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可知那刺客犯了什麼錯嗎?」

李承乾卻是這麼問道。

「我可管不著,他犯了什麼事,也與我無關。我這府上可沒有什麼刺客,只有家眷在府上!」

「與你有關,你身為皇親國戚,這事就與你有關。」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為什麼?」

李孝常表示不解,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不解。

但是李承乾才不管這些,他只要抓到刺客!

如果這個刺客與李孝常有關的話,那麼抱歉,李孝常恐怕要遭殃了。

一切與自己作對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這是他的底限之所在。

關於李孝常的不解,他是這麼解釋的。

「因為此刺客欲刺殺本王,是皇後殿下讓程伯伯來追的!而非有意針對於你,也不是程伯伯故意為難你的。你身為皇親,應該有這種覺悟,所以,本王以為,你還是開府門,讓我們進去搜上一搜!」

李承乾這麼說道。

李孝常似乎沒有什麼特別反應,就連李承乾說出刺客要殺自己,他都是波瀾不驚。

這讓人有些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提前得知?

那便是說,這貨與許敬宗有些許聯繫?

「怎麼?本王說的,你似乎一點都不放在心上?你可有將本王放在眼中?」

李承乾說得十分嚴重,讓得李孝常有些詫異,但又是說道:「臣深感痛心,定要將兇手抓到才是!」

這種話說得是不痛不癢的,也像是沒有說一樣,這種萬金油回復,李承乾可以說上千條以上。

所以,對於他這種回復,他十分不滿意!

李孝常又是說道:

「太子殿下,這府上有臣的大量家眷,若是突然進入,怕是會讓我家眷受驚,這樣恐怕不好吧?」

好吧,當你不知道,但不讓老子進去,老子不樂意了!

「李孝常,難道本王要進去,也是不可能嗎?」

李承乾突然發飆。

「臣當年追隨於太上皇,也未受此待遇,今卻因為一個刺客來臣府上如此要求,這恕臣難於從命!」

「李孝常,你得弄明白,現在是皇上的天下,太上皇已經是榮退,享晚年之樂。你難道還看不清情況嗎?別拿太上皇說事,不頂用!」

李孝常之所以會反李世民,一多半是因為他忠於李淵,是李淵的舊部。

雖然得到了李世民的封賞,但因為近來幾次李世民對於一些藩王的削弱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因此才會想反李世民,再造一個玄武門事變。

但雖然有這想法,可還未實施,現在的情況也不容他實施。

李承乾有理由相信,許敬宗要殺他,也還是因為大唐開始慢慢變強。

大唐越強,奪權越難。

「太子殿下,事不能這麼說!」

「本王說話,你就不能聽著嗎?非得頂嘴嗎?」

李承乾突然喝道。

這讓得李孝常有些招架不住。

李承乾的變臉速度太快,讓他有些接受不來。

「我……」

「你什麼你!讓你聽著,你便好好聽著,非得逼本王生氣嗎?」

本以為李承乾是好欺負的,現在看來,不是如此。

李承乾接著說道:「光憑你剛才的行為,本王就可以掌你嘴!若不是念在你是宗親,本王早就對你不客氣了!」

李承乾開始懟了起來,一點面子都不給李孝常。

這讓他十分難看。

程咬金也在一邊笑著,看著李孝常被懟得是一言不發。

還讓人囂張,現在好了吧,你剛才的囂張勁哪裡去了?

李承乾還沒有說完。

他的嘴就像是機關槍一樣,不斷的發射。

「還有,本王說到有刺客要殺本王的時候,你卻是一副漠然,難道本王的性命比不是你的家眷重要?你的腦袋裡裝的是屎嗎?刺客進入你府上,如果你不知道,這無話可說,但你也要配合調查。可你沒有。讓本王有理由相信,這事你是知道的,而且你還與這刺客有瓜葛存在!告訴你,本王今天就要強闖入府中,將刺客抓拿!到時候,你就準備受責罰吧!這窩藏罪犯的罪可不輕!」

李承乾懟得整個人十分舒服。

那李孝常始終是說不上一句話。

最後系統總算是來了提示。

提示:

李孝常掉下三個技能、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選項。

技能一:烹飪精通

屬性一:魅力+2

屬性二:智力+3

李孝常這人的魅力值這麼小,一定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

就是這個技能有點意思,烹飪精通。

為什麼不要呢?

這一段時間天天吃著大唐所謂的美食,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說什麼也要烹飪出屬於自己那個年代的好東西。

正好,懟完了這貨之後,真的出了一個烹飪精通。

於是他沒有多想,直接收了。

裝備上之後,整個人對於美食的認識到達了一個空前絕後的程度,原來做飯也是一件十分讓人感覺到欣慰的事。

用這些烹飪的方法,他又有了想法,或許可以將英雄樓的業務擴大,改造成英雄大酒樓,還要搞成連鎖的。

不管在哪個朝代,這酒店什麼的,絕對也是一個賺錢的行業。

以後再與鄒鳳熾好好說說吧。

現在,面對著這個難啃的主,都被他啃得差不多了。。

李孝常現在一言不發,因為他不知道要說什麼。

PS.剛到家,就開始加緊碼字,這是第一更! 「對!李孝常,你竟然不將太子殿下的性命看在眼中,別有用心啊!」

程咬金似乎抓到了機會,這麼說道,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早就被嚇得要死了,但是這李孝常似乎與普通人不一樣。

他道: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李孝常真是死鴨子嘴硬,說什麼也不承認。

他一定以為李承乾對他沒有辦法。

可偏偏李承乾得了好處,自然也是不會放任他作妖。

好一個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看不出來這貨懂得還不少。

如果李孝常覺得這事就這麼完了,那他一定是想錯了,因為李承乾沒有達到目的,是不會罷休的。

「程伯伯,直接進去搜!有什麼事,本王頂著!一切由本王負責!」

李承乾這麼說道。

這就是要給程咬金權力,有什麼事老子擔著,你李孝常還敢說什麼?

程咬金立即會意。

「俺老程早就想這麼做了!太好了!」

程咬金摩拳擦掌的,似乎就要出手了。

而他的手下也要動手了。

「什麼!你敢!盧國公,你最好後面一點,別逼我!」

李孝常竟然亮出了刀,這貨就是想要反抗的意思。

他指著的是程咬金,而不是李承乾。

李承乾倒希望指著的是他,如果是這樣的話,還能教訓他一頓呢。

因為這是對太子的不敬!

然而李孝常卻是不敢這麼做。

「薛仁貴!」

「是!」

李承乾不得不出薛仁貴。

「將李孝常給本王拉到一邊!別讓他搗亂。他敢再阻止者,打斷他的腿!」

「是!」

完后,薛仁貴便沖向前。

而李孝常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直接糾集了大量的人馬。

試圖阻止大家的行進!

「誰也不能進去,這還有王法嗎?」

「王法?你若不交出人來,那就是置王法於不顧!那才是朝廷的悲哀!」

論說起這些東西,李承乾可不從來沒有輸過任何人。

李孝常無語,但嘴上卻還是不鬆口。

「反正,你們不能進去!除非從我身上跨過去!」

他越是這樣,就越證明心中有鬼。

如果真的沒事,為什麼不讓大家進去看看,越是這樣,越讓人覺得這府上一定有刺客的存在。

那麼李承乾更加不可能放過他。

「愣著幹什麼!速度!」

「是!」

薛仁貴得令。

直接沖向前。

這一次,他並沒有使用武器,畢竟對方可是皇室宗親,他哪裡敢對他們使用武器,否則他一用,這些人都得死。

包括於李孝常在內。

完后,雙方便大戰了起來。

讓李承乾有些鬱悶的是,這個李孝常還真的有兩下子,竟然在薛仁貴的手下可以堅持十個回合。

一邊的程咬金卻是說道:「薛仁貴,你不必客氣什麼,藏著實力幹什麼?」

李承乾才知道,原來薛仁貴有所保留,大概是因為對方的地位關係吧。

於是他便道:「薛仁貴,你別將人打死就可以,重傷什麼的,有本王在,保你無事!」

「是!太子殿下!」

有李承乾這一句話之後,薛仁貴像是打了雞血一般,以一敵十,依然不落下風,同時僅用三招,便將李孝常給狠狠的打趴在地。

這麼快就敗了的李孝常,十分沒有面子。

這都讓人欺負上門來了,他還算是一個郡王啊!

「你們會後悔的,竟然敢對我無禮!我一定會稟告皇上,將你殺死!你叫薛仁貴是吧!我會讓你死!」

李孝常最後也被激怒了。

「李孝常,這事與我手下無關,有種你便與本王來論! 千金契約,傲嬌酷總太難寵 與我手下過不去,你還有種嗎?」

但現在不是與他說太多話的時候。

接著沒有再理會李孝常,因為他被控制起來了,也沒有太多作用,而他對程咬金道:

「程伯伯,看你的了!」

「是!」

程咬金這便往著李孝常府上而去。

這讓李孝常十分的不開心。

「盧國公,你敢進去試試,我一定要皇上面前參你一本。」

「老子等你!」

程咬金丟下了一句話就離開了,往著他府中而去。

李孝常無語,也是無力去改變。

原來我是妖二代 拒愛:踢走二手總裁 只能這樣了。

這入府中尋刺客,可能沒有那麼快。

而李承乾則是走到李孝常的眼前。

「李孝常,你似乎在怕什麼?本王以為,你府上的,不僅僅是刺客那麼簡單吧?」

李承乾突然這麼一說。

李孝常有些心虛了。

「太子殿下,臣自太上皇……」

「別提太上皇了,現在時代變了,不再是你那個時代了。你回答我,是不是你府上還有其他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