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幹什麼?你不要碰我,我討厭你!」

童稚的聲音是那麼的清脆,這樣的話,唐玉也不是第一次聽到了,只是每每聽到,都覺得刺耳得很。

她暗暗咬牙,已經過去三年多了,偏偏,她在這個孩子的身上討不到半點的好處,以前小的時候保姆和管家無時無刻不圍在他的身邊,後來倒是沒那麼勤了,可這孩子是打小聰明得緊,一直沒給她什麼好臉色。

若不是因為霍向南,她還真不想去討好這個孩子。

三年,她在這東湖御景住了三年的時間了,然而,卻是跟三年前沒有什麼區別,她就只能憑靠著她住在東湖御景這一點跟霍向南扯上點關係。

不過,這樣的日子也不會太久了,再過不久,她和霍向南就要訂婚了。

只要想到這一點,她就不禁雀躍起來。

到了那個時候,她便是這孩子的媽媽,她倒是要讓這孩子瞧瞧她的本事。

當然了,這樣的想法她是不可能告訴任何人的,所以,在昊昊這裡碰了壁,她也是僵著笑直起身來。

就在這個時候,二樓的方向傳來了動靜。

昊昊望過去,當那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現在視線範圍內,他禁不住立即蹦起來朝著那抹身影跑過去。

「爸爸!」

霍向南俯下身,把孩子單手抱了起來,昊昊環住他的脖子不住的蹭,瞪著大大的眼睛撅著小嘴撒嬌。

「爸爸,你答應過我今天晚上給我講獅子王的故事的,你現在卻說不陪我了,你賴皮。」

男人的臉上溢出寵溺的笑,在這三年多里,他生活的重心就在這個孩子的身上,每天都是儘可能的按時回家陪著他,若不是今晚的宴會必須參加,他還真想留在家裡陪他。

昊昊自小就很聰明,甚至是太過聰明了,不過才三歲多將近四歲的年紀,卻是一個鬼靈精,有時候就連保姆都管不住他。用管家的話說,昊昊是天王老子都管不住,唯獨,昊昊只聽他的話。

其實,也難怪的。

從小到大,他把自己能給的通通都給了他,昊昊很聰明,從來都不會問媽媽在哪裡,可是,他越是這樣,他便越是心疼。

他就只能用加倍的愛來給予他。

「昊昊乖,爸爸今天晚上有事,讓管家爺爺給你講故事好不好?」

豈料,昊昊搖了搖小腦袋。

「我不要,我就要爸爸給我講,如果爸爸今天晚上實在沒空,那就下次!」

「好,爸爸答應你。」

霍向南笑著,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昊昊咧開嘴一笑,露出了白白的小牙齒。

兩父子正鬧著玩著,唐玉不甘淪為空氣,往前走了幾步。

「向南,你今晚是要出席宴會吧?要不,我跟你一塊去?」

她心裡尋思著他還是需要一個女伴的,不料,他卻連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了。

「不用了。」

唐玉的身子定在那,已經三年了,然而,他對她的態度卻仍舊沒有半點的改變,他可知道,再過不久他們就要訂婚了?

「那我……」

她不想放棄,正打算退一步說在家裡照料昊昊,沒想,男人把孩子交到管家的懷裡,隨後,撂下了話。

「你們好好照顧昊昊,我今晚估計會晚一些回來,早些哄他睡覺,不要讓他熬夜。」

「好的。」

管家應了聲,霍向南把該交代的事情交代完以後就出了門,管家和保姆帶著孩子上了樓,徒留下唐玉一個人杵在那不甘得直跺腳。

其實,今晚的宴會說是宴會,還不如說是一場商業之間的聚會。

蜜制新妻 這個圈子不大,彼此間也算是熟悉,但是這樣的見面有時候還是必要的,畢竟,有些時候是得維持表面的客套。

九點一過,他便驅車前往,以前他常開的那台pagani已經換成了一台最新款的,宴會的地點是在一間俱樂部,他把車子停好以後便走了進去。

大多數的人已經來了,相互間正舉杯交談,他普一進入,冼奕便朝他走了過來。

「你今晚怎麼這麼遲?」

男人從桌子上拿起了高腳杯,手間輕輕晃動,杯中紫紅色的酒液盪出了好看的線條。

「公司有些事,處理晚了。」

他抿了一口紅酒,不少人看到他來了便過來跟他打招呼,更是出言祝賀,他笑了笑,沒有說話,等到那些人走遠以後,旁邊的冼奕是再也按耐不住了。

「最近圈子裡都是關於你的事,大家都說,你和那個唐玉要訂婚了。唐玉在東湖御景住了三年之久,從來都沒有女人可以在你那裡住那麼長的時間,很多人都對你們的關係萬般猜測,甚至還有人說,聽見昊昊那個孩子喊她媽媽。」

喊唐玉媽媽?

聽見這話,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向上揚起的弧度。

昊昊那小子是聰明得緊,最起碼就他所知,昊昊從來都沒有喊過唐玉一句「媽媽」,也不知道這所謂的風聲到底是從哪裡傳來的。 小孩子向來都不會說謊,喜歡一個人跟討厭一個人,一般都會分得很清,也什麼話都敢說,他不知道為什麼昊昊那麼討厭唐玉,不過,估摸也沒有理由讓他去喜歡那個女人吧?

冼奕顯然對這個八卦很感興趣,他用手肘撞了撞他,故意對他擠眉弄眼的。

「你倒是給我說說啊,你和那個唐玉究竟怎麼一回事?不過說實在的,還真沒有一個人能在東湖御景住那麼久的,這唐玉還是頭一個呢!再加上最近傳你們要訂婚的事以及一些謠言……我還真懷疑,你對這唐玉是不是動心了呢!」

然而,對於他的話,霍向南只是笑了笑,半晌以後,才淡淡的說出了一句。

「訂婚的事,我還是頭一回聽說。」

這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冼奕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敢置信。

「難不成,是唐玉自導自演……」

「與其說是唐玉自導自演,還不如說,是我爸擅自發布這樣的消息。」

他抿了一口酒,嘴邊的笑逐漸染上了幾分譏諷。

「三年了,這三年裡,他一直都在試圖撮合,從來都沒有斷過這點心思,也難為他能堅持三年之久。」

聽他這麼一說,冼奕難免有些疑惑。

「可是,你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把這唐玉趕走,不是么?」

男人但笑不語。

他要想趕人,在霍建國那邊得有個名堂,總不能平白無故的把人趕走,偏生,這三年裡唐玉很是安分,即便昊昊對她的不喜已經完全表露在臉上,她仍然保持親和,一點逾越本分的跡象都沒有,若是他先做些什麼,倒是他看上去可笑多了。

反正,在家裡的時候,他權當唐玉是一個完全的透明人,因此對他來說,是去是留對他來說都沒有區別。

兩人聊了一會,冼奕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對了,今天得到了一個消息,還沒來得及跟你說。」

他故意頓了頓,好像想要保持點神秘。

「我也是才聽說不就,你應該還記得那個叫簡珩的男人吧?」

這個名字,乍聽之下是久違了,霍向南的神情有些恍惚,他已經記不清自己究竟有多長時間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了。

這三年裡,說他好過吧,其實,他並不好過。

他儘可能的不讓自己去想起那個人,不去想起那些過往的點點滴滴,可縱使他再怎麼努力,每當午夜夢回,有一些回憶總是會不自覺地湧上心頭。

原來,竟是想忘也忘不了。

他從來都不曾去逼迫自己忘記一個人,那是唯一的一次,卻直到了現在。

冼奕見他不說話,以為他還對過去的那些事耿耿於懷,正遲疑著要不要繼續說,沒想,他回過神來,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然後呢?」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冼奕仔細打量著他的面容,確定沒什麼了,才終於要把那些話說出口來。

「那個簡珩,回來了,他回來俞城了。」

這樣的消息,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就差那麼一點點,一些話就出了口,還是他及時把那個夢繞魂牽的名字咽下了喉。

「所以呢?」

他這樣的冷漠,讓冼奕難免有些詫異,不過仔細一想,也對,畢竟那些事已經過去三年多了,也該徹底放下了。

可是,他……是真的放下了嗎?

冼奕還想說些什麼,餘光不經意的一瞥,竟然瞥見了一抹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一瞬間,他微張著唇,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霍向南自然也是看到了,雖然,他從冼奕的口中聽說了這個人回來俞城的消息,只是怎麼都沒想到,相見,會這麼快。

在不遠處,那抹身影依舊頃長,但與三年前不同的是,他的身上更添了幾分成熟。

史上最強的血脈 他似乎正與別人交談,大概是感受到了目光,他慢慢的轉過頭來,冷不防的,四目相對。

在看到他的剎那,簡珩的眼裡並沒有半分的詫異,似是早就料到會碰到他一般,他又跟旁邊的人說了幾句,隨後,徑自的往這邊走了過來。

冼奕的神經不自覺的緊繃,他就這麼看著簡珩由遠至近的走來,在他們的幾步之外站定。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與三年前的箭弩拔張相比,他的神態悠閑,說起話來,也是漫不經心的。

「好久不見,我跟你……已經有三年多快四年沒見了吧?」

他首先開腔,男人的薄唇幾乎抿成了一條直線,半晌后,他才勾動唇角。

「是啊,三年沒見了。」

有一些見面,總是猝不及防,就好像有一些人,想要徹底放下,卻在努力了一番以後恍然發現,一切不過是自我掙扎。

……

秦桑是真的不曾想過,自己有一天,還會回來俞城。

這座城市,在闊別了三年之久以後,似乎並沒有多少的改變,仍然如同記憶中的那般,猶如,根本就沒有這所謂的三年時間。

三年前,她決定離開俞城時,就已經把秦宅里的傭人都遣散了,只留下一兩個定期過來打掃。大概,那個時候的她也沒有回來的打算,所以才會把這裡的一切通通都安排妥當再離開。

偌大的客廳內,蔣衾衾坐在地毯上跟豆豆玩著玩具,由於有定期的打掃,因此她回來以後,根本不需要怎麼收拾就能夠直接入住了。

三年過去了,豆豆也三歲多將近四歲了,與之前相比,他的模樣張開了些。

蔣衾衾覺得很安慰,三年前豆豆離開時還是昏迷不醒的,雖然這些年裡關於豆豆的消息她都知道,可當她真的看見了,才總算是放下心。

但是,還有一些惋惜與心疼充斥著她的心房,到底,她唯有嘆了一口氣。

「豆豆他……只能這樣了嗎?」

聽見她的話,從廚房端著茶走出來的秦桑笑了笑。

與三年相比,她的頭髮留長了些許,多了幾分溫婉,現在的她,早就沒了當年的戾氣,更多的,是渴望安穩的生活,即使平平淡淡,也總比像以前那般掏心掏肺要好得多。

而如今的日子,恰恰就是她想要的。 最近也沒什麼大型的活動,所以公司都算比較空閑,文珊就打算叫上林詩思請假一起去旅遊,但是林詩思想到要做電燈泡,她就沒什麼興趣了,馬上就拒絕了文珊,文珊堅決的說只有她們去,李子旭他們是不會去的,他們還有其他的工作要做,也請不了假出去,經不起文珊的撒嬌,也只好答應她了,文珊還說她已經請好了假了,就等林詩思回去公司跟老總請假了,當林詩思跟陳鋒請假的時,陳鋒立馬就拒絕了,他說過兩天杭州有個比較大型的服裝展,想林詩思跟過去一起看看,還有公司的設計師也會一起過去的,也可以當學習一下其他公司的文化,聽到陳鋒這麼說,林詩思也只好拒絕文珊了,文珊聽了,一直在罵陳鋒,說什麼不早說啊,她都請好假了,竟然不放林詩思,真的太過分了,說了一個晚上,林詩思都聽到耳朵痛了,不過她也只能忍著,誰叫她答應了文珊,最後丟下她一個人,文珊說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停住了,看著林詩思,林詩思比她看得很彆扭,問文珊你看什麼啊,「小思,這次是設計部和你一起過去,意思是蘇元軒也會一起去嗎」「應該是吧,我沒問老總具體的人數」「不行,我明天跟老總說假不請了,我也要一起去」「珊珊,就去幾天而已,你也離不開李子旭嗎,一定要跟著過去」「不是這樣的,我是因為你才去的」「我怎麼了」「那個蘇元軒會一起去,你一個人去,不行,我陪你去,有什麼事都可以幫你」「都是公司的同事,請問文大小姐,會有什麼事呢」「這都不行,我明天就去跟老總說,就這樣決定了」文珊說完就回房間去了,林詩思看著文珊的房間嘆了一口氣,她知道文珊是擔心她,但文珊是不是過分的保護她呢,難道文珊就覺得她這麼沒用嗎,難道一輩子都要文珊陪在身邊嗎,她可是下定決心要重新開始的,忘記讓她傷心的人,不可以在依賴別人的,自己的事一定要自己去解決,竟然下定決心了,就不能後退,這次一定要阻止文珊一起過去杭州,能阻止文珊的也只有一個人了。

早上回到公司,文珊第一時間跑進老總的房間,林詩思只希望老總不要答應文珊的要求,過了幾分鐘,文珊隨頭喪氣的走了出來,林詩思故意走過去問文珊怎麼了,文珊說道「老總不讓我跟你們一起去,說我一個採購的跟過去幹嘛,我跟過去了,採購部的工作誰負責,我真的不想罵他,採購部又不是我一個人,還有其他同事啊,可以讓我請假去玩,竟然不讓我跟你們去出差,什麼邏輯啊」林詩思昨晚已經發過信息給老總,說今天如果文珊說要跟去杭州,叫老總一定要拒絕她,沒想到用真沒牽強的理由,真的是服了老總了,老總生意確實很強悍,要他去拒絕一個人,智商確這麼低,這時文珊打斷了林詩思的想法,「我還跟老總說,如果我跟過去杭州,還可以看看那邊有沒有好的布料可以採購一點回來做新款的服裝,老總二話不說就直接說不可以,叫我在公司看著採購部,無論我怎麼說,他就是不同意,小思,你說老總發什麼瘋啊」「可能他真的不想你過去呢,而且去出差很辛苦的,在公司不是很好嗎,舒舒服服的」林詩思也想不出什麼理由了,只能隨意的說幾句,「可是我真的不放心你跟蘇元軒一起出差」「又不是只有我們兩個,還有老總,還有子旭和子熙啊,你是不放心子旭吧,我可以幫你看著他的,不用擔心」「子旭我不擔心啊,他能做出什麼,你對著蘇元軒真的已經沒事了嗎」「我都說了沒事了,真的不用擔心,你以為我那一年離開是因為什麼,就是因為要忘記他啊,如果我沒有放下,我是不會回來的,我回來就證明我已經放下了,你還不相信我嗎」文珊看著林詩思堅定的眼神,也只好放棄了「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跟他單獨相處啊」「珊珊,如果我刻意的避開他,他肯定覺得我對他還有什麼,我大大方方的和他工作,只是討論工作的事情,其他私人的事情都不會談的,這樣才能證明我真的已經放心了」「好,我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他而已」「好了好了,這裡是公司,不要多說了,快去工作吧,下班請你去吃飯」說完林詩思走回自己的辦公室,文珊也不能再說什麼了,只能相信林詩思。

到了出差的那天,林詩思很早就出門去機場,文珊都還沒起床,林詩思就怕文珊又要嘮嘮叨叨的,所以趁她還沒起床就先走了,到了機場,全部人都已經到齊了,陳鋒看到林詩思也到了,就開始幫每個人去拿機票,在等候的時候,李子熙靠了過來,「詩思,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出差」「恩,然後呢」「你不覺得很興奮嗎」「我為什麼要興奮啊,只是工作而已」「我們可以利用工作的時間去玩啊,可以當去旅遊」「我可沒這個心思,把工作做好就行了」「哎,我說詩思,你不要總是這麼冷冰冰的嘛,怎麼說也是朋友嘛」林詩思對李子熙笑了一下,就轉過頭不理他了,可是李子熙卻沒有走開,一直坐在林詩思的身邊,這時蘇元軒走過來了,「小思,你吃東西了沒,我買了點早餐一起吃」「哦,不用了,我不餓,你們吃吧」「怎麼也要吃點東西的,不然會餓壞的」林詩思看了一眼蘇元軒,再看看李子熙,「子熙他餓了,你們去吃吧,我想休息一下」「我不餓啊,我也想休息一下」說完就閉著眼裝睡,林詩思也沒辦法,本來想叫蘇元軒把他帶走的,自己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現在也只能隨便他了,蘇元軒聽他們這麼說,只能默默的走開,林詩思看著蘇元軒的背影,他一直都沒變,對誰都是這麼的溫柔,所以她當時才會愛上他,其實這是他的性格而已,對身邊的每個人都真沒體貼溫柔,林詩思知道他並不愛她,只是自己傻傻的陷進去而已,林詩思只是狠自己這麼久才想通,如果她能早點清醒,或許就不會傷心這麼久,或許就不會像個失敗者一樣逃離這裡,逃到外國去療傷,希望現在能想通也不會太遲;李子熙睜開一隻眼睛看著林詩思,順著她的目光看到了蘇元軒,李子熙突然目露凶光盯著蘇元軒,就一秒的時間,又恢復了正常,繼續閉著眼睛裝睡,這次的旅程會發生什麼了,每個人的關係也會因為這次的旅途而有所改變。 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終於到達杭州了,雖然在飛機上可以睡覺,但每個人都覺得很累,陳鋒就建議所有人先去吃個飯然後再回酒店休息一下,所有人都是舉手贊成的,因為真的是又累又餓,一行人拿好了行李走出機場找飯店吃飯。吃完飯所有人都直奔酒店辦理入住,辦理好入住,所有人都想著會房間好好的睡一覺,林詩思回到酒店房間卻怎麼也睡不著,看著外面的陽光不錯,就打算出去走走,剛打開房門就看到蘇元軒也走了出來,原來他住在我對面啊,蘇元軒也看到了林詩思,「小思,你不休息一下嗎」「回到房間突然覺得好精神,就打算出去走走」「這麼巧,我也是沒什麼睡意,所以也想出去看看,那要不一起,沒這麼無聊」「恩,好吧」林詩思本來想拒絕的,可是這又顯得太刻意,就只能答應蘇元軒了。兩個人走在路上,左看看右看看的,就是誰也不開口說活,感覺像陌生人一樣,「小思,我感覺你變了」「是嗎,變好還是變壞了」「變得不愛說話了,以前的你總是停不下來」「每個人都會改變的不是嗎,改變了代表進步了,人總不能原地踏步吧」林詩思看著蘇元軒,蘇元軒在她的目光了看到了堅定,「以前總覺得你很柔弱,現在看到你很堅強」「這樣很好啊,我很喜歡自己的樣子」蘇元軒看著她笑了,「有什麼好笑的,我與說錯嗎」「沒有,這樣很好啊」「要不要找個地方坐一下」「好啊」,兩個人找了個咖啡廳聊了一下午,從國外聊到國內,從自己的生活聊到對方的生活,林詩思終於可以面對蘇元軒了,是以朋友的身份,這樣的改變讓她覺得很愉快,兩人見差不多時間了,就回酒店了,剛進入酒店門口就看到李子熙走出來,「你們兩個去哪了」李子熙也看到了林詩思,看到她旁邊的蘇元軒,口氣也變得很差,「沒什麼,就出去走走而已」林詩思不想解釋什麼,說完就回房間了,蘇元軒也打算回房間時,比李子熙拉住了,「我說,你不是有個大模特女朋友嗎,還不夠嗎」「我不懂你什麼意思」「竟然是有女朋友的人,就安守本份,不要再去勾搭其他的女孩」「勾搭其他的女孩?」蘇元軒不解的看著李子熙,「你是說小思,我跟她只是剛好碰到而已」「喲,小思小思,還叫得停親熱的,你不會是想腳踏兩條船吧」「我不懂你說什麼,我要回房間了,麻煩你放手」「蘇元軒,在公司你是我上司,我可以對你客氣點,但如果你敢再靠近詩思,再傷害她,我可是不會對你客氣的,聽清楚了,你最好離她遠一點」蘇元軒看這裡李子熙,想說什麼,但最後卻什麼都沒說,直接轉身回房間了,李子熙望著蘇元軒離開,動也不動的站著,知道陳鋒叫他,才反應過來,「子熙,你在幹嘛,走了,去吃飯了」「那我去叫詩思」「不用了,我剛問過她,她說她有點累就不出去了」「噢,那走吧」「對了,還有子旭呢」「他忙著跟大嫂報平安,叫我先走」「恩,那走吧」。

第二天,陳鋒帶著所有人去到了服裝展的會場,服裝展是明天才正式開始,今天是先過來看看活動現場,陳鋒一到現場,就跟每個工作人員打招呼,工作人員也很熱情的回應著,「哎,我說老總跟這裡的人怎麼這麼熟悉啊」李子熙靠近林詩思的耳朵說到,「這次服裝展的公司老總和我們老總是朋友,兩個人都經常聯繫的,也會經常到對方公司,所以就熟悉啊」,陳鋒打完招呼,也一一介紹林詩思他們,每個人都禮貌熱情的打著招呼,「陳總,你來了」「張總,你今天也在啊」迎面走來了這次活動的主辦方張總,他看到陳鋒,熱情的握著陳鋒的手,「明天就是正式的活動了,肯定要來看看進度的,這次服裝展不允許有任何的差錯」「張總真是敬業啊,像我都是放手給下面的人去做,我都不怎麼管的」「那是陳總你的手下能力強,我公司這些人啊,少看一點都不行,我怕他們會搞砸」「張總真會開玩笑」就在他們還在互相奉承的時候,舞台音樂響起來了,接著就是每個模特穿著新季的衣服出來走秀,林詩思看著活動現場的風格、舞台、燈光、音響和模特走秀都安排得很好,音樂響到一半突然中斷了,「小楊,什麼回事啊」張總轉身問自己的策劃,只見小楊急急忙忙的走到後台出,過了幾分鐘走到張總的面前,「張總,這次服裝展的主要模特LiLi發生意外了,來不了」「怎麼會這樣,現在臨急臨忙的去哪裡重新找模特啊」「這個,我們也在聯繫」「有問清楚那邊是出什麼事了嗎」「那邊的經紀公司打電話過來說LiLi發生了意外需要住院,所以來不了了」「現在才來發生意外」「說是突發意外,他們也沒辦法」「那你們有沒有聯繫到其他的模特」「現在已經在聯繫了,可是時間太趕,很多模特都有工作,不知道她們有沒有空」,張總轉身訓斥了自己的手下幾句,就跟陳鋒說「不要意思啊,陳總,我先去處理點事情」「沒事,你先去忙,我們隨便看看」,張總帶著自己的手下走去後台了。

陳鋒帶著林詩思他們轉了幾圈就打算回去了,這時張總又帶他的手下小楊跑過來,「陳總,還好你還沒走」「怎麼了,張總」「陳總,你們公司的模特現在可以調動一個過來幫忙嗎,我們真的找不到其他的模特」「張總,不是我不想幫你,可是現在才說,我們公司的模特都各自有工作,可能不行」「你不是和李韻希很熟的嗎,我知道她現在還沒有簽其他經紀公司,可以找她嗎」「這個的話,元軒,能聯繫到韻希嗎」陳鋒轉頭問蘇元軒,「這個可能不行,因為韻希回英國了,她家有點事」「那張總真的沒辦法了」,張總聽完也沒有了主意,「小楊,真的找不到其他模特了嗎」「張總,全都找過了」張總不經意間看了林詩思一樣,突然像想到了什麼一樣,跟陳鋒說「陳總,這個女孩是」「她是詩思啊,你不認得了,之前開會她會一起的」「原來是詩思啊,變這麼漂亮多了,都不認得了」,「張總好」「陳總,這樣吧,你把詩思借來給我們當一下模特吧」「詩思,她沒有模特經驗啊,這麼短時間,應該不行吧」林詩思聽了,也連忙搖頭說「張總,我真的不行,我完全沒經驗的」「沒事,就是穿我們的衣服走出來而已,很簡單的,我是真的沒辦法,而且詩思的氣質也很符合我們的衣服」「詩思,你的意思呢」陳鋒問林詩思,他是沒什麼問題,主要是林詩思,「我真的做不來」林詩思想都不用想就拒絕了,「詩思,你就幫幫我吧」看著張總這樣求她,她也不知道怎麼拒絕,看了一下陳鋒,林詩思突然也沒有了主意,「詩思,你就幫幫張總吧,穿著他們公司的衣服出來走一圈就可以了」陳鋒看到這局面,也勸起了林詩思,「對啊,詩思,就算有什麼問題我們也會怪你的,就幫張總一個忙,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張總幫忙的,張總無條件幫你」聽到陳鋒和張總這麼說,林詩思也很為難,想了一下,對張總說「好吧,我試試」「太好了,小楊,帶詩思去試試衣服,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改的」小楊急急忙忙的帶著林詩思往後台走,「陳總,要一起去看看嗎」「好啊,走吧」陳鋒他們也跟著到後台。 她很滿足,真的。

「他這樣挺好的,天真無邪,無憂無慮,沒有半點的煩惱。」

她把茶水放在桌子上,雖然豆豆已經快四歲了,可他說起話來還有些吃力,只會一些簡單的辭彙,她倒是天天的教,可也明白,豆豆沒有辦法像普通的孩子那樣了。

這是三年前的代價,血的代價。

只是,蔣衾衾是怎麼都放不下,畢竟原本豆豆是一個健康的孩子,偏偏是因為當年的那些事才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如今,也過去三年了,她也不好在她的面前提起,而那份不安,似乎也只能就這麼藏在心底了。

秦桑的臉上始終化著一抹淺笑,對她來說,豆豆能夠活下來,她已經很慶幸了,當年,豆豆一直昏迷著,那種感覺,就好像完全沒了希望,更別說,在她離開俞城以後的那曾經的一段日子。

「桑桑,你重新拾起手術刀的事,是真的嗎?」

即便是現在,蔣衾衾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這三年裡,她早就聽聞了秦桑重新拾起手術刀的事,她是她的故友,不會不知道她當年放下手術刀的原因。

她是由衷的為她感到開心。

秦桑點了點頭,在她的旁邊坐了下來。

「如果不是因為豆豆,大概,我也不會有勇氣。」

當年秦振時的死,對她的打擊很大,她是一個醫生,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她救活了那麼多的人,偏生,卻救不了自己的父親。

沒有人懂得那一刻她的絕望,她甚至無數次的問自己,她連自己的父親都救不了,那麼,她當這個醫生還有什麼意義?

甚至之後的很長一段日子,她每每看到手術刀,就會想起秦振時躺在手術台上的模樣。

其實,如果沒有豆豆的事,她不會再拾起手術刀,就是為了豆豆,她才重新站起來,不再像以前那樣。

她斂去思緒,轉過頭看著她。

「你的婚禮是在下個星期吧?那你今天晚上能留宿么?安易讓你在我這過夜么?」

提起安易,蔣衾衾的臉不禁泛紅。

三年前她離開前,她就已經跟安易在一起了,那個時候她還親自跟她說了這事,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她會跟安易走到現在,還到了結婚的地步。

她擺了擺手,一臉的無所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