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是?握草,馮大師,是你?在下完美學校學生黃DD拜見馮大師,請恕學生無禮。」黃DD忽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黃舒郎雖然知道馮小川牛逼,卻沒想到自己大哥在他面前也得這般低聲下氣。

內心湧出一股淡淡的憂傷。

「哥,你平時不是說,你和完美學校的某某是哥們兒嘛,就是什麼副校長都對你有禮貌。」

「小狼,這不過是哥哥誇張的說法。」黃DD一張臉漲的通紅,尷尬的道。

自己這個弟弟簡直就是頭豬啊,哪壺不開提哪壺,他恨不得過去一巴掌拍死他。

「呵呵,無須客氣。以後記得有教養一點就行了。」馮小川擺擺手,笑呵呵的道。

「是,馮大師。」黃DD立馬放低姿態,卑躬屈膝道。

黃DD覺得,自己真特么有點倒霉,你說自己好不容易趕回來,剛自信心膨脹,裝個B,立馬就遇到一個真牛逼的傢伙。

能不悲催嗎?

不過,見慣了大世面,他知道何時該陽奉陰違,何時該裝孫子。

馮小川這樣一個垃圾,雖然武道實力菜雞,但逆天的塑形能力,還是不容小覷。

倒是這傢伙剛才侮辱自己弟弟,還搶自己的女朋友,這可不是小事情。

青陽城時無法動手腳,唯有在學校做手腳。

想到此,黃DD對馮小川露出和善的笑意來。

要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馮小川的遠房親戚,以往很要好那種關係。

「帶我去見黃妍姐吧。」馮小川瞟了兩人一眼,擼了擼袖子,嘿嘿笑道。

PS:書有些慢熱,還望大家多擔待一些,正在慢慢展開。要是一下過渡到了學校,那麼開篇的青陽城,就是一個流水式的開篇,總之多謝擔待。最後感謝大家收藏,票票。另外,更新,從六月一號開始每天兩更了,偶爾爆發。 只是馮小川這貨,早在心裡誹謗黃家兩兄弟。

用他的話來說,黃鼠狼那就是一個心機女表,而他大哥黃~D~毒卻是因為見過世面,面對自己,反而畏首畏尾。

回味過來,馮小川覺得這兄弟二兩還真是極品。

眼下,看這兩兄弟還算是乖,馮小川打算拿到黃家提供的資源,懶得去做什麼。

上了二樓。

迎面而來的是黃家家主黃妍,看到馮小川,她立馬笑顏如花道:「小弟弟,你終於捨得來見姐姐了。」

此時的黃妍,像極了一個鄰家的知性大姐姐。

見她這般模樣,惹得馮小川全身雞皮疙瘩起了一籮筐。

說實話,他和黃妍的交情,也不過是在酒桌上糊裡糊塗的閑談一番。

讓他沒想到,只過了一晚,黃妍再次見到他,卻是像多年未見的親姐弟一般。

面對這樣的女人,馮小川可不會覺得她簡單。

倒是黃妍對馮小川這番親熱舉動,看得剛從完美學校回來的黃~~賭~~D,一臉懵~逼。

這還是自己的親姑姑嗎?

心道你侄兒回來,站在你面前,你不關心一下也就算了,當著我們兩個小輩面前,如此這般和和我們這般大的同齡人,噓寒問暖。

不對,是打情罵俏。

「原來黃姐這麼關心小弟,真是罪過,罪過呀!」見兩個極品還特娘的站在這裡,馮小川覺得還是來猛一點,立馬笑道「倒是黃姐啊,你這麼挂念小弟,莫不是昨夜空虛了不成?」

「是呀,倫家等了一晚,好辛苦伐。」黃妍絲毫沒有羞恥的覺悟,當著兩個侄兒的面,朝馮小川拋了一個媚眼,徑直走過來,拉起馮小川的胳膊。

「咳咳……姑姑,我們……」黃賭D覺得畫風很辣眼睛。

不等他說完,黃妍這個姑姑伸出芊芊玉指,立馬示意兩人道:「小狼,小毒你們先下去吧。」

黃DD聞言,神情愕然。

看了一眼自己姑姑,他固然是完美學校的學生,可面對自己姑姑,他也不敢造次。

無奈的跟著自己弟弟黃鼠狼匆匆走下樓。

只是,黃DD走下樓,張口就罵:「啊呸,這賤~婦,賤人,MB的,我黃DD怎麼會有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姑姑?」

倒是一旁的黃鼠狼,不敢接哥哥的話,姑姑黃妍的所作所為,他不但是見識過,還親自參與過。

這要是一不小心自己說漏嘴,那事情可能就一發不可收拾。

****,在這個社會還是不能為人所容忍的事情,要被世人詬病的存在。

只能勸道:「哥,算了,姑姑已經修鍊了那功法,早已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而且一直單著也不是個事兒。」

「小狼,你說姑姑修鍊了那個功法?」聽到黃鼠狼的話語,黃DD心神一震,便不再說話了。

……

「黃姐,你真是太熱情了。」樓上,被黃妍挽著手,馮小川神色極其的不自然,連忙朝後面縮。

黃妍年紀不小,可整個人看起來,猶如二八芳華的女子,姣好的女人氣質,稍有不慎,就會淪陷。

馮小川雖然對美女沒啥抵觸,可這樣脂粉濃重的女子,他本能還是抗拒的,而且終極塑形VIP卡的限制。

再說黃妍,一雙桃花眼,眉宇間稀薄狹長,看起來就是水性楊花的女子。

黃妍雙眼含著盈盈般的秋水,我見猶憐的樣子,委屈道:「馮大師,莫不成看不上小女子?」

「黃姐說笑了,我雖然如今身份地位拔高了一截,但黃姐作為前輩的事實,事實如此,還請黃姐自重。」心裡誹謗一句,馮小川神色似笑非笑的道。

「是嗎?你小子還在姐姐面前裝正經咯。」沒有因為馮小川這般說而自重,黃妍反而是將整個身體湊了上來。

一股女人的柔軟紛至沓來,成熟的女人味也撲鼻而來,險些讓他心神失守。

「黃姐,你再這樣,我可要生氣了。」馮小川忽然發覺,這個世界的女人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

在前世,他一個單身狗,對於這樣的世界來說,那簡直就是男人的福音。

但現在真正生活下來,他才發現,女~流氓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

「咯咯,倫家不過是和你玩一個玩笑啦。」看到馮小川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厭惡,黃妍立馬咯咯的嬌笑道。

「小弟還真是被黃姐你嚇死了,我還以為今天要失身,領飯盒了。」拍了拍胸口,馮小川一副小獸的模樣,看起來搞笑至極。

撲哧!

黃妍雖然沒聽懂馮小川說的領飯盒什麼意思,卻是被馮小川『失身』二字說的逗樂了。

看著黃妍,馮小川臉色可謂是像個百變臉譜。

說黃舒郎、黃DD是極品,恐怕不及這黃妍萬分之一。

馮小川猜測不錯的話,這黃妍恐怕是要找他指點。剛才那番搔首踟躕,不過是為了試探他而已。

「好了,姐逗你玩呢,不過要是喜歡的話,姐可是很滿意的啊。」黃妍天上一句地下一句,說的時候,媚眼不忘瞟了瞟了馮小川男人雄風的地方。

「咳咳,黃姐,我過來所為何事,你也知道。」馮小川收斂了笑意,正色道,「你需要幫忙,我儘力就是。」

只是,馮小川說完,他就後悔了,自己這話似乎很是有歧義啊。

「哎呀,小川弟弟,你真好,姐姐等的就是你這句話。」黃妍順杆子往上爬。

「黃姐啊,這樣吧,我給你說一個有趣的神話故事。」馮小川覺得不放大招,自己估計是很難脫身了,立馬轉移話題道。

「什麼故事?」

「你聽好啦。」馮小川不等她明白過來,便開始道,「從前,有一頭豬,眼看就要到了送上屠宰場的時候。一天老農餵食,就嘀咕說,小豬豬啊,趕緊吃,以後恐怕沒機會了,反正你要上屠宰場了。」

「豬聽后,立馬對著老農跪下前蹄,老農感動的無以復加,掉下了眼淚,小豬豬啊,我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一年的生活就靠你了,不要怪我。」

「豬默默的站起來,繼續吃食。老農看著小豬豬吃完,正要離開的時候,豬直接撲過去,露出槽牙,猛地朝老農咬去。」

「豬的牙齒咬在老農的脖頸上,令老農驚訝的是,豬開口道,你雖然有憐憫之心,有同情之心,可殺了我那麼多同胞,本性至賤。我雖然是畜生,卻是知道感恩,對你的養育之恩,剛才下跪時報答了。既然你執意要殺我,今天我就先吃了你。」

「老農聽完后,覺得是這個理,神色平靜的看著豬,你雖然神奇能說話,可你的能力,只有我知道,你說的話,也只有我能聽得懂,我已經把你賣給屠夫了。還有,臨死前,我告訴你一句話,人賤一輩子,豬賤一刀子。」

「三天之後,豬被屠夫拉到了屠宰場,才頓悟了老農的那句話。人賤一輩子,豬賤一刀子。」

啪啪啪!

黃妍看了一眼馮小川,伸出潔白的芊芊玉指,拍了起來,隨即問道:「不知道小川弟弟這個故事講的是什麼?」

「沒聽懂啊?」馮小川還以為黃妍聽懂了,心裡正樂,卻沒想到黃妍反而是一副懵逼狀態的看著他。

「沒有!」

「那我重新給你講?」馮小川覺得太膩歪了,自己這口才他記得不錯啊,怎麼連講個故事都講不好。

怪不得前世,他看的有些小說,創意不錯,就特撲街,原來是因為講故事的能力太垃圾了。

黃妍掩嘴笑道:「咯咯,小弟弟啊,其實還好,雖然故事很模糊,不過,你講的故事呢,感覺你倒是有點像那頭豬。」

「MB的,這是嘲笑,赤果果的諷刺。感情你丫的聽懂了。」馮小川咧著嘴,心裡那個氣啊。

自己講故事,沒講好,怨不得誰。

可黃妍聽懂了話語中的意思,卻是裝模作樣,見到她這副嘴臉,馮小川笑道:「黃姐啊,這個故事我記的不清楚,講的不清楚,等我回去再想想,下次講給你聽。」 「咯咯!好啊,好啊!」黃妍咯咯嬌笑一聲,「小川弟弟,那接下來,幫姐姐指點一番,也算是姐姐拜託你了。」

「黃姐,客氣了。我是你們黃家的名義長老嘛,指點一番理所應當。」

「嗯,那跟著姐姐去密室。」黃妍道。

馮小川跟著黃妍走到一樓,有些疑惑的看著黃妍朝站在樓道。

只見黃妍手手上靈氣溢出,樓道的強上出現一片朦朧的霧氣。

轟隆!

接著,一道石門打開,馮小川就發現身形落入一片花園中。

不遠處的黃妍,本以為馮小川會驚訝,就聽到馮小川有些好奇的問道:「還有這樣的地方?真是不錯。」

「你就不好奇這地方嗎?」黃妍這個主人不淡定了。

「有啥好奇的,不就是一個私人花園嗎?」馮小川歪著頭笑道,「這地方真不錯,黃姐真會享受。」

「那是,你仔細看看,這些奇花異草。」黃妍眉眼彎彎的笑道。

馮小川一愣,接著,眼睛一亮。

「珠簾草,鐵樹花,龍騰雪,繁花櫻……」

一株株奇異的花叢,讓他從開始的淡定,變得呼吸有些急促起來。

「小川弟弟,這些奇花我可以一樣送你一株。」

黃妍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出來,馮小川知道她這是要開始說條件了。

微微一笑,馮小川開口道:「黃姐的條件是什麼?」

「咯咯,小川,你難道還不知姐姐的心意?」忽然,黃妍咯咯笑道,「跟我魚水~~歡好一次,便是條件。」

「黃姐真是看上我了?」

「是啊,姐姐看上你了。」黃妍可謂是大膽至極。

馮小川嘿嘿一笑:「是為了吸收我的陽元之氣吧。」

「姐不否認,有這個意思哦,但對你的影響會很小,畢竟,你是一個塑形師。」黃妍道。

馮小川佯裝思考,搖頭笑道:「黃姐,還記得我給你講的故事嗎?人賤一輩子,豬賤一刀子。可不要朝自己身上湊合,那可不好。」

「是么?姐的觀點和你相反,我覺得,人至賤則無敵,水至清則無魚。」

「這樣吧,我也不扯其他沒用的。」馮小川從知道了這個世界的女性是男性的四倍,以及女人的豪放之後,對於這些女性的話語,開始有了免疫。

「我猜測不錯的話,黃姐在意的不過是提升境界罷了。」

「你看問題果然老道,要是我那侄兒有你一半的眼光,我也不至於這麼辛苦。」

「是么,那還得謝謝黃姐賞識。」

冷笑一聲,馮小川道:「如今青陽城,三大家族家主實力都在化氣一段,唯有城主府府主蘇文龍在靈氣二段,超然於你們三大家族。而你們三大家族對於城主府都有怨言,都是明修棧道,暗度成倉,想要取而代之。」

「是,所以我看中了你。」黃妍直白了當的道。

「這樣吧,這裡的奇花異草,我一樣帶走兩份,幫你提升到化氣二段的實力,怎麼樣?」

「喲呵,原來是欲擒故縱,可惜不高明。不過,姐就喜歡你這個性子。」

黃妍咯咯笑道:「成交。」

說完,她就開始脫身上的薄紗。

馮小川眨眼間就看到她衣裙退到了肚臍上,上半身姣好的風光更是映入眼帘。

嚇得馮小川立馬閉上眼,哆嗦著:「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黃妍,你趕緊把衣服穿上,我幫你提升實力,可不是這樣幫你。」

「不這樣,你以為憑你指點一番就能突破嗎?」黃妍反而是堅定的搖頭道,「當年,要不是那位大師這樣幫我,我也達不到如今的成就。」

噗!

馮小川聽得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