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猜上官雅可以戰勝迦葉嗎?」瑤姬聖女轉身問道,站在她身後的瑤馨。

瑤馨面頰粗狂,身材魁梧,虎目射出兩道精光,粗重的眉毛皺在一起,但也是搖頭無語。

「放心吧,上官雅可以取勝。」這時候屠嬌嬌卻是說道。

「何以見得?」瑤姬聖女問道。

屠嬌嬌冷笑一聲,道:「之前魔頭迦葉挑戰同輩中人,大戰了數百個回合,而且還受了傷,你真以為他的身體是鐵打的嗎?就算不滅琉璃體堪稱不滅,但他的神通總要有用盡的時候,現在大戰上官雅,恐怕連全盛時期一半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上官雅定然可以取勝。」

「但願如此。」瑤姬聖女黛眉緊鎖,臉上的擔憂之色依然不減。

半空中,迦葉背著星空羽翼慢慢升起,手握著盤龍棍,不過眉頭也是皺在一起,他不是懼怕上官雅,而是覺得香屍女王做的未免太過火了,將數萬人斬殺在這裡,那從此之後,南域恐怕永遠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南域的各大勢力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誅殺自己。

「不要有任何猶豫。」香屍女王的聲音出現在迦葉腦海中:「如果你覺得壓力大,這個罪責我全部承擔下來。」

「你說的好聽,你這等若於把我也往絕路上逼。」迦葉不滿道。

「我說的話就是命令。」香屍女王依舊強勢,不管是面對誰都一樣。

「那我怎麼辦?你要我如何容身?」迦葉道。

「放心…….」香屍女王語重心長,而後話鋒一冷:「我這麼做自有目的,只是想把暗中的人逼出來,如果你不打,我同樣要殺光所有人,如果你手下留情,我同樣會殺光所有人。」

「暗中的人?」迦葉聞言一愣。

「不要問這麼多了,這也是你揚名的好時候。」香屍女王說道。

迦葉沉默不語,這種揚名位面也太另類了點吧,就算揚名,恐怕也是凶名,從此之後自己恐怕會成為不折不扣的大魔王,永遠也洗脫不掉。

數萬條性命的罪孽,這不是普通人可以擔當得起的,更何況……

「我可是門佛門中人!」迦葉鬱悶的內心大吼。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迦葉眼神逐漸變得冷冽起來,因為他別無選擇,盤龍棍緩緩的抬起,直指上官雅,喝道:「來吧!希望你能為你背負的數萬人的性命負起責任。」

「你這個魔頭,沒資格說這種話。」上官雅冷喝道,身上神光暴涌,如同熊熊燃燒的神火。

「嘿,說的也是,那就動手吧!」

「我不會手下留情,誅殺你這魔頭在這裡!」上官也嬌喝一聲,火焰女神一般升空而起,整片天空都在燃燒,上官雅手中出現一桿金色的戰矛,斜指蒼穹,絕世鋒芒畢露,似是可以絞殺一切。

「殺!」

殺字訣一出,上官雅化作一道燃燒著火焰的隕星一般撞上迦葉,氣勢洶洶,可崩塌一方天地,金色戰矛直指迦葉的眉心。

「轟!」

迦葉好不怯弱,倫動大鐵棍相抗,烏黑色的大鐵棍中,似是有一頭凶獸之魂復甦,與金色戰矛撞擊在一起。神通光華如煙火一般爆開,強大的衝擊力將虛空充斥的到處都是裂縫,如蜘蛛網一般。

迦葉和上官雅雙雙倒飛出去,上官雅的實力讓迦葉震撼,這位女戰神據對視同輩之中無敵的存在,這才是真正的南域青年一杯的佼佼者,與之前的那些普通傳人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錚!」

金色戰矛震動,再次刺穿虛空而來,上官雅化作火焰女神,渾身冒火,殺向迦葉。

不過上官雅心中同樣震撼,之前迦葉已經經歷了異常酣暢淋漓的戰鬥,而且受了重傷,但剛剛一交手,迦葉的實力竟然沒有絲毫減弱,那一次硬碰硬的撞擊,上官雅只感覺自己手中的戰矛險些脫手飛出去。

戰矛刺來,化作絕世鋒芒。

迦葉身上七彩琉璃之光閃爍,眉宇間黑色的「卍」字印烏光逼人,一點金色的淡淡佛家金光閃爍,在這一刻,迦葉感覺到自己消耗的神通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轟隆!」

兩人再次硬撼一擊,迦葉騰空而起,倫動大鐵棍勢不可擋,氣勢勇猛。

在這一刻,迦葉終於感覺到了舍利子給他帶來的好處,自己彷彿勾動的天地,天地間精純的天地精氣從他的天靈蓋匯聚而來,轉化為本源神通之力,補充著他的消耗。

源源不絕。

自從舍利子與迦葉的身體融合之後,迦葉還是頭一次感覺到這件佛門至寶給他帶來的好處,雖說沒有增強戰力的效果,但卻可以讓迦葉先天利於不敗之地,完全無懼神通的消耗,戰鬥起來也不必畏首畏尾,任意揮霍。

這種好處迦葉現在感覺還不是很清楚,一旦進入大神通境界,揮手間毀天滅地,但對於神通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舍利子帶來的好處,卻正好彌補了這一點。

「殺!!啊!!!」

迦葉大吼,烏光乍現,在身背後凝聚出一尊巨大的身影,高大威武,如同黑色的山嶽,這是一隻黑色戰猿,睜開了血型的雙眸。

迦葉打出「魔猿三變」,大鐵棍橫掃虛空,與上官雅再次硬碰硬的撞擊了一次,宛如世界毀滅,潮水般的神通之力崩塌四方,上官雅悶哼一聲後退,手中戰矛險些飛出去。

「怎麼會這樣?他還有神通難道不會有消耗嗎?」上官雅臉上色變。

不遠處,瑤姬聖女和屠嬌嬌同樣露出了駭然之色。

「轟隆!」

大鐵棍壓塌蒼穹,迦葉如魔神再生,打出驚天一記,他身後的魔猿身影徹底的睜開雙眸,迦葉施展開魔猿三變的第二變,戰力翻倍提升。

「火神之力!」上官雅嬌喝一聲,滿頭秀髮飛舞,熊熊火焰燃燒,無上神火將虛空燒的扭曲,此時此刻,上官雅的戰力也在翻著倍的往上提升。

「吼!」

遠處一聲咆哮,火靈獸踏著虛空而來,上官雅騎在火靈獸上,再次朝著迦葉殺了過來,翻天的火浪幾乎要把迦葉吞沒。

騎上火靈獸的上官雅,風采無上,戰力更加恐怖,氣勢上已經壓制住了迦葉。

「騎著一頭畜生而已!」迦葉冷笑,身懷游龍,身上烏光大盛,如同黑色的蛟龍在火海中翻騰。

「殺!」

「殺!」

盤龍棍再次與金色戰矛相撞,火星四射,火浪淹沒整片虛空。

迦葉和上官雅激烈的交鋒,瞬息間交手數百下,周圍不少的山峰都因為這強烈的波動而搖晃不已,甚至有幾座山峰直接崩塌。

蒼山頂上,眾人目瞪口呆的望著半空中的激斗,簡直是毀天滅地。不得不承認上官雅是位傑出奇才,不但艷名遠播,實力也要凌駕於所有的同輩之上,而且還是最年輕的大神通者。

但迦葉的表現,卻還要在上官雅之上,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迦葉本身的境界並不高,還沒有進入大神通境界,但即使如此,卻依舊和上官雅斗的難捨難分,一般的大神通者根本無法壓制住他。

「這兩個人都是怪胎!」有人評價道。

「鏘鏘鏘鏘…..」

兩道身影近乎化作兩道流光,激烈爭鋒,上官雅騎乘著火靈獸,萬鈞之力難當。 穿越之相生不悔 迦葉有舍利子相助,戰力無雙,同樣不甘示弱,兩人的爭鬥,近乎引來了天地共鳴,將天空裂開一道道缺口,這種戰鬥,只有大神通二階的高手才能造成的景象。

「不對勁兒,迦葉魔頭的實力比剛才似乎更強了,而且氣勢節節攀升!」

「糟糕!他要突破了!竟然在大戰中尋求突破,這……這傢伙膽子太大了!!」

「與其說他膽子大,倒不如他實在找死!」

眾人所料不錯,迦葉的氣息越來越強盛,這是突破的徵兆,迦葉被困在歸元境界中期已經好幾個月了,這次酣暢淋漓的戰鬥,被迦葉尋到了突破口。不過在大戰中尋求突破,這是十分危險的。修士在突破境界之時,氣息是最不穩定的,稍有差錯便會走火入魔,輕則重傷,重則渾身修為喪盡,淪為廢人。

迦葉敢這麼做,頓時引來了一聲聲震驚之聲。 「他這是瘋了,敢在大戰之際突破!簡直是自找死路!」眾人看的震撼無比,驚訝於迦葉的所作所為,但同時有充滿了嘲諷,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誰都是必死無疑,哪怕他是大神通者。

「轟!」

半空中,上官雅騎著火靈獸衝殺上去,戰矛刺破蒼穹,宛如化作了一頭火焰巨龍,咆哮著沖向迦葉。

「鐺!」

迦葉倫動大鐵棍抗衡,大鐵棍再次與戰矛兇悍的撞擊。神通光華暴涌,將一座山峰的峰頂崩碎。但下一刻,迦葉手中的盤龍棍卻應聲而斷,成為兩截。

很明顯,上官雅手中這桿金色戰矛品質要在盤龍棍之上,盤龍棍跟著迦葉走南闖北,征戰無數,內部早已經布滿了裂痕,再加上盤龍棍品質不是很高,無法承受迦葉蠻橫的轟擊,能撐到現在已經不錯了。

「你等死吧!」上官雅信心大增,冷笑著上前上去。

而迦葉此刻卻是臉色蒼白了一些,氣息也是很不穩定,忽強忽弱,被上官雅打得節節敗退,幾乎快要承受不住。在大戰中尋求突破,本就是一項危險的事情,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復,迦葉有此舉動,身體出現狀況也是必然的。

「迦葉你敗了!或者說你太高估自己,敢在與我戰鬥的情況下突破!」上官雅冷笑道,戰矛刺向迦葉的天靈蓋。

「誰勝誰敗現在還說不準。」迦葉咧嘴笑道,寶體晶瑩,黑色的神通光華凝聚出一根鐵棍,再次與上官雅戰在一起。

「轟轟轟轟!」

兩人交手已經不下與上百個回合,迦葉氣息越來越不穩定,甚至已經出現了喘息,他的體內神通之力翻騰不已,極為混亂,但迦葉卻強行壓制住了。這也是因為他體魄強大的原因,換做是一般人,早就暴體而亡了。

「一定不能錯失良機,不然下次突破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迦葉咬牙堅持著,現如今有舍利子護身,迦葉完全無懼。

「叱啦!」

上官雅步步緊逼,勢要斬殺迦葉的頭顱,一道鋒芒劃破虛空,將迦葉掃飛出去,就算是迦葉強大的體魄,但在上官雅的壓制下,也受了些許的傷害,口中溢出縷縷鮮血。

但很快的,迦葉眉心中一點光華亮起,舍利子散發出精純的佛家金光,滋潤著他的肉體,恢復著傷勢,強行來穩定迦葉的氣息。

「勝敗已經毫無懸念了。」上官雅冷笑,戰矛洞穿而出。

「信不信我在一分鐘之內戰敗你。」迦葉冷漠的回答,但依舊是節節敗退。

「迦葉!你現在還有什麼猖狂的資本,怪只怪你不該輕視敵人,在大戰中去突破,你這是咎由自取。」上官雅喝道,如火焰女神,騎著火靈獸沖了上去。

「吼!」

火靈獸咆哮,張口噴吐出一道炙熱的火浪,一下子撞在迦葉的胸口,如同隕星撞擊地面,迦葉悶哼一聲,身體橫飛出去,張口噴出鮮血。

「這小子不怕死嗎?敢這樣做。」此刻,連香屍女王都皺起了眉頭,不過她卻沒有出手,只是眼睛緊緊地盯住迦葉的舉動。

「砰砰砰砰!」

迦葉被上官雅的神通轟打的連連後退,張口吐血,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上官雅和火靈獸聯手,近乎在同輩之中無敵。

「沒有什麼懸念了,迦葉必敗無疑。」

「這種鋌而走險的做法根本不可能,迦葉實在是太託大了。」

「這樣不是更好,如果這魔頭真的取勝,我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

「趁此機會除掉他,不但我們的性命可以得以保存,南域自此之後也太平了,如果放任這魔頭成長起來,將來指不定要生多大的亂子。」

眾人紛紛開口說道。

而這時候,半空中上官雅和迦葉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了,迦葉已經是傷痕纍纍,節節敗退,完全被上官雅壓制住。照此下去,就算是不滅琉璃體也堅持不住,十個回合后,迦葉肯定必敗無疑。

「怎麼會這樣…..這傢伙實在是太託大了。」下方秦怡也是小臉蒼白,貝齒緊緊的咬住紅唇。

「結束了!」上官雅大喝一聲,殺意大增,戰矛刺出一條奔騰咆哮的火龍,將迦葉轟進了一座山峰之上。

峰頂坍塌,亂石紛飛,迦葉整個幾乎都被埋沒了進去,亂石將他掩蓋,宛如化作了一尊墳墓。

「哼,你敗了,這蒼山將成為你的墳地!」上官雅騎著火靈獸步步向前,氣勢洶湧,女戰神的風範一覽無遺,手中戰矛綻放出奪目的光彩,將她映襯的更加英姿颯爽。

「轟隆!」

而就在這個時候,異變再次突起,一道墨黑色的光華暴涌而出,直衝天際,迦葉整個人從亂石堆中衝天而起,氣勢節節攀升,墨色的神通光華交織在空中,凝聚成各種各樣的景物,時而化作大山,時而化作盤龍,時而化作凶獸,形態逼真,宛如實體。

最後,所有的神通光華在迦葉身後凝聚成一尊尊佛影,每一尊大佛盤坐在虛空中,卻不是寶相莊嚴,反而充滿了邪氣,像是一尊尊邪佛盤坐,面目猙獰,青面獠牙。

天地間,不知從何處傳來一陣陣梵唱之音,確切的說應該是魔音,攝人心神,彷彿要強行渡人成魔。

迦葉手結佛印,雙手合十,同樣盤坐於虛空中,一尊尊邪佛之影圍繞著他旋轉。此時的迦葉無疑化身為邪佛的首領,眉目開合間,射出兩道烏光,宛如兩道漆黑色的閃電劃破當空。

「怎麼回事!」上官雅當即臉上變色。

「什麼!他竟然突破成功了,這怎麼可能!」

下方的人群也是一陣喧嘩。

二婚嬌妻很搶手 「果真是上古神法,佛門至高無上的法門,只不過……這功法怎麼透著一股邪氣,完全不像是佛門正宗。」不遠處香屍女王淡淡凝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迦葉。

「你沒有機會了,就算突破成功,也必死無疑!」上官雅大喝一聲沖了上去,迦葉突破成功讓她感到威脅,絕不能放任下去,不然事態恐怕有變。

金色戰矛綻放出耀眼的光輝,上官雅騎著火靈獸衝殺而至,戰矛毫不留情的刺了上去,將虛空貫穿了一個大窟窿。

「哈哈哈哈哈哈~~~」

而這個時候,迦葉卻猛地仰天狂笑一聲,眸光逼人,他身後所有的邪佛影像全都化為神通本源,收斂進迦葉的體內,一對星空羽翼再次在迦葉的背後凝聚成型。

這一刻,迦葉體內的氣息如淵海一般浩瀚,稍微一動,便傳來怒海咆哮的聲音,他的神通之力在這一刻,上升了十倍不止。

「死吧!」上官雅已經臉色蒼白,勢要取迦葉的首級。

「刷!」

而下一刻,迦葉整個人消失在原地,速度快到了極致,下一秒,迦葉直接出現在上官雅的頭頂上方,虛空踩出一腳,神通之力化為巨大的腳掌狠狠地壓落而下,宛如太古大山嶽降臨,攜帶著萬鈞之力,不可抵擋。

「砰!」

上官雅和火靈獸結結實實的被這一腳踩中,人仰馬翻,雙雙從半空中墜落下去,砸進了一座山峰之上,饒是上官雅有著大神通的境界,也無法抵擋著霸道的一腳,身上的鎧甲崩碎,大片雪白的皮膚暴漏出來,狼狽的撞進了山峰中。

「這……他真的突破成功了!!」

「糟糕,這魔頭的氣勢比剛才更強,只怕……上官雅危險了,該怎麼辦!?」

「吼!」

火靈獸咆哮,一飛衝天,渾身上下冒著騰騰的火焰,將虛空燃燒的模糊,直奔著迦葉撞了過去。

「一頭畜生,也敢在我面前耍威風!」迦葉狂嘯一聲,虛空邁步,踩踏天穹,迎上了火靈獸。

火靈獸畢竟是上古靈獸的後裔,體內具有麒麟血脈,它的強大可以和黑妖相提並論,甚至還要超過黑妖,乃是一頭異種。

此刻,火靈獸雙足高高揚起,踩向迦葉的頭頂,這一腳之力,簡直可以把一座大山崩碎,氣勢洶湧。

「砰砰!」

然而,迦葉卻沒有絲毫怯弱,也不躲避,抬手相迎,伴隨著兩聲悶響,火靈獸踩踏之力被迦葉硬生生的接住,雙臂用力一撕,火靈獸如同紙糊的一般被迦葉生生的從中間撕成兩半,漫天的血雨飄散,這頭上古靈獸的後裔在迦葉手中,竟然完全沒有抵抗之力,被殘忍的撕殺。

「嘶~~~」

一聲聲倒抽冷氣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全都被迦葉霸道的手段給驚住。

火靈獸的肉體強橫程度雖不比美海外蛟族,但至少比一般的妖獸體魄要強大數十倍乃至上百倍,畢竟它是麒麟的後裔。卻沒想到這麼強大的肉體,卻依然無法擋住迦葉的蠻橫。

「不!!!」上官雅撕心裂肺的大叫,眼中充斥著血絲,這頭火靈獸是她最得利的戰友,失去了火靈獸,上官雅的戰力降低了不止一個檔次。

迦葉懶得理會上官雅的嘶喊,再次一腳落了下去,大腳印又一次將上官雅踩進了廢墟中。 上官雅此刻已經憋屈到了極點,眼看著就要取得勝利,沒想到局勢在瞬息間逆轉,迦葉成功突破,實力暴增,雖說還沒有得到穩定,但神通之力卻上升了十倍不止。

「轟隆!」

大腳印再次落下,上官雅又一次被轟進了廢墟中,這一腳簡直像是太古山嶽落下,震得上官雅渾身骨骼近乎全部崩碎,身上的火焰神甲片片凋零,全部粉碎,雪白的皮膚暴漏在外面,近乎全身裸露。

悲怒交加的上官雅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想她堂堂荒火教的神女,如明珠一般璀璨,且資質傲視同輩,每個人見到她都是極為尊敬且言語奉承,何時受到過這種羞辱。

「你輸了!」迦葉回敬道,冰冷的聲音響徹,大手掌一揮,將上官雅從廢墟中提了起來,而後一巴掌將其扇飛出去。雖說上官雅是位容貌傾國傾城的奇女子,但敵人就是敵人,迦葉不會有什麼憐香惜玉之心。

「敗了…..上官雅敗了….」

下方,眾人一陣心灰意冷,上官雅可以說背負著數萬人的性命,她這一敗,等於是把現場的數萬人送上了絕境。香屍女王說得出做得到,絕不會手下留情。

「遭了,怎麼辦?沒想到上官雅會輸。」瑤姬聖女臉色變得蒼白無比。

「在逆境中突破,這個人不但膽大包天,而且還是個怪胎。」連一直都比較沉穩的屠嬌嬌臉上都變色了,銀牙緊咬。

「放心,待會兒我會想辦法護送你出去的,哪怕是豁出性命!」瑤馨說道,目光深沉的看著瑤姬聖女,濃眉緊緊的皺在一起,眼中閃爍著決絕之色:「你是我們琉璃仙島未來的接班人,我絕不會讓你喪命在這裡的,如果可以,姐姐我願意以生命付出代價,送你離開!」

「姐姐…..」瑤姬聖女臉色複雜,露出無奈之色,但從她的眼神中,還是能開出一抹淡淡的喜悅和嘲諷,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在這生死攸關的關頭,每個人都是自私的。

這時候,在眾人的目光中,香屍女王踏著虛空而行,七彩神光繚繞在周身,冷冷笑道:「機會是上天駐地的,既連上天都不幫你,那我就沒有辦法了,上天註定你們要全部葬身在這裡!」說著,香屍女王掌之間七彩神光閃爍,冷眸逼視著眾人。

這一刻,整個蒼山似乎都籠罩在一片冰冷的殺意中,沒有一個人心中可以平靜,全都露出了惶恐之色,生死攸關之際,有誰可以冷靜下來。不少人已經近乎瘋狂,朝著蒼山之下御空飛去,但這片小世界已經被香屍女王封鎖掉,沒有人可以逃得掉。

「怎麼辦?難道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

「這個女魔頭殺人不眨眼,說得出做得到,現在還有誰可以救我們,連三位大神通者都被輕易斬殺了。」

眾人開始慌亂了,如熱鍋上的螞蟻急躁不安,沒有一個人可以保持冷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