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當然會說他的好話,哼,」魔尊狠狠地拍了一下座椅的兩邊,「他是不是到現在,他還在你的心裡,我說的對嗎,」

風魔不說話了,


「是, 嗨,國民校草 ,但我看到你們那個樣子,我就瘋狂,我就嫉妒,我在嫉妒驅使之下,喪失了理智,毀了你的容,還毒啞了你的嗓子,你離開我了,我們的兒子也被他抱走了,許凌峰,我恨你啊,」魔尊抓著椅子,憤怒地咆哮道,

風魔抬起頭,看著他,自己曾經的丈夫韓擎天,

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表現了,自從他把她毀容毒啞之後,她就沒有見過他這麼憤怒過,

韓擎天似乎一直在壓制自己,他在剋制著,哪怕他曾經的女人淡然地告訴他:我們分手吧,

那一天,他們都沒有哭,

第二天,她又回到了他身邊,卻戴上了一副小丑的面具,

她說:她會永遠戴著這個面具,直到生命的盡頭,

她,會笑著離開這個世界,

從此後,她變成了一個「男人」,除了韓擎天以外,魔國里再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大家都叫她「風魔」,這也成了她唯一的名字,

風魔加入了魔族,從最基層做起,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升到了這個位子,在此過程中,她曾經的夫君,魔界的最高執政官,魔尊韓擎天並沒有為她做過什麼,因為她並不需要他為自己做過什麼,

愧疚與後悔纏繞在魔尊心中,他最終選擇了沉默與麻木,選擇了將眼前的這個「風魔」與以前的那個白雪徹底割裂開來,

從此後,他不再是那個韓擎天,她也不再是白雪,

擎天變成了魔尊,白雪變成了冷風,

他們,似乎都已經淡忘了過去,但,過去卻從未走遠,

今天,遙遠的回憶,又回來了,

「我可以去見他嗎,」面對魔尊的咆哮,風魔只淡淡地說了這句話,

「什麼,」魔尊一愣,不過,他又坐了下來,「你已經不是我的妻子了,我不會約束你的,但請不要忘了,他是我們的敵人,」

「我知道,」風魔道,「我只是想向他打聽一下龍兒的下落,我想見到我的兒子,」

「難道我就不想見到我們的兒子嗎,」魔尊喘著粗氣,

他的病,已經越來越嚴重了,

魔力已經無法拯救他的生命了,提煉的魔水只會讓他越來越虛弱,

他知道:自己就要走到生命的盡頭了,但在他生命結束前,還有兩個心愿沒有實現,

第一個,自然就是迎回黑暗魔君了,另一個,則是在死之前再見到自己的親生兒子,

第一個願望實現的日子,已經不遠了,但第二個冤枉,看上去卻很渺茫,也許,根本就沒有實現的那一天,

「他不會告訴你的,」魔尊喘著氣,說道,「他恨我,他早就把龍兒殺了,」

「不,不會的,他說過:他愛我,也愛我的孩子,他不會殺了龍兒的,」風魔使勁地搖著頭,

「你還說你已經忘了他,哼,他愛你,我就不愛你,」魔尊的嘴角緊咬著,不過,厚厚面具之後,他臉上的表情沒人看得見,「好吧,你真要投入他的懷抱,那你就去吧,但是,你必須先把柳青青給我帶回來,我不會讓你破壞了我們魔族的大業,」

「你放心好了,」風魔淡然地說道,「我會完成任務的,什麼是公,什麼是私,我心裡最清楚,不過,我沒想到,他竟然會變成現在這樣子,只為了不讓魔君陛下降世,他竟然派人殺了那麼多無辜的女子,他,他變了,」

「哼,他變了,不,你是不了解他,」魔尊搖搖頭,「他能把我們的兒子搶走,他就不是個心慈手軟的善主兒,當然,學了魔功的人,包括你我,都不是善人,哈哈哈,風魔,你聽著,你可以不殺他,你也可以和他走,我不會阻攔你,但,如果他要阻擋我們的腳步,你就必須殺了他,絕對不能手下留情,知道嗎,」

「知道,我不會讓他殺了青青的,」


「那就好,那你馬上動身,去找你那個徒弟柳青青吧,」

「屬下告退,」風魔低下頭,轉身就走了出去,

背後,傳來了魔尊沉重的嘆息,

又過了一會兒,這魔殿里又進來了一個人,

「你,給我盯著風魔,要是他背叛了我們魔國,你可以把他殺了,」看著那個人,魔尊說道,

那個人,沒有一個形體,只是一個透明的,如影子一樣的存在,

「如果他沒有完成任務,你,就給我把柳青青帶到這裡來,不惜一切代價,知道嗎,」魔尊又說了一句,

「是,」

「去吧,」

「是,」

魔殿又恢復了安靜,

這裡,只剩下了魔尊一個人了,

他的面具也被他輕輕地摘下來了,一張蒼老的臉露了出來,

這一張臉,就如同樹皮一樣,

韓擎天只是一個不到六十歲的人,可是,這張臉卻和七八十多歲的老人的臉一樣,多年服用魔葯的後果,反而加速了他的衰老,

「對不起了,白雪,」魔尊長嘆了一聲,自言自語道,「不是我不相信你,但,你知道你有個軟肋嗎,那就是許凌峰,女人啊,你們都是因情而生的啊,可是,你也會因情而誤事啊,白雪,不要怪我,我希望你不會感情用事,可是,如果你因為許凌峰而誤事,那,我也只能,只能讓人殺了你啊,」

說著,魔尊竟然抱著頭,痛哭了起來,

哭聲,迴響在這死一樣寂靜的魔殿里?????? 第355章再次來到「岳父」的家中

「青青,我這麼穿著,總感覺有點怪怪的啊,」坐在車上, 首席的甜心小祕書 ,

他身上的這套黑色西裝,還有脖子下面系著的這條深藍色的領帶,以及那一雙尖頭皮鞋,都讓他感到拘束,

「要見到未來的老丈人老丈母娘了,你當然要打扮得正式一點,」青青笑了,

他們,現在正前往上海,這座華夏國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城市,

「我可不喜歡穿著西裝,就像辦公室里的那些打工仔一樣,」丁當搖搖頭,

「你不是自己做老闆的嗎,難道,你這個老闆,就沒有這樣穿著去見你的客戶,」

「沒有啊,我又不是公司的董事長,也不是什麼總經理,我只是個參股的小股東,」丁當笑了,「我不喜歡和商場上的那些人打交道,他們,都虛偽得很呢,我還是喜歡穿著休閑服,宅在這裡,或者就穿著運動服去外面運動一下,那多自在啊,那些煩人的事情,就交給別人做吧,」


「活該你做不了一把手,只能當一個土財主,」青青又笑了,笑得很甜,

「是啊,我是沒當一把手的料,沒關係,我的女王,你能當第一把手就好了,」丁當一高興,就伸出手攬住了青青的腰,

「你幹嗎呀,你在開車啊,」青青叫了起來,

沒想到,丁當索性把另一隻手也抽了出來,這下,方向盤上就空了,

「啊,」青青嚇得尖叫了起來,

可是,這方向盤竟然可以自動地轉動起來,就好像後面有一個隱形人在駕駛,

「這,這是怎麼回事,」青青愣了,

「意念開車,我剛學的招數,怎麼樣,很酷吧,」丁當從背後用雙手環抱住青青,還在她那飽滿的雙峰上摩挲著,「親愛的,這次,你總該讓我和你親熱一下了吧,」

被丁當這麼一抱,青青的臉都紅了起來,

「討厭,不要啦,」青青一把就推開了丁當,「你還是認真開車吧,你這意念開車,誰知道會不會失靈啊,」

「呵呵,」丁當將手撤了回去,又放在方向盤上,「好吧,那我繼續當我的司機,對了,今天晚上我可就要住在你家裡了,你總要兌現你的諾言吧,」

「想的美,你晚上自己到外面住賓館去,我家可沒有房間給你住,」青青雙臂交叉在胸前,「本姑娘已經說過了,沒打敗黑暗魔君之前,我就不會和你那個,」

「哇,這任務可真艱巨啊,青青,萬一我就是那個黑暗魔君呢,」丁當心無芥蒂地說道,

突然,青青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

「對不起,我說錯了,青青,你不要生氣,」丁當趕忙給青青道歉,

「我沒生氣,真沒有,」青青又變得超級安靜了,

「你怎麼了,我向你道歉,青青,你,你別生氣啊,」丁當慌了手腳,說道,

「你要是那個黑暗魔君,那我照樣打敗你,」青青只冷冷地說了這一句話,「不管他是誰,我都要打敗他,」

丁當閉上了嘴,兩個人都沉默了,

「好吧,如果黑暗魔君是我,我立馬在你面前自殺,」丁當道,「青青,你總該放心了吧,」

「不,不要,」青青撅起嘴,又笑了,「我要親手把你殺了,我才不要你自殺呢,你以為你是獨孤宏啊,打不過就自殺,」

「好,歡迎你來殺我,不過,殺我之前,地藏王菩薩,你能否答應我一件事,」

「是你的遺言嗎,」青青又恢復了俏皮的笑容,「說吧,本王都答應你,」

「真的啊,」丁當轉過頭,「那好吧,我沒有別的要求,只要求能跟地藏王菩薩你睡上一覺,」

「什麼,你真是色心不死,」青青抓起小拳頭,就照著丁當的肩頭一頓捶打,「讓你色,讓你色,」

「哈哈哈,我都被你殺死了,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都不答應我啊,地藏王菩薩,你不是都發願入地獄嗎,那種事情,還是大家都歡喜的那事情,你怎麼都不答應啊,」丁當笑得咧開了嘴,

「不行,就是不行,」青青還是不放過丁當,又捶了他幾下,「我才不會和我的敵人那個呢,」

「我倒是願意和我的敵人那個,」丁當朝著青青擠了擠眼,

「切,」青青一撅嘴,臉上卻洋溢著幸福,

當然,在這一片祥和之中,依然抹不去青青心頭的那個噩夢的陰影,

車子終於開到了青青的家門口,

門打開了,又是那個女傭劉媽


「小姐,你可回來了,哦,這位就是丁先生吧,」劉媽微笑地問道,這次,她對丁當的態度更好了,

「是啊,劉媽,我爸爸和阿姨他們在上面嗎,」青青問道,

「這,」劉媽猶豫了一下,不說話了,

「怎麼,他們不知道我回來嗎,我昨天可是給家裡打過電話的,」青青疑惑地問道,

「這個,」劉媽抿了抿嘴,

突然,在那座小洋樓上,傳來了砸東西的聲音,

「你個死女人,給我滾出去,這裡已經不是你的家了,」一個女人尖聲叫道,

另一個女人的聲音更尖,「該滾出去的是你,你這個騷狐狸精,你以為你年輕,就可以破壞別人家庭嗎,」

「我是比你年輕,也比你漂亮,怎麼了,姓秦的,你有本事就把你原來的老公再搶回來啊,」

「你以為我不行嗎,我打死你這狐狸精,你們,你們還我女兒,還我女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