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真的喜歡這個小子?」西村未名還是第一次見到姐姐在他面前談論這種話題,而且完全是認真的語氣和表情,他仔細打量了下某人,搖了搖頭道,「也不是很帥……對了,這件事爸爸知道嗎?」

「爸爸認識真中,我想他不會反對我和他交往的。」西村真名說道。

「爸爸認識他?真……等一下!」西村未名忽然一驚一乍的,瞪大眼睛看著姐姐,「你說他叫真中,是真中浩二?」

聽到對方叫出自己的名字,李學浩也忍不住有些驚訝,西村未名居然也認識他?

「嗯。」西村真名點了點頭。

「原來就是你啊。」西村未名看著某人,熱情地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臉上的笑容就像見到了很久沒見的親人那種,「謝謝你救了真名,聽說你是冒著生命危險救她的,真是太厲害了!我想我知道真名為什麼喜歡你了……」

「閉嘴!」聽他越說越誇張,西村真名有些惱羞成怒。

「這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真名,最近幾天你都在談論這個名字,我早就記住了。」西村未名哈哈一笑,似乎很樂於見到姐姐臉紅的表情,「其實在宏明兄跟我說起的時候,我就應該猜到那個高中生就是你了。如果是你和真名交往的話,我百分之一百支持,就算是宏明兄,也只能失望了。」

「未名,你可以閉嘴嗎?」西村真名恨不得捂住他的嘴,這個傢伙已經暴露了她的隱私,什麼叫最近總是談論這個名字?她只是偶爾才會說起而已。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說那麼多的。」西村未名和她是龍鳳胎,某種程度上心意是相通的,當然知道她害羞的原因是什麼。

「笨蛋,現在你可以走了。」西村真名決定等回去再找他算賬,先把他打發走再說。

「好的,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西村未名曖昧地一笑,又伸手拍了拍某人的肩膀,「真中,真名就交給你了,下次我們再好好地喝一杯……啊哈,差點忘了你還未成年,不能喝酒,那就喝不含酒精的飲料好了。我可不會知法犯法,教唆未成年人喝酒……」

吧啦吧啦一大堆廢話,聽得李學浩尷尬癌都犯了,西村未名顯然和她姐姐西村真名一樣,也有話癆的潛質,還是快點走吧。 或許因為有弟弟西村未名的亂入,西村真名不知道是忘記剛剛給的那個「可以約她逛街、看電影」的機會,還是之前弟弟揭穿了她的隱私讓她不好意思第二次提及,她沒有繼續先前的話題了。

兩人吃完飯,李學浩開口告辭時,西村真名稍稍遲疑了下,便祝他一路走好。

擺脫了西村真名,李學浩已經意識到,那晚在火場里對她開的玩笑,她可能當真了,所以才會有給他一個月機會,讓他用出誠心來打動她,甚至不惜提供「攻略」,其實已經相當於在說,「我們交往吧」。

本來阿澄里美的麻煩還沒有解決,現在又多出了一個西村真名。

當然,骨子裡他並沒有把這些事當成什麼真正的麻煩,甚至隱隱有一種「幸福的煩惱」的感覺?被人喜歡總比被人恨要好吧。

一路走回家,路過澤井夫人便利店時,卻意外地發現了澤井綠也在。

她正站在收銀台前,和澤井夫人說著什麼,澤井優子也在,不過她安靜地站在一旁,似乎在乖乖地聽姐姐和媽媽說話。

看到了澤井綠,李學浩就不打算從門前路過了,他直接推開便利店的門走了進去。

「夫人,小綠,優子醬,晚上好。」進去時,一一跟裡面的人打了招呼。

「真中君,晚上好呢。」澤井夫人見他進來,笑眯眯地從收銀台後站了起來,以前雖然也會熱情地打招呼,不過現在熱情之中,更多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親近。

「小綠,你怎麼回來了?」李學浩看向澤井綠,她也正看著他,目光里有些意外的驚喜,大概沒想到他這麼晚會來便利店。

「浩二。」澤井綠走上前,很自然地挽起了他的胳膊,暗中悄悄地捏了捏他的胳膊,似乎在暗示,眼下不是說話的時候。

李學浩瞬間明白,她估計有些話不方便在澤井夫人和澤井優子面前說。

澤井夫人笑眯眯地看著親熱地挽在一起的兩人,目光欣慰,一旁的小丫頭澤井優子則嫉妒得有些眼紅,恨不得衝過來拆散兩人:「浩二哥哥,現在有了姐姐,就把我拋棄了,以前你都是先跟我說話的。」

看她一臉幽怨的小表情,李學浩上前抓了抓她的雙馬尾,說道:「優子醬,我以後一定先跟你說話。」

「哼!」小丫頭雖然心裡滿意,但小脾氣發作,故意不理他,傲嬌地轉過頭去,雙馬尾甩得飛起。

「媽媽,我和浩二先出去一下,他等下會送我回家。」澤井綠大概真的有什麼私密話跟他說,想著和他單獨相處。

「好的,路上小心哦,回家也不要太晚。」澤井夫人叮囑了一句,目光微微眯起,看著某人,「真中君,小綠就拜託你照顧了,安—全—第—一—哦。」後面的話,是一字一頓說的,似乎帶有特殊的含義。

「好的,夫人。」李學浩苦笑了笑,當然聽懂了她話中的暗示。自從那晚被發現他和澤井綠的事,澤井夫人專門跟他暗示過,最好不要這麼早就「搞出人命」來。她估計以為現在澤井綠和自己出去是要開房,所以才特意叮囑了一句吧。

「我也要去!」一旁的澤井優子就不是個安分的,高高地舉起了手,興緻沖沖地叫道。

「優子,我還有事要你做,留在這裡陪媽媽。」澤井夫人板起臉來,猜到大女兒和某人出去做什麼,雖然她也不贊成兩人這麼早就沉迷那種事情,但也不會讓小女兒去破壞了。

「為什麼要留下我,媽媽可以留下姐姐的,我和浩二哥哥回去就好了。」澤井優子很憤憤不平,覺得媽媽太偏心了。

「優子,看來姐姐太縱容你了呢,要幫你回憶一下嗎?」澤井綠冷笑了笑,對她露出一口細密雪白的牙齒。

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恐怖的經歷,澤井優子頓時身體一顫,討好地笑道:「姐姐,你和浩二哥哥出去好了,我留下來陪媽媽做事哦,你們就放心吧。」

看小丫頭變臉速度這麼快,李學浩完全可以想象,澤井綠在她心裡曾經留下過多麼深刻的陰影。

……

兩人從便利店裡出來,一直走了幾十米開外,澤井綠這才說道:「浩二,知道這次我為什麼回來嗎?」

「為什麼?」這也是李學浩最好奇的,今天又不是周末雙休日,澤井綠從京都回來橫濱一趟可不容易,如果是為了和他相聚,至少也會事先打一個電話吧,以澤井綠的性格也不像是這種會給他這麼大驚喜的人。

「上次福神聚的事情,你還記得嗎?」澤井綠問道。

「福神聚?」李學浩當然記得很清楚,上次去東京參加陰陽師福神聚,可是發生了意外狀況,如果不是他的話,當時參加福神聚的陰陽師,估計沒有一個人能全身而退。

「是的,噬神蟲又出現了。」澤井綠說到「噬神蟲」的時候,臉上也帶著些憂懼之色。

「噬神蟲……」對於噬神蟲,李學浩曾經聽她介紹過,這種蟲子會附著在人的體內,它們不斷吸食陰陽師體內的役力,直到吸光為止,而失去了役力的陰陽師,會輕易地被自己的式神反噬殺死,就像十年前的福神聚上,有十七個陰陽師被自己的式神殺死。

而噬神蟲的出現,全都是因為一個叫「土蜘蛛大熊」的人,所以又被命名為「土蜘蛛噬神蟲」。

土蜘蛛大熊十年前被眾多陰陽師聯合「剿滅」,但不知什麼原因,十年後的福神聚他又以活死人的身份出現了,當時偽裝成一個叫「小林健」的陰陽師,最後被李學浩廢去了體內作為活死人的力量源泉,之後又交給那些參加福神聚的陰陽師們處理了,按理來說,他不可能再興風作浪了。

「浩二,你知道『邪神牢獄』嗎?」正想著的時候,澤井綠忽然提到了一個陌生的辭彙,或許跟她接下來要說的和噬神蟲牽涉有關。

「那是什麼?」李學浩第一次聽說,而且從「邪神牢獄」四個字來看,就有一股不祥感。 「烏鵬大哥,這丁級是什麼意思?」沈落羽關切的問道,這烏鵬臉色不好,顯然,在裡面和人談的並不愉快。

總裁離婚別說愛 「沈兄弟,你有所不知,在佣盟註冊的雇傭小隊都是分一定的等級的,隨著不斷的完成佣盟發布的任務,除了能夠獲得相應的報酬之外,在佣盟內部的榮譽值也會提高,到時候,團隊的整體實力如果能夠達到編製的標準,佣盟便會給你發放編製勳章,到時候,整個雇傭小隊能夠享有的福利待遇也越來越好。至於這丁級,乃是最低等級的編製,即便是這樣,有了丁級的編製勳章之後,仍然能夠享受任務稅金只收取兩成的優待,可惜……」烏鵬神色低落的搖了搖頭。

「我們現在被降制了,而且是從丁級直接降成了編外人員了,這下子非但沒有任何優待,每次任務還要提交五成的稅金,唉……」田鼠哭喪著臉哀嚎道。

馮征和凌素柔顯然表情也不太好看……

「五成?這麼貴?」沈落羽一驚。

「貔貅定下的規矩,哪個敢改……其實,如果我們強大一些,能夠享受到更高級的編製的話,就不會這樣了……據說只要達到丙級,任務的稅金只需要上繳一成,同時,每個月還有些維護武器,免費補充傷葯等的福利領,可惜,都是我們不爭氣……」烏鵬嘆道。

鵬蒙小隊的遭遇,讓沈落羽內心暗嘆不已,商業公國,一切皆追尋利益最大化。

在這樣的地方生存,當真是強者愈強……

「等等!」眾人正要離開,佣盟的管事卻突然出聲叫住了眾人。

「怎麼……管事大人您還有何吩咐?」烏鵬心情不佳,面色陰沉的問道。

這管事的年齡看起來卻是不小了,一頭花白的頭髮,連著下顎的鬍子也都是白蒼蒼,沒有一絲黑髮,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眼睛,渾濁中閃著點精光,一看就是人老成精的類型。

「烏隊長,我不是叫你,是你身邊的這位紅髮公子。「管事給了烏鵬一個軟釘子,卻對沈落羽恭敬的問道,「這位公子,你手中冰封之物,可是平原風狼王的狼頭?」

問聽這老者的話,廳內「嗡」的一下便炸開了鍋,頓時議論紛紛。

「管事大人,這的確是平原風狼王的狼頭,不知您有何貴幹?」沈落羽沉靜的回道,語氣沒有一絲波瀾。

「大人不敢當,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我姓沈。」

「沈公子,是這樣的,我這邊剛好有個任務……僱主恰好便需要這狼頭做個雕飾,您如果方便,還請您能夠割愛,這任務報酬必然叫您滿意,也省得您提著這麼個寶貝穿街過巷的,到引了不少人的歪腦筋來,反而不美。」管事捋著自己的鬍鬚說道。

「沈兄弟,你別聽這位管事大人嚇唬你,商業公國全盟約領地範圍內,禁止一切武力,如果有什麼私人恩怨,大城市還能去生死武鬥場解決。咱這淺川領巴掌之地,想和人打個架都沒地方,就算他們覬覦你這狼頭,也不能將你如何。你還不如跟我走,去賣到珍獸閣,那地方專門做靈獸的買賣,你在這將這狼頭給了這管事,他按任務計算,說不得還要扣你的稅金,那才真是不美。」烏鵬小聲給沈落羽分析道。

這管事卻是一番胸有成竹之色,撫須說道:「沈公子,烏隊長說得的確是一點也沒錯,不過也有些偏頗。首先,我佣盟,和寶玉齋,珍獸閣,秘葯樓這三大商會,都是貔貅直接控制的,本就沒有什麼矛盾,只不過他們是專門經商的,歸天祿管。我這佣盟主要是為雇傭小隊服務的,歸辟邪管。再者說,這僱主此次開出的價格是六千金數的高價,就算我抽你一半,你還剩下三千金數,你去了珍獸閣,人家看你面生,少不得彈壓你一分,你指望著烏隊長几個笨口笨舌的臉熟之人幫你划價,只怕是半點也抬不上去,最後說不得也和這三千金數差不離,反而還要多花上好些力氣,老朽私以為,不妥。」

這老者的一番話倒讓身旁的烏鵬為難了起來,他躊躇了好一會兒,說道:「沈兄弟,他說的的確是事實,珍獸閣畢竟也是天祿的商會之一,須知天祿一族做生意就是這樣,地位越高,享受的待遇約好,若是看你面生,真有可能死命壓價……我……這……」

沈落羽考慮了一下,似乎是有了辦法,他對著老者說道:「管事大人,我問你,如果這狼頭算作任務提交給你們,我能獲得多少榮譽值,一個小隊完成這樣的任務又能獲得多少榮譽值?」

「沈公子,咱們這榮譽值獲取,是以小隊為單位,每次任務的總報酬取百分之一作為榮譽值累積。個人的榮譽值,只是將個人的戰力計算在小隊內,就好比這個狼頭,給了任何一個小隊,都是60點榮譽值,不多不少。不過,500點榮譽值就夠一個小隊成功晉陞丁級了……」

「鵬蒙小隊的榮譽值有多少,幫我計算一下!」沈落羽清冷的聲音響起,這管事面露喜色,烏鵬卻神色一變。

「沈兄弟,不可!你我萍水相逢……怎能……」

「烏鵬大哥,不妨事的……」沈落羽打斷了他的話,靜靜的看著管事老者。

「來人,把鵬蒙小隊的卷宗拿過來!」管事對著裡面吩咐道。

稍頃,一本卷宗被找了出來。

「鵬蒙小隊,創建於帝歷7749年,也就是距今為止的三年前,巔峰人數11人,曾為丁級編製小隊。今次任務后,已有七人死亡,其中喚神期五人,扣除250榮譽值,引氣期兩人,扣除10榮譽值。剩餘人中,三人為喚神期,一共150榮譽值,一人引氣,5榮譽值,共155榮譽值,加上此次任務完成後和過往的榮譽值累積的傭金榮譽值總數560榮譽值,現在凈剩榮譽值455點,已達不到丁級水準,降為編外小隊。從今往後只可在大廳看板尋找任務,傭金稅金五成,且不可主動查詢任務。」管事老者詳細的念著烏鵬等人的卷宗,每念一下,他們的臉就抽搐一番。

心裡發苦啊……如果不是這次折了這麼多兄弟,又怎會如此境地……

「哦,455嗎,也就是說,這次的任務如果算是他們完成的,他們的榮譽值就會重新回到500以上?」沈落羽問道。

「這……沒錯!」管事老者一呆,這少年公子果然是這般打算!

「那好,此次任務算他們完成的,交任務吧!」沈落羽乾脆的說,毫不拖泥帶水。

「沈兄弟不可!我怎能用你的戰利品交這任務?」烏鵬連連擺手。

「烏鵬大哥,你我相逢也算緣分,我於這淺川領只算過客,也許今日一別以後也不會再見,咱們既然有緣,這榮譽值便算做我的臨別贈禮吧……」沈落羽笑著說道,語氣卻是不容他拒絕。

一天相處,沈落羽對著直爽漢子感官還算不錯,能幫一把的,他不會袖手旁觀。

不過,關於傭金的事情,二人誰也沒有再提。送榮譽值等同於雪中送炭,沈落羽如果直接送錢,那就是看不起人了。

所以,他縱然有心,但是這事情卻不能如此辦。

何況,一路上自己和瑾兒也需要用錢,女孩子花銷總歸應該大些。

更何況,落羽答應了小姑娘替她鍛體,這藥材說不得也是一大筆開銷!

「這位……沈公子,這是傭金,您收好,這黑卡中有3000金數,您需得在三大商會支取了銀元或金元才能消費,黑卡是不允許在市面上直接進行金數劃撥交易的。」這管事拿過一張黑卡,一邊雙手遞給沈落羽,一邊囑咐道。

沈落羽歪頭一想,貌似自己也有張卡啊……

「管事,幫我把金數轉存到這張卡中吧,免得我再去支取,多謝了……」

隨著沈落羽輕聲的請求,一張潔白如玉的卡片已經落在了老者的手心。

「這……這是寶玉齋的白玉卡!貴賓吶,貴賓!您……稍等,我立刻給您去辦!」

老者聲音顫抖,渾身也和抖篩糠一樣,連滾帶爬的跑進了內院。

「沈兄弟,烏某之前真是看走眼了,你竟然擁有寶玉齋的玉卡?那可是號稱不是三大商會的貴賓,絕對難以獲得的寶貝物件啊!兄弟深藏不漏,慚愧,慚愧啊……我竟然還讓兄弟和妹子跟我去擠那破房子,真是……唉……你千萬見諒!」烏鵬小心翼翼的賠著不是。

「烏鵬大哥你這說的什麼話,這卡片有什麼用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是我一個偶遇的長者所賜,裡面沒有錢數的,我幫了他一個小忙,他聽聞我要去商業公國,怕最近有事端,便把這張卡給了我,說能免些麻煩,早知道這東西能量這麼大,我還真就不敢拿出來了……」沈落羽輕笑道,好似渾不在意這卡片的貴重程度。

「兄弟果然是好人有好報,也就兄弟這古道熱腸之人,才能有這般好運。大陸上流傳的卡片,基本都是三大商會發布的,上面有著各自的印鑒,但其實三大商會都是天祿所轄,彼此之間是可以通存通兌的。 抗戰之血肉叢林 這卡片卻分了四個等級,分別是黑,金,玉,鑽。黑卡就是剛才的黑鐵卡片,只能支取,不能劃撥。稍微有點身份的人都會用上金卡,出門隨身也不必帶什麼金元銀元,這金卡自然就能在三大商會控制的任何一個地方直接用裡面的金數劃撥購買,或者兌換金元。至於你這玉卡,那更是高級,據說你到了任何一個城市的三大商會分部,亮出這張卡,立馬會被奉為上賓呢,至於這鑽卡……說實話我也沒聽說過……」烏鵬唏噓的說道。

「那感情好啊,以後我倒是多了不少方便……」

沈落羽和烏鵬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管事的老者又顫顫巍巍的出來了……

「沈公子……不不,沈大人,老朽有眼無珠,您海涵,萬望海涵。6000金數,分文不少,請您查收。」這管事年紀一大把了,卻還要對沈落羽彎腰告饒,卻也真是苦了他了。

「起來吧,管事大人,不妨事的……6000?怎麼,你們不是要五成的稅金嗎?」落羽奇道。

「稅金之事大人您萬萬莫要再提了,您這可是玉卡,僅次於鑽卡的白玉卡片啊……小老兒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收您的稅金啊……您放心,此次任務,鵬蒙小隊的榮譽值一點都不會少,您的稅金也全免,您今後如果想接個任務玩兒玩兒,或者發個什麼任務,您儘管來此,老朽必當賓至如歸!」 「烏鵬大哥,這丁級是什麼意思?」沈落羽關切的問道,這烏鵬臉色不好,顯然,在裡面和人談的並不愉快。

「沈兄弟,你有所不知,在佣盟註冊的雇傭小隊都是分一定的等級的,隨著不斷的完成佣盟發布的任務,除了能夠獲得相應的報酬之外,在佣盟內部的榮譽值也會提高,到時候,團隊的整體實力如果能夠達到編製的標準,佣盟便會給你發放編製勳章,到時候,整個雇傭小隊能夠享有的福利待遇也越來越好。至於這丁級,乃是最低等級的編製,即便是這樣,有了丁級的編製勳章之後,仍然能夠享受任務稅金只收取兩成的優待,可惜……」烏鵬神色低落的搖了搖頭。

「我們現在被降制了,而且是從丁級直接降成了編外人員了,這下子非但沒有任何優待,每次任務還要提交五成的稅金,唉……」田鼠哭喪著臉哀嚎道。

馮征和凌素柔顯然表情也不太好看……

「五成?這麼貴?」沈落羽一驚。

「貔貅定下的規矩,哪個敢改……其實,如果我們強大一些,能夠享受到更高級的編製的話,就不會這樣了……據說只要達到丙級,任務的稅金只需要上繳一成,同時,每個月還有些維護武器,免費補充傷葯等的福利領,可惜,都是我們不爭氣……」烏鵬嘆道。

鵬蒙小隊的遭遇,讓沈落羽內心暗嘆不已,商業公國,一切皆追尋利益最大化。

在這樣的地方生存,當真是強者愈強……

「等等!」眾人正要離開,佣盟的管事卻突然出聲叫住了眾人。

「怎麼……管事大人您還有何吩咐?」烏鵬心情不佳,面色陰沉的問道。

這管事的年齡看起來卻是不小了,一頭花白的頭髮,連著下顎的鬍子也都是白蒼蒼,沒有一絲黑髮,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眼睛,渾濁中閃著點精光,一看就是人老成精的類型。

「烏隊長,我不是叫你,是你身邊的這位紅髮公子。「管事給了烏鵬一個軟釘子,卻對沈落羽恭敬的問道,「這位公子,你手中冰封之物,可是平原風狼王的狼頭?」

問聽這老者的話,廳內「嗡」的一下便炸開了鍋,頓時議論紛紛。

「管事大人,這的確是平原風狼王的狼頭,不知您有何貴幹?」沈落羽沉靜的回道,語氣沒有一絲波瀾。

「大人不敢當,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我姓沈。」

「沈公子,是這樣的,我這邊剛好有個任務……僱主恰好便需要這狼頭做個雕飾,您如果方便,還請您能夠割愛,這任務報酬必然叫您滿意,也省得您提著這麼個寶貝穿街過巷的,到引了不少人的歪腦筋來,反而不美。」管事捋著自己的鬍鬚說道。

「沈兄弟,你別聽這位管事大人嚇唬你,商業公國全盟約領地範圍內,禁止一切武力,如果有什麼私人恩怨,大城市還能去生死武鬥場解決。咱這淺川領巴掌之地,想和人打個架都沒地方,就算他們覬覦你這狼頭,也不能將你如何。你還不如跟我走,去賣到珍獸閣,那地方專門做靈獸的買賣,你在這將這狼頭給了這管事,他按任務計算,說不得還要扣你的稅金,那才真是不美。」烏鵬小聲給沈落羽分析道。

這管事卻是一番胸有成竹之色,撫須說道:「沈公子,烏隊長說得的確是一點也沒錯,不過也有些偏頗。首先,我佣盟,和寶玉齋,珍獸閣,秘葯樓這三大商會,都是貔貅直接控制的,本就沒有什麼矛盾,只不過他們是專門經商的,歸天祿管。我這佣盟主要是為雇傭小隊服務的,歸辟邪管。再者說,這僱主此次開出的價格是六千金數的高價,就算我抽你一半,你還剩下三千金數,你去了珍獸閣,人家看你面生,少不得彈壓你一分,你指望著烏隊長几個笨口笨舌的臉熟之人幫你划價,只怕是半點也抬不上去,最後說不得也和這三千金數差不離,反而還要多花上好些力氣,老朽私以為,不妥。」

這老者的一番話倒讓身旁的烏鵬為難了起來,他躊躇了好一會兒,說道:「沈兄弟,他說的的確是事實,珍獸閣畢竟也是天祿的商會之一,須知天祿一族做生意就是這樣,地位越高,享受的待遇約好,若是看你面生,真有可能死命壓價……我……這……」

沈落羽考慮了一下,似乎是有了辦法,他對著老者說道:「管事大人,我問你,如果這狼頭算作任務提交給你們,我能獲得多少榮譽值,一個小隊完成這樣的任務又能獲得多少榮譽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