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說什麼?你是我的十叔?」帝玄御睜大眼睛。

他對帝家人都記得不太清,「不過,你先別說話了,我先帶你去治療吧!你現在傷這麼嚴重,我先帶你去帝家讓依依給你瞧瞧。」

看著男子蒼白的臉色,帝玄御擔憂道。

「不要,不要,我已經不行了,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就行了。」帝十爺說著,口中又吐出了幾口血,聲音更是軟弱無力。

「那麼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吧。」帝玄御想也不想應道,對方是他的十叔,並且看起來沒有惡意,更何況,這是一個臨死之人的要求,他怎麼也拒絕不了。 葉詩瑜剛開始還只是輕輕的搖動着葉九重的身體,可是漸漸的她終於再也控制不住了,歇斯底里的喊着葉九重的小名,希望他能再一次醒過來。

可大首領的法力非同凡響,又是偷襲,葉九重毫無防備,已經徹底擊散了葉九重的真元。

陳志凡心中雖然痛苦,卻也沒有亂了陣腳。他的目光掃視了一圈,發現除了大首領得意的樣子意外,其他屍方的人員卻是面無表情。

看來,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這個組織裏面,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陳志凡的目光掃到混沌身上的時候,發現混沌雖然看着屍方的其他人,卻一直將注意力集中在大首領的身上。

有了混沌這個大護法,陳志凡總算覺得稍微心安。

陳志凡收起了控制着葉九重的遮天蔽日,緩緩走到葉詩瑜身邊,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葉詩瑜。

可是,現在一直呆在這裏,還不知道有多少兇險要發生。看來,只有勸退葉詩瑜,讓混沌帶着葉詩瑜和葉九重的肉體先走,他們纔有脫身的機會。

陳志凡鼓起勇氣,輕聲的對着精神瀕臨奔潰的葉詩瑜道:“詩瑜,你跟着混沌大哥先走,我立馬就去找你們!”

不料葉詩瑜現在已經完全聽不進去,對於陳志凡的話,好像是一句都沒有聽見。

不得已,陳志凡只好輕輕的拉了一下葉詩瑜,好讓葉詩瑜清醒過來。

葉詩瑜轉頭憤怒的看着陳志凡,雙眼通紅,惡狠狠的吼道:“滾!我不想再看到你!”陳志凡知道,葉詩瑜這是責怪自己剛纔使用遮天蔽日控制住了葉九重,才讓大首領有機可乘。

其實葉詩瑜這麼想,陳志凡完全能夠理解。不說葉詩瑜,就算是陳志凡自己,也絕不會想到大首領竟然會這麼心狠手辣,同時又恨果斷的出手偷襲。

只是現在說這些,都已經晚了。

陳志凡又一次輕輕的拉着葉詩瑜,悵然若失的道:“詩瑜,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其實在葉詩瑜的內心深處,也知道陳志凡絕對沒有想讓自己哥哥死的意思。可是這件事終究和陳志凡有關,這麼短的時間裏,她怎麼也過不去這個坎,只好將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在了陳志凡的身上。

葉詩瑜不久前看到了熟悉的葉九重,讓她心花怒放,開心到了極點。可轉眼間,葉九重已然躺在了地下,讓她痛不欲生。

縱然是心裏承受能力極強的人,經過這樣的大起大落,只怕也禁受不住,何況是葉詩瑜這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果然,葉詩瑜看着躺在地上的葉九重,哇的哭了一聲,便暈了過去。

陳志凡焦急的走到葉詩瑜身邊,發現葉詩瑜這只是急怒攻心,心中才稍稍安定。葉詩瑜昏睡了過去,對於目前陳志凡他們所處的局面來說,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陳志凡緩緩走到葉九重和大首領的中間,擋住了大首領的視線,背對着大首領。經過剛纔的一番變故,陳志凡仔細的護住了自己的後背,生怕大首領會再次出手偷襲。

他擋住大首領的視線,悄悄的使用了一招捕風捉影,將葉詩瑜和葉九重裹了起來。這一切大首領雖然一點都看不到,混沌卻看了個清清楚楚。

混沌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修煉,轉眼間便明白了陳志凡的意圖。

當陳志凡將葉九重的屍體和葉詩瑜一同裹起來的時候,混沌便已然做好了準備。所以當陳志凡將葉九重和葉詩瑜扔給混沌的時候,混沌沒有絲毫猶豫,一下子便接住了。

這一切發生在一瞬間的功夫,等大首領明白過來想阻止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縱然這樣,大首領還是不慌不忙的道:“女的你們可以帶走,但凌霄子是我們的人,閣下想幹什麼?”

陳志凡冷冷的道:“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枉你有這個高的法術!”

大首領獰笑着道:“怎麼了?我清理門戶,卻要你這個外人來指指點點?”

大首領這句話雖然像是在強詞奪理,但卻也不無道理。葉九重不管以前發生了什麼,倒目前爲止,他一直都是屍方的人。

陳志凡不想再繼續理會大首領,示意混沌帶着他們兩個先走。

大首領看着混沌,玩味的道:“前輩,你方纔不是說,你只是保護一個人,絕不插手我們的紛爭,現在卻又怎麼解釋?”

混沌淡淡的道:“沒錯,我也從沒有食言!這個女子已經認我做了哥哥,她的事我不可能袖手旁觀!”

大首領繼續道:“既然這樣,請放下凌霄子,我們的敗類,絕不允許被帶出去!”

混沌幾乎都懶得迴應大首領,不屑的道:“隨你怎麼說,我這便去了!”說着便馱着葉九重和葉詩瑜,頭也不回的向着大殿外面走去。

這裏好歹是屍方的地盤,屍方其餘的人也終於回過神來,叫囂道:“這裏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麼?”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誰都不敢向前追去。

大首領終於被混沌的蔑視給逗怒了,對着混沌拍出一掌,嘴裏怒道:“留下凌霄子!”

混沌理都不理,繼續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陳志凡心中的一口惡氣正沒地方出,看到大首領凌空拍向混沌的這一章,用了十成的功力抵抗了回去。

大首領的掌力和陳志凡的掌力緊緊的交織在一起。只聽見“噗”的一聲,並不怎麼響,可所有在大殿裏面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身子出奇的一致的晃了晃,又退了幾步,才站定了身體。

陳志凡的心中在想,大首領果然非同一般,他這一章,幾乎已經是陳志凡以前遇見過的所有人裏面最厲害的了。

大首領也好不到哪去,站定了之後心中驚異的想到:沒想到這小子的法力這麼強,看來今天想要收拾掉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大首領雖然只使用了五成的法力,但陳志凡這麼不要命的一擊,着實讓他也有些吃不消。 帝十爺欣慰的拍了拍他的手,然後指向旁邊的山洞當中:「玄御,你順著這條山洞進去,那裡面,住著一個人,咳咳咳……你去告訴他,讓他出來,讓他回去……」

話音未落,帝十爺便已經氣絕身亡。

「喂、十叔?十叔!」帝玄御忙拍了拍他的背,可是帝十爺再也沒有一絲動靜。

帝玄御的眼眸不由微微酸澀,這是他十叔,可是剛見了一面,他就變成這樣了,一條鮮活的生命,便這麼沒了。

他這個人最見不得生離死別了。

他不是帝家的人么?

帝家的人那麼強大,他還是家主的兒子,誰會對他下殺手呢?

想著,帝玄御抹了把眼淚,然後把帝十爺給放好,然後起身進入那個洞中,朝前面而去。

完成他十叔的遺囑。

他不知道前方是什麼,但是他知道這是十叔的心愿,他就要進去幫他完成。

帝玄御往前方的山洞當中走去,那裡黑幽幽的一片,他的背脊不由有些發涼。

當他走到了門頭,還沒有看到亮光,便發現前面是一個洞門。

他伸手敲了敲,「請問有人么?有人么?有人讓我來找你。」

可是他叫了半天,裡面都沒有一絲動靜。

帝玄御不由挑了挑眉,這裡黑漆漆的,不知道多少年的山洞了,裡面怎麼可能會有人呢?

說不定十叔要找的人,根本就不在這裡。

他轉身想離開,但是又不死心的上前,重新說一遍,「到底有沒有人啊?我是受一個人之命,來幫你傳信的。

他說讓你回去一趟,對了,他是帝家的帝十爺,他剛才來找你的路上,不幸被人所害,他冒死來找你,可能是因為有很重要的事情吧,如果有人在的話,請回答!」

「你是什麼人?」

裡面,終於傳來一道深沉的聲音。

帝玄御眼睛一亮,還真的有人呀。

總算完成了他十叔的遺願了。

他心中很開心,「我叫帝玄御。」

轟隆隆——

眼前傳來一陣機關滾動聲音,然後石門便直接打開了。

「哎呀!」

帝玄御一點心理防備都沒有,門就突然打開了,把他給嚇了一大跳。

可是眼前並沒有任何人。

難道,這是讓他進去么?

帝玄御想了想,然後就抬腳走了進去。

石洞裡面,布滿了琉璃磚瓦,很是明亮,又簡單的琉璃磚瓦,一片簡單的空地。

這洞里非常乾淨,可見生活在這裡的人有多麼的高雅,在這個小小的地方,也能打理得這麼好。

然後,帝玄御看到了坐在石床上的一個人。

那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一頭青絲只用著一根簡單的玉簪挽住,他的眉眼如玉如畫,但是卻暗藏一抹英氣。

可見他並不像表面上這麼看著溫文爾雅,是一個讀書人。

只看了一眼,帝玄御就再也移不開眼了。

張大嘴巴伸手指著男子,「你你你、你是……」他說了半天都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因為他就算把之前的事情忘得乾乾淨淨,這個人,他也忘不了。

「你是玄御?」 但是,這倒不代表大首領鬥不過陳志凡,更不是怕了陳志凡,實在是因爲這個大殿下面有封印着的僵王,大首領卻也不敢貿然和陳志凡在這裏打鬥,以免造成不可補救的損失。

基於這樣的考慮,大首領和陳志凡對了一章之後,也明白陳志凡不是一個輕易就能對付的了的人,便開口道:“算了,凌霄子既然已經被我打散了真元,也算是清理門戶了,你們想要,便讓你們帶走得了!”

大首領雖然這麼說,陳志凡還是不相信他,仔細的查看着大殿上所有人的一舉一動。確定沒有什麼危險之後,陳志凡才緩緩的退出了大殿。

一出大殿,陳志凡便憂心如焚的向着玉成峯飛去。他一邊掛念着葉詩瑜是否已經醒過來了,又再奢望葉九重是否還有救下來的可能。

不多久,陳志凡就到了玉成峯,混沌已經在他以前住的洞裏面等候多時了。

到了這裏,陳志凡不怕大首領他們會跟着過來。他們已經得到了復活僵王所有的法寶,就只等結界的出現了。想來他們接下來應該會爲這件事做準備。

至於陳志凡他們,只怕大首領他們也顧不上了。

葉詩瑜已經悠悠轉醒,呆呆的看着葉九重的屍體,抽泣着。不過,葉詩瑜的神情已經不似剛纔那般撕心裂肺了。或許自從葉詩瑜知道了葉九重的身份之後,她的心中,早就猜到了終究會有這麼一天。

陳志凡略帶疲憊的說道:“詩瑜,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或許葉九重還有躲過這一劫的希望!”

對於這件事,陳志凡雖然嘴上不說,但自從葉九重被大首領偷襲以來,他一直都在自責。雖然他知道,就算當初自己沒有控制住葉九重,依着葉九重的性格,也定然會遭到大首領的暗算。

葉詩瑜沒有回答陳志凡的話,還是繼續看着葉九重的屍體,默默的流着眼淚。

陳志凡知道,現在不管他說什麼,葉詩瑜都聽不進去。除非…

陳志凡突然想到,混沌既然可以存在這麼久,或許有什麼辦法也不一定。有了這個想法,陳志凡精神一振,開口道:“混沌前輩!”

“講!”混沌看着洞外面,輕聲說道。

陳志凡看着正在傷心的葉詩瑜,示意混沌出去再說。

混沌明白陳志凡的意思,便默默的點點頭,悄悄的走出了山洞。

“說吧,什麼事?”混沌淡淡的說道。

“混沌前輩!不知前輩可知道有什麼起死回生的物品,好能救活他!”陳志凡朝着洞裏面努了努嘴,期望的問道。

混沌默默的看着天空,黯然的搖了搖頭道:“剛纔我揹他們回來的時候,已經查看了他體內的情況!”

“怎麼樣?”陳志凡焦急的問道。當初葉九重被偷襲的時候,他因爲要分心防着大首領,所以不敢貿然的查看葉九重的情況。

現在混沌這麼一說,陳志凡才記起來。同時心中也非常的慚愧,自己終究沒有來得及看葉九重的情況。

混沌淡淡的道:“體內的真元已經被完全打散,所有的法力也隨着真元,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樣的情況倒在陳志凡的意料之中。葉九重雖然是屍方的人,但三界之中的修煉之法卻是異曲同工。 我家古井通武林 陳志凡他們修煉之後,體現生命跡象的便是真元,葉九重他們這些屍方的人也一樣。

起初陳志凡還抱有一絲希望,或許屍方修煉的法門與自己不同,或許葉九重體會還會殘存一絲絲的真元。如果是這樣,憑着這些真元,或許能找到其他已經散落出體外的真元。

可是,一切都隨着混沌的這句話,煙消雲散了。

陳志凡落寞的仰望着天空,喃喃的道:“難道就沒有一絲辦法了嗎?”

“有!”混沌面無表情的說道。

混沌的這句話,讓陳志凡有生出了一線希望。陳志凡也知道,縱然是有一線希望,那也一定是極難辦到的了。

不過,有希望終歸是好的,總比沒希望強得多。陳志凡難掩興奮的問道:“請前輩指點,用什麼辦法可以讓他活過來!”

混沌沒有直接回答陳志凡的話,淡淡的問道:“你是道門中人,你可知道,三界之中,如果有修道者的真元被打散的話,會去哪裏?”

陳志凡雖然是道門中的佼佼者,千年難遇的修道奇才,可說實話,至於真元被打散之後會去哪裏,陳志凡還真不知道。

“陳志凡愚鈍,還望前輩指點!”陳志凡對着混沌恭敬的說道。

混沌玩味的道:“你切猜上一猜!”

陳志凡暗暗的道:現在這個關鍵時刻,混沌卻讓自己猜測,不知是何用意。

不過,混沌既然開口了,卻也不能駁他的面子。陳志凡正色道:“依我看來,這真元如若是被打散了,定然是散落在三界之中。也正是這樣,想收集真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混沌聽完陳志凡的話,淡淡的搖了搖頭。看混沌否認,陳志凡茫然的問道:“還請前輩指教!”

“你可知解憂樹生長於何處?”混沌淡淡的繼續問道。

別說這個解憂樹生長的地方,就連這樹的名字,陳志凡也是第一次聽到。再說了,自己明明問的是真元被打散之後的去處,混沌告訴自己的卻是和這件事毫無關聯的解憂樹。

陳志凡不知道混沌的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便茫然的搖搖頭。

混沌接着說道:“忘川水漲,彼岸花開!每當忘川河水漲潮的時候,彼岸花纔會盛開,這事你可知道?”

“這個自然知道。其實並不是只有忘川河水漲的時候彼岸花纔會盛開,只是在忘川河漲的時候,彼岸花開的更爲鮮豔!可是,這和解憂樹又有什麼關係呢?”陳志凡不知道混沌到底想告訴自己什麼。

“問的好!”混沌讚許的對着陳志凡道:“修道者只知彼岸花盛開爭奇鬥豔,卻不知爲何會這樣!今天我來告訴你吧…”接着說出了忘川河水漲裏面的祕密。 男子睜開眼睛,看著帝玄御,眸光輕淡如水,並沒有帝玄御想象中的激動或者是什麼,他表現的很是平靜。

對上男子平靜的眼眸,帝玄御一顆激動的心,也靜靜的安靜下來,心底還閃過一抹失落,心中很是複雜。

「你弟弟呢?」男子看著帝玄御,又問道。

「我弟弟……我……」望著男子,帝玄御終於咬牙道,「你是不是我爹啊?」

他終於說出了這句完整的話,深深的吐了口氣。

然而男子只是清淡的眼眸望著他,並沒有說什麼。

「之前我離開的時候,發生了一些意外,有的事情雖然記不清楚,但是你是我爹,我還記著呢!

你根本沒有半點變化,還跟以前一樣年輕!」

帝玄御伸手指著男子,心中無比激動。

他想得到父親的關愛,哪怕是父親多和他說兩句話也好。

可是男子依舊是目光平淡的看著他,淡漠的聲音道,「你十叔讓你來,究竟為了什麼?」

竟然不搭理他……

帝玄御眼中閃過一抹失望。隨即緩緩說道,「我來的時候,就看到他渾身是血,就剩下一口氣,然後他就讓我過來找一個人,沒想到是你。

不過他讓我來找你幹什麼,他還沒有說出來,就已經咽氣了。」

帝陌華眉頭微微一皺,「那麼你們回來,又是為了何事?」

「我們回來是要找我弟弟的兒子,我的小侄兒,小澈兒,雲風元老帶走了小澈兒,我弟弟弟妹,還有我們大家就是過來把小澈兒接回去的,否則我們一輩子也不會回來!

就在之前,那些帝家的人,還圍攻我們,追殺我們,否則我還不會來到這裡!」

帝玄御憤憤不平道。

「什麼……你是說,你弟弟成親了?」男子眼中終於閃過一抹波動,微微震驚道。

「沒錯!胤成親了,不僅如此,還有了一個兒子,今年更是又給我生了一個可愛的小侄女呢,兒子叫小澈兒,女兒叫小凰兒,可愛的不得了!」

想到自己剛生下來的小侄女兒,帝玄御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

帝陌華狠狠握了握雙拳,眼中浮現出一抹淚光,轉瞬即逝,又說道,「你是說,帝家的人想要殺了你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