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你說的,今晚老地方,我買菜,你買酒!」

「你小子回來啦?以前不是我買菜你買酒的么,怎麼換啦?」

「廢話,酒比菜貴,以前我比你有錢,當然是我買酒,現在你比我有錢,肯定是輪到你買酒。」鄧陽和趙前開著玩笑,不過以前幾人聚會,確實是鄧陽花錢更多些。

趙前嘿嘿一笑,「那行,下午兩點,老馬家見。」

丟下手機,又在被窩裡磨蹭了半天,直到中午才起床,吃過午飯,拿起車鑰匙就往外奔。

下樓開車,先到煙酒店,紅的白的各來兩箱,裝上車就往老馬家趕。 平時趙前在外面其實很少喝酒,就算是公司聚餐也是滴酒不沾,如果是遇上心情很好或是心情不好的時候,自己想喝了,就一個人關上門來小酌,每年也只有在馬進家的時候才會真正地喝上一次,而且還不能有其他人,就老馬他們三個,最多算上家屬,要是有其他的朋友同學在,這小子又不喝了,用鄧陽的話來說,就是那麼矯情,但要趙前自己來說,哥喝酒是要看人滴!

到馬進家,把酒搬進屋,抱著小馬逗了會兒,一輛寶馬X1停到門口,鄧陽到了,還帶著一個短髮女孩子,面容清秀,應該就是他從五十多個相親對象中相中的女朋友安靜了。

鄧陽從後備箱提出幾袋子菜遞給紅紅,然後一指身邊的女孩,「我老婆,安靜,這個是紅紅,這個帥帥的是小馬哥,這個馬進,最後這個不長得怎麼樣的就是趙前。」

安靜一點也不安靜,一張嘴嘰嘰喳喳的,像只百靈鳥,聽了鄧陽的介紹,呵呵地笑著跟大家打招呼,「紅紅姐好,老馬哥好,小馬哥好,前哥你好,以前老聽陽陽說起你,今天終於見到真人啦。」

「陽陽?哈哈……,嗯,這名字不錯!」趙前憋著笑,也不管鄧陽拉著的老臉,「這小子沒少說我壞話吧。」

安靜哈哈地笑著不說話,趙前心領神會,使勁地瞪鄧陽。

「好啦,人齊啦,晚上就麻煩阿姨和紅紅啦。」鄧陽趕緊轉移話題,馬進的老爸外出打工還沒回來,就他老媽在家,每年他們都要在老馬家聚一次,同他家裡人也很熟悉了。

「喲,還會說客氣的話啦?不過這人還沒齊呢!」馬進一臉神秘地笑著。

趙前和鄧陽一愣,還有誰?現在還沒到春節放假,薛莉還在魔都,不可能過來,這次聚會是剛剛臨時決定的,也沒通知過其他人,難道有神秘嘉賓?

「算了,還是提前跟你們兩個說一下。」馬進笑容一收,臉上轉而有點無奈,「薛莉回來了,她離婚了!」

趙前臉色一沉,「怎麼回事?」

「喲,你還知道關心她啊,有一年沒和她聯繫過了吧?」老馬對著趙前橫眉豎眼,不過看到趙前陰沉著臉面無表情,心裡一軟,嘆了口氣,「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就給她打了個電話,她現在就在家裡,前兩天剛回來的,聽說離婚有一段時間了。」

薛莉的老公和馬進是一個村子的,兩家離得不遠,之前都認識,今天上午馬進的老媽在旁邊串門的時候聽到這個消息,就回來告訴馬進。

安靜看到三人都沉默不說話,便乖巧地走進裡屋去幫忙。

「陽陽,你這老婆不錯啊,挺懂事的,什麼時候辦事?」趙前似乎想通了什麼,長吐一口氣,突然一笑,沖著鄧陽打趣。

鄧陽和馬進兩人面面相覷。

「先別管我,定下日子了自然會告訴你,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趙前嬉皮笑臉地打著哈哈。

「少裝蒜,薛莉!你打算怎麼辦?」馬進抓起一個蘋果就向趙前砸去。

趙前一把抓住蘋果,啃了一大口,一臉地無所謂,「要怎麼辦我不知道,不過生活上的事情我管了,養她一輩子都行。」

「沒名沒份地,你養她一輩子?你樂意她還不樂意呢!」鄧陽沒好氣地說道。

趙前專心地啃著蘋果不說話。

「行了,待會兒等她到了再看看她怎麼說吧。」馬進哈哈地打著圓場,又開始調笑,「還真是湊巧,這小子昨天剛招惹了鄒蓉,還搭上一個倩倩妹妹,現在估計正幸福地苦惱著呢!」

「鄒蓉我知道,倩倩又是怎麼回事?」鄧陽也知道這種事情別人實在是說不上話,而且兩邊都是朋友,索性不再管了,

「你怎麼知道是叫倩倩的,我昨天沒說過啊?」趙前眼睛一瞪。

「你不說我不會問啊,鄒蓉只是和薛莉合不來,可沒有把我拉黑。」馬進嘿嘿地笑著。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八卦啊,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啦,你不這樣我們還是好朋友!」趙前一臉嫌棄地往邊上躲。

「少迴避話題,老實交代,朝廷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鄧陽在一旁幫著腔。

「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是吧,再說了,真的什麼事都沒有,你不是有鄒蓉電話嗎,不信你們自己問啊。」趙前堅定地演繹著什麼叫英勇不屈。

兩人還想說什麼,這時外面傳來了一陣踏板車的馬達聲。

趙前將頭往外一探,身子就串了出去。

薛莉剛把小綿羊踏板車停穩,安全帽摘下來還沒放好,一隻手就落到頭上一陣亂撥,將剛整理好的髮型又給弄亂了,同時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小傢伙你怎麼才到啊!」

猛地一回頭,就看到趙前那張可惡的笑臉,眼睛頓時一紅,自從大家大學畢業之後,他就再也沒摸過自己的頭髮,現在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高高地揚起一個大笑臉,一巴掌把手爪子拍開,「討厭,髮型都被你弄亂了。」

薛莉個子小小的,加上長著一張精緻的娃娃臉,格外顯得嬌小玲瓏,很是討男生喜歡,自然也有不少好朋友,不過能真正玩到一起,過了這麼多年感情還不減的,也就這裡的三個人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趙前。

看著薛莉噘著嘴擺弄著頭髮,趙前也不說話,只是呵呵直笑,一把拉住薛莉的胳膊就往裡走,薛莉臉一紅,深吸一口氣,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跟上,反正當年就是這樣子的,無所謂啦。

四人圍著桌子坐下,嗑著瓜子一起聊著,就好像回到當年一樣,看著坐在旁邊的趙前,薛莉歪著頭想了想,把心一橫,跺跺有點冷的腳,沖著趙前一瞪,也不說話。

趙前一看,呵呵一笑也不說話,彎腰一把抄起薛莉的兩條腿,把鞋子脫掉,將那雙嬌俏的小腳伸到自己的棉襖里,給她暖起腳來。

鄧陽和馬進相視一笑,十多年前,他們第一次在這個地方聚會的時候,也是冬天,也像今天這樣下著雨,當時還沒有空調,沒有電暖器,發的炭火也還沒燃起來,屋子裡陰冷陰冷的,趙前看著縮成一團的薛莉,二話不說,就將她的鞋子脫了把腳揣到自己懷裡,惹得薛莉面紅耳赤,卻也沒把腳抽回去,到後來幾次,薛莉竟主動把腳伸到趙前懷裡來,很明顯是對趙前表示親密,偏偏這小子招惹了人家,還不以為然,認為這只是好朋友的正常行為,男人照顧女人是天經地義,讓人恨不得把他給拆了解恨。

趙前也想起了以前的日子,不禁為當時自己的幼稚感到好笑,一個女孩子的腳,哪會隨便給男人碰,就算再好的朋友也一樣,只有對自己的心上人才是例外。

說起來趙前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愛好,但薛莉的腳確實是趙前最喜歡的類型,嬌小修長,玲瓏可愛,整個腳掌還沒有趙前手大,想到這,放在懷裡捂著腳的手忍不住又捏了捏。

感覺到腳上的動靜,薛莉白了趙前一眼,動也沒動,心裡還有點甜滋滋的,這傢伙終於開竅了,但是想想自己已經是離過婚的女人,心裡又是一陣黯然,也不知道以後會是哪個女人陪著他走過一生。

「小傢伙,怎麼回事?」趙前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

「沒什麼,感情不合,和平分手,沒什麼好說的。」薛莉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說詳細點,如果是他的問題,我去找他。」趙前沉著臉。

「確實沒什麼,剛結婚沒多久,他就被派駐到外地做項目,聚少離多的,就和項目組裡一個女同事好上了,正好我對他也沒什麼感情,就協議離婚了。」薛莉依然是一臉淡然,,看來裡面確實沒什麼隱情,「反正也沒孩子,房子也是他家買的,我沒出錢,也沒什麼東西要分的,以後就這樣斷了吧,你也不用找他,沒必要。」

「那你有什麼打算沒有?」馬進在旁邊問道,眼睛卻看著趙前。

「暫時還沒有,離開魔都是肯定的,但還沒想好要去哪裡,也不知道能幹嘛,走一步看一步吧。」薛莉臉上終於沒有了笑容,眼神里透著迷惘。

錯嫁金婚:總裁求抱走 趙前笑了笑,摸摸薛莉的頭,「以後就跟哥混吧,哥現在是土豪啦!」

薛莉白了一眼趙前,「當年要跟你混,你還不要,現在晚啦,本小姐可不吃回頭草,找你的鄒蓉去!」

趙前伸手就是一個腦瓜崩兒,「你們兩個真應該是好姐妹,講起話來都是一個樣兒。」

「你還想把我們都收了啊,好來個姐們花是吧?我呸,老娘才不便宜你!」薛莉噘著嘴皺皺鼻子。

趙前一愣,想起昨天鄒蓉也是一樣的表情說著一樣的話,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薛莉看著趙前一臉狐疑,「你們見面啦?」女人的直覺真可怕!

「何止是見面,都相親了呢,還相一送一,搭了個妹妹!」馬進唯恐天下不亂地插話,還特意把水攪渾。

趙前沖著馬進扇扇手,「少在裡面瞎攪和。」

「相親?相一送一?妹妹?」薛莉愣愣地看著趙前,這句話裡面的信息量很大啊! 「昨天我被老爸老媽逼著去相親,結果對方竟然是鄒蓉的妹妹,剛好她陪著去,就這樣見了面,一起吃了個飯,反正我本來就不想相親,昨天還是故意借的老馬的麵包車去的呢,攪和了正好。」趙前呵呵一笑。

「我才懶得管你相不相親的呢。」薛莉一聽趙前的話,微微一笑面若桃花,小腳在還在趙前肚子上蹬了蹬。「反正我就是個沒人要的野丫頭,沒人疼沒人愛的,哼哼……」

趙前抓住懷裡亂蹬的小腳,微微用力一捏,終於老實下來,呵呵一笑,「我都說了,過完年跟我去廣府,正好鄒蓉也去,你們兩個沒見面都能異口同聲,到時候相處起來一定很有默契!」

「哼……!」薛莉還想推辭,一聽鄒蓉要跟趙前去廣府,頓時不做聲了,又用力蹬了一下表達不滿,心裡甚至有點心虛,畢竟當年是自己沒有堅持,後來還結了婚,雖然現在離婚了,但,唉……!而聽說鄒蓉十多年都沒談過戀愛,高中的那個男朋友誰都知道不是真的,自己心裡當然清楚這些年她在等誰,可是要自己就這樣放棄又不甘心,本來想著如果他還是以前的樣子,那就陪著他吃苦,說不定還有機會,可現在,跟著他就是享福了,想到這裡,薛莉眼神有朦朧起來。

就在薛莉滿懷心事,和趙前幾個聊天的時候,在縣城的宋倩接到一個電話。

「喂,姚校長您好,啊?今天您生日啊,晚上有生日聚會?可是我爸媽過來了,可能沒時間參加,不去不行啊?還有小麗他們?那好吧,嗯,晚上7點,景江會所五樓,我知道了,到時候我過去,祝您生日快樂,那晚上見!」宋倩撅著嘴掛掉電話。

「你晚上要去景江會所?」在邊上聽到電話的鄒蓉皺著眉頭,「那地方可不太乾淨,不去不行嗎?」

「我也不想去啊,最討厭這種地方了,可是校長下了死命令,說是他的生日,一定要去,而且小麗他們也都在,應該沒事吧。」宋倩煩躁地坐下,真鬱悶。

鄒蓉想了想,「那晚上我陪你過去,有什麼事也方便應付,畢竟我是本地人,他們不敢亂來。」

「蓉姐你真好!」宋倩一把將鄒蓉抱住。

「當然好啦,我還得幫你把小前前給看住,你從哪裡找我這麼好的姐姐去啊。」鄒蓉調戲著宋倩。

「蓉姐你瞎說,前哥才不是人家的呢。」宋倩紅著臉,羞澀地笑著。

鄒蓉一看這表情,心裡一嘆,小表妹才跟他見過一面,就情根深種,這小壞蛋也太能招惹女人了!想到這不禁牙根直咬咬。

很快時間就到了晚上,老馬家裡,趙前幾人圍著桌子坐下,薛莉自然就坐在趙前身邊,想吃啥就看過去,馬上菜就能飛到碗里來,心裡開心得不要不要的,也就是在趙前身邊才能有這個待遇,其他人啦,是想也別想。

變形金剛之火種重啟 「我說小前前,你就算是發了也不用買這麼多的酒吧,紅的不認識,進口的吧?兩箱12支,白的是茅台,也是兩箱12支,你能喝完?」

「喝不完就留下,白吃白喝十幾年了,也是時候返點東西了吧。」趙前一口乾掉杯中的白酒。三個男的都喝白的,其他人都喝紅酒,薛莉一拉趙前,「別喝那麼快。」又往他碗里夾了一筷子菜。

「沒事。」趙前哈著酒氣,反正喝了酒,也不知道是臉紅還是酒上臉,嘿嘿。

「你真的成土豪啦?」薛莉捅捅趙前胳膊。

「土豪算不上,反正房子車子該有的都有了,剩下的養你沒問題。」

薛莉紅著臉一巴掌拍在趙前背後,「誰要你養了。」

幾人又接著下午的話題聊著,從高中的生活,到現在的工作,從鄧陽的相親,到各自的家庭,一個個都敞開了聊,沒遮沒掩的,什麼話都往外冒。

「主人,陳勇有行動了,他準備今晚在景江會所對宋倩下藥,我通過電信系統搜索了宋倩的定位,她現在就在景江會所,而且鄒蓉也在。」

「這個傢伙動作還真快,竟然比我還先動手,證據都收集齊了嗎?」趙前心裡一緊,臉色不漏聲色,給薛莉夾了一塊魚。

「已經收集齊全,除了他自己的,還有他舅舅賈縣長,他父親陳局長,以及依附他們兩個的一些人,連關府君的資料也收集齊了,關府君正是賈縣長的後台。」

「分成三份,全部發出去,一份發到省刑事廳,一份發江省總督郵箱,最後一份發到朝廷大理寺,直接給大理寺卿。」

「好的,已經發送完畢。」

「不過今天已經晚了,他們就算要處理也來不及,要救人還得我自己去,從現在開始把景江會所盯死了,如果情況危急的話,可以製造混亂,明白嗎?」

「明白,保證完成任務。」小光一臉嚴肅,覺得身上有種神聖的使命感。

「今天對不住了,有點事情要先走,明天去我家!」趙前站起來,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桌上的人都愣住,這可是十幾年來都沒出現過的情況,馬進也不問原因,直接問道,「很重要?」

趙前點點頭。

「那行,你喝酒了不能開車,要去哪裡我讓紅紅送你過去。」

趙前擺擺手,「沒事,我有特效醒酒藥,再說也沒喝多少。」說完拍拍旁邊鄧陽的肩膀,「你們接著喝,明天去我家繼續,前兩個月剛買了新房子,你們還沒去過,正好認認門。」

說完將薛莉一拉,走出門外。

走到車旁,趙前避開屋裡眾人的視線,抱著薛莉的小腦袋輕輕一吻印在額頭,「鄒蓉有危險,我得去救他,別和他們說!」

「要是十年前你有現在的膽子,我們孩子都該打醬油了吧。」薛莉小臉一紅,「看來真是錢是男人的膽,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千萬要小心,處理完了給我發個消息,我等你!」說完踮起腳尖在趙前唇上輕輕一吻,轉身往裡面跑去。

趙前看著薛莉的背影,搖了搖頭,「都說男人有錢就變壞,說的就是我這樣的了。」先運功將酒氣化掉,拉門上車,直奔縣城而去。

「小光,說說詳細情況。」

「是,主人,我監聽了陳勇的電話,才得到這個信息,原來他們昨天晚上就已經策劃好,在今晚實施計劃要對宋倩下手,今天姚紅兵用過生日的名義,將宋倩騙到景江會所,鄒蓉不放心宋倩,也跟著過去,現在正在景江會所的五樓包廂裡面,除了他們,還有宋倩的幾個女同事。陳勇現在正準備出門,就等姚紅兵下藥成功之後再上去。」

「這個老混蛋,舉報的那份名單裡面有沒有他?」

「有,而且份量很大。」

趙前猛踩油門,將速度開到最大,只是這個路況太差,急得趙前心裡直冒火。

此時在景江會所五樓,宋倩坐在包廂裡面,感覺渾身不自在,這種地方以前她可沒來過,只是校長親自敬酒,在場的還有幾個女同事,只能勉強應付著,還好有鄒蓉陪著,否則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陳勇到達會所,先給姚紅兵打了電話,「宋倩到了嗎?到了就好,什麼?她姐姐也在?」想到昨天看到的宋倩身邊身材火爆的紅髮美女,陳勇心裡一陣火熱,「那正好,摟草打兔子,一起給辦咯,行了,有什麼事我擔著,就這樣,搞定了叫我。」

姚紅兵掛掉電話,在門外走廊上踱著腳步,要怎樣才能把藥粉放到她們兩個的杯子裡面呢?想了一會兒,把心一橫,揮手招來服務員,「給我拿一瓶果汁過來。」

拿到果汁,揮手叫服務員離開,左右看看沒人,將瓶蓋打開,把大半包藥粉都混了進去,搖晃均勻,臉上漏出一絲陰笑。一不做二不休,把裡面幾個女的全給弄倒了,陳科長嘗大頭,咱也喝口湯,反正出了什麼事都是他兜著。

姚紅兵推門進去,裝作剛把果汁打開的樣子,給每人倒了一杯,「女同志酒喝多了不好,我拿了瓶果汁,大家就喝果汁吧。」

鄒蓉心裡卻有疑慮,拿果汁需要他自己親自去拿嗎,裡面會不會有鬼?「我就不要果汁了,還是喝水吧。」

可是一個恍惚,旁邊的宋倩看到小麗幾人都喝了,也端起果汁喝起來,心裡還想著校長也不壞呀,還給喝果汁,剛開始老喝酒還以為他想把人灌醉呢。

鄒蓉一拍額頭,這個丫頭,唉,希望自己多心了,還是小心點吧。

姚紅兵看鄒蓉不喝,心裡忐忑起來,卻也不敢勸飲,怕被看出破綻,眼珠一轉,用小指甲縫挑出一撮藥粉,「來來來,大家唱歌,女同志都動起來啊,你們可都是我們學校的文藝骨幹啦!」走近眾人,讓大家都上去唱歌,走到鄒蓉面前時,用身體遮擋住視線,借著昏暗的燈光,手指一彈,藥粉落入水杯中。

鄒蓉只顧看著宋倩,沒發現自己也中了招,喝了一口杯里的水。

沒過多久,唱得正嗨的小麗幾人就感覺頭暈目眩,身體發燙,漸漸都躺在沙發上呻吟著。鄒蓉一看情況不對,連忙站起身了,卻也一陣頭暈,跌坐在沙發上,接著就感覺到一股燥熱,壞了,自己也中招了!

小麗幾人喝果汁喝得最多,此時已經漸漸有些眩暈,躺在沙發上扯著衣服,但神智依然清醒,知道將要發生什麼,心裡感到一陣恐懼。 姚紅兵得意地站了起來,陰笑地看看癱倒在沙發上的幾女,走到門口把門拉開,陳勇走進了房間。

「老姚你行啊,一下子弄倒了五六個,把這兩個美人給我弄倒隔壁房間去,其他幾個就便宜你了。」

「那就多謝陳科長啦。」兩人一對眼,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陳勇在屋裡看了一圈,最後眼睛盯著宋倩和鄒蓉得意地獰笑,「宋倩,老子當初追你,你理都不理,今天老子要讓你求我,哈哈。」

宋倩看著兩人無恥的嘴臉,氣得說不出話來,鄒蓉心裡也是一陣絕望,兩行眼淚不禁流了下來,難道今天就逃不過這一劫了?

此時心裡卻浮現出趙前的身影,當初就應該早點去找他,他不來追自己,自己去追他總可以了吧!早知道這樣的話,昨天就該把他留下來,就算是和倩倩一起給他也無所謂了,總不會在今天受這奇恥大辱。在這一刻,鄒蓉終於開始正視自己心裡的感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