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五類貝殼,分別代表了精誠、純潔、熱血、公正和樸實,當這五類貝殼集結,將會釋放出空前巨大的超自然能量,能量能夠扭曲時空,那樣,你們就可以翹曲時空,離開這個地方……」

夫麗薩說的語氣,很吃力,很顯見,她身上糜爛的程度範圍,已經擴張到了她的肺部,她直至頭部乃至大腦潰爛,最後,她只剩下一具乾枯的骨骸。

方才,晨三時(凌晨三點)就會慢慢地再從她的心臟部位,長出新生的血肉,再然之,血肉逐步的擴散到全身,待晨六時,她將會復往初形。

周而復始。

她每夜,都要忍受著皮肉的糜爛之痛。其次,她為了取悅巨人族首領,保持自己的容貌形象,她還要每日喝下一碗年輕貌美少女的血液,通過坪基·靈血祭(邪神論之中,邪神三大祭祀儀式之一)來維持她逐漸衰退的容顏。

坪基·靈血祭也是有較大概率與惡魔詛咒發生相斥,同性相吸,兩者相斥途中發生的劇烈撕扯感,詛咒的代價,會折倍奉還,她會更加的痛苦……

所以,夫麗薩晝時有多麼坦然瀟洒?夜晚她就有多麼狼狽不堪;晝時,她有多麼絢麗?夜晚,她就有多麼醜陋……

慢慢地,卡勒·希走向奇拉,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臉,她的眼睛已然失去了剛才的微弱的光澤,她體內再無生氣!

「她、她死了嗎?」孫夢涓看奇拉如此,禁不住的問。

卡勒·希搖了搖頭,打量了一下她的身子,發現她的身體並無零件損壞,內部除了能源不足之外,其餘的並無大礙!

「沒關係,她只是……能源不足,再加上,近幾天的大量的消耗與疲憊,她,待機了……」

「待機了!?」

「就是睡著了……」

「哦……」

「……」

保險起見,孫夢涓將之收入了以界環之中,針盾細心的照顧著她,雖然他不會說話,但他卻心仍在……

卡勒·希一轉頭,看向一旁的夫麗薩,她此刻的身體儼然一副恐怖的血肉模糊,全身上下,她只有她那一雙眼睛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象。

仔細觀之,她眼中,頓時出現了一些黑斑,那是眼球糜爛的前兆,她痛苦的流著淚,一臉哀求的模樣,看她的樣子,儘管她再壞,也不禁會心中流露出一絲絲的憐憫。

在孫夢涓看來,要想離開這個地方,當務之急,還是找到五個貝殼的下落,她說的青藍貝殼和藍貝殼,大概就是費曼迦和奇拉給她的那兩個貝殼。

但卻,都被毀了!

「聖物,神聖不可摧毀……」

夫麗薩的樣子很狼狽,隱約能看到她眼中那看到了什麼憧憬的眼神,思慕間,她的腦海中響起了一陣細細沙沙的聲音。

卡勒·希來到了她的跟前,蹲坐在了地上,他問,「曾經,我們有一個佧琦坦,他是一個時空盜賊,偷走了我們五種核星源心源,你說的,是不是這個?你們崇拜的,是不是這個……」

夫麗薩渾身沒勁,眼睛緊緊的盯著卡勒·希的三維擬態圖,她點了點頭,「是。是他……」

聞言,他心中一喜,他問:「那……現在,他在什麼地方?」

她搖了搖頭。

「五個貝殼在什麼地方?」

夫麗薩,她已經沒力氣搖頭,也沒力氣說話了,只能靠,她那根沾染著血漬的手指,憑藉僅餘力氣,她寫下了——鏡心花月舞,等五個血字。

卡勒·希臉上的笑容逐漸的消失,取而代之,亦是淡漠之色。他補給能源所剩無幾,他再這樣耽擱下去,五個貝殼對他來說至關重要。

嚴格來說,她們所謂的貝殼,聖物,只不過是佧琦坦文明中供給佧琦坦時空穿行時用來補給的能源。

在三維時空之中,亦然成為了一種神聖的力量!

片刻,夫麗薩完美絕倫的身體,竟變成了一具冷冰冰的白骨。

卡勒·希分析著地上的那幾個血字,境心花月舞,這大概就是貝殼的線索……

境與心,大概也就是,指:境為國,境代表了在某一領域之中的權威性,符合其要求的,必然是一國之王。

心,藍貝殼乃冰女神之心,冰女神乃芙曼蒂大陸之上最聖潔,崇高的人物。佧琦坦群集之中,她也是十分純潔的佧琦坦,她是亂世之中,為數不多的,保留了貞潔的佧琦坦。

所以,她的核星源是乾淨純潔的,在療愈與輔佐方面,她卻是一個十分出色的佧琦坦。

其餘的,月花舞,根據他所能想到的,和自然的瞬息萬變,大概就是,月,月光匯聚之地,花也並不是什麼花叢?

而是,美色!

佧琦坦中有這麼一個奇特的核星源,能夠把自己改變成自己嚮往的模樣,這個別的也沒什麼用處?

至於舞字,卡勒·希估摸著跟某種氣象,或者動物的運動姿態有關,他分析著,外面就響起了一陣悶響。

「有人來了!」

「怕什麼。你可是佧琦坦,怕他們?」孫夢涓不懷好意的道。

「……」

「拜託。我的核星源所剩無幾了,我還在到處尋找可用能源,再者之,巨人族也不是吃素的,不要打草驚蛇……」

說罷。卡勒·希拿出了一把激光刀,「夫麗薩,這也是為了你好!」旋即,他削去了她的一根指頭,就離開了。

現在,時間是晨三時,夫麗薩身體開始慢慢地恢復……

「吱呀——」

門被打開。

從門外,頓時走進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他看到變成了白骨的夫麗薩,他邪魅一笑,方才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來一個鐵鎚。

在夫麗薩身上一頓狂錘之後,白骨七零八落,老頭子拍了拍鐵鎚上的白色粉末,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吹入了一陣陰風,把夫麗薩所殘餘的骨骸吹的一乾二淨。

老頭子轉過身,望向門外,房間很暗,外面下起了大雨,頃刻間,雷光而降,照亮了他的他的半邊臉,此刻的老者,如此的陰森詭異……

翌日,兩個僕人像往常一樣的進了夫麗薩的房間,給她洗漱更衣,但今日,夫麗薩且離奇的失蹤了?

這可把巨人族的首領急壞了,他下令封鎖了本城之中的所有出口,勢必要找到夫麗薩……

但搜索了好長一段時間,夫麗薩宛如人間蒸發一樣,消失的連個毛都沒有?

氣急敗壞的巨人一族的首領絕心要屠殺人族,因為夫麗薩是人族為了生存,而獻給他的禮物。

如今,這個『禮物』突然消失不見,固然,跟這些人類都脫不了干係!

即刻,巨人族首領把附近他統治範圍之內的大小人類王國之中的人們都集中起來,輪流詢問夫麗薩的下落。

要是,不知道?

直接處死。

要是,知道,但話不屬實,刑法處置。(巨人族的刑法比直接處死要痛苦得多)

如果,說出夫麗薩的下落,並且下落屬實者,巨人族首領立馬對其加官進爵,邀入他的宮殿之中,享受富貴。

頓時,將近五周天過去,人類大小王國之中的人類都被處死,幾天時間,吡咯城中便被鮮血渲染。

城中橫屍遍野,還有很多很多的因為刑法,而變得殘廢,精神失常,如此的生不如死,比死都痛苦!

孫夢涓此時也正在距離吡咯城不遠的梟靈森林,這片森林之中,她和卡勒·希找到了很多的稀有藥材。

途中,他們還發現了礦洞,洞中,她們挖掘到了許多含有極高能量的結晶,但這些能量,連卡勒·希塞牙縫都不夠!

回來的途中,孫夢涓還想著晚上吃點什麼?就聞到了一股濃濃惡臭味,她看著不遠處的城池,這裡不是號稱:百香之都?

「遭了!」

卡勒·希聲色冰冷冷的,他拉起了孫夢涓就是一陣向前方俯衝而去……

來到吡咯城城門口,兩人頓時嚇得目瞪口呆,魂都飛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孫夢涓眼中濕潤了,看著滿城布滿了人的屍體,血流成河,她簡直不知道究竟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思索間,立馬有數百個膘肥體壯的大漢,抓住了她們,這些壯漢都有零星的核星源脈流,卡勒·希沒有對手。

「咱先別輕舉妄動,看看他們,想幹什麼?」

。 「這不是你的錢嗎?金子也不是你的?」

楊廠長從木盒子里拿起了一條小黃魚,問李副廠長。

「不是我的,絕對不是我的。」

李副廠長瘋狂搖頭,否認這些東西是他的。

「你是當我們傻嗎?東西是藏你家柜子里,你說不是你的,說出來有人信嗎?」

楊廠長大聲怒批李副廠長。

李副廠長是被刺激暈了頭腦才會說那些沒有邏輯的話。

人一緊張,說話就不過腦子了。

一位保衛科的同事從李副廠長家的廚房出來,手裡拿著一條已經被熏成黑色的煙熏臘豬腳:「楊廠長、書記,他家廚房裡掛著許多煙熏肉,估摸著得有個百八十斤。」

在電視劇里,李副廠長這廝就曾經拎著二十斤豬肉和一些大米誘惑秦淮如,想吃點豆腐,結果被傻柱一頓胖揍。

說明李副廠長從廠里順肉順糧食是經常的事,而且他每次的順的數額很大,十斤起步。

實打實的物證已經擺在李副廠長的面前了。

李副廠長的辯解已經失去了意義。

那百八十斤的豬肉就坐實了他拿廠里東西這一事實。

這年頭買東西是需要票的,票的額度都是分配好的,有錢也買不了百八十斤豬肉放在家裡。

「李副廠長,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楊廠長質問李副廠長,看看他還能怎麼狡辯。

這次,李副廠長不狡辯,因為任何狡辯在鐵證面前都是蒼白無力的。

李副廠長的五官開始扭曲,悔恨的眼淚從面龐滾落,指著那隻小木箱子,連連搖手,用帶著哭腔的聲音說:「全在這了……楊廠長……我是一分錢都沒敢花……全在這了。」

「李副廠長,你還有沒有別的同黨?趁現在改過自新,立個功勞,沒準可以爭取寬大處理!」

站在一旁的何雨柱插嘴說了句話。

李副廠長聽了何雨柱的話用衣袖一抹眼淚,想起許大茂那個坑貨他就恨得牙痒痒。

要不是許大茂出的餿主意,他能淪落到這般田地?

他已經失勢了,非要拉許大茂下水不可。

「我舉報電影放映員許大茂,火就是他慫恿我放的……」

李副廠長把許大茂讓他放火的目的以及小黃魚的事全說了出來。

廠書記帶著一部分留下來清點李副廠長家的贓物。

楊廠長跟何雨柱帶著李副廠長回到軋鋼廠找許大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