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實我們並不需要調集多少的兵力。實際上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一種無兵可調的境地。上一次他的要求我們已經滿足了他們。現在我華中方面軍正在對西南一帶進行大掃蕩。不過看似效果還不是很明顯啊!」參謀次長嘆了一口氣道

「那你說現在我們不調兵,難不成看著緬甸戰場被支那軍控制?這樣我們的整個計劃可都要泡湯了啊!無論如何緬甸戰場現在都是關鍵,我們不能重視這樣的機會從我們的身邊溜走!」陸相大人著急的說道

實際上日軍陸相的壓力可想而知,最新組建的內閣現在遭受著重重的考驗,戰爭的持續不斷,已經給日軍的民眾帶來了極大的困擾。如果在不能取得突破性的進展,那麼這一次整個侵華的戰爭就像走向死亡,這是讓誰都無法甘心的事情。

而日軍的整個戰略重心都開始慢慢的轉移,實際上他們最終的目的還是整個東亞和甚至東南亞。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針對的中國。現在緬甸這邊是中國最後一道並未被封鎖的交通線,他們現在的打算就是封鎖這條交通線,讓中國徹底的與世隔絕起來。

參謀次長道:「實際上這一次飯田祥二郎報告上來的情況歸納起來就是一點,他們遭遇了支那軍特種部隊的頑強阻擊,而且死傷慘重!而我們恰恰不正是有這樣一支部隊嗎?特種聯隊的誕生不就是為了遏制318集團軍的特種部隊嗎?陸相大人,難不成你都忘記了?」

陸相重重了的拍了拍腦門道:「是杉杉元次相以前推薦的那個人吧?的確有這麼回事!不過他們可只有幾千人啊,能改變什麼結局?」

參謀次長搖搖頭道:「他們之所以號稱是我軍精銳中的精銳,自然是有道理的。我認為我們現在就缺乏的是這樣的軍隊。而支那軍現在正是利用這一點,所以他們的特種部隊才能橫行無忌。說實話,如果不是看到飯田祥二郎的報告,我都以為他在編故事騙我!但是飯田祥二郎這人是出了名的不會說謊的人,所以我斷定,這件事情還非得特種聯隊出馬。以特種聯隊制衡特種部隊!」

陸相點點頭,參謀次長迅速的向外面走去,現在他的任務就是發電報給野上滄狼,讓他們即可趕赴緬甸戰場支援飯田祥二郎的第十五軍,只要有人制衡支那軍的特種部隊,讓他們以軍隊實力對軍隊實力,參謀次長認為這一次的緬甸之行還是大有可為的。

這一天在菲律賓的首都馬尼拉的某處郊外。野上滄狼正在讓部隊進行著恢復性的訓練。此刻的野上滄狼也頗有一種難逢對手的感覺,實際上直到現在,唯一能夠讓野上滄狼提起戰鬥慾望的也只有318集團軍。或者說是318集團軍的直屬隊,也就是日軍口中的支那軍特種部隊。

加藤現在已經榮升為特種聯隊的參謀長,級別是大佐。也算是高配了。這主要是因為他刺殺徐源泉有功勞,而且經過了核實之後,日軍的本部授予了他這樣的級別和位置,可以說加藤也是一個極其幸運的人,不過在野上滄狼面前加藤乖的跟一個小孩子一樣。

「加藤君,菲律賓的海邊雖然美麗,但是我們一直呆在這邊始終沒有任何的作為啊!」野上滄狼抽著煙,眼中略帶一點憂鬱的神色,看上去還是很有幾分魅力的。

「聯隊長閣下,就算我們出去戰鬥,恐怕也提不起聯隊長閣下您的興趣吧?我們雖然組建了特種聯隊,不過當時也是因為對付支那軍特種部隊的需要,可是318集團軍自與我們交手那次之後,似乎銷聲匿跡了一般,我們現在也是無可奈何啊!」加藤唏噓道,實際上他也是因為318集團軍才升的官。

「呵呵,說句實話,318集團軍的特種部隊,作戰水準之高我見所未見!即便是我們現在已經訓練的足夠多了,我感覺與他們比也還是有一些差距。當然沒有比較過,我們也分不出勝負,不過我相信我底下的這幫人沒有幾個能夠超過我的。可是…」野上滄狼說話中似乎帶有一點回憶的色彩

「是啊,原本以為我們的暗夜是最為厲害的秘密部隊之一。我們也曾經是大日本帝國最為璀璨的明珠。可是這一切自從遇到318集團軍的特種部隊之後似乎一下子不復存在了,這也使得我們被軍部詬病。不過我想說的是,如果沒有他們,或許就沒有現在特種聯隊。」加藤道

「如果能夠在與318集團軍一戰,即便是戰死,我也可以瞑目了!」野上滄狼將手中的煙頭扔在了地上,用腳狠狠的踩了下去,似乎在發泄著自己心中的那一點鬱悶之情。

「可是目前為止我們也沒有收到什麼318集團軍參加戰鬥的消息。上一次我託人打探,聽說他們現在龜縮在支那的西南一帶。已經很長時間不出現了,而且聽說他們的實力一直在增加!」加藤道

「如果是那樣,那真是太好了!我真期待與他們有一戰,即便是這一戰失敗了,我也心甘情願。沒有對手的日軍可真是太難過了。加藤君,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野上滄狼問道

「說實話,我真的也有這樣的感覺。自從與318集團軍分別之後,血液里再也沒有那種緊張甚至亢奮的情緒了。別人完全給我們造成不了那樣的感覺!」加藤也似乎在回味一般的說道,臉上充滿了意猶未盡的感覺。

如果此刻王明宇在這,肯定跑過來一槍一個,這兩個人拿著318集團軍當陪練呢?其實野上滄狼的特種聯隊在這個時代已經走在了前沿,他們很多的經驗都是總結的318集團軍的。也就是說他們已經有相當一部分現代的經驗了。只不過他們只是自己摸索總結,與王明宇直接套用有很大的區別。

也就是說野上滄狼這輩子想要趕上或者超過王明宇那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或許他能加快日軍特種部隊的建設,但是他們想要在王明宇的頭上取得勝利,那基本上就屬於不合理的範疇了。王明宇肯定也是這麼覺得,如果這要是被小鬼子干趴下了,他都能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報告聯隊長!統帥部命令!」勤務兵飛快的跑向了野上滄狼開始說道,言語中很是恭敬。

「統帥部的命令?我們呆在這邊已經好幾個月了,統帥部還能想起我們?真是有點意思了!」野上滄狼有點玩味的說道

「看看統帥部什麼命令吧,不會又是讓我們在這些小國家去戰鬥吧?那樣可真是一點挑戰性都沒有啦!」加藤也是無奈的搖頭嘆息道,經過野上滄狼這麼一說,加藤也想再一次會會318集團軍了。

「命令帝國軍隊之特種聯隊即日起奔赴緬甸戰場,暫時由第十五軍管轄。」勤務兵把大致的命令書了一遍,然後合上情報夾子,遞給了野上滄狼,讓野上滄狼過目。

野上滄狼點點頭,然後翻開夾子看了看這道命令,嘴上道:「緬甸戰場?英國人佔領的地方?聽說英國人的也不怎麼地啊,要不然怎麼被咱們的同盟德國人打成那樣呢?難不成帝國的勇士已經連英國人都趕不走了嗎?還需要讓我們去那邊?」

加藤笑著道:「這樣豈不是更好?緬甸一帶的地形可是非常有利於我軍作戰的啊!聯隊長閣下可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中將底下的那幫人訓練成一個個勇士的!為了帝國的聖戰,我們只能儘力完成帝國交代給我們的任務了。至於318集團軍的話,只能有緣再見了!」

野上滄狼微微嘆了一口氣道:「也只能如此了!命令部隊即刻出發,三日之後務必要趕赴緬甸戰場!否則大本營可又要對我們不滿了!」

野上滄狼現在和加藤的關係可以說用亦師亦友來形容也不為過,加藤的悟性也非常的高,野上滄狼非常喜歡。現在調任他擔任參謀長,野上滄狼也是極為滿意的,只要配合起來沒有那麼多的麻煩。

特種聯隊的訓練非常的有素,所以在野上滄狼發出命令的一個小時之後,特種聯隊就開始在沿海的碼頭開始登船了,這一次他們的目標就是緬甸。經過三天沒日沒夜的航行,特種聯隊的輪船抵達了緬甸首都仰光附近的港口,開始了他們的這一次的緬甸之行。

實際上到現在為止野上滄狼也不知道他們即將面對的對手是318集團軍。在菲律賓的這些日子裡,他們的消息相當的閉塞。正好緬甸戰場的消息比較的隱蔽,日軍封鎖的厲害,所以知道的人更少了。

日軍為了不造成恐慌,不斷的壓縮和封鎖消息。只要不是進入戰區的記者,基本上只能從報紙上得到一些消息。有一些關係的記者,也不過只能在外圍得到一些消息。

就比如中國的記者,想要在曼德勒獲得採訪權,得到蔣委員長的命令都沒有用。必須要通過318集團軍的首肯和同意,才能解決採訪的問題。而318集團軍向來不怎麼喜歡別人採訪的。

武漢會戰雖然他們利用了一次媒體的採訪團和媒體的關係比較的好。但是曼德勒地區和武漢又不同,這畢竟是國外,而且從現在開始,王明宇即將暴露出他們很多的底牌。他可不想讓這些底牌被這些記者們曝光了,讓日軍知道怎麼對付他們。 野上滄狼以及他的特種聯隊三千人順利的抵達了仰光的第十五軍軍部。此刻他們正是受到了日軍統帥部的命令,前來幫助第十五軍軍長飯田祥二郎前來助陣的。

然而現在對於飯田祥二郎來說,特種聯隊的到來給了他一顆定心丸,說明了大本營還是支持他的。實際上大本營早就想擼了他,只不過現在戰事緊急,想擼也擼不了。

日軍對於飯田祥二郎真是無語了,緬甸戰場上的形勢現在是一天一個變化。飯田祥二郎已經兩次請求帝國的馳援,而帝國兩次都為他們將計劃做出了一定的改變,這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

緬甸戰場對於日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現在支那戰場他們雖然取得了很大的優勢,但是現在感覺到越來越吃力。而且現在他們與美軍作戰,開始大量的抽調部隊增援,他們的兵力也是捉襟見肘。

這一次特種聯隊的到來,實際上已經是日軍統帥部做出最後的讓步了,如果飯田祥二郎在沒有斬獲的話,那麼可想而知他接下來要面對的將是整個日軍統帥部的怒火。這樣的怒火他能夠承受的起嗎?

「報告,司令官閣下!外面有一個少將閣下叫做野上滄狼,他請求要見您!他的手上有大本營的命令,您看?」勤務兵小心翼翼的說道,現在的飯田祥二郎可是惹不起的,脾氣大著呢。

「快,快給我把野上君請進來!」飯田祥二郎一聽勤務兵的說道,立刻蹦躂起來焦急的喊道,現在野上滄狼和他的特種聯隊可是救命稻草一般的人物,此刻即便是身為中將的飯田祥二郎也不敢怠慢。

走廊里響起了軍靴敲擊地板的聲音,一陣零零碎碎的腳步之後,野上滄狼帶著加藤進入了飯田祥二郎的辦公室,此刻他們還不知道到這裡來的具體的任務。

「野上君辛苦了,趕快過來做!」沒等野上滄狼敬禮,飯田祥二郎率先把野上滄狼和加藤拉到一邊然後坐下來,飯田祥二郎甚至親自給他們斟茶,以表示自己的誠意,在飯田祥二郎看來,野上滄狼等人定是知道了此次前來的目的,所以飯田祥二郎也沒有著急說。

兩人寒暄了一會之後,野上滄狼實在憋不住問道:「司令官閣下,這一次帝國只是讓我們前來,卻是沒有說有什麼事情讓我們去做,到現在我們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飯田祥二郎愣住了道:「野上君沒有得到帝國明確的答覆嗎?這不應該啊,我在電報里跟陸相大人說的很清楚啊!這一次讓你們來是為我們解決一個心腹大患,我們為此已經損失了一萬多人馬了!」

野上滄狼搖頭苦笑道:「說實在話,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來這裡是幹什麼?打英國人嗎?」

飯田祥二郎也是愣神了一下,英國人?這是哪年的老黃曆了?現在整個緬甸日軍都是在和318集團軍為主力的中國遠征軍在戰鬥啊?看來這個野上滄狼是真的不知道這一次來是為什麼了。

這也難怪野上滄狼不知道,陸相得知此事之後異常的生氣,所以連帶野上滄狼也沒有告訴怎麼回事,就是讓他自己去了解,陸相已經懶得和他們廢話了。現在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儘快取得緬甸戰場上的勝利,讓帝國前進的腳步進一步的加快,這樣才是陸相最為滿意的結果。

飯田祥二郎搖頭道:「英國人?不是不是,英國人已經撤出了緬甸的戰場,現在跟我們交手的是支那人。是支那人的精銳部隊,第318集團軍!而且這一次我們遇到了他們的特種作戰部隊,給我軍帶來的傷亡極大,我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請求統帥部,讓野上君的過來!」

野上滄狼一聽瞪大著眼睛看著飯田祥二郎道:「司令官閣下你是說?說…是318集團軍?」

野上滄狼不敢確認自己聽到的是否是真的,這可是他盼星星盼月亮的時刻,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在本來不應該出現在的位置。其實野上滄狼細細一想,就應該明白。中國的西南邊陲與緬甸幾乎是緊挨著的,而318集團軍就駐紮在西南,此時318集團軍赴緬甸作戰實際上一點都不出乎日軍的意外。

飯田祥二郎有點生氣的說道:「不錯,是318集團軍!難不成野上君害怕了?」,看著野上滄狼說話都有點哆嗦,飯田祥二郎實在是很來氣,即便是自己的部隊被打成那樣了,也沒有如此失態啊!

野上滄狼立刻站起來道:「司令官閣下不要誤會,我不是膽怯,我是興奮!非常的興奮,要知道,我訓練特種聯隊就是想要和318集團軍一較高下,可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想到今天,這個機會竟然悄然的就到了我的身邊,真的感謝統帥部,感謝司令官閣下啊!」

一股戰意從野上滄狼的心中冒出來,顯然對於此事野上滄狼是格外的興奮。就像是一個寂寞的高手突然遇到了一個可以和他生死之戰的人一般,那種興奮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他們的一切註定了就需要在戰場上分出勝負。

看著野上滄狼拿興奮的樣子,飯田祥二郎此刻又改變了想法,難不成這個野上滄狼閣下有受虐的傾向?318集團軍可不是好惹的。關於野上滄狼的事迹飯田祥二郎也是聽說過的,不過也沒有必要興奮成這個樣子吧?難不成眼前這位有必勝的把握?如果是那樣那真是太好了啊!

而野上滄狼卻不知道飯田祥二郎的想法,此刻他正想著如何與318集團軍的特種部隊交手,實際上三年的訓練讓野上滄狼的實力也更上一層樓,而他的手下也是非常的厲害了。這樣的情況讓野上滄狼充滿了信心,人一旦有了信心,那麼氣勢上自然就足了。

不過野上滄狼也知道,穩贏的話絕對是說不出口的。318集團軍的厲害,他自己是深有體會的。這一次野上滄狼感覺有機會,非常的有機會。至少他們之間的差距在不斷的縮小,現在是時候讓這幫支那軍的特種部隊感受一下帝國特種部隊的厲害了。

飯田祥二郎道:「根據底下的人來報,這一次支那軍特種部隊的數量非常之龐大,按照他們的估計至少有一千五百人左右。而野上君的特種聯隊卻是有三千人,所以對這件事情我還是非常的有信心的。現在戰事處於弱勢階段,我們需要有一陣強心劑注入,給我們的軍隊帶來活力!」

野上滄狼立正道:「請閣下放心,我定當不辜負閣下的期望!晚些時候我們就出發,只不過還需要司令官閣下替我們講解一下當前的形勢。我們也好看看從哪一個方向入手!」

飯田祥二郎將自己的參謀長叫過來,然後參謀長開始給野上滄狼分析現在的情況。最後野上滄狼也是搞明白了,實際上這一次他們面對的是318集團軍的主力和一些支那軍所謂的王牌。而根據情報得來的消息,日軍左翼的進攻,也是支那軍的右翼防區是非318集團軍之主力。

野上滄狼指了指這邊道:「這裡是我們的第一個目標,我們要在這裡讓支那軍見證我特種聯隊的輝煌。這一帶的支那軍特種部隊也是我們需要消滅的第一股力量!」

飯田祥二郎也是點點頭表示同意野上滄狼的做法,目前來說無論支援哪一方都是難以抉擇的事情。但是無論哪一方都需要人來支援。

不過重點在於,與其分散出擊,不如集中力量打擊支那軍的這支部隊。這樣可以用絕對的優勢兵力殺傷對手,但是野上滄狼也知道,特種兵之間的交戰,絕對不是那麼的迅速,他們每一個人的死亡都是要靠磨的。

為了狙擊一個對手,有時候甚至需要一天甚至幾天的時間。這個情況野上滄狼並沒有現在說起來,也是為了不讓飯田祥二郎過分的擔憂。然而這些都是事實存在的情況,野上滄狼決定先看看情況,然後再說。

現在對於飯田祥二郎來說,只要能夠在緬甸取得成功,那麼他的地位才會穩如泰山。如果緬甸戰局進攻不利,日方很有可能就此打住換主帥穩定軍心。緬甸對於日軍的戰略價值極高,日軍絕對不會放棄這麼一個寶貝地方的。

野上滄狼得到了飯田祥二郎的全權授權之後,他們的行動無疑更加的自由化,然而特種聯隊的殺傷力也是非常的大,在戰場上也能夠起到左右戰局的效果。

孫立人並不知道日軍已經派出這樣一支部隊前來,現在他們氣勢正盛,絕對不會就此放過打擊日軍士氣的機會。可是他不知道,一場近乎於災難一般的失敗正在等待著他。

目前318集團軍的主力部隊已經全部抵達曼德勒,姚子青、張德恩等部已經順利的抵達了曼德勒地區。李世超所部控制了整個廣東地區的大部分。除了港口的一些地方還是被日軍佔領之外,他們基本上控制了局面。整個西南地區現在所有的指揮權和近兩萬五千人的部隊都交給了李世超。

而剩下的部隊則是全部投入到了緬甸的戰場。這一場的戰鬥王明宇的意思就是將在緬甸的日軍全部的殲滅在這裡。讓他們整個的計劃流產,也準備加劇日軍投降的速度。王明宇知道,多一天的戰爭對於中國來說就是多承受一天的苦難。

誰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國家整天飽受戰火的襲擾,王明宇決定提前加速日軍的滅亡,也正是因為他現在有能力改變這個情況。日軍一旦在緬甸被圍困,日軍勢必需要大量的增援,在國內日益空虛的情況下,這樣的局面會讓日軍更加的舉步維艱,也會加速他們的滅亡。

野上滄狼告別了飯田祥二郎之後,帶著自己的部隊直接開始急行軍往右翼的防區挺進。這一次他需要的是配合櫻井省三的第三十三師團殲滅這一次支那軍的守軍。

與此同時,張德恩所率領的第318集團軍第一軍的兩個師也是順理的抵達了右翼防區二十公里左右的位置。不過按照王明宇的命令,此刻他們正在後方集結,暫時按兵不動,隨時準備支援孫立人的守軍。據匡安華的報告,孫立人現在的部隊士氣正盛,這個時候王明宇也就索性讓他們放開手腳了。

孫立人還不知道支援的部隊已經到來,這個時候他現在信心滿滿的準備迎接日軍的進攻。實際上日軍這些天的進攻已經有所起色,這三天的時間內,日軍的幾波進攻一次比一次來的猛烈。日軍的狀態似乎也調整了回來,現在對於自己的對手也是信心十足了起來。

櫻井省三現在也是惆悵的不得了,進攻雖然看似順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這幫支那軍看上去戰鬥力雖然不怎麼地,也不像傳說中318集團軍那麼的難纏,但是就是差一口氣,就是拿不下他們的防區。時間拖得越久,對於櫻井省三來說就越難受。

不過櫻井省三收到軍部的命令,說野上滄狼的特種聯隊一日之後就會抵達,協助他們共同的進攻支那軍的防區。對於野上滄狼的事迹,自然沒有哪個師團長沒有聽說過的,一聽說野上滄狼要來,櫻井省三也是喜上眉梢,彷彿此刻支那軍的防區已經被他攻佔下來一般。

「報告師團長!外面來了一支部隊,約三千人,似乎是一個聯隊的建制!不過他們的長官是一名少將,說是我帝國的士兵,讓我們放行!」勤務兵對著櫻井省三說道

「嗯,的確是我們帝國的部隊,而且是精銳部隊!快快讓他們進來,安營紮寨!然後讓他們的聯隊長過來見我!」櫻井省三立刻說道

野上滄狼也沒有著急去見櫻井省三,這個時候他把一切安排好了之後,然後開始慢慢的進入了櫻井省三的指揮部。 新38師的偵察兵看到日軍來了一幫人,也是心中驚訝。立刻上報給了孫立人,而此時孫立人詢問了對方的人數之後,也是微微擔心了一下,不過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訝,只不過以為是日軍的一個增援的部隊。這個偵察兵也只是心中驚訝日軍的人數,對於日軍裝備等等都沒有仔細的看。

所以這就造成了匡安華等人也是被麻痹了一下。如果這個偵察兵能夠在仔細點的話,他們就會發現這一伙人明顯有一些不同。或者說與之前他們見到的日軍有所不同。只不過他們並沒有注意而已。

日軍第三十三師團的指揮部。

野上滄狼向櫻井省三行了一個軍禮之後道:「帝國特種聯隊聯隊長野上滄狼向閣下問好!」

櫻井省三笑著道:「好好好,這一次野上君能夠出手相助,實在讓我十五軍不甚感激啊!現在對面支那軍猖狂的緊,我軍現在對於他們沒有更好的辦法。目前帝國的飛行大隊剛剛經過一輪的轟炸,效果並不是很顯著,你可能也知道,在另外的兩個地方,我軍的飛機都不敢靠近。」

野上滄狼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對於318集團軍他研究的還是比較的透徹的,所以也認同了櫻井省三的話。

櫻井省三道:「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支支那軍沒有配備防空設備?難不成因為他們318集團軍自己的部隊?或者說這樣的防空設施並不是他們的政府配置的,而是只有318集團軍才有?」

野上滄狼點點頭道:「實際上從我知道的情況來看,的確是這樣!318集團軍的武器比之帝國也要先進一些,只不過現在的情況我們還不是很了解!」

櫻井省三道:「現在的情況就是他們有飛機、大炮、坦克。但是他們好像並不熱衷於這些,又或者他們只熱衷於用槍解決問題,他們一直都在用槍,很少用重型武器。難不成帝國還是帝國沒有給他們足夠的壓力?他們看不起帝國的勇士們?」

野上滄狼心道:「318集團軍可真不比你們差,人家看不上你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不過這些野上滄狼只能心中想一想,嘴上道:「以前他們並沒有這些東西,我看這些東西應該是他們新買進的,總有個適應的過程,不過我們要小心支那軍的這些武器啊。」

王明宇並不是不想用這些,而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用的上,現在主要阻擊日軍的是巷戰和叢林戰,日軍面對這些都已經不怎麼地了,王明宇何須在浪費炮彈呢?這樣一來,王明宇就能節省更多的炮彈,準備為以後反攻這一帶的日軍做好最充分的準備。

至於飛機嘛,說實話,這幫美國的飛行員是不錯。但是他們現在對於緬甸的地形可謂是一問三不知,所以王明宇這一段時間只是讓他們不斷的熟悉地形。並沒有真正的參與到進攻中來,偶爾有一些觸動的情況,也是為了偵查一些敵情。

甚至王明宇打算讓少數的飛機暫時充當一下運輸機的角色,不過想來也是太過的浪費了些。目前他們國內的煉油廠,距離這邊太遠。這一次出征所帶過來的機油,也並不是十分的充足。現在王明宇只能讓國內的人將用油運輸到臘戍,到時候統一由戴安瀾的部隊負責看護。

至少這樣用油的時候絕對不會需要回到國內繼續加油吧,但是煉油廠並不能移動,所以他們只能想出這樣折中的辦法,如此一來也是麻煩了些,不過有困難總是要想辦法克服的。否則這一場誰勝誰敗真的很難講了。

至於為什麼孫立人的部隊沒有配置防空武器,也是因為事情實在太多了,一些小的地方給王明宇疏漏了。而孫立人也不知道王明宇的部隊有這些,所有也沒有提出來。不過經過日軍的兩次轟炸之後,匡安華已經把這邊的情況報告了上去,王明宇也沒有說什麼。

因為張德恩的部隊已經靠近他們,張德恩的部隊配備了很多的防空設施。王明宇直接下達了命令給張德恩,阻截日軍向右翼防區轟炸的飛機。不過張德恩接到命令的時候日軍已經轟炸完畢,這個時候新的一輪飛行轟炸還沒有到來,所以孫立人也不知道此事。

次日的進攻依舊在繼續,漫天的硝煙瀰漫在空氣之中,整個右翼防區都充斥著屍體糜爛的味道。很多的屍體日軍根本搶都搶不回去。如果說之前王明宇還允許讓日軍搶奪屍體的話,那麼現在這個條件已經不復存在了。

並不是王明宇殘忍,也不是王明宇沒有一個軍人的準則,而是日軍根本不值得他們同情。日軍一次次的變本加厲的進攻,讓自己的弟兄們死傷無數,這個時候誰還有時間同情這幫日本人?

孫立人在前線指揮著戰鬥,日軍瘋狂的進攻並沒有給新38師造成多麼大的壓力。孫立人指揮起戰鬥來遊刃有餘。但是情況很快的就發生了不可預知的改變。日軍突然好似槍法變得奇准無比,新38師的壓力陡增,重機槍手基本上死亡的時間絕對不超過二十秒鐘。

也就是說現在日軍正在憑藉著他們強大的射術,開始不斷的往前壓進。而且是越來越近,孫立人不知道的是野上滄狼所部之五百人,已經摻雜在裡面,他們的射術非常的精準,而且用的槍就是跟匡安華所部的槍沒有什麼區別,都是呆著瞄準鏡的狙擊步槍!

「怎麼回事?怎麼小鬼子突然變的這麼准了?他娘的這兩天也沒見他們有這麼高水準的發揮啊?」一個新38師的團長氣的睚眥欲裂,他手下的幾個好手死的是一個不剩。

「報告,我團的重機槍手已經死傷殆盡!團座,在這麼下去,咱們這邊可是要支持不下去了啊,團座,你還是快想想辦法吧,兄弟們都頂不住了!」一個重機槍連的連長淚流滿面的說道

「放你娘的屁,別的團都頂得住,咱們團頂不住?老子丟不起這個人,只要還有一個人在陣地上,就他娘的給老子往死了干!」團長生氣的摔掉了手上的皮鞭,惡狠狠的說道

此刻孫立人拿著望遠鏡默默的注視著一切,心中也是焦急不已。一旁的參謀長小聲的對著手下道:「立刻請匡安華營長過來!」,然後轉身對著孫立人道:「師座,這幫小鬼子有點古怪啊,你們看有些人手上用的槍,是不是和匡營長他們用的差不多?」

孫立人又一次的拿起瞭望遠鏡看了看道:「我還真沒注意到這一點,快去請匡營長過來看看!」

參謀長道:「我已經命令人去請了!這一次我軍的死亡實在太過慘重了點,目前為止,我師已經死亡超過七百人了。這只是短短的半個小時的時間啊,而且我們處於防守的優勢的情況下!」

過了一陣,匡安華急匆匆的趕來,本來他以為孫立人找他有任務,沒有想到孫立人直接道:「匡營長,你拿著望遠鏡看看,這一夥鬼子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匡安華疑惑的點點頭,接過望遠鏡一看,立刻注意到了日軍手中拿的槍,匡安華心中一凜,這難道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孫立人的部隊可就要危險了。他深知這一伙人的厲害之處。

或許直屬隊也就是現在的特種旅並不懼怕他們,但是他們也知道他們不怕不代表著孫立人的部隊就能夠抵擋得住。這些人可是日軍培養的精銳部隊,這些部隊可是日軍的王牌,孫立人的部隊連日軍都打不過,何況這些人呢?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日軍的暗夜大隊!

匡安華也不知道日軍此刻已經成立了特種聯隊,他們這個聯隊的建制非常的隱蔽,平常的時候對外宣稱只不過是日軍的一支後勤聯隊而已。這倒是有點像後世的那種隱藏方法。

此刻孫立人的部隊損失已經超過千人,如果在過一個小時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的話,那麼孫立人的部隊潰敗就在此了。孫立人現在也是一個頭兩個大。原本已經穩定住局勢的他們,此刻又一次的變得岌岌可危。

日軍現在看到對面的人已經有點不支,立刻像兩隻眼睛放光的狼一樣,嗷嗷直叫的撲了上來。日軍也不傻,他們也能看出形勢,這麼好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呢?

「野上君,你的人的確不愧是帝國最為優秀的部隊啊,槍法實在太過厲害了!」櫻井省三不吝惜自己的讚美之詞,開始大加的讚揚野上滄狼特種聯隊的表現。

「師團長閣下不必如此誇讚,真正的好戲才剛剛開始,我們要等的獵物不是這幫人,而是隱藏在他們後面的一批人。就是不知道這批人到底有多少?此刻我們就是要找他們決一雌雄!」野上滄狼臉上並沒有任何的勝利的喜悅,他知道,真正的考驗還沒有到來,他在等!

匡安華此刻也是一點都不怠慢,立刻組織自己的人馬開始往前線縱深橫插,佔據住一些有利的位置開始還擊。這一次匡安華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狙擊日軍特種部隊的人員。

日軍的特種部隊人員其實也是非常的好認,實際上他們的穿戴和手中拿著的武器和其他人都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只不過在混亂的戰場上,一時間沒有什麼人能夠看得清楚。

野上滄狼拿著望遠鏡看著對面的變化道:「嘿嘿,正主來了,師團長閣下,現在支那軍出現的這一批人很有可能就是阻擊你們的那一批人!」

櫻井省三透過望遠鏡看著對面人影閃動的地方,心中一驚道:「就是他們?」,雖然語氣中透出一絲不屑,實際上內心還是咯噔一下,他緊張了。只是他不想表現出他的懦弱。

一個日軍手拿狙擊槍的特種聯隊成員用瞄準鏡剛瞄準了一個支那軍的腦袋,但是就在他瞄準看清的那一剎那,這個日軍特種聯隊的士兵瞳孔驟然一縮,因為他看見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場景。一個跟他拿著幾乎一樣的槍的人槍口已經噴出了一絲的火花,他知道那個人開槍了。

結果毫無疑問,這個日本兵瞪大著雙眼,好似死的不太瞑目,也透出一絲的不甘。正當他殺的興起的時候,沒有想到居然出現這樣的一幕,這讓他非常的難以接受,但是無論接受不接受,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經死了,特種聯隊減員一人了。

匡安華此刻正在尋找著目標,人數實在太多了,他們選擇目標也是異常的困難,在加上幾乎是射擊激動目標,這更加的增加了他射擊的難度。不過匡安華越是越到這樣的局面,內心就越冷靜,此刻他專門尋找日軍特種聯隊的目標開始擊殺,現在已經是他尋找的第五個目標了。

局勢很快的被控制了下來。孫立人也是常常的呼出了一口氣,此刻的戰局,儼然變成了中日雙方尖端力量的對抗。中日雙方的一些普通士兵開始有意識的讓出了這塊戰場,他們開始慢慢的後撤。其實這些都是雙方的主帥有意為之,為的就是目睹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真正的特種作戰較量,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展現在了世人的面前,也由此揭開了他們神秘的面紗。這一切都是源自於雙方的配合,和雙方那種強碰強的心態。

野上滄狼覺得沒有對手沒有意思,實際上特種旅的人何嘗不是這樣的心態,現在有了一個能夠跟他們一較高下的部隊出現,匡安華此刻的內心也是異常的激動。

殺那幫師團的小鬼子對於匡安華來說實際上並沒有多大的挑戰性,雖然死傷多了點。但是相比於日軍的死傷,他們的死傷並不算多。

真箇戰場出現了這樣詭異的一幕,那就是雙方絕大部分的主力都休息了。偌大的戰場現在只有不到千人在戰鬥著…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張德恩看著眼前的景象也是微微眯著眼,畢竟這一次日軍的一個師團。如果日軍的這個師團被他們消滅的話,恐怕日軍在整個緬甸的實力就要受到極大地打擊。

這樣的事情誰不願意看到?除了日軍自己恐怕大家都希望看到這個事實一般的存在。

日軍在緬甸的總投入也就是這麼多,如果讓他們繼續投入作戰的兵力,那麼他們就會尾大不掉。日軍現在的戰線拉得非常的開,他們幾乎把自己手上能夠運用的牌都給打了出去。為的就是能夠在這樣的時候有一個好的結果。

可是日軍以為他們的實力已經足以震懾八荒,但是僅僅一個318集團軍就打亂了他們的部署。這樣的事情實在讓他們接受不了。而此刻日軍還不知道王明宇真正的計劃,如果知道的話恐怕日軍都要心驚膽戰。

王明宇的計劃是通過滇緬會戰讓日軍的潰敗加速。爭取在今年就將日軍徹底的趕出中國,這樣的想法委實有點太過的駭人聽聞,不是日軍不願意想,而是日軍根本不敢想。

他們覺得王明宇能夠做到么?即便是日軍自己知道王明宇的想法,恐怕也只是會認為他瘋了,絕對不會認為王明宇真的能夠做到這種程度。而事實上王明宇根本就不屑解釋這些東西,自己的實力難不成還有人比他更加的清楚嗎?

絕對沒有,所以王明宇現在最大的底牌就是他知道日軍現在的狀況,他知道日軍現在是強弩之末。現在日軍看上去還是氣勢很盛,但是王明宇知道,現在他們的作用就像是壓垮日軍的最後一根稻草,到時候一瀉千里,日軍即便是有心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阻擋這種頹勢了。

現在張德恩所部就是正在進行著王明宇反攻日軍的第一步,那就是消滅日軍這個殘缺不齊的師團。當然這件事情王明宇並不知道,現在是張德恩一手自己乾的。

王明宇在這個時候還是想著先以穩妥為主,不過張德恩現在處在戰場之中,比之任何人都要了解戰場的形勢。這個時候的張德恩是做出了他認為最為穩妥的打算。或者說最為合理的打算。

雖然櫻井省三知道了支那軍的作戰意圖,但是別人都可以撤退,唯獨他們不能撤退。第三十三師團絕對不能把一世英名毀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櫻井省三此刻絕對不會命令自己的部隊撤退的。即便是戰至最後的一兵一卒,他們也沒有任何後退的道理。與野上蒼狼的特種聯隊不一樣,他們是帝國軍人的表率。

這個時候看到支那軍就逃跑,那麼以後呢?一個部隊如果連氣勢都沒有了,那麼這支部隊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所以櫻井省三即便是全軍覆沒也不可能讓支那軍建立對於日軍強大的自信。一旦被支那軍建立這種自信的話,那麼到時候最慘的就可是日軍自己了。

櫻井省三也不是完全的絕望了,現在他還有著希望的,那就是暫時將自己的兵力壓后一點,這樣做的好處什麼呢?那就是可以完全的先讓支那軍的進攻做無用功,到時候可以進退自如。

但是櫻井省三最為絕望的是,他恐怕再也無法完成軍部交代下來的任務了。從目前的態勢上可以看出,支那軍已經調集了重兵開始集結在這一帶。

那麼隨之而來的就是支那軍瘋狂的反撲,即便是沒有支那軍的反撲,那麼他們的第三十三師團也是紙老虎而已,絕對不可能在虎口奪食的。如果是一般的支那軍,即便是來個十萬,櫻井省三都不可能絕望到如此的程度。

實際上現在如果日軍軍部能夠給他一個消息說,他們隨時可以撤退的話。那麼恐怕櫻井省三二話不說掉頭就走。然而緬甸對於日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第十五軍現在也是岌岌可危,大本營對於他們幾乎已經是下了最後的通牒。

現在他們唯有這麼一個途徑來自我救贖,那就是拿下整個緬甸,封鎖支那軍的交通補給線。一旦計劃成功,日軍在段時間內對於支那的控制就將達到一個頂點。

那麼日軍就有可能在支那的戰場上不戰而勝,或者支那方面提出什麼要求,那麼日軍就可以獲得大量的戰爭賠款,可以全力的向美國開戰。到時候整個遠東和太平洋地區悉數控制在他們手裡。

那麼日軍在這一帶還不是予取予求?日軍的如意算盤自然算的很精明,無奈現在事情的發展並不是朝著他們的走向發展。實際上現在日軍等軸心國氣勢正盛的時候,同盟國方面暫時處於一個相對弱勢的狀態。

但是等到同盟國緩過一口氣來的話,那麼同盟國畢竟是佔據著天時地利人和,他們到時候的反撲也絕對是任何的一個軸心國都想象不到的。歷史的變遷總是在不經意之間,誰也沒有想到反撲的開始居然來的這麼快,而且是在緬甸的這一塊戰場上出現的。

說實話,美國方面雖然有點震驚於日軍對他們開戰,但是美國的本土絕對沒有任何的威脅。所以美國人絕對不會有任何的不適和緊張的感覺。

相反,他們現在正在努力的尋找著機會,不過戰爭對於日軍來說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了,美軍一時半會也休想在日軍的身上佔得便宜。美國現在的思想其實還是有利用中國的心思。

實際上大家都看得出來,中國才是日軍最大的那塊蛋糕。美國現在為了爭取他們的勝利,變相的開始向中國援助。他們之前絕對沒有這麼的大方,想來也是想藉助中國人的手去剷除日軍,讓美軍在遠東地區少了一個巨大的威脅,維護美軍在太平洋上的霸主地位。

不過中國是絕對對於美國的援助自然也是來者不拒,因為什麼呢?美國即便是不援助,中國也必須趕走日本侵略者,那麼美國援助自己雖然是為了他們自己,中國何嘗也不是為了自己呢?其實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軍座,羅佳鵬師長的第一師發來電報,他們已經阻斷了日軍後退的道路。絕對不會放走任何一個日軍!羅師長問軍座什麼時候開始進攻。」勤務兵問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