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其實我覺得就算七號選手設計的真的不怎麼樣,蘇軟軟也不能直接說垃圾吧,太不尊重人了,那可是人家辛辛苦苦設計出來的。」

……

聽到蘇軟軟說的話,七號選手瞪大眼睛,實在是沒忍住,眼淚刷的就落下來了,忍不住看嚮導演。

後者臉色發苦,蘇軟軟的身份他也是清楚的,自己得罪不起啊,當即只能是輕輕搖了搖頭。

七號選手簡直是要委屈死了,她的設計怎麼了,怎麼了,明明已經足夠努力了,為了這一天,她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可最後卻是這樣的結果,讓人怎麼接受。

導演也有些不忍,無奈沖着主持人打了一個手勢。

看明白的主持人連忙開口說:

「蘇軟軟老師,七號選手,咱們現在稍微冷靜一下,我們選手走到這裏都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作品設計出來,就是美好的,但這裏是比賽,我們要求選手設計的服裝要符合主題,並同時突出自己的設計能力,突出主題的美。」

他看着觀眾,繼續道:「既然七號選手不滿意現在的結果,我們現場會為所有的觀眾朋友分發打分器,觀眾喜愛度最高的選手獲勝,大家有意見嗎?」

本就已經獲勝的三號選手心裏肯定是有些不情願的,但是為了防止七號選手繼續鬧下去,只能是點頭,另外一名選手倒是無所謂,說不定這次觀眾打分能將她推到第一的位置呢。

蘇軟軟哼一聲,攤攤手,撇嘴,「隨便!」如果不是萌萌的要求,她才不會來這裏當什麼破評委呢!

楚燁表情依舊冷淡,最後的評委表示同意,於是觀眾打分環節正式開始。

沒多久,評分結果就出來了,現場大概有五百名的觀眾。

三號選手得分187,五號選手得分164,七號選手只有149分。

看到這個結果,蘇軟軟眼裏的譏諷更濃,直接起身,淡淡的道:「現在看來,垃圾就是垃圾,走了!」說完,片刻不停,直接退場。

見狀,主持人沒有辦法,只能是草草給三位頒發了獎盃,匆匆結束。

七號選手抱着季軍的獎牌,面對着鏡頭,哭的極其凄慘,有人覺得無語,笑她自不量力,也有人同情她,廢了那麼多勁,最後的結果卻是不盡人意,但這畢竟是比賽,可沒那麼多人情味。

楚燁一直沒動,等人走的差不多,鴻七來到他的身邊,沉聲道:「哥,沒有華曉萌的任何蹤跡,蕭謹言已經上了飛機,看樣子是不打算繼續找了。」

「沒有?」

「對!」

楚燁之前一直在懷疑,華曉萌是不是故意鬧了這麼一出,後面還會去和蕭謹言匯合,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華曉萌是真的藏起來了,而且不希望被任何的人找到。

能用的方法,楚燁都已經用了,但就是沒有華曉萌的消息,這裏畢竟不是Y國,更不是北國,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一個人,不是那麼容易的。

更何況,華曉萌還是一個極善於隱藏的人。

「哥,你打算怎麼辦?」鴻七再次問道。

「能怎麼辦,繼續找,最好是在蕭謹言面前將人找到。」楚燁堅定的道。

鴻七張張嘴,「哥,你何必對華曉萌那麼……」

楚燁打斷他,「為什麼這麼堅持,因為她是華曉萌啊!」說到最後,他的眉眼裏帶了些許的溫柔。

見到這一幕,鴻七不說話了。

「去找吧!」

聽到楚燁的命令,鴻七轉身。

離開了比賽現場的蘇軟軟回了酒店,將華曉萌的東西收拾好,直接去了自己在F國的住處,華曉萌既然沒有走,她就在這裏陪着,什麼時候人回來了,再一起走。

當然了,她現在畢竟是有男朋友的人,還記得給盧哲打了電話,聽到這個消息,盧哲二話不說,就要飛過來,卻被蘇軟軟給阻止了,甚至說了,盧哲如果敢過來,兩人就分手。

盧哲果然是被嚇到,委屈巴巴的乖乖在家裏等著。

他也知道蘇軟軟為什麼會這麼說,畢竟是華曉萌的另一種意義上的哥哥,盧哲對華曉萌還是很了解的,明白這個時候,去F國的人是越少越好,人太多,萌萌會煩,讓她一個人靜一靜吧,她一個人緩過來之後,會回來的。

所有人都相信,那個一向堅強的女孩子,一定會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再次帶着笑容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她不會被任何的困難所打倒,就是那麼可靠又讓人心疼啊!

下午,小鎮之中,華曉萌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看着周圍陌生的環境,人都是懵的,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自己究竟在哪,清醒之後,她下床洗了一把臉,拉開窗帘,望着外面晴好的天氣,終於是微微放鬆下來。

手機啊,電腦啊,所有的通訊設備都被她關掉了,就想什麼都不做,安靜的,在一個無人的地方發獃,這個小鎮的環境很好,人也很好,沒人認識她,她也不認識別的什麼人,真的很好。

站在窗口曬了一會兒太陽,華曉萌換了衣服出門,去鎮上的商店買了釣魚竿,又問清楚附近哪裏有湖泊,或者是河流。

她一個人慢吞吞的,晃悠了半個多小時走到河邊,找了一處不錯的地方,放好魚竿,自己坐在小馬紮上,盯着湖面發獃,腦子裏什麼都沒想,只盯着河面看,能不能釣上魚無所謂,她就想找點兒事干。

果然,天都快黑了,她也沒釣上一條魚,只能是收拾東西往回走,回到家,煮了一碗清水面吃,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就這麼渾渾噩噩的過了差不多兩天的時間。

這日,華曉萌無聊,打算去小公園,找個沒人的地方,靠在樹榦上睡會兒覺,她臉上的氣色恢復了些,就是人還是蔫蔫的沒有氣色。

殊不知,鎮上來了一位不速之客,鄭國輝身邊的馮剛,國際上排行第二十七位的黑帽子,他的家在這邊,爺爺奶奶都在小鎮上住,有時間的時候,都會回來看看。

看到華曉萌那一刻,馮剛還有些意外,有些不相信的揉揉眼睛,畢竟不論是蕭謹言還是楚燁,或者是其他人,找華曉萌都快找瘋了,主人公卻在這個小鎮里散步?

確定沒有看錯之後,馮剛詫異的跟上去,結果就看到華曉萌隨隨便便找了一顆大樹,將手上的便當往地上一扔,靠着樹榦就閉上了眼睛。

這一瞬,馮剛眼中的殺意一閃即逝,不過最終還是改變了想法,悄悄退走。

對於馮剛出現在小鎮的事情,華曉萌概不知情。

她養足了精神,又吃了便當,計算著時間,打算再過兩三天就回去,離開的時間已經很長了,休息完之後,就打算回去住的地方。

而意外,就是在她回去的路上發生的,小鎮上車子並不是很多,但平常,還是會有車子路過的,她剛走過一個拐角,一輛黑色的車子便突然出現,在她反應不及的時候,狠狠撞上來。

砰!

眼前徹底黑下去之前,華曉萌只感覺到腦袋重重磕在了地面上,隨後就沒有了意識。

等她昏迷過去,馮剛從車上走下來,站在一動不動的女人面前,眸光冰冷,片刻之後,撥通了鄭國輝的電話。

「先生,出事了!」

鄭國輝疑惑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出,「怎麼了?」

「我回家看爺爺奶奶的時候,看到了華曉萌小姐,她出了車禍!」

「什麼,她不是……」鄭國輝的聲音很快平靜下來,心思電轉,道:「我知道了,她有沒有生命危險?」

作為一名職業殺手,馮剛對人的身體情況還是很清楚的,肯定的說:「沒有生命危險,出了不少血!」

「將她照顧好,等傷勢穩定,秘密帶回來!」

馮剛早就預料到了這種知道了,道:「是!」

掛斷電話,馮剛的視線又落在滿臉是血的華曉萌身上,眸光微閃,片刻后彎腰,將人杠起來,放進車裏,悄無聲息的離開,這個路段,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監控。

與此同時,北國蕭氏集團辦公室的蕭謹言突然一陣心悸,額上大滴大滴的冷汗湧現,青筋突突直跳。

進門的沈翔看到這一幕,嚇壞了,「老闆,你怎麼了?」

蕭謹言扶著桌子,手指尖發白,「萌萌走了多少天了?」

「三天?」

「都沒有消息嗎?」

「是,如白那邊也在找,蘇小姐現在還在F國等著,楚燁也在不遺餘力的尋人。」沈翔如實道。

蕭謹言有些坐不住了,「訂機票,我有點兒擔心!」

沈翔點頭,他並不認為華曉萌會出什麼事,也不確定老闆能不能找到人,根不確定老闆娘想不想見到老闆,唉!

。被扁桃體發炎折磨的霓裳需要休息,小可愛們早點休息,晚安

《小神仙,請留步》請假章~ 「哐啷,哐啷。」只見神仆巧妙的用前肢輕輕挑開閉塞的栓子一道道門瞬時打開。

小七箭步來到斑斑面前,只見它已經氣若遊絲,努力睜大的雙眼在一閉一合,最刺眼的是後腦的頭部有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洞口兩邊的血水已經乾枯凝結到兩邊的毛髮上形成一塊大範圍的烏澤。

斑斑強撐力氣:「別費勁了,走,點點,快走吧,不然沒機會了。」

小七忍不住流下淚水,它想起以前那個滿臉帶著微笑,高大魁梧不可一世的身影現在已經倒下了,在不經意間就這麼趴著再也站不起來了。

「我帶你走,我帶你回去。」小七執著的喊著,對於斑斑的情感更多來源於斑斑的照顧,這是除了大黃以外最照顧自己的狗,雖然它做的不多,但它一直做著力所能及的照顧。

斑斑欣慰的笑瞭然后說:「我沒看錯你,可惜,我們不能在一起聊天了,走吧,你要比我走的更遠,知道嗎?咳咳。」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下如此重的手。」小七不甘的喊著,痛哭的叫嚷著。

斑斑氣息奄奄的笑著:「這樣很好,我,我,我以前,以前想的做的都是錯的,現在我,我才明白,我們都是一樣的。」它每講一句話都要用莫大的力氣,斷斷續續的自言自語說:「我,我,我是膽小鬼,我看見過我的主人吃狗肉,我,我害怕,我不想像大黃一樣死在主人口中,也不想像族老一樣被拋棄,現在這樣很好,我,,我最起碼,,帶著最後的驕傲死去,我沒有,,,,遺憾。」

那微笑的表情在瞳孔中的目光完全消散后凝固了,含笑而逝的它曾有過仇恨,悲傷,驕傲可現在這些都已隨它而去了。

神仆感傷的看著這死別的場景,黃鼠含淚凝望著,只有那隻烏黑毛髮的狗從未有過任何錶情淡淡的說:「該走了,那些鐵籠快下完了,一會有人注意到就麻煩了。」

「走!」小七奮力的用嘴叼住斑斑的毛髮用力向籠子外面拉扯,它想帶它離去,離開這片不屬於它們的地方,這個微笑驕傲的狗應該回到它來的地方。

「你瘋了,它已經死了,快走。」理智的黃鼠用力將小七拉開。然後深深看了眼斑斑:「走。」

「啊!」悲傷化為狂吼,小七邊跑邊發泄著任由黃鼠等三狗將它夾在中間一路向道路邊的護欄處鑽去,鑽過護欄后對面是一座斜山,四隻狗用力朝山的方向跑去。

馬路上照相機的閃光燈依舊閃耀著,做著好事的人快樂的做著,在籠中等待被安排的狗期待著,對於那些發生過的悲傷離別卻沒有人在乎,斑斑的死不過是讓他們在討伐盜狗賊的罪行上多加上一條:殘忍虐殺狗狗的兇手。而對於小七它們的離去,同樣有人注意,卻沒人在乎!逃跑的只是幾條土狗,難道還要勞師動眾去追回,哦!抱歉,土狗不是寵物狗,根本不值得他們興師動眾。

黎明的霧氣在陽光的照射下緩緩散去,但四條狗用盡全力跑到山尖時正巧趕上太陽初升之際,那海市蜃樓般的旭日隱藏在雲朵中的輪廓卻又帶著寶石紅的光芒融化著周圍遮擋著它的一切。

傻傻看著這美景的三狗,為什麼是三狗?因為神仆只是欣賞著卻沒有呆傻,正如它自述的一樣,它是一條旅行的狗,這種景色它看了很多次了。

三狗不約而同的說到:「真美!」就連情緒低落中的小七都忍不住暫時忘卻了悲傷。

神仆有些得意的說:「這算什麼,我可是去過更高的山看日出,這座小矮山同我去過的高山比,那簡直就叫土坡。」

小七聽著神仆洋洋得意的語氣用很認真的話語問:「你真的去過很多地方?」它開始相信這條臉上總掛著遊戲人間表情的狗,那神奇的開鎖技能,那對被解救未知的預測能力,那在車上說不出的自信和鎮定能力不是一般的狗能做到的。

神仆眉飛色舞的看著遠方的日出回答到:「那當然,我去過覆蓋冰雪的大山,走過一望無際的平原,到過高聳入雲的大山,看過一望無際的大海。。。。」

喋喋不休的話語讓黃鼠眉頭一皺罵道:「呸!你別吹牛了,你走過這些地方你早就老了,你能跑多快?你現在多大。看你全身那胖乎乎的肉樣,小心被牛皮淹死。」

小七望著胖乎乎神仆的身形,心底剛升起的信任感又撲滅了,就連那一直很少說話的烏黑廋狗也用看瘋子般的眼光看著神仆。

神仆看三條狗疑慮的目光毫不在乎的說:「真是沒見過世面的狗。」

三狗被它用鄙視地眼神全身掃描著,那意思就是在告訴三狗你們去不了,不代表別的狗不行。

黃鼠首先受不了:「那你說你怎麼去的。」

「坐車!」

「你在說笑話?誰會讓你坐車?」

「哼,沒見識,小爺想起哪裡就聞聞盜狗賊的氣味,主動去被它們抓,然後就坐車了。」

「尼瑪!」這次連毫無表情的烏黑廋狗都忍不住罵出聲了,然後用輕蔑的語氣嘲諷到:「那你不是坐過很多次盜狗賊的車?」

「當然,最少百八十次,他們還得伺候小爺吃喝呢。當然最後小爺還會解救幾條同類,就像你們一樣。」

廋狗實在憋不住了怒聲罵道:「你別以為會開鎖就可以當神棍,我可不是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佬,你以為我不知道那些盜狗賊是要把我們賣到狗肉店去嗎?我能跟你走,不是信任你,是因為我知道愛心人士只關注那些所謂的名犬,對於我們這些土狗一樣不待見,給你點笑臉你就裝大神,真是越說越離譜!還百八十次,你怎麼沒死百八十次。」

小七和黃鼠愣愣的看著發飆的烏黑廋狗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它們潛在的認識還停留在曾經的小天地間,對於這種新的認知了解不深,所以也插不上話。

「呸!咒小爺死,你才百八十次。」神仆吐了口口水到地上,然後倨傲的說:「你知道小爺的名字不?」

「知道,神仆。」小七插了句話。

「哼,說你們沒見識,真是沒見識,知道名字不知道含義嗎?小爺都這麼囂張了,還要小爺細說不成。」神仆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烏黑廋狗斜眼看著神仆:「神仆這麼難聽的名字,有屁的含義,我還叫老莫呢。難道我就莫名其妙不成?而且你真是神仆怎麼不救全車狗。」

神仆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嘖嘖到:「沒文化真可怕,神仆,神仆,顧名思義就是神的僕人,你以為誰都能叫神仆嗎?既然是神仆,那肯定有神照應著,我坐那些盜狗賊的車是它們的悲哀,你們的走運。再說我只是神仆,不是神,我能救多少是要看緣分的,懂不懂。」

老莫聽著神經兮兮敘述的神仆一臉想掐死它的衝動,最後翻了個白眼!

目瞪口呆的小七和黃鼠看著神色倨傲的神仆相視一眼同樣生出跟著這個神經病跑路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那個,那個我能問個問題嗎?」小七一直藏著個疑問,為什麼要逃跑?為什麼不讓人送它們回以前的家。

「小爺現在心情不錯,你說。」

「為什麼我們要逃跑?」

黃鼠其實也挺疑惑,只是當時的場景有些可怕,一是人太多嚇得;二是斑斑的下場讓它對於人生起了排斥的心情。

神仆尚未開口,老莫插口說:「你們真笨,這麼簡單的問題還問?那些愛心人士對於那些無家可歸的外國品種那是照顧有加,該收養的收養,送給他人領養的領養,唯獨我們土狗那就是別的一番境遇了,大都數都不會得到好結果,不是被人道毀滅,就是被幕後交易,不過下場都很凄涼,所以與其把未知的未來交給本已失去信任的人還不如掌握在自己手裡。」

黃鼠有些傻傻的聽著,雖然有些詞語它不懂,但可以斷定結局並不美好,然後有些天真的發問到:「既然他們救我們,那他們為什麼把我們送回到以前的地方呢?」 林澤擁有五階寵獸!

這個猜測猶如晴天霹靂,瞬間將羅寒轟得呆在了原地。

明明不久前他才調查過林澤的詳細實力情報。

得知對方的寵獸都只有四階層次。

可怎麼一天時間還沒過去,林澤的寵獸就突然變成了五階的了?

怎麼回事?

羅寒有心想要否定自己的猜測。

可事實擺在眼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