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具體我也是不太清楚,但我個人覺得他是在為你們好,希望你們有朝一日能重振蒼龍宮聲威!」封不平目光瞟向聶天三人,繼而又道:「他還說,若是你們三人來找我的話,就讓我告訴你們,一切以蒼龍宮信物為尊!」

此話一出,劍南星與路仁甲急忙起身,單膝跪地向聶天行了一個隆重的大禮。

「屬下,劍南星,參見宮主!」

「屬下,路仁甲,參見宮主!」

聶天被劍南星與路仁甲突來一舉搞得是手足無措,他萬萬也沒想到,他們兩人會行如此大禮,隨後聶天道:「兩位兄弟快快請起,讓我擔任宮主,我覺得萬萬使不得,畢竟我還年輕!」

聶天說話的同時,雙手已把劍南星與路仁甲託了起來。

「能者,不論年紀,只要胸懷大志,便就足以,再說你又是我們兩人的大哥,而且又有蒼龍宮信物,只有你擔任宮主,我路仁甲才會心服口服,不然是誰擔任我路仁甲都不服!」路仁甲面部閃現一抹崇拜之色。

「既然這樣,我也不矯情了!」聶天正需要一股強大的勢力來支撐自己的成長,故此也就沒再推脫,對於以後能不能收服其他隱世一脈的蒼龍宮殘存勢力,那隻能等以後再說了。

「哈哈哈,好好,有大哥擔任宮主,蒼龍宮大展宏圖就指日可待了!」

此刻,劍南星與路仁甲認為聶天擔任蒼龍宮宮主最適合不過了,畢竟他們對聶天的了解,無論是天賦還是人品,皆是上上之選,他們也堅信蒼龍宮在聶天的領導下,絕對能重振當年聲威。

其實劍南星與路仁甲在豐鎮發現蒼龍玉佩的那時起,便就認定了聶天為蒼龍宮宮主,只是那時他們感覺聶天並非是姓莫,因此也就意味著聶天並非是莫蒼龍的後裔。

現在聽到封不平這麼一說,也就不管這麼多了,管他姓聶,還是姓莫,只要能重振蒼龍宮聲威,而且還能報滅門之仇,這是一舉兩得。

再說了,這背後的神秘人肯定與蒼龍宮有著直接的關聯,若不然他怎麼可能有蒼龍宮的玉佩?路仁甲,劍南星心中紛紛想著,莫非他也是隱世一脈的殘存勢力?

對於這一切,劍南星與路仁甲註定是現在找不到答案。

「既然此事已了結了,我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了!」就在這時,封不平吐了一口濁氣,說了一聲。

「哈哈!不平,看不出來啊!你竟然把魔龍村打理的這麼好,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便就有二十來戶人家了!」聶天大笑的說了一聲,繼而又道:「我聶天也算是魔龍村一份子,只要有我聶天在,絕不讓任何人動魔龍村的一草一木!」

「恩!有你一言,我放心了!」封不平繼而又道:「好兄弟,我等著你們重振蒼龍宮的那一天,我堅信那一天不會太過遙遠!」

封不平目光堅定地掃了一眼聶天,劍南星,以及路仁甲三人。

「就沖你的這句話,我必把蒼龍宮從新傲立在聖域中州之上!」聶天看了封不平一眼,接著又道:「今天這一敘,就到此為止吧,我們三人還要前往萬獸窟秘境!」

聶天說完之後,突然,腦海之中出現一種明悟,鄭道?他既然是來自聖域中州,說不定南星知道他的來歷。

————

看到讀者催更,很高興,同時也有一種負擔,提前先更一章!! 在聶天,劍南星,路仁甲,以及封不平四人聊完之後,便就出了密室,然而讓他們頗為意外的是,密室門口聚集了很多魔龍村村民?這些人大約有五十來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的目光紛紛聚焦在聶天的身上,甚至有一些少女面色之中出現一抹傾慕之色。

「他就是聶天啊,好年輕,而且還很帥氣!」眾人目光銳利,一眼便認出四人中的聶天,之所以會如此,這一切皆因聶天額頭之上的那個紫色的天字胎記。

「這……」聶天面對這數百隻眼睛,心中相當無語,難道我的名聲傳到了魔龍村了?

其實,並非是如此,這一切皆因封不平,封不平每次教村民們練功時,都會提到聶天,拿聶天來做榜樣,如今才導致現在的局面。

「哼!土包子,你想甩掉本小姐,沒門!」就在這時,人群中一道少女嬌喝之聲響起。

立即,眾人目光紛紛聚焦在這個少女身上,皆都露出一抹驚訝之色,好漂亮的少女,好清新的女子。

隨著這少女的出現,頓時讓周圍幾名少女有些暗淡失色,一種自卑感驀然湧上了她們心頭。

然而,聶天定睛一看,卻是一陣頭大:「我說卓大小姐,你真是陰魂不散啊!」

「你才陰魂不散呢!本小姐跟著你,是你的福氣!」卓欣然絲毫不為聶天說的話而感到生氣,猶如是習慣了一般。

「嘿嘿!老大,我看四妹對你是一往情深啊,不如就把她娶了得了!」路仁甲目光鎖向聶天,猥瑣的一笑,滿臉的淫邪之色。

此話一出,卓欣然小臉一紅,而聶天卻讓眾人大出意外,只見聶天右腳抬起,猛然一道疾風驟然而起。

「嘭!」隨後只見,一腳踢在了路仁甲的屁股之上,根本讓路仁甲無從閃躲,瞬間惹來眾人一陣鬨笑之聲,就連一向面色冰冷的劍南星,面部都不免掛起一抹微笑。

而路人甲卻捂著屁股,猥瑣的而又肥胖的大臉,剎那間漲得通紅。

「老大,以後你能不能輕點!」

「哼!誰讓你嘴巴那麼臭!」卓欣然平復了內心的激動后,目光望向路仁甲嬌喝一聲。

「四妹,我這可都為你好啊,除非你不喜歡老大!」路仁甲面部閃現一抹委屈之色。

「我……」卓欣然,被路仁甲這麼一說,頓時無言以對,但也足以表明了她的心意。

這時,聶天目光看向卓欣然,一種複雜之色掛滿了整個臉龐,有親切,有關愛,有心疼,有憂慮,但唯獨就沒有真正的,愛。

於此同時,他腦海之中,閃現出當初在烏蒙絕谷時的情景,那傾城的面容,那絕美的身段,那無邪的雙眸,無時無刻不在他腦海之中現出。

繼而,聶天深呼吸了一下,道:「時候不早了,趕路要緊!」

聶天說完,便就與封不平打了個招呼,隨即帶著劍南星,路仁甲,以及卓欣然便往萬獸窟方向****而去。

聶天四人這一走,頓時惹來了魔龍村民的期盼之色,他們的目光緊盯聶天離去的那一片天空,直到聶天四人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才紛紛散去。

「南星,你是從聖域中州而來,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鄭道的天驕!」此刻,正在御空飛行的聶天,目光轉向劍南星,問了一聲。

聶天的這一問,頓時也惹來了路仁甲與卓欣然的好奇,他們兩人也很想知道關於鄭道此人的信息,畢竟鄭道年紀輕輕就是一個洪武境強者。

「鄭道?」劍南星沉思了片刻之後,又道:「沒有,不過聖域中州倒是有一個姓鄭的天驕,但那人並非叫鄭道!」

「那他叫什麼?」聶天追問道。

「他叫鄭千秋,在聖域中州,他位列上一屆誅天榜,第一,其天賦強大無匹,聽說早在半年前就已跨入了洪武之境!」劍南星解釋道。

「誅天榜,第一,這傢伙總不會是鄭道吧?若他經過改名之後才來南海的話,那他的天賦也太可怕了!」雖說路仁甲早在三年前就已來到南海,但並不代表他不知道誅天榜。

「什麼是誅天榜?」聶天似有疑惑的問了一聲。

「這誅天榜,就是聖域中州三年舉行一次的天驕大會,哪裡聚集了聖域中州方圓千萬里的天驕,凡是能入得前百名的天驕,皆都可在榜上有名,不過,參加誅天榜大戰的天驕,修為都不能超過太虛之境,只要你踏入了洪武之境,便就沒了資格參加!」

劍南星說話的同時,目光中出現了一抹嚮往之色,我劍南星必在榜上留名。

不過這一切對於劍南星來說還很遙遠,畢竟現在的他只不過才練氣八重之境,距離太虛巔峰之境還有一大段距離,要知道凡是參加誅天榜的天驕,境界一般都是在太虛巔峰之境。

「真想不到,在南海有一個武命榜,而聖域中州卻又有一個誅天榜!」聶天說這句話的同時,目光中射出一道鋒芒,他要爭就爭那第一之名。

聶天本想是打探關於鄭道之事,但如今無意中卻打探到了誅天榜,不過聶天自知現在的實力還很低下,對於那誅天榜還很遙遠,但他堅信遲早會有一天,會踏上那萬眾矚目的舞台。

「這鄭千秋會是鄭道嗎?」就在這時,聶天心中猜測起來,他隱隱覺得這就是同一個人,畢竟居劍南星所說,這鄭千秋也是洪武之境的強者。

「哎!算了吧,等我到了聖域中州,這一切都會知曉!」如今聶天想到這些,心中更是嚮往聖域中州,哪裡才是天驕的修鍊之地,也只有哪裡才能真正展現出一個人的天賦。

如今,這南海的武命榜已達不到了他的要求,現在他的目光看的更加遙遠。

「老大,你在發什麼呆呢?是不是在想著那誅天榜?」路仁甲見聶天的神色有些沉思,問了一聲,他路仁甲又何嘗不嚮往誅天榜呢。

「沒……沒有,我只是在想,這鄭千秋是否與鄭道是同一個人!」聶天反過神,解釋了一聲。

「好了土包子,以你的天賦遲早要踏出這塊小地方,到那時不就知道他們是否是同一人了嗎?」卓欣然跟著勸了一句。

「恩!」

聶天嗯了一聲之後,猛然加快速度,往萬獸窟方向爆射而去,劍南星,路仁甲,以及卓欣然紛紛緊追其後。 經過十來天的御空飛行,聶天,劍南星,路仁甲以及卓欣然,終於到達了萬獸窟秘境的入口處,斷臂峰。

若不是途中聶天在豐鎮拜祭了蘇家之人以及蘇婕浪費了兩天時間的話,恐怕兩天以前便就到達了此地。

此刻,這斷臂峰可謂聚集了數萬人之多,這數萬人皆是在等待秘境的開啟,就連天雲宗與四大家族的天驕皆都齊聚於此。

「你們快看,他就是聶天!」隨著聶天一行人降落之後,頓時惹來了眾人的萬道目光,之所以聶天的到來能惹來這麼大的躁動,這一切皆因豐鎮一役。

豐鎮一役,聶天可是斬殺了十幾名太虛境強者,而其中的君昭南也狼狽逃跑。

「聽說他不是入魔了嗎?怎麼現在看來卻像是完好如初,絲毫沒有入魔的跡象?」眾人皆都疑惑了起來,難道傳言有誤?

「君兄,這就是曾經把你逼得狼狽逃竄的那個聶天?」就在這時,龍家的一名天驕,話語中帶著幾分嘲笑成分。

這說話之人正是龍家的龍飛,其天賦絲毫不必龍家的第一天驕龍千山差,甚至隱隱有過之,只不過當初龍千山奪下南海四尊之名時,他的修為還很低下,這才導致在上一屆沒有參加,若不然恐怕龍家就要出兩個南海尊者了。

「哼!若不是他有一把魔劍,就憑他還能逼退我!」

被龍飛這麼一說,頓時,君昭南感覺到面子上有些掛不住,畢竟聶天現在僅僅是一個練氣八重境武者,不管聶天用的是什麼兵器,但他君昭南畢竟是狼狽逃跑了,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呵呵!就算武器再好,依我看只不過是一把武器而已,憑它能增加多少實力?」龍飛絲毫不顧及君昭南的面子,繼續嘲笑的道:「要不我現在就把他的命要了,我倒要看看他有強大的武器能越兩級挑戰我嗎?」

「既然龍兄有此決定,君某倒想一見龍兄的實力!」

君昭南聽到龍飛的話,心中暗喜,他可是見識過了魔劍的強大,以他想,就算龍飛再強,也定然不是聶天的對手,這樣一來,也可以證明了他君昭南並非不是聶天的對手,而是聶天的魔劍太過強大。

然而君昭南不知道的是,現在的聶天並沒有魔劍了,他的魔劍已被千山絕所保管。

「呵呵,你在這等著看好戲吧!」龍飛不在意的說了一聲,絲毫沒把聶天放在眼中。

聶天方向,此刻只見聶天身邊的林仙兒道:「幾日不見小師弟,師姐我可是想的很啊!」

聶天聞言,頓時愕然。

「師姐又在拿小弟開玩笑了,以師姐之美,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

聶天目光掃向林仙兒,只見林仙兒現在穿的與聶天第一次見她時穿的幾乎是一模一樣,修長的大腿,若隱若現的高挺****,頓時聶天眼冒金星,渾身發熱,繼而心中暗罵了一聲:「你妹,要是不美也就罷了,偏偏她還是個嫵媚動人的女人,要是天天穿成這樣誰受得了!」

「呵呵!師姐我可就偏偏喜歡你這樣有魅力的男人!」林仙兒咯咯一笑,滿臉的調戲之色,繼而高挺的****在聶天後背之上擦了擦。

林仙兒的這一舉動,頓時惹來眾人的羨慕之色,這傢伙的命未免也太好了吧!

然而諸人卻不知,此刻聶天心中有多難受,林仙兒雖美,但並非是聶天喜歡的那一類型的女子。

一旁的卓欣然見此一幕,小臉漲得通紅,接著目光瞥了一眼林仙兒!「林師姐,你什麼時候才能正經些!」

「怎麼?小師妹看不慣嗎?」林仙兒,說話的同時,又故意在聶天後背上蹭了蹭,惹來路仁甲一陣羨慕之色,為何所有漂亮的女人都喜歡老大,論相貌,論天賦,我哪一點比老大差?

然而,此刻的卓欣然被林仙兒氣得卻是胸口起伏,欲想說什麼,猛然又嘎然而至。

就在這時,猛然間一股龐大的殺氣,把聶天籠罩其中,繼而,一股強橫的威壓猛然自半空壓下。

「聶天,亮出你的魔劍吧!」陡然間一道響亮的聲音自虛空之上響起,隨著這道聲音響起,圍觀的眾人皆都退到了十丈之外,靜觀事態的變化。

「是龍飛!」林仙兒目光掃向虛空,說了一聲,繼而嬌軀一抖,太虛之氣勢瞬間爆發,隨後一個縱身擋在了聶天身前。

林仙兒自知憑現在的聶天斷然不是龍飛的對手,畢竟聶天現在已經沒了焚天魔劍。

此刻,聶天目光聚焦在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一股殺意湧上心頭,聶天雖有殺意,但面對太虛一重境的龍飛,他自認憑現在的境界斷然不是龍飛的對手,不過事已臨頭,他聶天也不是孬種。

此刻,眾人只見聶天雙腳一踏地面,頂著龐大的威壓往虛空中的龍飛爆射而去。

聶天的這一舉動,頓時讓林仙兒大驚失色:「小師弟你不是他的對手!」

林仙兒說完,化作一道流光緊隨聶天其後。

「轟!」然而,還不待林仙兒追上聶天,便聽到一聲巨響,巨響過後,只見聶天口噴鮮血,自虛空急速墜下。

墜落而下的聶天,心中微微驚駭,他沒想到此人竟這麼強橫,他自認要是平常的太虛一重境,雖然不敵,也不會如此慘敗。

就在這時,緊隨聶天身後的林仙兒雙手一挽,立馬把往下墜落的聶天摟在了懷中。

就待林仙兒摟著聶天的身體正欲飛身而下之時,在這一剎那,虛空之上陡然間又現出一道威猛的掌印,往林仙兒壓下。

林仙兒畢竟是精榜排名第六的天之驕女,怎會這麼不堪的被龍飛一掌拍死呢,瞬間只見林仙兒猛然之間凝聚一道龐然的掌印,一掌往虛空拍出。

「砰!」瞬間,林仙兒的掌印與龍飛的掌印碰撞在了一起,繼而,林仙兒體內氣血翻騰,忍不住脫口而出,而她懷中的聶天也被這一擊的餘威震蕩的五臟六腑猶如移位,疼痛難忍。

下方的的劍南星,路仁甲,以及卓欣然面色大驚,紛紛都沒想到會突發這麼一個變故,繼而四人雙腳一踏地面衝天而起,誓要拚命也要把聶天救下。

路仁甲與劍南星拚命是因,聶天現在已是他們的宮主,而卓欣然卻是為了心愛之人,哪怕身死也在所不惜。

「好,好,好,既然你們一起來,我不介意把你們一起送下地獄!」龍飛的目光中現出一縷狠厲之色,繼而又是一掌自虛空拍下,這一掌明顯比之前的還要狂暴。

「哼!欺我天雲宗無人嗎?」就在這時,只見一道俊逸的身影憑空出現,繼而一掌掃向龍飛。

龍飛大驚失色,急忙收回掌印,往右邊一個縱身,堪堪躲過了這憑空出現的一掌。

「楚師兄!」見此一幕,林仙兒大喜。

這突來之人正是天雲宗精英榜之上排名第一的,楚擎天。 「欺我天雲宗無人嗎?」就在林仙兒與聶天臨危之際,在這一剎那,一道疾風驟然而至,緊接著便見一道俊逸的身影憑空出現,隨即,一掌拍出,頓時龐大的掌印自虛空壓下。

只見來人,一身白衣,無風自鼓,三千披肩髮絲,隨風飄蕩,稜角分明的臉龐透著分明的冷俊,銳利的雙眸,鋒芒畢露,而且他眉宇之間隱隱透露著一股傲然的氣勢,在場眾人一眼便就認出,這突來之人正是天雲宗的第一天驕,楚擎天。

這突來之變,讓龍飛大驚失色,他做夢也沒想到正在關鍵時刻,卻被楚擎天破壞,哪怕是楚擎天晚來個一分半秒,現在都大局已定。

此刻,空中的聶天,劍南星,路仁甲,林仙兒,卓欣然,楚擎天,以及龍飛,可謂聚焦了下方數萬人的目光。

「看來今天這斷臂峰將要發生一場天驕大戰!」下方眾人紛紛議論起來:「這楚擎天的實力可是與龍飛不相上下,你們說他們兩人最後誰會勝出?」

「這,還真不好說,據說這龍飛的天賦,可一點不比龍千山差,而這楚擎天也絕不能小覷,若是真的戰起來,恐怕鹿死誰手,目前還是個未知之數!」

就在眾人正在討論之餘,卻見四大家族的眾天驕皆都衝天而起,一眼望去,這些人大概約五十來人,個個都透露著太虛之氣勢,紛紛把聶天,劍南星,路仁甲,林仙兒,楚擎天,以及卓欣然包圍其中,殺意炳然。

「龍兄,今天我們聯手把這天雲宗的一干天驕留在此地,如何?」此刻,鄭家一干天驕的為首之人,鄭少鋒傳出一道聲音,這鄭少鋒正是鄭千羽的親弟弟,在鄭家,其天賦僅僅在鄭千羽之後。

他們兩兄弟在鄭家號稱兩天驕,其鄭千羽在上一屆武命榜之爭奪下了四尊席位,而這一屆的武命榜即將來臨,鄭家之人可是對這鄭少鋒的期望甚大。

「我正有此意!」龍飛會意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瞟向君昭南,傳音道:「現在正是誅殺聶天的最佳時機,不知君兄……」

然而,還不等龍飛把話說完,只見君昭南會意的點了點頭。

如今的聶天,可謂是四大家族族長親自下令,必殺的對象,在這四大家族天驕在到來斷臂峰之前,便就接到了他們族長下達的死命令。

若不是,曾經在萬界山之時,傾城少女一言,凡是殺聶天之人,其境界皆不能超過聶天四個等級,恐怕現在四大家族早就出動了洪武境強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