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再來!」

「再來!」

不知道試了多少次,蕭林風終於停了下來,躺在地上仰望著天空,眼神中有著少許迷茫。

「為什麼總是不成功,難道是我修鍊的方法不對?還是說我根本就沒有掌握技巧?」

迷迷糊糊的,蕭林風就這樣睡著了。

「嗯?這是?」蕭林風看著四周,這裡是一個山巔,白霧籠罩,似有修仙之地,這裡只有一間小屋子,屋子很破,看起來沒有什麼人住,再就是這裡唯一的一棵樹了了。

這棵樹比蕭林風見過的所有的樹還要高大,大搞有三十五米來高,樹需要十個人手拉手才能抱住,每一片樹葉都有一個巴掌那麼大。

「這裡到底是哪兒啊?」蕭林風有些不解道。

「咯吱~」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傳來。

蕭林風轉過身,那間小屋的們被打開了,走出來一個人。

這個人年紀不大,大概二十多歲的樣子,一頭白髮,腰間三把刀,藍色褲子,眼神中透露著無比的犀利和鋒芒。

蕭林風卻是驚訝了,指著這名男子顫抖的說道:「你…..你不是劍魂嗎?」

沒錯,這個人正是劍魂,因為他白色的左手以及左手上的鐵鏈實在是太讓蕭林風熟悉了,作為一名宅男,要是連遊戲里人物的特徵都不明白的話他算是白玩這個遊戲了。

蕭林風看著劍魂沒有說話,劍魂只是默默的走到那棵樹下,一股蒼涼之感突然湧上心頭,然後起風了,樹葉紛紛落下,蕭林風看著劍魂,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劍魂閉著眼好像在回想著什麼,樹葉已經瀕臨頭上,下一秒劍魂已經睜開了眼睛,那種蒼涼之感再也沒有了,有的只是一種極其強大的氣勢,好像又是一柄絕世神劍站在那裡。

他出劍了!

劈,砍,掃,挑,刺,躍,不管是跳動還是落下刺激,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完美,沒有一絲破綻。

他還在舞動他的劍,樹葉不停地飛舞,沒有一片葉子落在地上,每當葉子即將落在地上之時都會被一股氣流再一次拖起來,然後繼續飛舞。

蕭林風的眼睛從劍魂出來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移開過,全程盯著劍魂的動作,把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蕭林風都要把它記在心中。

劍魂還在揮舞著他的劍,不管是跳躍,還是刺擊,亦或者是走動,蕭林風全都在看在眼裡。

不知過了多久,劍魂停了下來,樹葉也落在了地上,蕭林風也趁機眨了眨他早已酸痛的眼睛,再一次睜開眼睛,劍魂已經不在眼前了,看看那個小房子,門已經關上了。

蕭林風走到劍魂舞動的地方,發現,每一片葉子還是跟原來一樣完整。

不對,蕭林風還是發現了不對勁,他蹲在地上,伸出手想要拿起一片葉子看出有什麼不同,但是,還沒有看清楚,葉子已經化作粉末隨風飄走了,地上的樹葉也紛紛飄走。

蕭林風睜大了眼睛。

「厲害,實在是太厲害了,我也能達到那種境界嗎?」

「他剛才演繹的好像是流心劍法的四個動作。」

蕭林風仔細的回想著劍魂剛才的動作,除了最普通的基本劍法以外,最多的就是刺,躍,上挑,和刺擊了,按照流心劍法的四個動作來看分別是,流心·刺,流心·躍,流心·升,以及流心·落這四個動作了。

蕭林風的腦海中仔細想著著四個動作,雖然看起來簡單無比,但是其中蘊含的技巧蕭林風怕是沒有一兩年是學不完了,但是本來就沒有打算一下子就把這些技巧全部學會。

「算了,心動不如行動,現在就開始聯繫吧。」說干就干,蕭林風一腳踢向大樹,只有幾片葉子落了下來,不過也夠了,現在就開始吧。

…………….. 蕭林風的意識還在那個地方,但是他的身體卻是躺在地上。

「咦?」一個老人發出一聲疑惑

「這孩子居然進入了深度冥想,天賦真是令人恐懼啊,真不知道這是我們史萊克的幸運還是悲劇。」沒有再多說些什麼,穆老默默的在那裡坐了下來。

蕭林風也是令人驚羨啊,居然有穆老親自為他護法,這是多少人求也求不來的待遇啊,然而蕭林風並不知道。

蕭林風還在那個地方修鍊著他的技巧。

「嘿,哈,霍,呀!」

蕭林風還在揮舞著他的刀,不知道怎麼回事,在這裡修鍊他居然沒有感受到一絲一毫的疲憊,不過這也是好事,方便他的修鍊。

「流心·升!」蕭林風瞄準一個時機然後用力一挑,伴隨著慣性,他的身體也升了起來,但是那片葉子還是沒有受到任何損傷。

「流心·落!」蕭林風再一次瞄準那一片葉子,然後落下,劍刃的劍尖已經碰到了葉子,但是在落地的瞬間葉子被氣流的涌動所帶動,然後卻飄走了。

「還是差了一點,不過到底是哪一點呢?」蕭林風實在是摸不著頭腦,流心劍法的的四個技巧他已經爛熟於心了,因為他已經在這裡經過了不知多少次日月交替了,若是還是不能掌握流心劍法他也就沒臉見劍魂了。

雖然蕭林風已經掌握了流心劍法的四個動作,但是他只是掌握了最基礎的流心劍法而已,蕭林風還沒有明白流心劍法的終極含義,所以,蕭林風揮舞出來的流心劍法看起來生硬極了,沒有一絲靈動,更沒有劍魂的靈巧變換。

「再來!」蕭林風用力一沓,樹葉紛紛升起。

「流心·躍刺升落!」蕭林風躍向前方,然後刺擊,葉子隨之升起,蕭林風在做出升的動作,往上一挑,葉子還是躲開了,蕭林風隨之落下。

「為什麼就是無法砍到樹葉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難道我真的在劍術上沒什麼天賦嗎?」

蕭林風不停的自言自語著,他現在真的是快沒有信心繼續下去了。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因為你還沒有領悟到其中的內涵。」突然,一個深沉而不失剛勁的聲音在蕭林風的耳邊響起。

蕭林風轉過頭來,然後就看見了劍魂在不遠處看著他。

「你知道為什麼流心劍法為什麼叫做流心劍法嗎?」劍魂問他

他搖了搖頭。

「因為流心劍法不是用手來揮動的。」

什麼!蕭林風驚訝了,不是用手來揮動?難不成用腳?用空氣?既然不是用手那你用的是什麼?

「流心劍法被稱作流心劍法的真正含義是,隨著流動去揮舞,隨著空氣中的流動去用心揮舞,揮舞它的是心,而不是手,你要學會去感受空氣中的流動,以及你的內心。」說完,不給蕭林風提問的餘地又回到了他的小屋子。

「揮舞他的不是手,而是心,感受空氣的流動,然後在去揮舞。」蕭林風一個人自言自語的楠楠道

蕭林風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感受著自己的心跳,閉上眼,感受空氣的流動,樹的流動,葉的流動,天地之間一切的流動。

沒過多久蕭林風睜開了眼,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小屋中劍魂坐在地上,只見他說了一句話。

「決定自己命運的,往往是自己的內心,而不是自己的手,即使沒有了命運,那也要用自己的內心去創造屬於自己的命運。」

蕭林風緊緊抓住這一絲明悟,不停的感悟著空氣中的流動,他的速度不在快,而是很慢很慢的,若是仔細看,卻會發現,蕭林風的每一劍都準確無誤的擊中的葉子。

因為蕭林風已經感受道葉子流動的方向了,你再飄動之時,我已經在你飄動的終點等著你了。

日月交替,冷暖交換,但是這一切都沒有對蕭林風造成一絲阻礙。

史萊克學院

睦月趴在桌子上,臉色有些不好,這些天來他的妹妹睦雪已經成功拿到了新生大賽的冠軍,也成為了核心弟子,但是令睦月煩惱的是,蕭林風這個混蛋到底跑哪兒去了,已經半個月沒有見到他了。

修仙瑣錄 「可惡,等這個混蛋回來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啊,居然這麼多天不見了。」

突然,睦月聽見外面有些嘈雜聲,站起身來走過去想看看發生了什麼。

「好可愛的小妹妹啊,快到姐姐懷裡來。」

「糟了!是心動的感覺!」

「哇小妹妹,你是來找誰的呀。」

「要不要我們來幫你啊。」

「對呀,我們可是很厲害的。」

這群人把睦雪圍在中間,睦雪臉色不太好,明顯有些為難,但是拒絕他們有不好意思開口,所以就站在那裡不說話,也不知道怎麼辦。

睦月看到是她的妹妹來了,當然要過了。

「讓開讓開,讓我過去。」睦月突破重重阻礙,來到了睦雪的面前

睦雪看到睦月來了,眼睛頓時就是一亮,剛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是還沒說出口,就被睦月給拉走了,旁人紛紛讓道,周圍的人看著睦月睦雪,以為他們是一對兒。

「啊啊啊!睦月已經有人了,我的心要碎了。」

「沒想到睦月居然愛蘿莉。」

「我去,睦月你連蘿莉都不放過啊。」

「兄弟,別想了,先吃點狗糧吧。」

睦月把睦雪拉到沒人的地方,然後說道:「妹妹,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姐姐,我是來找蕭林風的。」

「你來找蕭林風?」

「嗯。」

「好啊,你來這裡就是為了找蕭林風啊,連你姐姐都不找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睦雪連連搖頭。

「那是什麼啊?」

「蕭林風說要去看我的比賽,可是我那天沒有看見他在哪兒,所以我來找他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

「姐姐,蕭林風現在在嗎?」

「蕭林風那個混蛋不知道去哪兒了,我已經半個多月沒有見到他人了。」

「哦,這樣啊,那我過幾天再來吧。」

「嗯,記得回去后專心修鍊。」

「嗯,我知道了。」

睦月看著木離去的身影,把心中的怨念全部都推給了蕭林風。

「哼,這個蕭林風,連我妹妹都敢泡,有那麼容易的嗎?等他回來得好好收拾他。」

說完,睦月就向教室走去了。

…………………. 蕭林風此時站在這棵大樹的下面,閉著眼睛。

風,漸漸的流動起來,吹動蕭林風的面龐,樹葉紛紛落下。

「感受空氣中的流動,感受樹葉的流動,感受心中的流動。」蕭林風楠楠道

樹葉已經來到頭頂。

下一秒,蕭林風的眼睛睜開了:「破極兵刃!雙龍閃·升」

刀出鞘,葉子被擊的亂舞,蕭林風借著這一股拔刀力,升起。

「落!」

劍尖對著下方,猛然,那一股升力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了下降的力,直擊地上。

每一個人,無論是誰,從高處往下落下的時候都會有一股緩衝,等緩衝過了之後才能繼續前進,整個緩衝過程大概有一刀兩秒,但是蕭林風卻是不一樣。

「躍!」落在地上的那一剎那,蕭林風使用了流心·躍,直接從上讓向前躍去,整個緩衝沒有超過零點五秒。

躍過去的蕭林風開始舞劍,葉子也沒有落在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蕭林風停了下來,葉子紛紛落在地上,仔細一看,每一片葉子都已經變成了四片,雖然還沒有劍魂那樣把葉子砍成粉末,但是蕭林風堅信,只要他不停的努力,肯定能夠達到那個境界的。

「哎~流心劍法雖然已經掌握了,但是能夠變通的招數還是太少了。」蕭林風自言自語道。

流心劍法就是能讓一個人在釋放招數的過程中能夠不停地變換的招數,能夠把一個招數從死板的硬化中變得靈動,從而使敵人粗不及時,根本想不出來下一招是什麼,因為往往等你已經想到這一招是什麼了的時候這一招早已變了。

但是蕭林風能夠使用的招數太少了,只有兩個,這樣一來無論你怎樣變來變去也只有那幾種變法,這樣一來時間久了敵人還是能夠猜出來你的招式的。

「你可以走了。」劍魂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蕭林風看著劍魂道:「可是我還沒有其他的招式啊。」

劍魂沉默不語,過了一會兒道:「流心劍法你已經掌握了,我沒什麼好教你的了。」說完便轉過身去。

蕭林風剛想去追,結果這個世界就像鏡子一樣破碎了,蕭林風整個人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蕭林風伸出手,想要抓住劍魂的背影以及那最後一絲光明,但是他根本無力抓住。

下一秒,蕭林風已經出現在了一個屋子裡了。

「誒?我這是在哪兒?」蕭林風還愣在那裡,他還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蕭林風仔細的打量著四周。

「咦?那是?」蕭林風看到了一個牌子,但是太遠了,蕭林風看不清楚,走進了蕭林風才看清楚這是什麼。

「神谷活心流!」上面只有這五個字。

「這是…..」蕭林風仔細的想著。

「這不是劍心老婆的劍館嗎?」蕭林風恍然大悟道

突然,蕭林風的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道:「啊咧?那個……熏不是我妻子。」

聽到這個聲音的蕭林風先是一愣,然後整個人都激動了,緩緩地轉過身來,然後就看見紅衣白褲。武士靴的劍心站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人的確是劍心,橘紅色的頭髮,一把刀陪在腰間,臉上一個交叉刀疤,除了劍心真的沒有什麼人是這個樣子了,劍心也沒有雙胞胎兄弟。

「劍心!」蕭林風激動的大叫。

劍心可是蕭林風他最喜歡的一個動漫人物了,沒有之一,只因為劍心那時而認真,時而搞笑,但是還是劍心那堅毅的心征服了蕭林風。

劍心聽見了蕭林風的呼喊,微笑著點了點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