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前面就是大海了。」譚洛汐腳被海水打濕,她們已經被逼退到了海邊。

「該死。」

她們的人大多在之前就被調開,剩下的黑契幾人可以槍殺別人,但他不能保證別人槍裡面的子彈不會傷害到顧錦。

便在這時,停靠在海邊的船上甲板上站著十幾人。

「你們被包圍了,無路可逃。」愛麗絲的聲音傳來。

船上所有的人將槍口對準了她,顧錦這才知道,原來她們的目的是為了將自己逼到這裡。

「放下武器。」

黑契擋在顧錦身邊,「太太。」

「黑契,放下武器。」

她們除了放下武器別無選擇,顧錦嘴角無奈的勾起,她輸就輸在太過於輕敵,沒想到愛麗絲竟然會做到這個地步。

愛麗絲走到了持槍走來,「上船。」

她一開始的目的就不是為了擊殺顧錦,顧錦矗立在場中沒有動。

「我上船可以,其他人是無辜的,放她們走。」

「可以,反正我的目標是你。」

畢竟這不是在自己的國家,她這次偷偷讓丹尼爾調來了一部分邁克的人。

以前在國內不管怎麼鬧邁克也沒有管過,但這次遠渡重洋到了中國,愛麗絲還是有些害怕的。

這些人是她找來撐場子,她還是有些忌憚,不敢真的弄出什麼大亂子。

顧錦本以為愛麗絲是要她的命,沒想到她只是想要將自己帶走,她在算計著什麼?

「太太,你不能跟她走。」

「洛洛,別說話,她是沖著我來的,你回去找林均。」

「可是……」

「沒什麼可是,黑契,保護好她。」

愛麗絲已經不耐煩的催促著顧錦上船,要是司厲霆的人到了這就麻煩了。

顧錦被推搡著上船,這艘小型游輪速度很快,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看來是我贏了。」

愛麗絲站在甲板上,只需要十分鐘的撤離時間,她就能躲避追蹤。

顧錦被綁著雙手,赤腳而立,雖然有些狼狽,但絲毫不損她的威嚴。

此刻她的臉上只剩下了嚴肅,再無在司厲霆面前賣萌的樣子。

「既然贏了,為什麼不殺了我。」

「殺了你他只會恨我。」愛麗絲的口吻多了一些悲涼,先前他就不愛自己,如果真的殺了顧錦,他只會恨她一輩子。

「既然知道,那你還抓我?」

似乎比起之前極端的愛麗絲,她發生了一些變化。

「他不是口口聲聲說愛你,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們口中所謂的真情有多真,他又會為你做出怎樣的犧牲。」

顧錦有些明白愛麗絲的行為了,她不甘心,所以她想要證明別人的愛也是假的。

「你要對我做什麼?」顧錦心裡有些不安。

如果說是真刀真槍的來她未必會有這麼害怕,關鍵人心是最經不起考量的。

她相信自己和司厲霆經歷過幾生幾死,她們的感情不會懼怕任何危險。

但她就是害怕一件事,司厲霆或者她會再次受到傷害。

「不做什麼,就是玩一個小遊戲而已。」愛麗絲臉上出現一抹瘋狂之色。

「愛麗絲,你長得漂亮,又不缺錢,你想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你為什麼一定要和我們過不去?」

「因為我愛他,而他愛你。」愛麗絲提到司厲霆的時候眼中多了一些星光。

「起初見到他的時候我並不覺得他有什麼吸引人的,可是後來一旦沉溺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就走不出來。

他的眼睛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就像是藍寶石一樣。」

「就算你喜歡他,我們已經有了家庭,並且還有一個孩子,你要是真的愛他,就不該傷害他的妻兒。」

顧錦想要走溫情路線,看看能不能打動愛麗絲。

然而愛麗絲卻是更加憤怒的看著她,「孩子我也可以生,而且我和他生的孩子會更漂亮。

你不過是比我先遇上了他而已,如果他先遇上的人是我,根本就不可能和你發生什麼感情。」

顧錦覺得自己面對的就是一個瘋子,「是誰給了你信心覺得沒有我,他就會愛上你。」

「因為我不比你差!」

顧錦:「……」她很不想和這個瘋子繼續這麼廢話下去,愛麗絲的腦子已經亂了,她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從這裡逃走。 譚洛汐從來沒有想過這個理由,她不可置信的看著林均。

「我不信……」

林均替她打開車門,給她繫上安全帶,他冷漠的回答:「你知道你們女人和男人相比最大的弱點在哪嗎?」

「在哪?」

「這裡。」他指著譚洛汐心臟的位置。

「男人天生就是理性動物,女人則是感性動物,一個男人說要分手那絕對是分手,而女人口中的分手不過是為了得到男人關注的借口。

不管心愛的男人犯下多大的錯誤,男人只要稍微說說好話,女人都會心軟原諒。

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出軌的男人都不會離婚,他們背後總有一個原諒他們的女人。

而女人只要一出軌就會被世人當做骯髒的老鼠,人人喊打喊殺,男人也不可能原諒。

男人比女人心狠,同時也比女人心機更深。他如果不這麼做,你會答應他嗎?」

林均的這番話讓譚洛汐無言以對,確實是這樣。

她的爸爸風流成性,而她媽媽日日以淚洗面,都病倒了還不願意離婚。

因為媽媽始終抱著一個希望,她的爸爸有一天會回家,一定會回家。

「我覺得他平時都很爽朗……」

「洛兒,相信我,男人沒有你想象中這麼簡單,如果我願意,我現在身邊也有很多女人,你信嗎?」

林均是有魅力的,這一點她肯定相信。

「他說他是為了試探你,才會出軌別人,就算他成功了,你會吃醋,那也改變不了他已經出軌的事實不是嗎?」

「這……」譚洛汐從未想過這個假設。

「因為你不愛他,不在乎他,所以就不會深思這些東西。

他是在為他的錯誤找借口,洛兒,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我愛你,想要得到你使用心計,這個無可厚非,但我絕不會因為你不愛我而和其她女人上床,還美名其曰打著試探你的幌子。

這隻不過是給出軌戴上了一頂清新脫俗的帽子罷了,錯就是錯,對就是對,妄圖以錯論對,這就是最大的錯誤。」

譚洛汐都傻了,「均哥哥,你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可為什麼我覺得你好懂的樣子。」

「我說過我看過很多霸道總裁的書,其它的感悟就是這些年來我在生意場上所經歷的一切罷了。」

他抬起她的下巴,「最關鍵的是,我不喜歡你對那個男人愧疚,你的心裡只要有我就好了。

因為我不是他,這輩子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都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

我知道,我和他不一樣,你愛我,若我出軌,你會難過。」

林均是難得看得最清楚的一個人,譚洛汐聽完他的一番話,內心之中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謝謝你均哥哥。」

「所以不要再因為任何情緒去記得他,他不值得。」

「好。」

兩人相似一笑,林均親昵的揉了揉她的臉,「乖。」

這才關上門回到駕駛室,林均的話徹底讓譚洛汐解開了心結。

就算她平時很彪悍,其實她的內心深處對詹嘯還是愧疚的,林均消除了她的負罪感。

她偷偷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他睿智而又謙和。

在被鄭欣那麼嘲諷的時候也能淡定如水,對自己寵溺有加,這樣好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她覺得有點不太真實。

林均沒有轉頭看她,卻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

「想看就看,我是你男人,可以正大光明的看。」一句話將譚洛汐給逗笑。

譚洛汐捂著嘴笑了笑,「均哥哥,我怎麼覺得你有一種特異功能,你能猜到人心裡的想法。」

「跟在他身邊時間太長,自然而然練就了這個本領。」

「總裁很難伺候嗎?」譚洛汐問道。

「也許在很多人眼裡他是魔鬼,是惡魔,大家怕他敬畏他,身邊很多助理也是受不了離開。

對我來說還好,其實他也是人,在太太沒出現之前,他將所有的喜怒哀樂都藏了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

而我為了追上他的腳步,一直努力學習,慢慢的我就能明白他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的意思。

認識他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他很好,真的很好。」

提到司厲霆的時候林均眉眼之間溢出了一抹溫柔,譚洛汐要不是知道他之前對自己有過反應,都要覺得他是愛慕司厲霆了。

「均哥哥,你就這麼喜歡他?」

「是尊敬和欣賞,沒有他也就沒有今天的我,別人都說我是工作狂。

那是因為帝凰是他所有的心血,我不會讓他心血打水漂,有我在一天,我就要守住帝凰。」

「如果我真的做了對帝凰不好的事情,你會和我分手嗎?」

「會,一定會,不管我再怎麼愛你,你要是做了損害帝凰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分手。」

譚洛汐嘆了口氣,「這麼說來在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一個男人和公司,我得排第三。」

「乖,你是並列。」

譚洛汐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自己居然和一個男人並列。

不過想到林均每次提到司厲霆之時眼中的那抹尊敬,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信仰。

司厲霆就是他的信仰,帶著他走出黑暗的信仰,這樣一想她也能釋懷了。

兩人的感情突飛猛進,然而譚家卻是突然傳來不好的消息。

這天譚洛汐正在辦公室整理一會兒要拿給林均看的資料,上一次李助理在地下停車庫撞見兩人之後,再回辦公室李助理就和她保持了距離。

雖然不甘心,誰讓譚洛汐喜歡林均,林均也喜歡她呢?

但凡有一方不是真心,他也不會放棄。

通過他這幾天的觀察,兩人都是一起上下班的。

有幾次他還看到譚洛汐主動偷吻林均,而林均伸手揉著她的腦袋。

兩人分明就是熱戀中男女的模樣,自己又算什麼呢?

因為譚洛汐的出現,林均也沒有以前那麼冰冷,辦公室氣氛好了太多。

李助理在帝凰也算是呆得比較久,林均終於有了愛人,他應該祝福才是。

所以李助理沒有再糾纏譚洛汐,譚洛汐每天認真工作,下班談戀愛,日子過得很幸福。

聽說司厲霆下周就要回公司,她還想要親眼看看林均的大偶像真人是什麼樣的。

她突然接到姐姐的電話,從那次見面以後姐姐已經不反對自己和林均的事情。

也沒有再提過要摧毀帝凰的事情,其實兩人都知道,帝凰猶如一塊大石頭,譚家則是雞蛋。

摧毀帝凰就是拿雞蛋碰石頭,結果顯而易見,雞蛋會被碰的頭破血流,石頭毫無感覺。

姐姐偶爾會打電話問自己和林均的感情,然後提醒自己要保護好自己之類的。

她從來不會在上班時間給自己打電話,譚洛汐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就覺得心裡有些不安。

「姐,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洛洛,公司出事了,我們家是真的要完了。」電話的那頭姐姐是一片哭腔。

那樣驕傲的姐姐,在任何時候都是泰山壓頂面不改色,也要保持優雅的氣質,可是今天卻哭了。

「姐,究竟怎麼了?你好好給我說。」

「我在公司等你。」姐姐泣不成聲,似乎根本沒有辦法告訴她。

「好,我馬上就回來。」譚洛汐掛了電話。

她將手中的資料往李助理桌子上一扔,「李助理,我家出事了,我必須馬上回去一趟,麻煩你幫我處理一下。」

「好。」李助理沒來得及問什麼她已經跑開。

辦公室大家關係不錯,大家都很擔心,「小譚沒事吧?看她樣子天都要塌了。」「沒事的。」即便是天塌了,那個人也會為她撐著的吧。 大廳中的司厲霆表面上和人應酬,實際上一直在關注顧錦,看著顧錦急匆匆離開,他眉頭微皺就要跟上去。

「大哥。」一道熟悉的聲音出現,是卡特。

司厲霆沒想到他居然會直接出現在自己面前,司厲霆和顧錦都覺得卡特是在暗中動手,絕對不會露面的人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計劃有變?

「你怎麼來了?」司厲霆打了個手勢,會有人保護顧錦,他也知道顧錦私下找了雇傭兵。

卡特的到來讓大廳又變得熱鬧起來,在大多數都是東方面孔之中有一個司厲霆本來就很突兀,現在還多了一個純西方面孔。

和他一樣,那人有著精緻的容顏,還有一雙藍色的雙瞳。

「哇,這人是誰,長得好帥啊!」

「他是不是司先生的兄弟,兩人長得有些相像。」

「我也覺得長得很像,不知道他有沒有結婚。」

一大群女人躍躍欲試,紛紛想要拿下他。

師道成聖 已經有人認出了他的身份,「我認識他,他是史密斯家族的。」

「我也想起來了,他之前是史密斯家族的繼承人,後來被……」

大家視線朝著司厲霆看去,怪不得他要將帝凰交給別人,比起帝凰來說史密斯家族才是最厲害的。

林均也知道一些司厲霆和卡特之間的恩怨,那一年司厲霆寧願假死也不肯露面,防的就是這人。

他現在出現在這裡,一看就是有問題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