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包圍形成不了,我們可以採用多點開花戰術。小叔、二弟和我,我們三人各帶領一部分族人從三個方向起頭並進,以三叉戟之勢攻擊他們的陣法。他們即便能夠移轉換位,也必定會受到我們三方的輪流攻擊。我就不信,以我們三方的攻擊還不能打破他們這陣法的節奏。只要節奏被迫變化,我們就有機會再次破除此陣。你們覺得如何?」

「好。這注意不錯,我贊同。」歐陽昌狂又第一個跳出來表態。

「其他人呢?」歐陽明輝問道。

大家還是一言不發。

「既然這樣,那就這麼決定了。好,我們現在分組,你們自己挑選跟隨的人員吧。」歐陽明輝估摸著他們也給不出什麼好的主意。就此拍板,定了下來。

經歷的前面的事情,眾人都不願意跟隨歐陽昌狂,分別選擇歐陽明輝、歐陽明峰這二組。這搞的氣氛很尷尬。

歐陽明輝一看形勢不對,急忙圓場:「這樣吧,還是我來分配。我會盡量配置的合理些。」不等眾人反對,歐陽明輝就對現有人手進行了分組。

族人們雖然不樂意跟隨歐陽昌狂,但是族長已經分配下來,他們也不好明著反對,這樣不但得罪了老祖,也得罪了族長。

分組完畢,歐陽明輝問道:「怎麼樣,大家都恢復的差不多了吧。走,我們去殺盡眼前的林家人。」

隊伍再次行動,戰鬥又即將展開。

看著歐陽家族人員的行動,百里雪意識到他們應該是改變了戰術,開始進行針對性的安排。

「大伯,看白駝山的人員動向,他們是不會圍攻我們了。『正反五齣梅花陣』估計是用不上了。這樣,我們也做些改變:大伯,你們這二組重點針對歐陽昌狂,同時再分五組給你,必要時,以個人為單位,布下『正反五齣梅花陣』阻止他人幫助歐陽昌狂;朝新叔這邊也是如此安排,你們對付歐陽明輝。你們這二組的主要目的是截住他們,讓他們抽不出手來支援歐陽明峰這邊。二哥,你們這組任務最重,歐陽明峰我們已經同他交過手,其實力我們心裡有底,我認為單憑你們的『五行混沌陣法』,拿下他應該沒什麼問題。我們其他人會全力出手,不讓歐陽家族的族人干擾到你們,怎麼樣,有把握嗎?」。

「沒問題!」林少昆鄭重的答道。

「好,我們這次採用的是斬首計劃,其他的人都是在為你們爭取時間。二哥,你們這組要以儘快的時間將歐陽明峰擊殺,然後火速支援朝新叔他們這邊。時間緊迫,我怕朝新叔他們這邊支撐不住。其他族人一定要竭盡全力阻止他們對歐陽明峰的救援,這是成敗的關鍵。明白了嗎?」。

「明白!雪兒放心,我們不會放一個人過去的。」

「好,就這麼辦。如有什麼變化我再做安排。他們過來了,走,咱們迎上去,給他們最後一擊。勝利必將屬於我們!」百里雪鼓舞道。

「勝利屬於我們!」林家族人齊聲吼道,聲震九霄,氣勢逼人。

不光歐陽家族的人,就連觀戰的那些人也感受到了林家的恢弘氣勢。

「大哥,情況有些不對,他們怎麼迎上來了,沒有繼續擺陣啊。」歐陽明峰發現林家的變化提醒道。

「沒有陣法幫助那更好,難道憑我們的實力還不能輕鬆擊垮他們,你們說是不是?」

「是!」

「好!,殺!殺光他們!」歐陽明輝帶頭吼道。

「殺!」歐陽家族族人跟著齊聲怒吼。(未完待續……)

第169章決戰白駝山(五: ?歐陽昌狂、歐陽明輝、歐陽明峰三人帶領族人從左、中、右三個方向殺來。林家人按照事先做好的安排迎頭而上。雙方剛一接觸就戰在一處。

歐陽昌狂怕死惜命,依舊讓族人沖在前面,先試探一下對手的實力。

林朝宗這邊七組了解歐陽昌狂的性格,沒有直接撲上他,而是同他的族人戰鬥起來。五組族人擺下「梅花陣」,循環跑位、撐起戰圈。林朝宗二組居中策應,見哪方有危險就及時補位,確保族人安全。雙方斗的不相上下。

觀察一陣,歐陽昌狂感覺這幫人對自己構成不了威脅,放下心來,開始向前方移動,準備參與戰鬥。

林朝宗時刻關注著他的動向,見他走來,知道他是準備動手了,隨即吩咐下去:「縮小戰圈,做好防守。朝著歐陽昌狂方位的,向兩側轉移,讓我們這兩組頂上。一旦我們同他交上手,你們即刻撐開戰圈,將我們包圍在內,並不讓他們的人闖進來。你們的陣法專心對外就是,不必參與我們的進攻。知道嗎?」。

五組成員明白族長的意圖,前方二組向兩側開始移動,騰出空間給族長二組。

歐陽昌狂查覺到他們的變化,但是他不擔心:他們的父輩五人都在我手下慘敗,這些人還有何懼,何況經過觀察,他們的實力也不過如此。他沒有變化,依舊朝著陣法前來。來到交手的最前端,將手中蛇杖揮起,就加入到戰鬥中來。

林朝宗五人率先迎上,接下他的攻擊,看上去接得很勉強。另一組五人則繞到另一邊,從那個方向發起進攻。干擾歐陽昌狂的攻擊。

歐陽昌狂毫無壓力,蛇杖指東打西、指南打北,應付自如。

十幾回合過去,局面穩定下來,林家五組成員突然發動,一陣穿插跑位之後。將這正在交手的十一人圈在了陣法中心,而後竭力對外,防守住歐陽家族的進攻。

歐陽昌狂起先還有些擔心,怕陷入陣中遭到眾人合擊,想要撤離。但是他見族人攻擊的很猛烈,使得這陣法根本就沒有餘力參與到對他的進攻,放心下來,對這幫族人也是大家讚賞。

他們這邊的戰況處於膠著狀態,一時之間難分勝負。

歐陽明輝這隊的情況同這邊大體相仿。一時之間也分不出高下。如果非要說出點優劣來,那就是歐陽明輝對戰林朝新二組,他稍占些優勢。

最後交上手的是林少昆這邊同歐陽明峰。他們之間的交手同前兩組迥然不同。親身經歷困龍山脈伏擊,目睹親人斃命的歐陽明峰對眼前五人恨之入骨,出手就是大招連連,想立斃五人於手下。林少昆五兄弟也功力全開,通過「五行混沌陣法」增持,力敵歐陽明峰。雙方斗得異常激烈。其他人根本插不上手。

林家的其他族人和歐陽家的族人見狀也不再參與,他們自找對手戰在一處。這邊的場面就顯得混亂的多。

戰至五六十回合。歐陽明峰發覺情況有些不對:在困龍山脈時,他一人獨佔林家和沙家眾小輩也堪堪戰成平手,怎麼他們人數少了許多還能堅持這麼長時間?這裡有古怪。

發現問題就要找出原因。歐陽明峰冷靜下來,開始注意五人的配合。沒過幾招,他就找出問題所在:明面上是五人戰他一個,可是到最後真正出手與他對戰的只有一人。其他人則是單手接觸另一人身上,最靠近同他交戰的人則雙手放在他身上。這樣跟他交手的人功力就會倍增,能與之相抗衡。這肯定也是一套陣法!能將眾人之力合在一人身上。林家真是能人輩出,一定要剷除他,否則我白駝山危矣。

這時林少昆五人加快了進攻節奏。五人輪番出手。歐陽明峰一會兒對上重刀、一會兒硬接快刃、一會兒空接掌風、一會兒架住鐵棍、一會兒碰上重劍。五種武器,五種風格,令歐陽明峰有應變不及、黔驢技窮之感。他有些支撐不住了。

「再加把勁,那二方還等著咱們去支援呢。」 冷情總裁的新婚愛妻 林少昆傳音給眾兄弟,「小弟,這次你攻,用『勢如破竹』這招,我們為你傳功。」

「明白,二哥。」林炎心領神會,一緊手中盤龍棍,向著歐陽明峰攻了過去。

歐陽明峰閃避開來。

林炎招式不改,繼續攻擊。

如此反覆,歐陽明峰或是躲閃或是架住,連續接了近二十招。

歐陽明峰感覺壓力越來越大。林炎招式雖然沒變,但是連續出招之後,其氣勢卻在逐步攀升,攻擊波一浪高過一浪。

「小弟儘管出招,我們能供給得上。估計再過幾招他就支撐不住了,這次絕不能讓他逃脫。」「勢如破竹」的威力林家眾兄弟都明白,越往後威力越強。只要內力能夠支持住,歐陽明峰這次必死無疑。

林炎當然不能讓眾位哥哥失望:功法加速運轉,不僅將他們傳過來的功力通過五行盤龍棍輸送出去,而且還將自身其他行系的功力轉化成水行真氣輸送了出去。五行盤龍棍化作長龍,直擊歐陽明峰。一擊、二擊、三擊……

五擊過去,歐陽明峰手中長鞭被擊飛;六擊過去,歐陽明峰躲閃不及被擊中左臂;七擊來臨,歐陽明峰避無可避,正中胸口。

「啊……」聲音突然中斷,歐陽明峰授首。

跟隨歐陽明峰的族人見主將被殺,頓時慌了神,被林家族人抓住機會一通猛殺。這邊形勢立轉,交由族人收拾殘局應該不成問題。

「走,過去支援朝新叔!」林少昆帶頭,五兄弟直奔歐陽明輝。

這邊的形勢變化太快,短短百招就要了歐陽明峰的性命。這令歐陽明輝、歐陽昌狂怎麼也沒有想到,也根本來不及作出反應。二人悲憤的同時,心頭也蒙上了一層陰影。

二個戰圈相距不遠,林少昆五人很快就來到這邊,加入到對付歐陽明輝的戰局中。

歐陽明輝對付二組「五行混沌陣法」時,場面上還稍顯優勢,如果不出意外,取勝不成問題。但是,現在問題已經出現,歐陽明峰一死,林少昆五人加入了進來。有這五人的加入,歐陽明輝形勢頓時立轉而下,就連想要抽身離開的機會都已失去。一番交手之後,被林少昆抓住機會一刀劈成兩半。

殺死歐陽明輝,林朝新等人協助族人對付歐陽家族的殘餘勢力;林少昆五人則再次向歐陽昌狂奔去。

歐陽昌狂看到二位侄子接連身亡,知道大勢已去,哪裡還敢等著這五人到來,同他們會上一會。剛才歐陽明輝的結局他可不想重蹈。

歐陽昌狂將功力提升極致,「靈蛇毒天功」一刻不停的使出,身體積蓄的毒素頃刻之間被他用去近三分之二,在其身體四周布滿了毒氣。

林朝宗等人只得退後一些,運轉火行真氣護住全身,以免被毒氣浸身。如此一來,對歐陽昌狂的牽制就大打折扣。

歐陽昌狂趁此機會快速轉身,擊殺了幾名阻路的林家人後迅速逃離,很快就消失在綠洲之外。歐陽明輝、歐陽明峰已死,歐陽昌狂再一逃跑,歐陽家族主事之人皆無,頓時群龍無首四下亂竄。

面對歐陽昌狂送上的大禮,林家人自然不會拒收,各自分散開來,追殺白駝山的殘餘。綠洲上不是有慘叫聲發出,鮮血染紅了綠草。

自此,林家和白駝山的決戰終於落幕:林家大敗歐陽家族於綠洲。(未完待續……)

第170章決戰白駝山(六:

… ?這場決戰的結果超出了眾人的預期,讓觀戰的勢力十分震驚。向總部彙報的信鴿成片的從這裡飛起,飛向大陸的四面八方。一個新的強勢家族即將由此誕生,如何同這個新興勢力處理好關係,是各方勢力所要考慮清楚的。

結束了最後一名歐陽家族族人,林家人歡呼雀躍,喜極而泣,慶賀這來之不易的勝利。

等大家情緒稍微穩定下來,林永強拖著疲憊的身體走了過來:「我們勝利啦!這勝利值得慶賀。但是,你們要想到這勝利來之不易,是用我們族人的鮮血和生命換來的。要記住他們、要珍惜這果實。來吧,大家一起動手,將我們犧牲的族人都找到、抬過來,我們要在這裡為他們舉行一個隆重的葬禮,告慰他們的在天之靈。」

喜慶氛圍頓時消散,悲傷和淚水都顯現在臉上,他們在綠洲上認真找尋,不遺漏一具族人的屍骸。即*無*錯*便已無完整的身體,也要最大限度的找全。

找尋的過程是心痛的過程,族人們各種各樣的死亡狀態,表明了他們對敵的勇猛、對家族的責任和忠誠。

一個多時辰過去,族人的遺體全部被找到並整理清爽,擺放在一處。林朝宗統計完畢后將結果告訴了林永強。

林永強點點頭沒有說話。他走到這些遺體跟前,一具具的看過去,看得很仔細、很用心,有時還伸手為他們整理一下。全部走完、全部看完、全部記住。林永強返身走到距離擺放遺體之地二尺許,對著站立在他眼前的族人說道:「我們林家此番出戰共計人員一千一百一十二人,戰死七百一十五人,他們全都在我們眼前躺著,他們用生命成全了我們、成全了林家。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祭拜他們。讓他們一路走好,請他們放心:這來之不易的勝果,我們一定會保護下去。」說完,林永強轉身,朝著遺體方向跪拜了下去。

族人紛紛整理好衣著,在林永強身後鄭重的跪拜了下去。

現場氣氛端莊肅穆。在林永強的帶領下,族人們沖著遺體三拜九叩,虔誠了完成了這個祭拜典禮。

禮畢,林永強站起,吩咐道:「搭建一個簡易靈堂;將他們的遺物收好;遺體火化后骨灰收好,先集中放在靈堂內,等回去時帶回去供奉在祠堂內,讓後世子孫永記他們的功績。」

族人起身,遵照林永強的安排開始默默的行動起來。間或夾雜著哭泣之聲。烈火點燃,原本並肩作戰的族人被一具具火化,變成一缽灰燼,傷感的氣氛籠罩著綠洲。

當全部遺體被火化完畢,時間已至深夜。悲傷使他們忘記了飢餓、忘記了疲倦,依舊認真的收拾起骨灰並用罐子裝好,貼上死者的名字。

林永強見事情處理的差不多,對林朝宗說道:「朝宗。大夥忙了一整天想必都很疲倦了,你安排一下。挑選出負責警戒的人手,讓其他人全多歇著吧,其他事情我們明日再處理也不遲。」

「是,父親,我馬上會去安排。你體能透支也趕緊休息調養,這個事情拖不的。要不然後面恢復起來很麻煩。」

「我知道,你別管我了,我要在這裡多陪陪他們。」說著,林永強手指著靈堂內被擺放的整整齊齊的骨灰罐。

林朝宗知道父親的心情,沒有再勸。「父親,你自己保重,我讓炎兒他們過來陪著你。」

林朝宗首先找到林炎三人,「炎兒,爺爺心裡難受,不肯休息,你們三人過去陪陪他,多開解開解他,知道嗎?」。

「知道了,大伯,我們這就過去。」

三人過去開解林永強,林朝宗則開始挑選警戒人手,以確保族人休息安全。

來到林永強身邊,林炎先替他把了把脈,查探一下他的傷情。確認並無大礙后,林炎就在他身旁席地而坐。

百里雪首先開口道:「爺爺,你別傷心了,二爺爺他們掩護你脫困,就是不想讓你受損。你這樣不吃不息,會把自己折騰垮的。如果真是這樣,怎麼對得起二爺爺他們的付出呢?」

「是啊,爺爺。雪兒說的是個理,你別難受了。早日養好、早日康復,繼續帶領著家族走向強盛,才是對他們付出給予的最好回報。」林炎、林思凡介面繼續勸道。

「這些道理爺爺都明白,你們無需再勸。炎兒、雪兒、思凡,爺爺控制不住啊!我們幾兄弟在一起生活、奮鬥了大半輩子,從來沒有出現損失。原本以為老來應該能夠善終的,可是都到這把歲數了,卻一個個在我面前命隕,而且連個全屍都沒有保全,我難受啊!」

「爺爺,你這心情我們理解,我們心裡也不好受。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即便難受,也不能贖回他們的命來。假如這時你再倒下,我們就缺了主心骨,所以,爺爺你千萬不能倒下啊,如今族內老一輩的,就剩下你一人,族裡還有許多事情等著你拿主意;族中事務和鏢局事務還需要你來掌舵呢。」

「雪兒,你的意思我明白,爺爺不會倒下去的。如今朝宗這輩人和你們這輩人都已經成長起來,家族有了你們,我是完全可以放心的。你們別勸了,讓我再陪著他們呆會兒。你們放心,我自己有數,不會勉強自己的。」

話已經說到這份上,林炎三人沒有再勸,靜坐一旁陪著爺爺。

戰鬥、勞累了一天,休息的族人很快就進入了夢鄉,而負責警戒的族人,幾人一組,分立在周圍的關鍵位置,保護著族人的安危。

深夜的綠洲顯得尤為清冷。零落閃動的篝火給了這裡些許暖意;間或出現的腳步聲和鼾憩聲也使綠洲多了些生氣。

百里雪偎在林炎懷中早已沉睡;林思凡頭倚著林炎的左肩也昏昏欲睡。林炎左手攬著林思凡的肩膀,右手環著百里雪的腰,看著跳動的篝火,心裡正盤算著明日是否動身前往地下河,取些鐘乳石液及回陽水。(未完待續……)

第171章戰場祭奠: ?夜幕籠罩大地,黎明即將來到,林炎也有了些許倦意。突然金蛇在懷中示警。林炎急忙推醒二女,站起身來,手持盤龍棍,警惕的向四周察看。

「誰?站住!」

「啊……」「啊……」

林炎耳邊傳來了幾聲急呼和二聲慘叫,接著又歸於平靜。

叫聲撕破了夜空的平靜,不管是林家人還是觀戰的勢力,紛紛動身起來,查探緣由。

林炎守在原地沒有動彈,小心的戒備著。

沒過多久,林朝宗三兄弟走了過來,神情悲憤。他們是來向林永強彙報剛才的情況的。

「父親,是歐陽昌狂,他沒有逃離此地,而是隱藏在暗處,對我族人進行襲殺。剛才他偷襲了我一組成員,殺死了二位族人。」

「是他?不過這地方確實也只有他對我們恨之入骨。朝宗,這事《無〈錯《有些麻煩啊。此人武功高強,但是膽小惜命,根本就不會給我們聯手對付他的機會。而除去聯手,我們沒人是他的對手。想要除掉他難度很大。」

「我們也正為此事頭疼呢。由此返回西沙城,路途遙遠,如果他一直隱藏暗處對我們進行偷襲,我們會損失慘重。我們現在就剩下這麼多族人,他們是家族振興的中堅,個個寶貴,哪怕再損失一個,我們都不能承受。」

「是啊,今晚一下子又折損二人,確實令人心疼。你們有沒有想過怎樣來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商量過,可是找不出好的辦法。」林朝宗慚愧的說道。

「這不怪你們,我也想不出好的計策。雪兒,你可有什麼好主意嗎?」。看到百里雪一付睡意未醒、還不時用手揉著眼睛的樣子,林永強想到她的才智,試探性的問道。

「爺爺。辦法我到是有一個,不過不知道能不能成。」

「有就好,先說來聽聽,再說了,能不能成用過才知道。雪兒,快說是什麼辦法?」

「我可以在咱們現在住的地方布下一個厲害點的陣法。到時如果他還來偷襲,定能被困在陣中。到時咱們就能安排足夠的人手,在陣內將他擊殺。」

「好主意!雪兒正是博學多才,竟然掌握了如此多的陣法。雪兒,我們現在就布陣嗎?」。林永強覺著此計可行,迫不及待的問道。

「爺爺,現在天色太暗,我看不準方位不利於布陣。等天稍微放亮一些再布陣吧。」

「好,就這麼定。那你再休息會。朝宗,將族人召集起來,不要給歐陽昌狂留下偷襲的機會。」

林朝宗三兄弟開始召集族人,將他們聚集在一起。

黎明一過,天色漸明。林炎叫醒百里雪準備布陣。

為保證她的安全,他們這組五人將百里雪護在陣中,同時另有二組跟著,守在一旁。

百里雪以他們居住的地方為中心。在方圓十丈處開始動手布陣:走幾步、停下來、判斷方位、計算角度、插上剛剛做出的簡易陣旗,再走向下一個位置……

如此反覆。他們用了將近二個時辰的時間,才把陣法布置到林永強處。這時百里雪停了下來,手中還剩下一面最大的旗幟。她將旗幟遞給林永強,說道:「爺爺,陣法布置完畢,給你主旗。」

「主旗?雪兒。這主旗怎麼用,陣法怎麼啟動?」接過主旗,林永強不解的問道。

「主旗就是這陣法的心臟,而陣法的中心就在你這裡。只要你將主旗插下,這陣法就能激活啟用。」

「插下就能啟用?那我現在就能啟用陣法了嗎?」。

「可以。不過。爺爺你一旦啟動陣法,陣內的眾人就會被困陣中,沒有人指點他們一般是走不出去的。你看現在這麼多人進進出出,那麼多勢力的代表前來祝賀,現在啟用恐怕不妥。」

「雪兒說的有理,我太心急了。」

「爺爺,這陣法只有將主旗插入陣中心才能啟動,所以你這位置不能缺人,主旗也必須留在這裡。」百里雪提醒道。

「明白,我們保證十二個時辰都會有人在此地守著。」

「爺爺,我想,白天我們就不用啟動陣法,讓人們自由出入。這麼好的視線條件下量他歐陽昌狂也不敢來偷襲。到了晚上族人休息時,我們才啟動陣法,來確保族人的安全。這樣一來,或許還能迷惑到歐陽昌狂。」

逆天絕世醫妃:王爺傲且嬌 「對,還是雪兒考慮的周全。這樣,白天叫族人盡量不要外出,以免被歐陽昌狂給盯上;晚上,我們就在陣內調養休整,等著歐陽昌狂自己送上門來。」主意已定,他讓林朝宗交代下去,自己則就在此處打坐休息了。

白天時分,林家族人確實也沒有時間外出。觀戰勢力中很多人得到上層指示:交好林家!所以陸陸續續都有人來訪,祝賀的同時還表示出日後要深層次交往的意願。林朝宗三兄弟及核心族人熱情的接待了各方代表,並闡述了林家一貫的行事風格:和平共處、共同發展、維護正義、保一方安寧。同時請他們代為轉告其他勢力:林家在綠洲還要呆上一段時間。一為祭奠陣亡的族人;二是要療傷恢復。所以如果有事相談還請白天前來,申時過後林家將不再接待。

一天招待下來,族人雖興奮,但也感覺勞累,處理完雜事後相繼打坐恢復、換藥休息。林炎五兄弟及林思凡、百里雪陪在林永強身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