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原來如此。」老人甚是汗顏,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潛修自聖劍宗的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但他從未聽聞過,世間還有能改變劍罩顏色的功法,這功法要是廣泛流傳的話,讓那些真正的人族強者,該情以何堪。

「我叫谷樊!」老人朝著葉雲微微作揖,雖然少年說他不是劍尊強者,但是之前,少年和龍皇強者大戰時的場景,他或多或少的看到了些,如此人物,自然值得他尊敬。

「崑崙弟子,葉雲!」葉雲恭敬回禮,雖說修行界以實力為尊,但是谷樊卻比他年長很多,而且,對方是聖劍宗弟子,他準備向谷樊取些經,多了解了解聖劍宗的情況,為以後去聖劍宗做準備。

兩人一番認識,谷樊對著跑過來的幾位城衛統領安排完畢,便邀請葉雲前往城主府談話,說來也巧,傲無痕噴出的龍焰雖然焚燒掉了半個北麓城,但城中心的城主府邸卻倖存了下來。

步入城主府邸,葉雲環目四望,發現谷樊的居所,相當簡陋,當走進一間房屋坐下,品著侍女端上來的茶水時,葉雲稍作定神,看向坐在一旁的谷樊,問道:「谷城主,你既然是聖劍宗弟子,你可認識無畏道人?」

聞聽葉雲此言,谷樊面露駭色,說道:「無畏道人是聖劍宗宗主的師弟,平日里神龍見首不見尾,在聖劍宗我稱呼無畏道人為師叔!」

「原來如此!」葉雲若有所思,微微點頭。

「對了,你認識無常師叔?」谷樊疑惑的看著葉雲,道。

「談不上認識吧,有過幾面之緣罷了!」葉雲似乎心不在焉,思緒滾動,原來無畏道人的名字叫做無常!

谷樊羨慕的看著葉雲,在聖劍宗的時日里,他只聞無常師叔其名,從來沒有見過其人,那可是劍尊境界的強者,如若能見上一面,走了狗屎運,得到些許指點,實力定會突飛猛進,而且,要是無常師叔高興些,在傳授些功法,就會受用終身。

「谷城主,你可知聖劍宗宗主的尊名?」想起父親古賢和聖劍宗千絲萬縷的聯繫,有可能人族領袖就是自己的親爺爺,葉雲深吸一口氣,問道。

「葉兄,如若不嫌,你就稱呼我為谷大哥吧!」雖然活了數百歲,但谷樊對修行界的規矩卻是頗為了解,稍作沉吟,臉上帶著心醉魂迷的表情,說道:「其實我是聖劍宗宗主的親傳弟子,是唯一一個不成氣候的弟子,師父名叫古清風!」

「古清風,古賢!」心中默念兩個名字,葉雲越加覺得,父親古賢就是聖劍宗宗主的子嗣,此事就等著他登臨聖劍宗,找到大哥古銅,當面求證了。

「谷大哥,你竟然是聖劍宗宗主的親傳弟子!」平復心中思緒,葉雲看向谷樊,吃驚道。

谷樊臉露傷感之色,無奈搖頭,嘆道:「師父一生之中,只有五位親傳弟子,我是其中最弱的一位,而且,我離開聖劍宗歷練,已經有五百年沒見師父了!」

兩人相談片刻后,葉雲靈識無意中掃過乾坤鐲,看到裡面的古樸木劍,想起了仙姿佚貌的倩影,再三思量之後,他看著谷樊,嘴唇微動,道:「谷大哥,瑤玉婷也是你們聖劍宗弟子嗎?」

「瑤玉婷,瑤玉婷!」谷樊默念此名,竟然陷入沉思,並沒有回答葉雲的問題,然而,就在葉雲略顯失望之時,谷樊驚呼道:「我想起了來,我雖然離開聖劍宗甚久,沒見過瑤玉婷此人,但是聽聞,此女是師父的孫女!」

「什麼?瑤玉婷是聖劍宗宗主的孫女,那她怎麼會姓瑤,而不姓古?」葉雲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他實在是想不明白了,腦子像漿糊一樣,難道人族領袖古清風有兩個子嗣?還是說,古清風並不姓古,這只是他的名號? 葉雲茫然不解,他不明白巫權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看巫權此時的樣子,似乎已經盡了全力,並不是無的放矢。


刷。

心繫父母安危下落的葉雲,滿頭霧水的同時,俊袖揮動,玉桌上出現了一萬顆靈石,他盯著巫權,厲聲道:「能不能給我一個詳細的說法?」

一萬顆靈石在葉雲眼中,並不算什麼,但是在巫權的眼裡卻是鳳毛麟角的東西,苗疆不同於人族領地,此處常年的氣候極不穩定,可以說是和獸族生存之地蠻荒極為相似,乃是一個荒蕪的不毛之地,故此,並沒有什麼靈石礦脈,因而,堂堂巫宗境界的強者,大澤部落的酋長巫權,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靈石。

來不及拭擦嘴角的血跡,巫權激動的無以復加,雙眸盯著一萬顆靈石,就像是一個窮了八輩子的窮人,突然看到了一堆從天而降的金元寶。

周圍的十名天巫強者,巫鵬和祝姬目光獃滯,呼吸都粗重了起來,他們雖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們必須得相信靈石散發出的濃烈靈氣,祝梅不受控制的伸出雙手,抓向了玉桌上的靈石。

轟。

靈石剛剛入手,妖艷的祝梅直接爆成了一團血霧,其他想要染指靈石的天巫強者,皆從貪婪中回過了神,因為,祝梅死在了巫宗強者的爆血咒下,出手的正是巫權。

「誰在動就死。」目光狠戾的掃視天巫強者,巫權看向葉雲,興奮道:「既然你付出了報酬,那我就給你指條明路,但是,你要有心理準備。」

「說。」葉雲神色冷峻,他沒想到,眼前的巫權這般殘忍暴躁,就因為手下拿了一顆靈石,就殺了對方,所以,面對如此狠辣貪婪的巫權,葉雲不敢大意,說話的同時,引動了龍魂之力,實力瞬間飆升到了八階劍皇境界。

「存亡未卜,水深火熱。」巫權手臂揮動,一萬顆靈石包括玉桌,直接進了自己的空間鐲。

聞聽八個字,葉雲雙眉緊鎖,冷厲的盯著巫權,喝道:「這就是你的詳細說法?」

被葉雲這般盯著,巫權倍感不適,他心中默念爆血咒,想對葉雲來個出其不意,殺死對方,可笑的是,他發現,在爆血咒的攻擊下,眼前的少年竟然毫無反應。

心中震驚的同時,巫權面色難看,道:「老朽實力低微,有關於你父母的事情,太過神秘莫測,我只能推算到這個程度。」

葉雲身體發燙,強壓全身血液沸騰帶來的不適,冷喝道:「你若在用咒術攻擊我,我會把大澤城夷為平地。」

「你是在威脅我嗎?」巫權目光如鷹,逼視葉雲。

「你認為是,就算是吧!」如今占卜已經完成,結果雖然撲朔迷離,但葉雲豈會在乎和巫宗強者交手,之前的話,只是警告而已。


兩人四目相對,互相冷視了良久,巫權始終覺得,葉雲身上潛藏著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在這股力量面前,連巫宗境界的他,都感到震慄。

「巫塔,巫塔四大長老之一的天機神算,他能幫你解惑,你記住老朽今日的占卜結果,去找天機神算吧!」巫權移開目光,背對葉雲,道。

「天機神算?」葉雲默念此名,覺得一個名字就暗藏玄機,心中不由沉思起來,但是他沒記錯的話,巫塔是巫族的修行聖地,處於萬族聖城。

「天機神算是巫塔最古老的長老,沒人知道他活了多少歲,他是巔峰巫尊境界的強者,當然,想要讓天機神算幫你辦事,得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和能力。」巫權雙眼儘是崇拜之色,因為,天機神算同樣是巫族巫氏系族的強者,和他巫權乃是同一系族,是他極為尊敬的強者。

巔峰巫尊境界的強者,相當於人族巔峰劍尊境界的強者,葉雲想到這裡,心中倍感無力,但是,片刻后,他斬釘截鐵道:「不就是一位巫尊強者嗎,就算是神又有何妨!」

「大言不慚。」見葉雲輕視天機神算,巫權轉身鄙視葉雲。

葉雲並沒有輕視任何人,為了追尋父母的生死下落,就算是與天戰與地斗,天地不容他,他也不會在乎,在他心中,沒有生身父母,何來自己,天地算得了什麼。

占卜之事告一段落,葉雲看了眼巫鵬和祝姬,然後,盯著巫權,冷聲道:「他們兩人,我就帶走了。」

「不行。」巫權一口回絕,面色猙獰,就算葉雲身上潛藏著讓他震慄的力量,如若對方敢帶走巫鵬和祝姬,他也會放手一戰,因為,他心中不但想除掉巫鵬,而且,巫鵬和祝姬兩人是大酋長指定的祭品,不容有失。

「我沒有徵求你的意見,我只是告訴你一聲,僅此而已。」葉雲話畢,帶著乾坤鐲的手臂,微微晃動,光華一閃,被天巫強者捆綁的巫鵬和祝姬兩人,直接失去了身影。

「人呢?」九名天巫強者膛目結舌,兩個活奔亂跳的大活人,轉眼,就不見了,這事情匪夷所思至極,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真的不敢相信,世間還有這般詭秘的事情。

巫權盯著葉雲的手臂,微微愣神,旋即,臉龐激動的漲紅,黝黑的老臉變得像猴子的屁溝一樣,因為他看到了夢寐以求,只聞其名不曾擁有的乾坤鐲。

錚。

一聲劍嘯剛起,葉雲身形晃動,人已經站在了一把橫空巨劍上,在巫權和九名天巫強者震驚的表情中,葉雲催動腳下巨劍,化作一道黃色流光,疾飛而去。

「大膽。」巫權回過神來,縱身一躍,腳踏虛步,身後帶著一串綠色光影,猛追了上去,殺人奪寶的行為雖然極為不恥,但他豈能錯過嘴邊的肥肉。

「竟然、竟然是人族的劍修。」

「而且還是個劍皇強者。」

九名天巫境界的強者,獃獃的站在焰火祭壇的頂層,看著消失在星空月夜中的兩道流光,面面相覷,驚愕失色的同時,又萬般無奈,因為,可悲的他們,有心想要追葉雲,但是沒有飛行的能力。

嗖,嗖。

破空聲劃過天際,夜空中兩道格外耀眼的流光,一前一後的急速飛行著,隨著時間的推移,綠色流光和黃色流光的距離不斷接近。


「哈哈…」

眼看著就要追上葉雲,巫權發出陣陣狂笑,他放佛已經看到了,把葉雲一腳踩爆,拿走葉雲乾坤鐲,清點靈石寶物的場景。

葉雲回頭瞥了眼身後的綠色流光,雙眉略皺,喃喃道:「看來,巫宗強者的飛行速度要比劍皇強者快上一截。」

半個時辰后,飛行時呈現黃色流光的葉雲,猛然變成了綠色流光,然後,只用了瞬息的時間,身後的巫權就被甩的看不見了。

星空月夜下的某一處,巫權黝黑的老臉更加黑了,他凌空而立,靜靜的愣了良久,片刻后,抬頭望著高空,抓狂道:「竟然是劍宗強者,早知如此,老朽還不如站在焰火祭壇數一會星星呢!」

嗖。

巨劍破開雲層,閃過黑夜,甩開了巫權的葉雲, 誤闖豪門,總裁那點壞

「龍魂,謝謝你剛才救我!」葉雲心中感激道,之前要不是龍魂護身,他早就死在巫權的爆血咒下了。

「客氣了,巫族是萬族之中靈識最強大的族群,本聖現在是魂體,對無形的力量攻擊特別敏感!」

葉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龍魂曾經說過,巫族和冥族的攻擊手段極為相似,都是慣用靈識的族群,沉默半晌后,想起巫權所說,葉雲在心中問道:「龍魂你知道天機神算嗎?」

「一個不知道活了多少歲的巫尊強者,最古老的巫塔長老,可笑,可笑至極,本聖比他要古老十倍,百倍!」龍魂在青玉中翻滾身軀,憤憤不平,當初葉雲和巫權的對話,自然被龍魂聽到了。

「龍魂,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天機神算的事情?」葉雲欣喜道。

「何止知道,本聖曾經縱橫上古時,天機神算只不過是巫族的一名奇童罷了!」龍魂回憶往事,龍眸連連眨動。

葉雲邊和龍魂談論著天機神算的事情,邊朝著人族的北麓城飛去時,他卻不知,他已經中了追魂咒,而且,北麓城已經有兩位不速之客,在等著他的光臨了。

北麓城,乃是大秦帝國靠近苗疆的唯一一座城池,城內居民少算也有近百萬之多,此刻,城內一家豪華精緻的客棧內,一名一襲白袍的少年和一名額生雙角的少年,並肩站在客棧內的樓道上,望著苗疆的方向,戰意盎然。

此二人正是於文龍和傲無痕,當初葉雲帶著古銅逃離蓬萊島后,於天齊去了東海龍宮,乘著那個時間,於文龍和傲無痕找到木躍,知道了葉雲的行蹤。

自從葉雲帶著古銅逃離蓬萊島時,葉雲的行蹤一直在木躍的掌控之中,只是,中咒者葉雲,渾然不知而已。

於文龍和傲無痕此行的打算,就是滅了葉雲,替父報仇在奪得至寶,兩人心中都是自信滿滿,因為,傲無痕已經突破成了真正的龍皇強者,於文龍亦是如此,已經是一階劍皇強者。

傲睨萬物的兩人,一直不願意相信,葉雲會有和劍宗強者相戰的能力,尤其是傲無痕,身為龍族的他,比於文龍還要狂傲,豈會讓一個人族逆徒孽障,耀武揚威。 「瑤玉婷。」嘴唇微動,葉雲喊出了藏在心底的人名,一個他並不是多麼了解的女子,雖有一面之緣,卻令他心底深處夢魂牽繞。

「葉雲,真的是你。」

衣裳紅衣,貌如天仙,瑤玉婷停下手中的戰鬥,完全忽視了一位龍皇強者的感受,竟獃獃的看著葉雲,就那麼遠遠的看著,眼中瀰漫著望穿秋水的水霧,能掐出水的臉龐上掛著些許驚訝,更多的則是歡喜,她已經忘了怎麼去戰鬥,完全把她此時的對手龍族強者涼到了一邊。

「找死。」

被眼前女子以一種無視的感覺對待,正在和瑤玉婷交手的龍皇強者無比憤恨,爆喝聲夾雜著龍吟,竟直接幻化出了數丈長的巨本龍體,擺動有力的龍尾朝著瑤玉婷狠狠的抽了過去。

啪…

龍尾速度快到極致,讓經過之處的虛空發出無限的顫抖聲,周圍正在大戰的各族強者,無意中瞥見此景皆心中發冷,龍族修士幻化出本體本就皮糙肉厚,如若在發癲發狠,同境界的各族強者作為其對手自然是有苦難言。

但此時瑤玉婷心中僅有甜蜜,靜靜的望著曾經救過她的葉雲,俏臉微微有些發燙,她就知道,古樸木劍的另一把沒有送錯人,如她當初所說,葉雲真的進入了聖劍宗,並和她再次相遇。

唰,唰。

雖然捨不得移開目光,但葉雲還是朝著對瑤玉婷下手的龍皇強者看了過去,雙目劍芒吞吐,兩道璀璨到極致的綠色劍芒在天空中一閃而過。

噗,噗。

太快了,一些關注葉雲身影的各族強者,只覺得眼前綠光閃爍,下一刻,甩動龍尾的龍皇強者巨大的龍腦袋就出現了兩個猙獰可怖的窟窿。

轟。

數丈長的巨龍軀體失去力量的支撐,瞬間爆裂,這是因為葉雲施展出的劍芒神目蘊含著劍宗境界的劍意,一個照面,龍皇境界的龍族強者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身死道消,並且還在幻化本體的情況下。

「數十年不見,曾經如螻蟻般的劍靈,竟已經是人族真正算得上數的強者。」混亂殺戮的戰場,一位獸族青年修士,一斧劈死一位他族強者,冷厲的雙目中散發著復仇的鋒芒,狠毒的看著凌空而立的葉雲,獸族青年修士正是和葉雲有著深仇大恨的烏呑,他把整個部落的滅亡都記在了葉雲的身上。

「這狗東西,竟然成了劍宗強者。」飛馳的身影和敵人邊戰邊遠遠打量著葉雲,之前葉雲剛剛現身時,他就遠遠喊了一聲,他就是被葉雲奪去九曲靈鞭的幕宏。

「三弟。」強壓著就要衝上去和葉雲來個熊抱的衝動,呂志和一位魔族強者打的難解難分,此時,混亂的埋骨之地,萬族修士強者中,無論是葉雲的昔日仇人還是故交親朋同門師兄,皆被葉雲凌厲的手段所震撼,因為在他們的記憶里,葉雲是劍靈,是劍王。

瞥了眼碎落在天空中的龍皇強者的殘體,葉雲眼中更多的則是無情,周圍關注著他的身影,如烏呑,幕宏,牛魔王,妖無極等,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少驚訝。


「葉雲。」

眼中的無情慢慢淡去,葉雲就要轉頭望向瑤玉婷時,耳邊響起了悅耳動聽的聲音,同時,感到一雙柔軟的手摟住了他的腰部,心中微顫,思緒複雜,連葉雲自己都不知道是恐懼還是什麼。

四目相對,兩人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葉雲,沒想到,你真的加入了聖劍宗。」

瑤玉婷嘻嘻一笑,當先打破兩人間暖味的沉默氣氛,但手並沒有鬆開,她以一種令葉雲措手不及的姿態摟著對方,著實讓葉雲心中又懼又喜。

「你。」

嘴巴微張,葉雲竟不知說些什麼,此時,瑤玉婷旁若無人的神情,更是讓他心跳加速,周圍殺戮之氣流動,萬族修士戰的生死難分,對方兒女情長的舉動竟這般洒脫,想到此處,葉雲心中無比汗顏。

「你是宗主的孫女?」心中醞釀了半晌,葉雲最終憋出了這麼一句,因為,他是古賢之子,是古清風之孫,有著和對方同一個爺爺,雖然在北麓城時,了解到瑤玉婷不是古清風的親孫女,但模糊的概念並不是出自對方之口,葉雲心中自然有些忐忑了。


「恩。」

輕輕點了點頭,俏臉出現些許羞澀表情,見葉雲神情突變,瑤玉婷問道:「怎麼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