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叔叔,最近發生了很多事。」

秦騁一邊用濕毛巾給他擦拭手掌,一邊自言自語。

「醫生說,您是能聽到的,應該多跟您說說話。

我和小暖的孩子平安出生了……」

說著說著,秦騁停了下來。

提到孩子時,他的心驀地軟了下來。

更多的是,他突然並不希望孩子做骨髓移植。

那個孩子是小暖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應該被他呵護在掌心。

這樣的想法,讓秦騁心中越發煩亂。

可叔叔對他的恩情,就是他付出這條命,也是應該的。

生平第一次,秦騁心中有了兩難。

他有些疲憊的閉了閉眼睛,輕聲道:「叔叔,等你醒了,一定會證明小暖的清白,對吧?」

「還有,關於小暖的身世,只有你知道了。」

秦騁腦海中,依稀想起兩年前,第一次看見宋晴暖的模樣——

這幾日,有筱雨陪伴自己,宋晴暖心情尚好。

兩人正忙活今天的晚飯——咖喱牛肉飯。

筱雨擔心她的身體,把宋晴暖從廚房「轟」了出來。

宋晴暖只好離開廚房。

在客廳的角落裡,她看到了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發現那裡面裝著的,都是孩子的小玩意兒。

是筱雨買給孩子的嗎?

也許是為了讓她看到,筱雨才把東西都收了起來。

看著這些衣服和玩具,宋晴暖又想到了未曾蒙面的孩子。

筱雨把飯菜端出來時,看見宋晴暖愣在電視機前。

「小暖,先別看電視啦?快來吃飯吧。」

宋晴暖依然一動不動,視線卻並不在電視劇上。

筱雨走向宋晴暖,覺著她的神色不太對。

「小暖,你怎麼了?」

宋晴暖從恍惚中回過神來,揉了揉眼睛,發現眼角的淚跡已干。

「沒什麼,就是剛剛看電視看累了。」

這個理由有些牽強,筱雨不相信。

筱雨突然想到了那個盒子,但它還在原處,看上去並沒有人動過。

壓下心底的疑問,筱雨並沒有多想。

殊不知,宋晴暖心中的想法卻越發的堅定了……

夜裡,筱雨睡得很沉。

宋晴暖心裡惦記著孩子,怎麼也睡不著。

第二天一早,筱雨一改往日歡笑。

「小暖,秦騁今天會帶孩子去醫院。」

宋晴暖面露喜悅,「真的嗎,我能見到寶寶了?」

她臉上的喜悅之情,筱雨把心中僅存的顧慮壓制下來。

「我已經安排好了,這次一定讓你看見寶寶。」

「謝謝你筱雨。」

宋晴暖抱著她,興奮的像個孩子。

筱雨心中疑慮更甚,總覺得這次的計劃似乎是太順利了些。

也罷,也許只是自己想多了……

筱雨離開之後,宋晴暖按照計劃時間出門。

遮陽帽,墨鏡,口罩樣樣齊全。

大門口有霍江辰的人把守。

這也就意味著,宋晴暖需要避開大門。

好在前幾天和筱雨散步,兩人偶然聽到路人說公寓的側門年久失修,最近正拆了重建。

按照自己的印象,宋晴暖找到了側門。 側門正在施工中。

趁著施工人員吃午飯的間隙,宋晴暖偷溜了出來。

早已經有筱雨的司機在外面等候。

宋晴暖未做猶豫,直接上車。

腹黑律師不好惹 一路上,想到即將見到寶寶,她手心都緊張的沁出了汗水。

期待,又有些懼怕——

「小姐,到了。」

司機的聲音打消了宋晴暖的思緒。

宋晴暖確認自己不夠顯眼以後,這才下車。

「謝謝師傅。」

雖然是工作日,醫院的人流依然不少。

宋晴暖跟著人流進入醫院,一路到了筱雨一早調查好的病房。

「小姐也真是的,人都不在了,還讓我們在這盯梢。」

「可不是嘛……」

秦語的手下忍不住抱怨,其中一個眼尖。

「欸?你看,那個女的是不是宋晴暖?」

佳期傳 另一個人原本搖頭說不可能,但隨著視線固定在遠處人身上,他收回了剛才的話。

「快聯繫小姐。」

正在美容室準備做spa的秦語收到手下的簡訊,猛然坐起。

「小姐,宋晴暖在醫院出現了。」

秦語眼中精光乍現,雙眼危險的眯起。

「我馬上過去,你把人看好了。」

手下收到秦語的簡訊,聽命按兵不動。

在猶豫的時間裡,宋晴暖已經悄悄到了病房。

秦騁帶孩子過來體檢,她要等的就是那幾分鐘的時間。

在走廊轉角處,她眼睜睜的看著秦騁抱著孩子走了進去。

宋晴暖拚命的捂住嘴,才沒有讓自己叫出聲。

她的孩子,僅僅和她有幾步之遙……

約莫過去了十幾分鐘,秦騁一個人從裡面出來。

宋晴暖緊張的掩飾好自己,穿著換好的護士服,走了進去。

「什麼事?」

門口的保安攔住她,示意一邊的女人給她搜身。

「是秦先生叫我過來給孩子換尿布的。」宋晴暖小聲回答。

手下沒有懷疑,見她和一般護士無二,開門放她進去。

房間里,小小的孩子躺在嬰兒床上,睡得安靜。

宋晴暖走過去,眼眶中的淚水再也忍耐不住。

總裁太霸道 「寶寶……」

她伸出手,想要抱抱他的,手卻怎麼都抬不起來。

珍愛的,捧在手心裏面都害怕化掉。

小傢伙粉雕玉琢,睡夢中都透著香甜。

宋晴暖忍不住伸出手碰了碰他的臉蛋,軟軟的。

終是再也忍不住,她伸手將他抱起來。

懷中的小傢伙感受到什麼,悠悠轉醒。

卻意外的,並沒有哭鬧。

宋晴暖頓時喜極而泣,輕聲說:「寶寶,我是媽媽。」

「咿呀——」

他還那麼小,一臉天真的不會說話。

只瞪大著一雙眼睛看著宋晴暖,眼中澄澈清明。

大概母子間天生的親近之感,小傢伙伸出小手始終拽著宋晴暖鬢邊的碎發不肯鬆手,臉上的喜悅更是讓人心生憐愛。

宋晴暖心中歡喜的不行,連連親了寶寶好幾口。

卻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得不將他放回嬰兒車裡。

心中甚至都開始衝動,直接帶著孩子離開好了……

但是她現在,無能為力。

安撫好孩子,她依依不捨的準備離開。

卻不曾想,身後忽然傳來一道男聲—— 「小暖。」

秦騁站在門口處,逆光的身影將宋晴暖籠罩個徹底。

一如宋晴暖看見他,壓抑的忍不住後退。

而秦騁卻步步緊逼。

「怎麼,回來看孩子,沒想到見我?」

秦騁的聲音格外冰冷,隱約中帶著一絲痛楚。

宋晴暖心頭一滯,「你怎麼……」

餘下的話都被她咽了下去。

到了這個時候,宋晴暖清楚的意識到,這是一個預謀好的計劃。

難怪她能夠這麼順利地進來看到孩子。

「這些天,為什麼不回來?」

秦騁往前走了一步,低頭打量宋晴暖。

她比先前氣色看起來好了一些,想必這些天過得還不錯。

一旦這個念頭升起,秦騁的心就是一緊。

他還記得在別墅時候,宋晴暖那副虛弱蒼白的樣子。

所以離開他,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嗎?

宋晴暖忍不住握緊了手,怯生生道:「秦騁,我能帶走孩子嗎?」

既然已經被他看到,宋晴暖也不想再忍,她想跟孩子在一起。

「帶走?」

秦騁冷笑,一雙眸子黑沉沉地落在宋晴暖的身上。

頓了一會兒,他道:「你以為你還能走嗎?」

「你……」

宋晴暖一愣,下意識往門口靠過去。

剛走一步,腰上就是一緊,直接撞入男人熟悉的懷抱中。

冷麪總裁與俏麗女總監 「秦騁!你放開我!」

宋晴暖聲音有些抖,這抹溫暖讓她留戀又害怕。

她用力推拒著。

可男女之間的力量本就懸殊,秦騁手臂用力,將人摟在懷裡。

「小暖,留下來,你難道不想陪著孩子嗎?」

秦騁的胸膛起伏,宋晴暖俯在上面,似乎聽到了男人的心跳聲,越來越快。

孩子……

宋晴暖的視線往一邊看去,正好能看到寶寶安睡的小臉。

她一下就心軟了。

一個母親怎麼會忍心放棄自己的孩子呢。

「秦騁,你先放開我,我不走了。」

宋晴暖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她走不了,也不願意離開寶寶,既然如此,倒不如先留下來。

秦騁緩緩鬆開手,幾不可見地鬆了口氣。

若是宋晴暖不答應,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既然已經說開,宋晴暖也不掩飾自己對寶寶的愛意,倚在嬰兒床邊,神情格外溫柔。

看到這一幕,秦騁的眼底劃過暗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