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不是,來人,還不趕快催促太醫院那邊,把那湯藥的報告整理出來。母后也真是的,都什麼時候了,還有空管你的嬤嬤。難不成,朱嬤嬤在你心裏,比父皇還重要?」

落日圖找到台階下,立馬就朝卡美英反駁過去。

他們兩邊鬥了這麼多年,不得不說,今天可是落日圖覺得最爽的一天。

以前羽翼沒有豐滿,加上父皇這邊,一直都是卡美英在照顧,落日圖找不到理由接手。

所以皇宮這邊,一直被壓抑著一頭。

今天宋九月一來,就先收拾了卡美英的走狗,還查出父皇中毒,讓局勢有了質的變化。

慕斯爵更是絕!

以前落日圖一直以為慕斯爵不善言辭,是個高冷的悶葫蘆。

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膚淺,原來慕校草,他以前不是不會懟人,只是不屑懟人而已。

真懟起人來,他都要在心裏默默地寫個服字。

現在局面,一下子都由落日圖掌握了主動權,這慕斯爵夫妻,還真是他的幸運星呢。

「老臣立刻去辦。」

提到太醫院,羅森立馬恭敬地答應下來。

「等一下。」

落日圖出聲制止。

這皇上的湯藥有毒,太醫院裏面,肯定是有內鬼接應的。

至於是不是羅森,落日圖現在不敢肯定。

但是也絕對不能把好不容易送上門的證據,就這麼輕易地送回去。

「那就麻煩葉神醫,幫忙一起去看看?」

落日圖看向葉老頭。

「好,這為皇上效力,我義不容辭,不過太子殿下,要記得我們的小約定哦。」

葉老頭朝落日圖眨了眨眼睛,一臉傲嬌地跟着羅森離開。

江淮宇見狀,也跟了過去,只有祁明修,依舊紋絲不動地站在慕斯爵和宋九月身邊。

「你怎麼不走?」

慕斯爵滿是嫌棄地主動開口問道。

「我為什麼要走?你怎麼不去?」

祁明修囂張反問。

「我又不是醫生,你不是葉神醫的徒弟?」

慕斯爵皺眉。

「呵呵,你就膚淺了吧。誰說神醫的徒弟,就要會醫術?我主要是繼承了他的宅心仁厚,是我們醫療團隊的門面顏值擔當,你懂嗎?」

祁明修滿是傲嬌地說道。

慕斯爵沒有說話,只是用一種看傻.逼的眼神,看着祁明修。

慕少第一次,有了八卦之心。他很想問問葉老頭,當初為什麼會收祁明修這種傻逼當徒弟。 今夜雖不是滿月,但是這月光再加上略帶昏暗的路燈也夠看清楚公園的模樣了,白色西裝的男人站在月光下,對面對峙著幾名同樣穿著西裝的男人,月光灑在五條悟的身上,男人的白髮男人的白色西裝都泛著微弱的銀光,男人微微抬著下巴雙手插著口袋望著對面的幾人,他彷彿在曬月光似得,笑的頗為愜意,明明在同一片天空下,五條悟彷彿被上天眷顧到,他被月光所照拂著,身上沾染著月色的光輝漂亮至極,而對面的男人們卻被雲朵遮去了光芒,陰影籠罩著他們,只能望著五條悟身上的光芒。

這個男人果然讓人嫉妒到哪裡都發著光。

「五條悟,你不該在這裡攔著我們,我們奉諸赫大人的命令帶回這些咒具。」

五條悟意味深長呢喃了一聲:

「哦~諸赫大人啊~」

諸赫是繼天元大人之外最有權力的幾位之一,五條悟沒見過那個人,但是聽說過這個名字,他可是保守派的激進分子呢,五條悟咧起了嘴角:

「回收宿儺的手指一直是高專的任務,諸赫大人拿走宿儺的手指這不大好吧。」

對面有五個人,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咒具和咒物,他們身上的咒物都在散發著詛咒的氣息,以他們為中心,詛咒的氣息開始擴散著,之後不會過多久,被咒物吸引的咒靈就會過來。

帶頭的男人臉色不變,他面無表情的對五條悟說道:

「宿儺的手指不在這裡,你找錯地方了,五條悟。」

五條悟無視對方的話,他墨鏡下的那雙蒼藍的眸子從最左邊的男人開始鎖定,明明被墨鏡遮住了雙眼,對方都看不到他那雙傳說中的六眼的模樣,但是在這一瞬間,他們彷彿被看穿了一般,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擴散全身,讓他們不知道從哪裡開始防禦。

「唔……你,你,你……啊,是你啊。」

五條悟一個個掃視過去,這個男人一步都沒動,但是卻已經讓他們在精神上有了一番鬥爭了,五條悟最後視線停留在右邊的第二個男人身上,他站在靠後的位置,五條悟笑著對他說道:

「交出來吧,手指。」

五條悟從口袋裡伸出手,修長的手指對著那人勾了勾:「如果想和手指拍照做紀念的話,我不介意的,但是……」

五條悟一字一句的說道:「不能拿走哦~」

『都已經混在咒具裡帶走了,竟然還能感知到么?』

本以為可以輕鬆的帶走手指,但是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次的拍賣會五條悟和朽葉茶茶竟然會來,現在,還被五條悟找出來手指的位置。

「想矇混過關不行的哦,交出來吧,話說,諸赫大人要手指做什麼?吃么?」

五條悟自己說完自己笑了,玩笑一般的語氣,大概只有在諸赫大人這個無用的名詞上面用了尊稱,還是玩味般的尊稱,提起諸赫的態度完全沒有尊敬的意味:

「那個老頭聽說一向喜歡收集咒具啊,怎麼,這次宿儺的手指是打算和樂岩寺老頭開茶話會用么?」

五條悟口中的兩個老頭的身份,一個是咒術界的高層人物,一個是咒術界保守派的領頭人物,都有著極高地位的兩人在五條悟的嘴裡彷彿是什麼不重要的人罷了,作為諸赫的親衛隊,對面的人厲聲大喝:

「不許對諸赫大人無禮!五條悟!!給我尊敬點!!!」

作為親衛隊帶頭的男人,他袖子里掉出封印的特級咒具,快速握住指向了五條悟:

「諸赫大人不是你可以隨便說的,說一些符合你身份的話,五條家的當主。」

明明是御三家的家主,但是反而去高專當了老師,盡干一些不符合家主的事情,這樣的五條悟在其他家族的人看來,反而是不知輕重不知進取,但是現在的五條家,五條悟是一言堂,這一點又讓所有人對五條悟不敢小覷,他不只是繼承了五條家的六眼和無下限術式,他更是……肅清了五條家,把五條家變成了只聽他一人的五條家。

才二十七歲,做到了別的御三家做不到的事。

「尊敬?身份?」

五條悟好聽的聲音吐露出的兩個詞,冷漠的好像是月光的溫度,聽著溫暖的聲音,卻是冰冷冷冽的語氣,五條悟的身形,即使離他們一段距離,也可以用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他們,男人笑的時候感覺距離很近,但是男人冷漠的看著他們的時候,壓迫感瞬間朝他們傾倒過去。

五條悟說不好對他們動手,確實,到現在一步都沒有動,但是這個男人光靠威壓就已經毫不收斂的襲向了他們兩次。

「說到身份的話,這是你們該對御三家的當主的我,該有的態度么?」

五條悟輕浮的態度總會讓人忘記他的身份,五條悟討厭保守派的制度和傳統,腐朽到可笑,但是利用他們這種腐朽的制度來壓制他們,卻也非常有效,五條悟看著對面的男人咬牙切齒的對他低下頭:

「是我們……失禮了,五條大人,請……見諒。」

「嗨嗨~沒關係喲,我一向心胸很寬廣的,不像某些心胸狹窄老頭子們。」

五條悟瞬間變回那副輕飄飄的語氣,他擺了擺手,一副謙遜的態度讓人看著超火大。

「……」

手中的咒具要握不住了,帶頭的男人握緊咒具深吸一口氣表情猙獰的說道:

「五條大人,請讓開,如果不讓開的話,恕我們冒犯了,我們需要把諸赫大人的咒具立即帶回去。」

「我沒有攔你們啊,把宿儺的手指交出來,我不耽誤你們。」

「……看來,要動手了。」

他們手中的咒具雖不是特級咒具,但是一級咒具的力量也不容小覷,幾人同時拿出咒具作為戰鬥的武器,五條悟揚了揚眉:

「哇,全部都是咒具哎……好可怕~」

「你那是覺得可怕的語氣么?」

朽葉茶茶的聲音從五條悟的身後傳來,五條悟轉過身看向從公園陰影中走出來的女人,一席紅色的禮服在這月光下變成暗色,朽葉茶茶有些不高興的踩了踩地面上的石子:

「這裡對高跟鞋可不友好啊。」

「茶茶你來救我了啊~~」

五條悟朝著朽葉茶茶甜甜的喊著,剛剛還恐嚇對面,用威壓欺負對面的五條悟現在對著朽葉茶茶一副撒嬌的語氣,那種甜甜的口吻竟然在這個身高一米九的男人身上一點沒有違和感,他朝著茶茶晃了晃手:

「很可怕哦,對面一個個都有咒具哎,茶茶……」

五條悟用甜甜的語氣叫著茶茶的名字,然後下一句,轉為冷漠的口吻對準對面的幾人:

「把他們用結界關住吧,拿到手指就好。」

「嗨嗨,你們咒術師這種分派類的最煩了。」

茶茶的高跟鞋踩在坑坑窪窪的地面上,她搖搖晃晃的走到了五條悟的身邊,用嫌棄的眼神看著對面的幾人,在朽葉茶茶看來,五條悟選的可真是一條又麻煩成效又慢未來並不敞亮的道路,大概是朽葉茶茶的表情太過明顯了,更想要一次性解決的樣子,五條悟站在朽葉茶茶的身後,他從身後抱住了女人,雙手搭在朽葉茶茶的肩膀上,他的身高可以輕鬆的把女人攏在懷裡,五條悟把下巴壓在朽葉茶茶的腦袋上,男人親昵的對茶茶說道:

「呀~沒辦法嘛,誰讓那群保守派的老頑固數量太多嘛,單純解決一個只會反彈更厲害,茶茶,你也見識過吧,老頑固們的陰險。」

不說朽葉茶茶和五條悟的關係,就光是立場,朽葉茶茶和五條悟都是天然的盟友,因為,朽葉茶茶曾經被高層追殺過,放幾年前朽葉茶茶還在暗網上被通緝,最後還是靠五條家家的勢力給壓下去的,現在知道朽葉茶茶的人都知道朽葉茶茶的身後有五條悟。

但是他們都忘了,十幾年前,五條悟還不是當主的時候,朽葉茶茶被咒術師詛咒師全面追殺時,被朽葉茶茶和術師殺手兩人反殺的神無月事件,這個事件被記入檔案了,但是因為多名咒術師被一個不是咒術師的女人,一個沒有繼承咒術的男人兩人毫不費力的解決掉了的這個事件並不光彩,所以這個事件,也只有少數人知道,現在高層的人還把這件事情的中心人物朽葉茶茶當做重要監視對象。

「我是無所謂啦,你去培養有希望有未來的咒術師,我去解決那些沒救的傢伙也是可以的哦,反正我不是咒術師。」

朽葉茶茶抬起右手,結界施術前一貫的姿勢,女人這幅沒心沒肺冷心冷眼的樣子不愧是震懾咒術界的女人朽葉茶茶,五條悟低笑一聲,寵溺的口吻彷彿把茶茶也當做要教導的學生一般:

「呀,茶茶,我們要以德服人。」

「……」

朽葉茶茶背對著五條悟抽了抽嘴角,明明是你最不講武德吧。

你的無下限咒術和領域展開,一旦使用了,就沒道理可講了。

「方圍,定礎,結。」

茶茶指向對面的親衛隊,啊,她好像見過那幾個人,帶頭的那個追殺過她哎。

「……」

見識過朽葉茶茶的結界,堅固的立方體,一旦形成了就很難破開,但是這一次,朽葉茶茶的結界並沒有形成,只是形成了一瞬間,那紫色的立方體就像融化的蛋糕一樣,慢慢融化了。

「!!!」

朽葉茶茶的結界無法使用!

這個結論被確定了,空氣中的氛圍都瞬間有了變化,親衛隊的戰意變強了,他們可以與之一戰了,五條悟不能殺了他們,結界師朽葉茶茶的結界不能用,那麼只要強力突圍,把手指帶出去就可以了。

五條悟原本輕鬆的表情在看到朽葉茶茶的結界無法形成后,他的臉色也是一變,空氣中凝聚的戰意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就是特級咒靈來了,他都可以無視,更不要說對面只是一級二級的咒術師和幾名有特殊能力的異能者而已,但是讓他變臉色的是朽葉茶茶的結界的問題,他原本只是簡單的摟著朽葉茶茶,但是看到不能形成的結界之後,五條悟微微收緊了雙手,從環抱變成了保護的姿態,他低聲問道:

「茶茶,什麼情況?」

「唔……是封印結界的魔方陣。」

無法展開結界的外力原因只有封印石了,朽葉茶茶環視了一周,兩人靠的極近,所以茶茶的聲音也偏低:

「應該是針對我擺放的魔方陣,我不確定魔方陣的範圍是多少,所以……」

茶茶頓了頓身子,她從背對著五條悟變成面對著五條悟,女人抬起頭仰視著五條悟淡淡的說道:

「抱我起來。」

五條悟咧起嘴角,都不需要問朽葉茶茶為什麼,他的動作完全被朽葉茶茶的話語所支配,五條悟輕鬆的抱起茶茶,稍微提了提,朽葉茶茶就能雙手撐在五條悟的肩膀上俯視著把她提起來的男人,朽葉茶茶有著五條悟的支撐,她脫去了腳上的高跟鞋,丟到一邊,這一下,更加肆無忌憚了,朽葉茶茶垂著眸對視著五條悟:

「把我拋起來。」

魔方陣的範圍是平面壓制朽葉茶茶的結界,但是立體空間下的影響並不大,五條悟把茶茶往上拋,紅色的禮服在空中旋轉出漂亮的疊影,茶茶姿態優雅的旋轉著身體,她再次展開結界術:

「結。」

五條悟正上方的空中形成一個結界,茶茶踩在那座結界上,可是那座結界也融化了,魔方陣的範圍和威力都比朽葉茶茶估計的還要大。

「……」

朽葉茶茶麵無表情的看著自己腳下的結界融化,她沒有了立足點,她直接垂直掉落下去,下面有五條悟接住她,精準的掉落進五條悟的懷裡,朽葉茶茶一臉不高興:

「魔方陣的力量有點大,範圍也很大,魔方石那邊應該有人鎮守加強力量了。」

就是針對她的!

這點讓朽葉茶茶很不爽,能知道壓制結界師的方法,果然咒術的高層和里會有聯繫吧。

「啊,接下來該怎麼弄呢,茶茶。」

五條悟接住了茶茶之後並沒有放下茶茶,高跟鞋就依舊丟在一邊,女人則是被他抱在身上,單手勾住茶茶的膝蓋讓茶茶坐在自己的手臂上,茶茶的重量好茶茶的身形對五條悟來說都完美契合,明明是個抱著孩子的姿勢,但是放在朽葉茶茶的身上,男人更像是抱著可以支配他的女王殿下。

「撒……等一等惠的動作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