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司念,你怎麼了,一句話都不說。」

本來副導演還想繼續安頓一下司念的,看樣子兩個人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談,索性很有眼力見的離開了,讓他們單獨談談。

結果,副導演剛離開,司念也準備離開,好像根本不看不見顧可彧的存在一般。

顧可彧卻忍不了了,直接抓住正準備離開的司念,想讓她解釋清楚。

「你究竟怎麼了,為什麼你今天非要當看不到我呢?」

司念直接甩開顧可彧的手,語氣非常刻薄,和平時親近客氣的模樣大相徑庭。

「我為什麼要理你?像你這種靠男人上位的人,不配和我說話,你還是想著提升一下自己吧,別被導演踢出去,噁心。」

顧可彧終於明白今天司念為什麼這麼對自己了,看來她對自己有所誤會,才會這樣。

司念這個人本身一直都是心直口快的,喜歡就會和你相談甚歡,看不上你就直接走開,如果你做了錯事就會點名道姓曝光你,批評你。

最讓顧可彧不解的是,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可司念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你站住,把話講清楚,不然我不會讓你離開的。」顧可彧表情冷淡,等著司念的解釋,你說清楚,我靠哪個男人了?」

這句話好像導火索一般,司念聽完直接暴跳如雷,轉過身子就開始罵顧可彧。

「你是不是傻了,自己什麼樣還不清楚嗎?天天和人家上新聞熱搜,還好意思說不靠男人?」

顧可彧這才反應過來司念口中的男人原來是江映寒,這麼一想,在原來劇組的時候司念就問過自己關於和江映寒的關係的事情。

在那個時候顧可彧一心只想復仇,哪裡會注意到這些細節,況且也沒有消息說司念和江映寒有什麼關係,可能是司念對江映寒有著不一般的感情吧。

「不說話了?是不是已經無話可說了,承認吧。」

司念雖然嘴裡說著狠話,但是眼眶裡已經有淚水在打轉。

「我真的是看走眼了,之前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好朋友,沒想到你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和我說你不喜歡江映寒,然後再和他一起上戀愛節目,你當我是傻子呢?」司念根本不管不顧,在拍攝場地里就破口大罵。 當天晚上李天還是在酒店住的,雖然房產的轉讓協議已經簽了,但今天晚上趙老頭的家裡人也不可能就那麼走,還有很多東西需要收拾呢,人家全家在這裡住了十年了,多少也都有感情了,李天也不會做那麼過分的事情,只要是最後把該收的收回來,那就可以了。

周大國他們幾個一點兒都不感覺到奇怪,因為李天做這樣的事情做的太多了,每當有人上門找事兒的時候,這都是咱們發財的時候,可廖婷婷跟廖芳芳和劉潔三個女孩子是第一次見,她們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寫字樓那邊用不著李天操心,原本就是交給物業出租的,現在每年的租金大約是2000萬港幣左右,也算是一個下金蛋的雞了,每年的租金還能增長5%左右,李天知道現在還沒到黃金時期,如果到了2014年前後,那個時候,不管是租金還是房價,都會有一個飛躍式的發展。

至於那一億的現金,現在早就在李天的賬戶當中了,趙老頭的這個做事方法還是很贊的。

鄭秋給他們訂的酒店全部都是總統套房和豪華標間,可以說是非常奢侈了,畢竟是湘江鄭家的大公子,怎麼可能會出手那麼小氣呢?

從李天的房間當中就可以看到維多利亞港灣的夜景,這被稱之為亞洲最漂亮的港灣了,當年英國人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把這裡建設好,現在已經是屬於我們華夏的了,雖然李天是轉世重生,可是內心當中也帶著一份激動,好歹咱也是愛國的。

「李先生方便嗎?」鄭如燕敲了敲陽台的門,剛才鄭如燕親自把李天的隨從都給安頓好了,這也算是夠給面子了,平常交給了助手就可以了。

李天點了點頭,鄭如燕跟秦冰就過來了,他們已經為李天安排好了日程,來問問李天的意思。

李天到湘江來,最主要的就是兩件事情,一個就是給董老頭的孫子驅邪捉鬼,然後董老頭會把股份轉讓給李天,另外一個就是參觀一下兩大珠寶集團,還有就是幫助鄭如燕治病了,那種邪物是李天所不能容忍的。

明天最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到董老頭的家裡,董老頭的孫子已經是迷迷登登的一個禮拜了,如果不趕緊的過去的話,很有可能這小子就要掛了,一旦這個小子掛了,董老頭肯定不會出售這些股份了,李天最主要的一個機會也就沒了,這可是秦冰爭取了很長時間的。

雖然鄭如燕想讓李天先給自己治病,不過鄭如燕也知道,李天是一個自主性很強的人,做什麼事情都得順著他來,這樣才能獲得自己最大的利益,如果跟李天擰著來的話,趙老頭就是你的榜樣。

「這個阿拉斯加公主號是怎麼回事兒? 酷拽大神VS呆萌助理 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李天指著後天的一個行程說道,上面說的是後天晚上要上船遊覽,李天不記得有這一條。

「這是澳門賭王何先生剛剛打造的一條賭船,最近才剛剛下水的,船上各方面都是最好的,我們想請李先生上去玩玩,賭船會駛離湘江,到達公海之後會有各種各樣的活動,李先生也可以賭一把。」這也算是一個交際活動了,李天以後將會作為秦氏珠寶的股東,所以湘江上上下下的都會認識李天,到賭船上並不是為了玩兒,也是為了跟這些人見個面。

李天點了點頭,上輩子就對這玩意兒很感興趣,只不過這輩子還沒有機會,斧頭幫手下也有幾個賭場,但都是那種小字花檔,並沒有多少的玩頭,而且裡面的條件也不怎麼樣,就在一些貧民區當中搗鼓的,也是害怕上面突擊檢查,湘江的賭船就不一樣了,在靠岸的時候就是一艘遊覽船,當行駛到公海之後,才會把各種賭具給拿出來。

李天點了點頭,顯然默許了這個事情以後,他感覺自己會經常來湘江,所以跟湘江的這些達官貴人見見面也是有好處的。

李天看了看時間,這邊已經是很晚了,但很顯然,這兩名女士誰也不想提前離場,應該都是想要跟自己單獨聊聊,至於他們想說什麼事情,李天這邊就不太清楚了。

「兩位還有事情嗎?」李天把日程安排收了起來,抬頭看著這兩位如花似玉的女士,要知道這都是湘江名媛,而且還是排在前面的,那些富家子弟想要跟她們兩個吃頓飯,不知道要排多長時間的隊,現在她們都坐在李天的面前,而且聽李天的口氣,還有點想攆人的意思。

「可以跟李先生單獨談談嗎?」兩人不約而同的說出了這句話,三個人相視一笑,仨人都笑了。

「這樣吧,今天晚上我比較累了,處理了趙老頭的事情,再加上坐飛機,所以有什麼事情咱們明天再談吧。」拒絕哪一位都不是李天心中所想的,因為人家今天晚上都幫忙了,鄭如燕原來的時候跟自己不對付,但現在做的這些事情都很不錯。

「那我們就不打攪李先生休息了,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吩咐,我們畢竟是這裡的地主。」這兩個女人一前一後的離開了李天的房間,這讓李天也鬆了一口氣,被這麼兩個優秀的女人盯著,自己的確是有些不舒服。

李天這邊雖然是睡了,但李天帶來的餘波卻震動了整個湘江,趙老頭在湘江的普通市民眼裡,那絕對是在金字塔頂端的人,這樣的人都認慫了,看來這李天的確不是普通人。

在湘江上層的眼裡,趙老頭這樣的人雖然不入流,但至少也是有一定的勢力,李天三兩下的就把趙老頭給解決了,而且拿到了趙老頭那麼多的家產,這就代表著李天很有實力,至少在對付社團分子這個方面很有能力,原本大家都不怎麼看好這個傢伙,都認為李天不就是個賭石專家嗎?除了珠寶集團高看一眼,其他人都不重視。 當然,李天做的事情還沒有引起湘江最高層的注意,只是在鄭秋這個層次引起了不小的注意,很多人都不覺得李天解決了趙老頭多麼厲害,反而是覺得李天的身邊有兩大名媛,這個才是最厲害的,尤其是那些花花公子。

往日他們打賭的時候,只要能夠追上秦冰或者鄭如燕當中的一個,這就可以在湘江公子哥面前吹噓很久了,可現在這個情況呢,這兩大名媛竟然是要去倒追的,可人家那邊還不怎麼領情。

據說昨天晚上兩大名媛都從酒店離場了,根據當時拍的照片來看,這兩大名媛可都是精心打扮過的,絕對有侍寢的心理,可惜人家看不上呀,這內地來的哥們兒眼光賊高。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李天也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昨天給他們服務的都是普通的服務員,雖然住的是總統套房,但並沒有出動經理級別的人,今天過來服務的全部都是客房部經理之類的,看來昨天的事情已經開始宣傳了,湘江也是個看人下菜的地方。

吃過早飯之後,李天就安排廖婷婷和廖芳芳出去玩玩,沒有必要一個勁的待在酒店當中,等會兒還要去給董老頭的孫子看病,李天就沒有辦法帶著他們了,反正身上有防禦符,就算是遇到了他們的敵人,李天也可以在短時間內趕過去,劉潔就得跟著過去了,因為還牽扯到一系列的股權轉換問題。

「那我們不想去逛街,能不能跟著過去看看呀,我們也想知道少爺是如何做事的。」廖芳芳小心翼翼的說道,就害怕惹怒了李天,這個性格李天不太喜歡,自己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其實帶著她們兩個也沒什麼的,只是李天覺得是去治病的,萬一有什麼邪物當場釋放出什麼不好的玩意兒來,對這些人會有所干擾。

況且帶著一大票人在人家家裡,換成誰的心裡也會不怎麼高興的,李天又跟董老頭有過節,萬一這老頭子不高興,直接就不跟李天交易了,那就白來湘江了,以後還想要成立珠寶公司呢,這第一步就被卡死了,還幹個屁呀。

這也是個正常想法,人家家裡有了病人,人家上上下下十分著急,你帶著這麼一堆人過去看熱鬧,自然不可能高興了。

「要不這樣好了,上午的時候你們就出去逛逛,我過去給那小夥子看看,下次給鄭小姐看病的時候,你們可以在旁邊。」李天知道這姐妹倆想要看看自己的能力。

雖然她們早就信服了,但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也都想看看自己背後的靠山多麼厲害,鄭如燕算是半個自己人,給鄭如燕看病的時候就不需要那麼多事了。

姐妹兩個乖巧的點點頭,在他們的心裡,李天說的話都是對的,李天想要幹什麼就能幹什麼,因為在她們的世界當中,強權就是一切,只要你的能力強,什麼樣的事情都可以做,哪怕是霸佔她們姐妹倆。

樓下早就準備好了專車,樓下的服務員小姐姐們也都好奇,這種白色的勞斯萊斯,整個湘江也沒有幾輛,一般都是出動重要人物的時候才會用,當她們看到李天的時候,眼裡都是含著秋波的,就希望李天能夠多看她們一眼,也有可能就因為這一眼,會讓她們飛上枝頭變鳳凰的。

五星級酒店服務員的工資並不是很高,但很多漂亮的女孩子還到這裡來上班,他們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如果光靠這個工資的話,恐怕早就餓死好幾回了,最主要的就是希望能在這裡釣上個金龜婿,很顯然,李天就是他們最佳的選擇對象。

可惜當他們看到鄭小姐和秦小姐一左一右護衛的時候,一個個的又都開始自卑了,自己比家世比不過人家,比能力比不過人家比臉蛋兒比不過人家,比身材又比不過人家,還有什麼比人家強呢?乾脆換下一個吧。

董老頭的家並不在別墅區,在湘江一座別墅需要幾億,董老頭只有十來億的家產,所以董老頭的家在一座高尚住宅小區,面積也非常不小,二百多平米的大四居。

董老頭其他的孩子並不跟他在一起,都在各處買了房子,他只是跟自己的孫子在一塊兒住,可是董老頭兒在省城的時候,他的孫子突然中邪了,整個人糊裡糊塗的什麼話都說,每天還到處的砸東西,都已經找了好幾個風水先生了,可最後還是治不了。

現在只能是依靠安定過日子,如果瘋得不是太厲害的話,就讓這小子在家裡砸吧,反正也沒有多少值錢的東西了,如果要是自殺什麼的,那就得讓醫生給他打安定了,董老頭看著日漸消瘦的孫子,心裡別提多難受了,就算是秦氏集團的股份都不要了也得把孫子治好。

當初秦小姐跟董老頭提這個事情的時候,董老頭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如果連孫子都沒有了,還要那麼多的股份幹什麼呢?難道留下來看著嗎?況且人家是買你的,又不是說直接要。

當李天他們抵達樓下的時候,李天就看到樓層中間有一層黑氣,看來這果然不是普通的病症,應該是有一些邪物。

「秦小姐,跟我上去吧,不過你得把這個帶好。」李天拿出來了一張護身符,護身符不但可以抵擋純物理攻擊,就算是這種邪物也不可能殺進去,所以說真是居家旅行的必備呀。

鄭如燕在這裡眼裡肯定都快要冒光了,秦冰能夠看得出來,李天給出的這個護身符雖然簡陋,並沒有什麼值錢的修飾,但也知道李天拿出來的絕對不是凡品,又便宜自己了。

秦冰高興的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說實在的,這個地方她只是來過一次,上一次上樓的時候都感覺到渾身冷颼颼的,說來也奇怪了,當這個護身符戴在脖子上之後,那種恐懼的感覺立刻就消失了,護身符除了可以抵擋攻擊之外,還有一些安神的效用。 顧可彧也沒有過多的反駁,她現在正在氣頭上,說再多也不如她自己想通有用,沒想到在這個圈子裡生活工作了這麼久,司念還是這麼的單純。

看來在原生家庭里也是一個受人寵愛的小公主吧,希望所有人的人都圍著她轉,喜歡和愛護她,要要什麼有什麼。

眼前的司念就像是被搶了心愛玩具的小女孩,又哭又鬧。

顧可彧之前和江映寒上戀愛節目,還有傳緋聞都只是為了幫他脫離之前的醜聞,並不是真心談戀愛,圈子裡很多人其實一眼都能看出來。

他們本來就沒有什麼感情基礎,上節目也是假裝。

經過今天這麼一鬧,顧可彧也開始懷疑司念了,為什麼一個新人演員在圈子裡的資源這麼晚好,優質角色應有盡有,現如今還能空降劇組,這個人表面是個真性情,可是背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這也不知道。

一個女孩子在圈子裡一直都是說一不二,根本沒有委曲求全為了前途忍氣吞聲,好像從來不怕得罪別人。

「我沒有騙你,我和江映寒沒有什麼事情,別誤會。」所以顧可彧還是簡單的解釋了一下,最起碼讓司念先穩住情緒,不要將事情越鬧越大。

可司念聽完這句話,反而像是火上澆油。

「顧可彧,不要撒謊了,你覺得還有必要遮遮掩掩嗎?」

人在氣頭上就是聽不進去勸,顧可彧本來現在是好聲好氣和她解釋,可惜司念什麼都接受不了。

「司念,請你仔細想一想,江映寒之前出了那麼大的事情,整個人都處於風口浪尖上,如果沒有戀愛新聞幫他澄清,怎麼可能洗脫掉身上的枷鎖?」

看樣子,司念根本沒有想到這一層利害關係,她突然愣住,本來剛才還在質問,突然間就不知所措了。

兩個人沉默了好久,司念才開口詢問。

「你說的是真的嗎?沒有騙我吧,意思你和江映寒兩個人根本就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了。」

顧可彧可算是鬆了一口氣,這直腸子的司念非要讓人把事情說透了,才能明白其中的關係,真的是讓人感覺非常無奈。

司念聽完這話表情立馬就變了,和剛才怒氣沖沖的模樣不一樣,整個人喜笑顏開,眉梢都透露著喜悅,剛才眼睛還通紅現在眼底全是開心。

她一把拉起顧可彧的手,像是兩個好朋友重歸於好一般。

「顧可彧,我就知道你不會騙我的,那,我們還是好朋友。」

說完這話感覺好像還是不夠親密,直接摟上了顧可彧的脖子。

「走走走,今天不是說休息嗎,別看劇本了,前面新開了奶茶店請你喝,我們再吃點甜點。」

情緒轉換的如此之快,顧可彧也是沒有想到,司念還真的是一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心裡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從來都不會遮遮掩掩,也不願意顧慮別人的感受,只要自己開心。

兩個人拉著手就要離開拍攝場地,然後就在門口遇到了剛剛拍攝結束的唐黎佳,三個人面對面停住了。

「黎佳,拍完了?我們現在準備出去吃點東西,一起吧,休息休息。」

顧可彧也是好意一起邀請,畢竟之前大家關係都不錯,現在又在一起工作,這也是一種緣分。

可是唐黎佳還沒來得及張口說話,司念卻語出驚人,語氣非常不屑和鄙視。

「誰要和她一起去吃東西,我才不和這種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

顧可彧一下子就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眼睛里充滿了不可思議,直直的看著司念。

剛才她並沒有注意到司念的表情,現在卻發現司念看唐黎佳很是厭惡,彷彿像看待敵人一樣。

今天發生的事情真的是讓人一頭霧水,剛才解釋清楚了自己和江映寒的事情,怎麼現在司念又對唐黎佳這個態度?

三個人原來在一個組裡拍戲的時候關係多好,經常一起吃甜點,那個時候司念還經常說唐黎佳就是她心目中的偶像,演技好身材棒,最重要的是有個性,從來不屈服。

怎麼現如今卻像仇人見面一樣?

難道說唐黎佳也和江映寒有什麼關係,然後司念因此生氣吃醋了嗎?

仔細想想說不太通,唐黎佳並沒有什麼機會接觸江映寒,兩個人根本不認識,更不可能有別的事情發生了。

相對於司念不屑的表情,唐黎佳並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十分平靜。

「我今天就不去了,想回去休息,你們去吧,早點回酒店注意安全。」

唐黎佳說完扭頭就離開了,反而司念好像和她賭氣一般,一把將顧可彧摟過來,像是示威一樣。

「都這個時候了還這麼故作清高,不過是出賣自己活的利益,還真的以為自己是高冷女神啊?」

司念一直都是這樣直來直去,也不怕得罪誰,這話放在剛才她當面說都有可能,就算是唐黎佳剛轉身,司念的聲音那麼大,肯定會聽到。

唐黎佳明顯身形一頓,但是並沒有停下來,直接加快腳步離開了。

顧可彧有點聽不下去了。

「司念,你這樣當著她的面說這話是不是有點不太好啊,太傷人自尊了。」

雖然覺得司念是個直來直去的人,但其實擱在現代社會裡就是口無遮攔,三句話兩句都夾槍帶棒,使人聽了心裡都不好受。

朋友之間說話太傷人心真的很不妥當。

「不過分啊,畢竟我說的都是實話,沒有騙人。」

司念覺得自己有理有據,十分不屑於顧可彧為唐黎佳辯解,索性直接拉著她離開了。

一邊走還一邊說著不能讓唐黎佳今天的出現影響了吃飯的心情。

沒一會兩個人就來到了甜品店,裡面擺放的各式各樣的小甜點,非常有吸引力,讓人目不暇接,一直流口水。

份量小造型獨特,符合少女心,司念看見這些甜點表現得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顧可彧對於這些甜食一般,並沒有那麼期待,況且作為一個女演員保持體重非常重要,肆無忌憚的吃甜食有點遙不可及。 原來這座大廈是湘江炙手可熱的大廈,但後來因為有了董老頭孫子的事情,這裡的房價一落千丈,並沒有多少人願意到這裡來買房子,李天他們上去的時候,就看到很多人忙著搬家,董老頭的孫子中邪,他們害怕這樣的事情也傳染到自己身上,所以一個個的都想要離開這裡。

「看起來這裡的房價跌的厲害呀,整棟樓都在甩賣房子。」李天看著大樓裡面到處貼的小廣告,連物管人員都沒有幾個,大部分人都已經離開了。

「其實整棟大樓除了董老的孫子之外,其他人並沒有出現一些異常,只不過人們的心理問題而已,所以大家都覺得這裡不詳,況且能夠在這裡買得起房子的人,總有個幾億的家產,他們可以選擇在別的地方買房子。」走出電梯之後,大廳里有一種陰冷,秦冰小心翼翼的跟在李天的後面,雙手不自覺的就跨上了李天。

「我們湘江的房子是按照平方尺的,大約就是一平米十平方尺,原本這裡一平方尺13000,現在都已經降到8000了,但是還是賣不出去,那天我過來的時候都聽說7000多都有人賣。」秦冰想要打破這裡的寧靜,所以嘴巴不停的說話,這樣才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存在,說來也奇怪了,上一次進來的時候還沒有那麼陰冷。

在湘江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房子降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一平方尺13000的話,一平方米就是13萬,一百平米的一座房子就是1300萬,跟肥桃縣簡直不能同日而語。

李天一邊走一邊打量整座大樓,這裡還是比較新的,雖然已經有十年的房齡了,但這裡基本上維護的比較好,這裡是富人區,保潔也不敢糊弄他們,所以這邊的情況也不錯,李天的心中有了主意,沒準可以靠著這地方賺一把的。

李天是知道幾年之後的湘江房價的,現在這個價格把這裡買下來,將來翻個五六倍都不成問題,那個時候才是自己賺錢的時候,只是整棟大樓可不小得,想要靠自己的能力把這裡買下來,應該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裡就是董叔家了,剛才我給他打過電話了。」秦冰指著前面的一個門說道,心裡不盡有些發慌,不過當身體接觸到李天的胳膊之後,整個人就安靜下來了,這說來也奇怪了,不過見到李天之後,奇怪的事情發生的多了。

「李先生…」董老頭很明顯比那個時候消瘦了不少,要知道在省城的時候,董老頭可是非常的意氣風發,誰知道這才半個月的時間,整個人就好像老了十歲一樣。

在看看他的這個家裡,簡直就是垃圾堆,各種各樣的東西到處都是,在裡屋的卧室當中,董老頭的瘋子孫子被困住了,頭髮散亂著,胳膊上還有血跡。

屋子裡只有兩個工人,這是董老頭花了天價才過來的,原來家裡的那些工人都不幹了,一來是因為孫子經常打罵人家,二來也是因為這裡有邪物,人家不能為了掙錢把自己的命都搭上。

「看來湘江真的不是想象的那麼好,花幾千萬才能夠買到這種房子,花幾千萬可以在我們那裡蓋一座巨大的別墅了。」李天一句話說出來,董老頭和秦冰差點吐血。

剛才李天在屋子裡轉過來轉過去的,他們還以為李天是在測風水呢,誰知道李天竟然是說了一堆這個。

原本秦冰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董老頭的心裡就有些抵觸,認為李天是個江湖騙子,可後來翡翠一個接一個的開出來,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江湖騙子,恐怕所有的人都會衝上去吧,再加上鄭如燕的事情,秦氏集團高層都是知道的,所以才相信李天,現在聽到李天說這個話,董老頭忽然有一種被坑了的感覺。

「啊嗚…啊…哈…」聽到屋子裡有說話的聲音,董老頭的孫子立馬就來精神了,使勁的動,可惜被困的緊緊的,根本沒辦法動彈,嘴裡就發出一些烏七八糟的聲音,反正秦冰聽了都有些害怕,要不是護身符的話,估計現在早就跑出去了。

看到孫子這個樣子,董老頭不盡老淚縱橫,如果知道是什麼原因,真想拿自己的老命換了孫子的命呀,自己這一輩子活夠了,可孫子才20多歲呀!

「咱們現在開始吧,你把這兩個工人放假,讓他們回家就是了,另外把那一天你孫子的事情詳細的告訴我,不要漏掉一個細節,這對於救他來說很重要。」李天在屋子裡轉悠了一圈,除了發現了一些陰狠之氣,並沒有在屋子裡發現其他的東西。

所以就得知道那天的情況,或許控制的玩意兒並不在這個屋子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