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吼……吼……」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面容徹底扭曲的大塊頭,沒有嘴巴卻還是能夠發出如野獸一般的咆哮聲。

那聲音震得周圍的冰雕連連顫動,甚至就連百丈開外的,一具十多丈高的異獸冰雕也產生了晃動。

下一刻,這大塊頭再次朝著葉恆沖了過來。

由於有著鳳凰印涅槃之力的幫助,此刻葉恆的傷勢可以說是恢復了七七八八。

並且葉恆發現了這大塊頭很懼怕鳳凰火,故而此刻他也是底氣十足,並不會再像先前那般被動。

再次交手了幾下,葉恆抓住了機會,趁機用鳳凰火給那大塊頭來了一擊。

「呼……」

鳳凰火似是嗅到了獵物的氣息,帶著滔天般的熾熱,直接覆蓋住了大塊頭的整體。

「噼啪……噼啪……」

從那團熊熊燃燒著的鳳凰火之中,傳來了陣陣爆裂之聲。

駭人的熱浪,直接是融化了比較靠近的冰雕。

見此之景,葉恆眼角抽搐了一下,有些害怕那些融化開來的冰雕,也會如那這個一樣。

不過令葉恆稍稍放心的是,那些融化開來的冰雕徹底地彌散在空氣之中,並沒有留在原地。

三息之後,那正團鳳凰火之中的爆裂之聲漸漸矮了下去,直至消散。

看樣子應該是結束了。

葉恆目光一凜,隨後視線落在了鳳凰火上面。

下一刻,鳳凰火「唰」地重新回到了葉恆左手掌之上,然後徑直沒入了鳳凰印裡面。

見此之景,葉恆略微地驚奇了一下,隨後視線朝那處地方望去。

此刻那面容扭曲的大塊頭正躺在那裡,不過令葉恆有些驚訝的是,他的面容居然回復如初了。

除了這以外,這大塊頭渾身上下再無一絲的傷勢,皮膚亦是先前那般的膚色。

不會吧,就連鳳凰火都焚燒不掉這傢伙?

葉恆心頭驚駭之情似是浪濤一般,久久不能夠平息下去。

突然,葉恆的視線被那大塊頭腦袋邊的不到一寸長的與蚯蚓一般類似的東西給吸引了過去。

元力灌入到雙眼之中,葉恆一下子看清楚了那東西的真面目。

那是約莫有半寸長的與蚯蚓類似的生物,渾身上下長滿了極其細微的紅毛。

從這蚯蚓樣的紅毛生物身上,葉恆居然感受到了一股與在姜都之中遇到的吞魂老人極為相似的氣息。

葉恆隱隱約約覺得,這紅毛生物或許與那吞魂老人身上的那股詭異的力量有著密切的聯繫。

這是一種沒由來的直覺,不過葉恆卻暗自是在心中留了一個心眼。

就在葉恆的注視之下,那條紅毛生物扭動了一下身子,然後從兩端到內側開始變成焦炭般的黑色。

而當焦黑之色徹底布滿了紅毛生物的身體之時,它便一下子崩碎開來,就如同灰燼一般隨著寒風消失在葉恆視線之中。

「那紅毛生物到底是什麼,還有這傢伙還會不會動了?」

葉恆眼中光芒閃爍,心中不由地閃過了這兩個疑惑。

而就當他的視線,落在了那躺在地面上的大塊頭身上之後。

葉恆眼中的疑惑,隨後便被驚愕給取而代之。

明明一直到剛剛沒有發生什麼變化的大塊頭的身體,在這一刻從腳到頭開始化為灰塵那般彌散開來。

不過兩三息的時間,先前躺在地面上的大塊頭的身體便徹底地從葉恆視線之中消失。

莫非那大塊頭的身體是因為那條類似蚯蚓的紅色生物,才能夠完好無損地保持下來,而且還能夠行動?

就在葉恆思考著這件事情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道清脆的聲音。

「砰……」

有什麼東西掉落在地了。

葉恆下意識地朝著那聲音發出的源頭望去,在他視線的正中央,原先那個大塊頭所躺著的地方,有一顆血紅色的珠子不住地打轉著。

從那顆血紅色的珠子上面,葉恆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肅殺之氣。

就彷彿這顆小小的血紅色的珠子裡面,裝滿了成千上萬人的鮮血一般,給人一股濃重之感,就好像透過這顆珠子能夠看到人間地獄一般。

直覺告訴葉恆,這顆血紅色的珠子絕對不吉利。

可是,這好歹也算是葉恆他辛辛苦苦獲得的東西。

哪怕再不吉利,也要收著,大不了出去之後想辦法換成元晶。

葉恆不由地在心中想到,旋即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個玉盒小心地把這顆血紅色的珠子收了進去。

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這顆血紅色的珠子定然不簡單。

換而言之,這自然也就能夠賣出很高的價錢了。 對於窮的叮噹響的葉恆來說,每一枚元晶的入賬都是顯得極其的重要。

葉恆把那裝有血色珠子的玉盒收回到儲物戒之中,然後抬頭環視四周。

儘管有了一次幾乎半隻腳踏入棺材的遭遇,但是葉恆並沒有放棄打這些被冰封住的武者身上寶物的主意。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而且現在不拼拼,要是等到出了這裡的話,上哪裡還能夠找到如此多的上古遺寶。

雖然說風險很大,但也是值得一拼。

經過了一番細細思考之後,葉恆幾乎是百分之九十九地敢確定,那些被冰封住的武者,會能夠活動就是因為這紅毛生物的存在。

而鳳凰火對於那類似蚯蚓一般的紅毛生物有著天敵一般的剋制,換句話來說,只要葉恆能夠用鳳凰火灼燒掉那紅毛生物,所謂的威脅也就不是威脅了。

正因為如此,葉恆才敢繼續留在這裡。

此刻以葉恆為中心,周圍出現了一大片空白地帶。

這是因為剛剛葉恆與那雙眼通紅的大塊頭交手的時候,無意清掉了那些臨近的冰雕。

故而才會空出了如此大的一片空白地帶。

葉恆目光來回在四周掃視著,尋找適合下手的冰雕。

有些被冰封住的武者手中的武器,一看就知道是殘次品,還有的壓根就只剩下武器柄了。

排除掉那些基本上沒有用的冰雕,葉恆的下手目標,選了三個。

一個是面目清秀的書生模樣的武者,手中握著一柄打開的摺扇,扇子上面居然是一副春宮圖。

看著書生模樣的武者,長得眉清目秀,葉恆還以為是某個正人君子,誰知道……

不過,縱然那扇子被冰封在冰塊之中,上面卻還有淡淡的流光閃爍著。

儘管扇子上的內容有些不敢入目,不過卻依然掩飾不了它的不凡之處。

畢竟,那些樣式誇張,看上去就很厲害的武器,大部分都沒有散發出什麼樣的光芒,由此葉恆很容易就能夠判斷出摺扇的不同尋常。

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葉恆才把這摺扇列為目標之一。

第二個則是一個白花花鬍子的老頭,他手中的那根枯藤拐杖。

那拐杖就好像是由一根比較粗壯的枯藤製作而成,甚至拐杖身還有數多花草紮根在上面。

單單從外觀上來看,剛剛葉恆看到的那幾十個被冰封著的武者手中的武器,恐怕有十數個比其看上去更要珍惜幾分。

那這樣子的話,葉恆又為何要選它呢?

葉恆的目光在這一刻,落在了這枯藤拐杖的半身上。

在那裡,有著幾朵野花紮根在那裡。

而這也正是葉恆選擇這枯藤拐杖的理由。

要知道,普通的野花哪裡會承受的住時間的侵蝕,最多不過百年多的時間就會消散。

眼前的這冰雕,起碼已經有了數千年之久,甚至數萬年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悠久的歲月,這野花居然還如同剛剛綻放的一般鮮艷,由此可以推想得出來,這枯藤拐杖的不凡。

如果說那枯藤拐杖本身並不是什麼稀罕之處,那麼那三朵野花也就絕對尋常之物了。

至於最後的一個,則是一名有著出塵氣質的女子,雪白的長發被冰塊定格在那裡,雙目緊閉,不悲不喜。

從她的臉上,葉恆看不到如其他被冰封住的武者臉上的絕望,可也看不到其他的情感。

就彷彿眼前這冰封起來的女子,是一個經由絕世巧匠打造而成的人偶,渾身上下居然是沒有一絲一毫的瑕疵可言。

葉恆的眼光也算是極其的高了,卻也還是被這名冰封住的女子的容貌給震驚住了片刻。

當然葉恆並不否認這雪白長發的女子很美,不過這與他的選擇毫無一點關係。

葉恆會選擇這名雪白長發的女子,是因為其身前的一隻銀白色的鈴鐺樣的東西。

武者的武器可以說是千奇百怪,如果葉恆就算是見到有人用鈴鐺當作武器也是不會吃驚的。

當然鈴鐺的武器比較罕見,故而葉恆也是略微有些驚奇的。

不過,要僅僅是因為這個緣故的話,葉恆是絕對不會選擇它的。

葉恆選擇這鈴鐺的理由,是因為當葉恆他靠近這句雪白美女的冰雕之時。

葉恆的耳邊,居然回蕩起了絲絲清脆的鈴鐺之聲。

要不是葉恆精神之力施展到了極限的話,定然會直接認為是幻覺。

而現在,很顯然這絕非是什麼幻覺。

不是幻覺的話,那麼就只剩下一個可能性了。

那就是這清脆的聲音,是由那鈴鐺發出來的。

而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這鈴鐺居然還能夠發出如此的聲音。

故而,毫無疑問,那銀白色的鈴鐺,絕對是個稀世珍寶。

儘管葉恆並沒有見識過絕器的威勢,但是直覺告訴他,他選擇的那三個武器的級別恐怕都不在絕器之下。

這是一種沒由來的直覺,不過葉恆卻是堅信著這一點。

下手的目標都挑選好了,緊接著葉恆自然便要開始取寶了。

吸取了之前的那個教訓,葉恆左手攥緊,上面鳳凰火熊熊燃燒著,右手化掌,輕輕地朝著那清秀書生模樣的冰雕拍去。

兩息之後,葉恆的右手掌落在了那冰雕上面。

隨之而來,便回蕩起了陣陣「咔嚓……咔嚓」的崩碎之聲。

只見,視線之中那清秀書生的冰雕從頭到腳開始崩碎。

沒過一會兒,冰封住這清秀書生體表的冰塊全部崩碎開來。

在冰塊全部崩碎的那一刻,淡淡的白氣從其四周升騰而起。

而葉恆亦是在這一刻高度地集中起了精神,左手更是緊緊地攥著,上面鳳凰火的焰光吞吐不定,就彷彿下一刻便能夠從葉恆左手上衝出。

只要這清秀書生如同先前的那雙眼通紅的大塊頭那般,身體稍稍有動作的話,葉恆便會第一時間送上鳳凰火,給他來個火烤大餐。

是威脅就要扼殺在搖籃之中,不然的話真要是如先前那般再次折騰一番的話,葉恆恐怕今天是沒命走出去了。

好在令葉恆略微放心的是,這名清秀書生模樣的武者,身體剛剛暴露在空氣之中的時候,從其雙腳開始便開始如同螢火蟲那般點點消散,並且這消散的勢頭逐漸遍布其全身。

而就當消散的勢頭剛剛爬上了清秀書生的臉龐之時,他先前那一直暗淡無光的眼眸出現了一道神采。

見此,葉恆瞳孔猛然一縮,幾乎是本能欲要把鳳凰火往前一送,把其焚燒掉。

可就在葉恆剛剛要做出那個動作之聲,一道輕柔的聲音傳入了耳中。

「謝謝你了,還有代我向東方家的人問好。」

那道聲音很是輕柔,就好像是在對著某個老友訴說著陳年舊事一般。

聽聞到這道聲音之後,葉恆不由地停止了往前伸出的左手,凝神朝著那望去。

在葉恆的視線之中,那名清秀書生最後對著他露出了一個微笑,隨後化作比起塵埃還有細小的事物一點一點地彌散在空氣之中,最後回歸於天地之間。

儘管葉恆並不知道那名清秀書生的名字,也不知道東方家是哪個勢力,但是他心中卻是不由地冒出了要替這清秀書生完成心愿的想法。

並且,這一想法剛剛從心底冒出之後,便是怎麼也都壓制不住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