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呦,是戒指呀,這麼多鑽石,肯定不便宜吧?」樂爺爺眯著眼睛端詳。

樂奶奶煞有介事的樣子,「中間這顆真亮真大,我看別人手上戴的還沒邊上這幾顆小的大呢。乖橙,多少錢?」

樂果橙伸出三個手指頭。

樂爺爺,「三萬?這麼個小東西?」

樂奶奶打了他一下,「瞧你那點出息,三百萬還差不多。是吧,乖橙?」她現在也是有見識的人啦!

樂果橙一樂,搖了搖手指,「少了個零。」

「啥?」這下樂奶奶也傻眼了,她覺得三百萬已經不少了,怎麼還三千萬呢?她就覺得手上這小玩意燙手了,直接塞樂果橙手上,「你自己拿著吧。」別她給摔了,三千萬啊!

樂爺爺本來還想仔細看看哪裡這麼值錢的,現在一聽三千萬,他頓時什麼心思都沒有了。

樂果橙直接把戒指戴在手上,「爺,奶,好不好看?」

樂爺爺和樂奶奶一齊點頭,「好看!」

孫女手指纖長,又直,戴上鑽戒好看極了!就是太貴了,三千萬,相當於把兩套別墅戴手指上了。

「還又耳墜和手鏈,這個不貴,一件也就幾十萬吧。」樂果橙又把其他的幾個盒子打開給爺奶看,「我現在還得上學,鑽戒就不戴了,戴條手鏈就行。」

「對,對,鑽戒太招搖了,招賊。」樂爺爺十分贊同。

樂奶奶也點頭,「耳墜也戴著吧,我瞧著也就比小攤上賣的亮一點。」不像鑽戒,那麼大的鑽石太打眼了。

一邊說一邊把耳墜給孫女戴上,樹葉造型的,很襯孫女的臉型,「小姜的眼光還真不錯。」樂奶奶毫不吝嗇的誇讚。

雖然花三千萬買個小戒指太浪費,但小姜這麼捨得給孫女花錢,樂奶奶還是很高興的。

樂果橙看了奶奶一眼,噘嘴糾正,「不是他眼光好,這是我自己挑的,是我的眼光好。」

樂奶奶拍了孫女一下,「你這孩子,你挑的怎麼了?還是人家小姜付的錢呢。」

樂果橙撇嘴,這難道就是花錢的是大爺嗎?

正在這時,姜別買的衣服也送到了,樂爺爺和樂奶奶看著放了半間屋子的手提袋,嘴巴張得老大,這是有點多嗎?這是非常多好不好!

等把所有的衣服都拿出來,樂奶奶發現家裡的衣架子不夠用的了,樂爺爺又跑超市去買。把衣服都掛起來,樂果橙房間的衣櫃都撐的滿滿的了。

「小姜這孩子真不錯。」樂奶奶笑得合不攏嘴,「乖橙啊,人家對你這麼好,你可別欺負人家呀!」上哪找這麼好的孫女婿去?

樂果橙不依了,「奶,您不是該擔心他欺負我嗎?」

樂奶奶嗔了孫女一眼,寵溺的說:「你是我養大的,誰欺負得了你?」

樂果橙就捂著臉嘻嘻哈哈的笑,對她奶豎起大拇指,「奶,英明!」能欺負她的人還沒出生呢。

「你呦!」樂奶奶像在老家一樣,照孫女屁股上拍了兩下,「既然小姜對你好,你平時也軟和一些,裝裝樣子,哄一哄他。男人嘛,還是需要哄的。多說些好聽的話,總不會吃虧的。」這可都是她老人家幾十年的寶貴經驗,現在都傳給大孫女了。

樂果橙一邊樂,一邊點頭。

樂奶奶從新衣服里挑出幾件,「我現在給你洗一下,明天一早就能幹了,你帶學校去。臟衣服你願意洗就洗,不願洗就拿回家,反正咱家離得近。」

樂果橙嗯嗯的點頭,還沒開始去上學,她這就惆悵上了。

因為是報到,學校只要求下午四點前到就行了,樂果橙家離學校進,吃完午飯走都不晚。她磨磨蹭蹭,一直到兩點才被樂奶奶催著從家裡出發。

這一回家人沒人去送了,樂爺爺和樂奶奶本來還有些不舍的,被孫女那拖拖拉拉的樣急的,什麼不舍都沒了,就希望她趕緊走,別遲到了。 樂果橙回學校的時候依然選擇打車,其實她是很想開車的,但想想那是一百多萬的寶馬,還是低調點吧。

一進宿舍,其他三人都在,樂果橙來的最晚,「什麼時候到的?」她看向蘇青婉和章甜甜。

蘇青婉,「我是昨天下午到的,她是今天上午到的,樂果橙,你家離得最近,就數你最晚。喏,送你,我們那邊的特產。」扔了一什麼東西給樂果橙。

樂果橙手忙腳亂接住,「給我的?那謝謝了。」

蘇青婉擺手,「一點子好吃的,我媽說得謝謝你軍訓期間的幫忙,要不是你和林麗麗,我和章甜甜的拉練成績肯定不合格了。」

章甜甜也點頭,「要不是你倆,我那天非累暈半道上不可。」想起那天的拉練,她現在還心有餘悸。

林麗麗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沒什麼,一個宿舍的。」她也收到了她們的謝禮,這讓她有些不安,其實她也就伸了一把手,她們還給她帶禮物,她不要,她們就硬塞。

樂果橙眼睛一亮,「這麼說我還能收一份禮物嘍?」她對著章甜甜伸出手,「拿來吧!我知道你是富婆,還挺期待的哈。」

章甜甜沒好氣的斜了她一眼,起身從柜子里翻出個什麼東西,塞樂果橙手裡,「拿去吧。」

「是什麼?」看外面的包裝盒子就覺得價值不菲,而且上面都是英文。

蘇青婉揭穿了謎底,「是口紅,章甜甜媽媽去國外出差帶回來的,我和林麗麗也有。」

樂果橙打開一看,口紅造型很別緻,也小巧,但有二十個顏色,樂果橙很高興,「謝了哈,我也有給你們帶禮物,等著哈,我拿給你們。」

她打開行李箱,拿出三個手提袋,分別遞到她們手裡,「我買首飾,商場給的贈品。」

擔心禮物貴重的蘇青婉一聽是贈品,頓時一點壓力都沒有了,三下五除二就打開了包裝盒,「哇,真好看!樂果橙,謝謝你了!」直接就戴在手上了。

林麗麗卻十分為難,「我——」她們都給她帶禮物,她卻不能禮尚往來,所以她真的不想接受啊!卻又擔心拒絕辜負了大家的心意。

樂果橙不以為然的說:「等你回家的時候給我們帶點特產不就行了?我聽說你們那邊的水果特別好吃。」她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鏈幫她戴手上了,「瞧瞧,是不是很好看?」

烈焰 細細的鏈子妥帖的環繞在手腕上,林麗麗一眼就喜歡上了,也釋然了,「我們山裡的果子不僅甜,而且還有一些市面上不常見的,哦,山棗快熟了,回頭我讓我媽寄一些過來。」每年家裡都收不少,賣不上價,吃又吃不完,正好拿給她們嘗嘗。

「好呀!」三人十分捧場。

林麗麗臉上的笑容也輕鬆了許多,細細打量自己手腕上的手鏈,越看越喜歡。

蘇青婉也是,誇樂果橙眼光好。

唯有章甜甜眼神閃了閃,若她沒有看錯的話,雖然是贈品,但這手鏈的價格也要大幾百了。

注意到章甜甜的異常,樂果橙就知道瞞不過她,對她做了個噓的動作,兩人相視而笑。

樂果橙一點壓力都沒有,她買了三千多萬塊錢的東西,送幾條幾百塊錢的手鏈怎麼了?很正常呀!

很快就有人來通知開班會了,樂果橙就聽到去開門的蘇青婉驚訝的聲音,「怎麼是你?」她才不信她有這麼好心。

豪門通緝令:老婆,換我追你! 「班主任讓我通知的。」是楚齡的聲音。

然後蘇青婉就氣呼呼的回來了,「奇了怪了,通知開會不是該樂果橙你通知嗎?怎麼是楚齡?看到她那得意的嘴臉我就來氣。」通知就通知,陰陽怪氣幹什麼?誰又不欠她什麼。

「樂果橙,咱班主任是誰?沒給你打電話嗎?」蘇青婉問。

樂果橙搖頭,「不知道,我沒接到任何人的電話。」

「輔導員的也沒有嗎?」蘇青婉不死心的追問。

「沒有。」樂果橙繼續搖頭,見她仍皺著眉頭一副想不通的樣子,就說:「也許是班主任路上遇到她順便讓她通知的,行了,別想了,趕緊開會去吧。」她說著率先往外走。

「有可能。」蘇青婉說著,也跟著往外走。走了幾步猛地想起,「不對呀,班主任怎麼會認識她?」她們都不知道班主任是誰呢。

樂果橙和章甜甜已經下了樓,只有林麗麗聽到了,她想了一下,「難道楚齡和班主任有親戚?」

想到這種可能,蘇青婉更心情煩躁了。

本來她對楚齡印象挺好的,全是優秀標兵鬧的,沒得到就沒得到,你哭個什麼勁?蘇青婉就不大能看上她了,後來矛頭直指樂果橙,還把她們宿舍的幾人全都拉下了水,她就很煩這個楚齡了。

就像剛才,她不過是問了一句,楚齡的語氣就那麼差,哼!

班主任是個溫和的中年男人,不僅是她們的班主任,還是中文系的系主任,教他們中國古代文學史這門課。腹有詩書氣自華這句話在他身上充分得到了體現,他的長相只算一般,卻給人一種儒雅溫暖的感覺,他的身上有一種歲月鐫刻的包容。

先是自我介紹,班主任姓項,然後是布置各項任務,「——一會散了會先把書領了,由班上的男同學協助班長楚齡同學做好這件事,還有課表,楚齡同學到我的辦公室拿一下——」

底下的同學們都呆了,班長不是樂果橙嗎?怎麼變成楚齡了?想起剛才是楚齡通知他們開會,難道是換了?啥時換的?怎麼都不知道?其實樂果橙做班長挺好的呀!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樂果橙和楚齡身上。

總裁的危情女人 「項老師,我們班的班長是樂果橙,不是楚齡。」有人嚷了一句。

班主任明顯一怔,「楚齡不是嗎?」那輔導員怎麼給他楚齡的電話號碼?「樂果橙是哪位同學?」

樂果橙大大方方的站了起來,「我是。」

姣好的面容,出眾的氣質,班主任有些意外。等等,樂果橙?她不是,不是那個理科狀元嗎?

更多的同學嚷嚷了起來,「楚齡不是,樂果橙才是。」

「軍訓的時候樂果橙就是班長。」

「對,輔導員選的,說是正式開學再民主選舉。」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班主任就覺得民主選舉四個字發音格外重。

他又是一怔,下意識的朝楚齡看去,只見她臉色通紅,泫然欲泣。眉頭不由皺了皺,「好了,既然這樣,那就一個正班長,一個副班長好了。」心裡卻有些埋怨輔導員太不會辦事了。

散會之後,班主任就匆匆離開了,蘇青婉朝著楚齡的方向輕蔑的看了一眼,小聲的和樂果橙咬耳朵,一副憤憤的語氣,「看吧,我就說這裡頭有貓膩,太不要臉了,她居然想搶你的班長,幸虧沒有得逞。」

樂果橙推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說了,「我要去領書,你去嗎?」

「去!」蘇青婉挽著樂果橙的胳膊,從楚齡身邊經過的時候,頭昂的可高了,剛出了教室她就忍不住的問:「你說她是不是自個跑去跟班主任說她是班長的?」不然班主任怎麼誤會她是班長的?

「應該不是。」樂果橙覺得不是,這太幼稚,也太蠢。她更偏向是班主任弄錯了,至於誰誤導的班主任,呵呵,這還用說嗎?

「我覺得就是,就她那樣的,什麼樣的事干不出來?」蘇青婉翻著白眼,「你呀,就是太佛系了,都被人欺負到頭頂上了。」

她們的聲音雖然不大,但仍是飄進了楚齡的耳朵,她咬著唇,難堪極了。 楚齡覺得委屈極了,又不是她說自己是班長的,是班主任打電話找她的,老師找學生幹活,她能拒絕嗎?憑什麼大家都覺得她做了虧心事?

「那個,楚齡,領書去了。」教室里的人越來越少,李小艾見楚齡仍趴在桌子上,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喊她一聲。

「我不去。」楚齡態度特別差。

李小艾被遷怒,眼圈迅速紅了。

同一宿舍的陳麗娜看不下去了,「心情不好你沖別人使什麼勁?你不是很厲害的嗎?遷怒別人算什麼本事?」

楚齡更加憤怒了,「關你什麼事!陳麗娜,怎麼哪哪都有你?你以為你是誰,我的笑話還輪不到你看。」

「是不關我的事,我路見不平不行嗎?」陳麗娜冷笑,臉上都是嘲諷,「你以為我想看你笑話?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心虛什麼?」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心虛了?」楚齡的眼睛里閃耀著憤怒的火焰。

「心虛沒心虛你自己心裡明白。」陳麗娜翻了個白眼,「班主任不是選你當班長了嗎?你要是不心虛你在這幹嗎?人家樂果橙已經為班級服務去了。」

「去就去!我還怕你不成?」楚齡狠狠瞪了陳麗娜一眼,氣哼哼的往外跑。

是班主任指名讓她當班長的,她憑什麼要心虛?楚齡昂首挺胸去領書了,走到半路上,一想,樂果橙已經去了,她再過去——她拉不下這個臉,也不想看到樂果橙。

哼,她才不要去幫忙領書呢,那麼累,她還是去拿課表吧。楚齡立刻改變了方向。

在她身後,陳麗娜看著她的背影徐徐冷笑。

領好了書,抄了課表,大學生活就算正式開始了。

中文系大一的課還是很多的,並沒有之前憧憬的那樣進了大學就能玩了,每一天的課都排的滿滿的,還得交作業。

上了兩天課,新鮮勁沒了,只剩下哀嚎了。

「這和我想象中的大學生活完全不一樣,我覺得我是上了假大學。」蘇青婉盤腿坐在床上。

章甜甜看了她一眼,「你想象的大學生活是什麼樣子?一天上兩節課?或是上一上午,休息一下午?」

「對,我就是這樣想的。」蘇青婉居然很無恥的點頭了,因為高中三年她爸媽都是這樣鼓勵她的:辛苦三年,等上了大學就好了。再堅持一下,等進了大學就輕鬆了。

特么的她上了大學一天六節課,一點也不輕鬆啊!

章甜甜跟看傻子似的,「蘇青婉,你怎麼比我還天真呢?」一天兩節課,能學個毛線?培養個屁的人才。

樂果橙轉過身,「你想到也沒錯,等到了大四,你的美好願望就實現了,別說一天兩節課,哈,你不來學校都行,因為要實習了嘛。」

蘇青婉先是眼睛一亮,隨後嘴角就耷拉下來了,「還要再辛苦三年。」

「和高中比,已經很好了,你知足吧。」至少大學不用上早自習,晚上的晚自習也不是強制的,你想上就上,不想上就在宿舍呆著。作業也很少,除了上交的,課外的基本沒有。中文系的課外作業又多是看書,就算你沒看,老師也不知道啊!

上了一個多星期的課,樂果橙覺得還挺有意思的,課程有意思,老師也有意思,教古文選的老頭說話可幽默了,罵人從來都不帶髒字,還從不重樣。而且還十分燒腦,你要是笨點,都聽不出了他是罵你,還以為誇你呢。

樂果橙覺得,她要是把中文系的功課學好了,就能坑人於無形了。她每天都勤快的佔位上課,學習的勁頭可大了。和她走的近的都被她帶動了,連時常抱怨的蘇青婉和漫不經心的章甜甜都認真了許多。

這一天下課,樂果橙從大教室里出來,剛走到小花園,就被一個男生攔住了,「樂果橙,你好,我是計算機系大二的彭輝。」說完這句話他的臉就紅的如燃燒的火,眼神遊移著,都不敢看樂果橙的眼睛。

「能不能,能不能,留個,手機號碼?」結結巴巴的,總算是把話說完了。

要手機號碼?哦,她這應該是被人追求了。樂果橙有些哭笑不得,以前吧,她特別希望有男生表白她,但她的成績太好了,初中高中的小男生都是膽小鬼,除了宋明睿就沒有其他人了。

現在她都有男朋友了,想要追求她的男生卻前仆後繼,這才是開學第二周,她已經遇到四個問她要手機號的男生了。

「樂果橙,給呀!」蘇青婉推了推明顯走神的樂果橙。

呃?什麼情況?再看章甜甜和林麗麗,也是一副激動慫恿的表情,恨不得能替她答應。

「彭輝是計算機系的鬼才,才大二,設計的程序老師都解不開,而且人還長得那麼帥。」章甜甜小聲的在她耳邊說,「快答應呀!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計算機鬼才?那豈不就是未來的IT大佬?樂果橙抬眼看去,沒看出來。就是覺得這男生挺靦腆的,不過帥倒是真的,稱得上是花樣美男了。

這麼好看的男孩子!樂果橙興奮,又糾結。就算不能成為男女朋友,多看看也賞心悅目。可是她有男朋友了,姜別要是知道她發展了個帥氣的男的朋友,一定會掐死她的。

就像美食擺在眼前卻不能吃,是一樣一樣的,樂果橙可憋屈了。

「我們就不留著礙眼了,樂果橙你把握住機會呦,嘻嘻。」章甜甜三人笑嘻嘻的跑了。

樂果橙深吸一口氣,看一眼,好看,再看一眼,小奶狗。她使勁別開視線,怕自己沉迷美色做出錯誤的決定。

「那什麼,彭輝師兄是吧?感謝你的青睞,不過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抱歉啊!」樂果橙捂著自己的胸口,覺得可痛可痛了。

再看一眼吧,看一眼少一眼。

哎呦喂,美男失落的表情好讓人心疼啊,好像拂開他緊鎖的眉頭呀!

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看了。再看她就忍不住要改變主意了。 「怎麼樣?怎麼樣?要到了沒有?」見樂果橙離開了,躲在一旁的彭輝的室友們都竄了出來。

彭輝搖頭,「沒有。」雖然知道被拒絕的可能性大,但他仍是忍不住情緒低落,樂果橙是他見過的最好看的女孩子了,美麗,清純,溫暖,愛笑,符合他心目中對另一半的所有幻想。在室友們的慫恿下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來告白的。

「她說她有男朋友了。」

室友面面相覷,開始七嘴八舌的安慰彭輝,「天涯何處無芳草,沒事,今年中文系和外語系有好多漂亮的小師妹,咱再繼續找,保證今年讓你脫單。」

彭輝是他們宿舍最小的,成績卻是最好的,人長得好看,又單純,所以大家都忍不住把他當弟弟護著。

「對,對,像中文系的楚齡,章甜甜,徐夢欣,還有外文系的趙薇薇,也不比樂果橙差嘛。」

「謝謝!」彭輝知道室友是好意,卻他仍是不開心,其他的女孩子怎麼比得上樂果橙?誰都沒有樂果橙笑得好看,就像擁抱了一整個春天。

室友們見狀又對視了一眼,這是什麼情況?這孩子一頭栽進去了?早知道他們就不慫恿他來要電話號碼了。

「輝呀,別灰心,她說有男朋友,也許是借口呢?沒事,咱還有機會。」

「就算有男朋友,誰又能保證走到最後,只要鋤頭揮得勤,就沒有撬不動的牆角。」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輝呀,咱們都支持你。」

彭輝眼睛一亮,隨即又黯淡了下來。她既然這樣說,那就是沒看上他,他再死纏爛打,不是更讓她討厭嗎?一想到樂果橙那雙漂亮的眼睛盛滿厭惡的鄙視,他心裡就更難受了。

「算了,以後再說吧。」彭輝搖搖頭,他不想讓樂果橙討厭他。

「好,聽你的。」宿舍里的老大攔下了其他人,上前攬住彭輝的肩膀,「昨天老師讓設計的那個程序,我還有些不懂,走,你幫我看一看。」

其他人一看,紛紛附和,「還有我,我也遇到了一點小問題。」

一行人去了機房。

樂果橙回到宿舍,三雙八卦的眼睛炯炯的望著她,「這麼快就回來了?」那可是計算機系的小王子,怎麼不多約會一會?

「一群沒義氣的傢伙。」樂果橙點著她們,還記恨她們把她一個人扔下的事呢。

「我們也是為你好,人家男生向你告白,我們當然要識趣的躲開。」

「對,我們才不當電燈泡呢。你該感謝我們才對。」

「怎麼樣,小王子都和你說了什麼?我瞧著他挺靦腆的,哎呦喂,我最喜歡這樣的小奶狗了。不過誰讓咱們是姐妹呢,我是不會和你搶的。」章甜甜無比陶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