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呵呵……真的假的啊,我的話這麼有作用啊。」上官雲開玩笑的看著我說著。

我微微的點了點頭:「嗯,是啊。真的很有作用。」

「這話太曖昧了,不行,不行……要是被我老婆聽到了,她又要吃醋了。」上官雲這話帶著玩笑的語氣對我說著。

————————————————————————————————————

ps:今天更新到這裡結束,明天繼續更新!

2011年9月3日 ?「這話太曖昧了,不行,不行……要是被我老婆聽到了,她又要吃醋了。」上官雲這話帶著玩笑的語氣對我說著。

我聽了,忍不住的笑了:「撲嘖……我想,你老婆沒這麼小氣。」

「哈哈……玩笑,玩笑。」上官雲哈哈大笑著。

「阿雲,你可真厲害啊。這樣就把宣宣給逗笑了。」鄭思天淡笑著。

是啊,我笑了。

我這是從心底笑出來的。

不帶一點點的偽裝。

「其實……你跟吳天昊有太多的相似,只是,你們唯一不同的就是,你的身上多了一份溫柔體貼,他的身上多了一份冷冰與深情,霸氣,同時在你們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我淡笑著。

這是我的感覺。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深情?」上官雲又是帶著玩意。

「如果不深情,哪來的溫柔體貼呢?我相信你能明白我的話,能明白我的意思的。」我笑著沒有解釋。

他這麼聰明的人。

怎麼能不了解不明白我這樣的話呢?

「哈哈,宛芝,我發現,你真的很聰明,也是一個很特別的女生,若我沒有我老婆的話,我想,我一定也會跟吳天昊一樣,深深的愛上你的。」上官雲這話似乎理玩笑的話,又似乎不是玩笑的話。

聽著他這話的時候。

我一震。

「呃,你別亂開玩笑了,我男朋友還在身邊呢,會吃醋的啦。」我試圖將這話題化得輕鬆一點。

上官雲帶著懷疑的眼神看了一眼鄭思天。

嘴角微微上揚:「呵呵……他這是假男朋友吧,我相信,他不會吃醋的。」

「你們啊,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時間不早了,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吧。」鄭思天淡淡的笑了笑。

「好,行,一起吃飯,我們再一起討論怎麼對付這些酒吧ktv。」上官雲點點頭。

「嗯,而且,我們必須還要暗中的進行,讓他來個措手不及。」我笑著提著意見。 ?「嗯,而且,我們必須還要暗中的進行,讓他來個措手不及。」我笑著提著意見。

「很好。上回,他們來砸場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沒想到,你的身上也有那玫份霸氣。」上官雲一副配服的看著我。

我無力的苦笑著:「那一份霸氣是吳天昊的,不是我的。」

上官雲聽我這麼一說。

似乎有些聽不明白了。

我沒有解釋:「我們先去吃飯。」

「好,你們先去,我接我老婆去。」上官雲說完后就走了。

我們也叫齊人一起去吃飯。

很快,人來齊了。

宣宣一看到我。

一副配服的看著我:「宛芝,你好能幹啊。」

我被宣宣這一句「你好能幹啊」說的有些莫明其妙。

一臉疑惑的看著宣宣:「啊?什麼意思啊?」

「那天明明帶著人來砸場子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好厲害啊,而且,上官雲也說了,你最近是越來越厲害了,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一般女人基本上沒有的霸氣。他說他配服你呢。」宣宣一副崇拜的看著我。

說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們笑了笑:「你們誇張了,你別聽上官雲亂說話。沒有的事情。」

「你就別謙虛了啦,我是說真的啦,能被上官雲配服的人,只有你一個。真的。」宣宣一副認真的樣子看著我。

聽了宣宣的話后。

我的心裡有些激動。

看了看上官雲。

上官雲沖著我點了點頭。

「上官雲,有你的這些放,真的讓我增加了很多的力量與信心,真沒想到,能被你這樣的人配服,我真的不知道要用什麼言語來表達與形容我的內心!」我一臉激動。

「嘿嘿……說真的,被他配服的人啊,還真的少,我第一次從他的嘴裡說出配服人的話,你真的很厲害。」宣宣笑看著我。

我也笑看著宣宣。

但,我沒有說話。 ?但,我沒有說話。

「如果,有一點,我也像你這樣能幹就好了。」宣宣一臉羨慕的看著我。

「別,別……我有什麼好的,如果我有吳天昊的話,我也不會逼著自己去做那些事情,有男朋友羨愛著,一切有男朋友為你做好,還不好嗎?」我一臉真誠的看著宣宣。

宣宣淡淡的笑了笑:「呵呵……也是。」

「放心,我會永遠保護你,讓你做一個快樂的天使。」上官雲一臉深情溫柔的看著宣宣說著。

對於他們的深情,我此時只能羨慕。

在心底,默默的念著:「吳天昊,來生,生生,我一定不會再跟你分開了,來生,你一定不許再這樣丟棄我了,好嗎?」

「吃飯吧。我餓了。」宣宣一副調皮的樣子看著上官雲笑了笑。

有愛,就有歡聲笑語與幸福甜蜜。

「我們要一家一家的打擊……首先,我們從這一家打擊開始。」上官雲指著一家酒吧的名字對我們說著。

「嗯!那我們要怎麼打擊呢?」我不明白的看著上官雲。

「放心,我會讓人去鬧,多鬧幾次的話,我想,就沒人願意去了,他們就得關門,到時,我讓我朋友去收購。」看來,上官雲一臉信心的看著我們說著。

看來,上官雲已經計較好了。

「嗯,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可是,鬧了,萬一被打出來怎麼辦?就像是我們的酒吧一樣。」我有些擔心。

「放心,我們只是去鬧,誰敢去那家,我就讓誰吃不了兜著走。」上官雲一臉冰冷。

「呃……這樣子的話,會不會太陰森了?」宣宣一副緊鎖著雙眉看著上官雲問著。

上官雲緊緊的抓著宣宣的手:「放心吧,老婆,他們比我們更陰你知道不?如果不是他們先惹我的話,我也不會去搞他們。這是他們自作孽,不可活啊。」

「就是啊,雖然,我們這樣搞他們,我們有些不厚道,可是,這都是他們自找的。」我也附合著上官雲說著。 ?「就是啊,雖然,我們這樣搞他們,我們有些不厚道,可是,這都是他們自找的。」我也附合著上官雲說著。

「是啊,真沒見過這樣的人。也不能怪我們了。」宣宣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是的,如果,我們不搞他們的話,那麼,他們就會搞我們……所以,不是他死,就是我們亡。」鄭思天附合著。

「是啊。」我微微的點了點頭。

「不過,我還是想說,宣宣的安全最重要,我怕他們會抓走宣宣來威脅你。」我看著上官雲說著。

我還是擔心宣宣的安全。

明明這種人。

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的。

所以,我怎麼能不擔心呢?

「放心,我會沒事的,而且,我相信,他們也不敢對我怎麼樣的。」宣宣一臉信心。

不知道她是真的自信,還是安慰我的。

「放心,宣宣的事情,我們會保護好的,你就先好好管好你自己吧。」鄭思天一副心疼的看著我說著。

「是啊,你的肚子越來越大了,你現在休息的時間也要越來越多,以後啊,我看你就安心的在家裡養胎好了。反正我已經給你請了保姆了,你有什麼需要的話,直接吩咐保姆去做。」胡云海也看著我笑著說。

「沒事,才四個月大呢,有什麼的。」我笑著。

「現在都是夏天的尾巴了,這種換季的天氣最容易生病了,你可要小心知道嗎?」鄭思天又安慰著我。

「宛芝啊,看著你這挺著個大肚子的,我突然的有些羨慕了。」宣宣一臉羨慕的看著我。

我笑著:「那你也可以啊。」

「老婆,晚上回去,我們也生好了。」上官雲忙一副曖昧的看著宣宣。

結果,宣宣很不客氣的丟給了上官雲一個白眼:「你害臊不害臊啊?」

「有什麼好害臊的?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常人都懂的。」上官雲很不以為然。 ?「有什麼好害臊的?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常人都懂的。」上官雲很不以為然。

「是的,是的,沒什麼的,看我,還挺著個大肚子。」我指了指我的肚子。

我這麼一說,結果,大家都笑了。

氣氛頓時讓我感覺溫和起來了。

「宛芝啊,我現在預訂……」宣宣的雙眼緊盯著我的肚子看著。

「嗯?預訂什麼?」我不明白的看著宣宣問著。

「當你肚子里寶寶的乾媽。怎麼樣?」宣宣一臉認真的看著我。

「呃,真的假的啊,你真的要做我肚子里寶寶的乾媽嗎?」我一臉興奮。

宣宣重重的點了點頭:「嗯,是的。」

「好呀!我的寶寶有這麼多的乾爸,還有乾媽,一定會幸福的。謝謝你們。」我一想到以後寶寶有這麼多的人疼愛著的時候。

我的心裡就替我的寶寶開心。

「那就這麼說好了……我就是以後寶寶的乾媽了。」宣宣笑看著我。

我點點頭:「嗯,嗯,那你以後可要對我寶寶好一點,多給一點關愛哦。」

「那是必須的。」宣宣笑著。

上官雲聽了我們的話后。

一副無奈的樣子看著我們:「那麼,以後我不就是孩子的乾爸啦?」

「嘿嘿……那是必須的,宣宣是乾媽,你就必須是乾爸,我的寶寶很幸福啊,好多的乾爸,還有一個這麼好的乾媽。」我笑著,幸福的笑著。

為寶寶而幸福著。

「你啊!現在真的是只為肚子里的孩子而活了。」鄭思天一副心生疼的看著我笑著。

我只是淡笑。

是的,現在,我就是為了我肚子里的寶寶而活了。

飯局結束后,回家又是冷清。

每天晚上,我都會等著小冰回來才睡覺。

一個人睡覺,始終讓我的心有些寂寞。

小冰回來,保姆劉媽給我們做了夜宵。

吃完夜宵后我們才去睡覺。 ?吃完了夜宵,小冰就開始抱怨了:「唉,討厭死了,每天晚上吃夜宵,我又胖了。」

我無力的笑著:「我還越來越瘦了呢,瘦的身上都沒有肉了,你分點我好了。」

「你還取笑我啊,真是討厭!去睡覺了!」小冰說完后就要走了。

走之前,又對劉媽說:「劉媽,明天晚上夜宵不要煮我的分。」

「你別聽她說,你要不煮她的份,她估計又要搶我們的了。」胡云海很不客氣的對劉媽說著。

劉媽淡笑著。

劉媽的人挺好的。

而且,我們對她也挺好。

他們給的工資也是比一般的保姆高一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