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呵呵,公平?你覺得『問天門』當中,會有絕對的公平嗎?」葉問笑呵呵的反問道。

聽到葉問的話語之後,在場的眾人,一下子就沉默了起來,畢竟在場的眾人也都知道,『問天門』的裡面,其實沒有絕對公平可言的,也就是說,『問天門』的裡面,競爭那可是無處不在的啊!

因此,在場的眾人,也只好無言以對了。(未完待續……) 最近香江媒體正大肆報道三件事。

一件事是,香江老牌豪族黃家一夜之間垮掉了。一些膽子大見機早(賭性大)的股民,在股市上吃的溝滿谷滿。讓小市民羨慕的直流口水,各處都傳出,某某某一夜暴富,某某某一夜傾家蕩產的小道新聞。

讓沒喝到湯的市民們都躁動不已,不理性的投機行為越來越多。跳樓的也越來越多。就此引發的社會問題,讓當政者頭疼不已。至於黃家勾連社團,知法犯法,額..香江市民已經見怪不怪了。

第二件事就是,香江警隊第三個超級警察誕生。「千億神探」陳大華。為毛叫「千億」,是因為他的功勞。

他偵破的假鈔案,直接挽回了歐洲各國政府千億價值的損失,也因為他的破案,使家產超千億的黃家垮台了。在香江,「錢」這東西最吸引人,所以給他安了一個「千億」名頭。

至於其他小道消息,比如聽說,因為功勞太大,警隊還把其手下案子分出去一部分。又比如,英國人準備要給他授勛。等等破天荒的榮譽,香江市民們就不怎麼關心了。

市民不關心,可警隊內部卻吵翻了天。陳大華現在在警隊名聲遠播,不出意外,授勛過後,他將成為警隊最年輕的警司。以30出頭的年紀進入憲委級別。這讓各個警署,有能力當超級警察的年輕警員,羨慕嫉妒恨都紅了眼。

別的不說,他這一紅,到幫了另一個人大忙了。誰?額..就是陳家駒。

西環警署現在如熱鍋上的螞蟻。想借著陳大華的爭議提拔,給自家超級警察也爭個職級。可是,這檔口,他們的超級警察竟然私自離隊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你說氣人不氣人。

不過,對陳家駒的嚴厲處罰也只能按下了。不能別的超級警察都升級,自家的超級警察被開除吧~!這就給了陳家駒再回警隊的機會。說的遠了,話再說回來。

第三件事,就是目前炒作的沸沸揚揚的「香江賭王大賽」。由濠江賭業承辦,在香江東邊公海之上,半個月後將舉辦一場本世紀最大的賭王大賽。賽會獎金也破天荒的高達1000萬美金。

屆時,以賭神高進為首的各大賭術高手,也都將參加比賽。這個消息直接引爆了香江社會,也引爆了賭徒們「雄心壯志」。比賽還沒開始,過海到濠江的船日夜不停,拉著賭客們去濠江賭場練身手,為比賽做準備。濠江賭業賺的是盆滿缽滿。

總之一句話,這一年,香江浮躁,瘋狂,歇斯底里。額…內地也一樣。

李國傑又陪著李文琪來看電影。最近他不在香江,二人見面間隔時間有點長。好不容易發展起來的上壘攻勢也一下夭折。李國傑只好再來一次。

「文琪,最近你家裡人提過我沒有?」李國傑低聲問道。

「哼~!提你幹什麼?」

「額..就沒人念叨一下我的好?」

「噗~!」李文琪被李國傑的厚臉皮打敗。

「做夢去吧~!沒罵死你就不錯了!」

「我不信,起碼小妹肯定想我!」李國傑篤定道。

「呵呵….」李文琪被逗笑。「對呀~!小妹都好久沒收到禮物了,簡直恨死大哥了~!」想到妹妹文蕊幽怨的小眼睛,李文琪忍不住笑出聲。

「呵呵呵…那好辦,就今晚,你幫我給她帶一份禮物回去!」李國傑賠笑試探道。

「…..」

李文琪沉默,她心裡已經原諒李國傑了。香江大富豪,有一個算一個,哪一個明裡暗裡不是幾房幾太。更何況,李國傑還是她看著成長起來的,起碼她「知根知底」。再說,李國傑對她真心不薄,感情也算真摯。可是,他的家人可沒這麼容易再接受李國傑。

見李文琪沉默,李國傑也就不再說話。

電影散場,李國傑攏著李文琪往外走。

「哎呀~!」

突然一個女子從他們身邊擠過。手中的雪糕筒直接糊了李文琪半身。

「對不起、對不起~!」女子慌忙道歉。女子帶著一個大墨鏡,身條順溜,膚色潔白。

「沒關係~!」李文琪不是小肚雞腸之人,而且,散場本就人擠人,她也沒多想。

李國傑卻無語了。這不是方靈清嗎!她能認不出我來?這姑娘又鬧哪一出啊?神經病又犯了?

今晚的電影,是方靈清的新片子。還沒大範圍公映,在試水。方靈清跑過來觀看,想看看觀眾的反應。哪曉得,就看到了李國傑陪著女朋友看電影的糟心一幕。

方靈清性子乾脆單純。我不爽,你也別想爽!於是,一個惡作劇想法,冒出腦海。大墨鏡一戴,舉著甜筒守在門口,就等著散場。功夫不負有心人,甜筒一點沒浪費,全糊在了李文琪身上。

「哎呀~我給你擦擦~!」

方靈清舉著髒兮兮的抹布,就要往李文琪身上抹。

「哎~!」李國傑一把抓住其手腕。

「不認識我了?」眼神有些嚴肅。

「你凶我~!」

見李國傑語氣不善,方靈清心頭怒氣,本姑娘為啥這樣,你心裡沒譜嗎?一把扯掉墨鏡,瞪著李國傑就吼,眼淚眼看著就要往下掉。

「啊…方靈清~!」李文琪驚喜道。

她可是方靈清的影迷。自從辭工以後,整天心思糾結,無所事事。每天就靠看方靈清電影打發時間了。可以說,這段難熬的心路歷程,全靠方靈清的熒幕形象撐過來的。

「額…」

見李文琪欣喜異常,一臉崇拜看著自己。方靈清有些懵。一些手段再也使不出來。說道底她還是一個善良的姑娘。

「給我簽個名~!」李文琪四處翻找,李國傑也不能倖免。

「額…哎呀~摸哪了?這不是筆~!」

「討厭~!」

四周一些人也漸漸發現了方靈清,眼看就要變成現場簽名會。李國傑一拉李文琪和方靈清快速離開。

方靈清見李國傑當著正牌的面牽住她的手,心中一喜,於是偏過頭,朝著李文琪眨眨眼。這時,李文琪還在興奮中,她的心眼算是白使了。

不管李國傑怎麼雞毛鴨血,與此同時,香江北區,馬頭嶺山腳下一棟民居內。一個小小的賭局正在展開。 看到這一個情況之後,葉問也只好繼續開口說道:「呵呵,你們也不要覺得我的做法,對地球的『問天門』弟子不公平,要知道,我把你們帶到這裡來的主要目的,那就是充當先頭部隊的啊!」

「也就是說,你們的成就越高,那麼地球的『問天門』弟子們,他們受到的庇護也就越多,因為不管怎麼樣,你們可都是『問天門』的高層啊!而這一點,正是你們的優勢,同時也是地球一脈的優勢啊!」

「老大,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我一定不會讓地球一脈失望的。<-》」聽到葉問的殷切希望之後,刀疤立刻保證的說道。

「是啊!老大,我們也一定會加油修鍊的,絕對不會給地球一脈丟臉的。」隨後,在場的弟子們也異口同聲的說道。

「嗯嗯,你們有這麼多的修鍊資源培養,要是還被天藍星一脈比下去的話,我都替你們害臊啊!」看到在場的眾人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良苦用心,葉問頓時就開玩笑的說道。

「呵呵,老大,您這麼看重我們,我們怎麼可能讓您失望呢?你就瞧好了,這一次選拔弟子,我們一定會嚴格把關的。」看到氣氛一下子就活躍了起來,於是刀疤就帶頭打包票的說道。

「是啊!是啊!我們也一定會嚴格把關的!」與此同時,周圍的弟子們,也一同附和的說道。

「行!有你們這一句話,我也就放心了,現在你們都去陰陽帝國招收有資質的弟子吧!記住了。出門在外。一定要把『問天門』的門派腰牌以及門派衣服帶上哦!這樣的話。天藍星上面的修士就不敢胡亂對你們出手了。」

「因為你們是『問天門』的弟子,而『問天門』是我創建的,所以,你們在外面行走的時候,切不可墮了我的威名哦!」

「最後一點,你們去陰陽帝國的時候,也順便把我的意見告訴陰陽帝國的國君,讓他把陰陽帝國的名稱改為『大中華帝國』吧!如果他不聽你們意見的話。那麼你們就換一個聽話的國君就好了,這一點,你們就不用通知我了。「

「同時,你們也要把我剛才所說的話傳達下去,都明白了嗎?」葉問最後吩咐道。

「老大,我們都明白了!」在場的弟子不約而同的應道。

「好!既然你們都明白了,那麼你們都下去忙吧!」看到在場的人,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於是葉問揮了揮手,就讓在場的弟子們都散去了。

同時。葉問當場就煉製了二十多枚能夠測試靈根的靈球,並且親手交給了在場的眾人。接著,葉問就讓刀疤他們就先行告退了。

不過,葉問的家人們卻沒有離開,因為葉問還有一些話要跟家人們交待的,要知道,現在的天藍星可不比地球啊!

在地球,葉問的家人們可以隨便的出去走一走,但是在天藍星,因為大戰馬上就要降臨了,所以一些『牛鬼蛇神』也慢慢的都冒了出來,所以,家人們出去行走的時候,肯定會發生一些意外的。

因此,為了讓家人們的生命安全,能夠得到更好的保證,所以葉問留下家人們的目的,自然就是要贈送一些防禦型寶物給家人們了。

不過,寶物再厲害,也只能抵擋一時的進攻,所以葉問還是希望家人們能夠留在山門之中,但這只是葉問的期望罷了,畢竟家人們的人身自由,葉問並不想限制太多。

因為葉問要是那樣做的話,那可不是為了家人們好,反而是讓家人們陷入到了親情的包袱之中,所以葉問能做的,就是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多給家人們一些防禦型的寶物,這樣的話,葉問也就能安心不少了。

把自己的想法跟家人們都說了一遍之後,葉問就從空間裡面拿出了數十道防禦性的符咒,並且親手交給了家人們,說這些符咒能夠抵抗『渡劫期』高手的全力一擊,讓家人們好生的使用。

當然了,除了這一些符咒之外,葉問還交給了家人們數十道能夠發出求救信號的玉符,也就是說,只要家人們不離開山門太遠的話,那麼葉問就能夠感應到家人們所發出的求救信號,從而進行救援。

而葉問這麼盡心的為家人們的安全著想,可見家人們的份量在葉問的心中是無比重要的。

其實,葉問本來想讓龍飄負責信仰傳播方面工作的,但是卻因為人手不夠,所以葉問也就沒有提及這一個問題了。

不過,龍飄主修的是信仰之力,所以經過葉問的勸說之後,龍飄就被葉問收入到了空間之中。

而葉問這樣做的目的有兩個,第一個目的,當然就是為了提高龍飄的實力了;而第二個目的,當然就是讓龍飄負責空間裡面動物們的信仰傳播工作了,至於變形金剛戰士的信仰傳播工作,也一同被龍飄納入到了其工作範圍之內。

接著,吩咐完了這一些事情之後,葉問就傳入到了山門當中的一間小閣樓裡面,並且開始靜心的修鍊了起來。

也許有人就會問,葉問為什麼不傳入到空間當中修鍊呢?要知道,空間裡面的靈氣濃度可比天藍星上面的靈氣濃度高許多的啊!

假如你這麼認為的話,那麼葉問就會笑著對你說道:「呵呵,再過三天,待我把與『萬寶樓』交易的靈植,全部都收入到了空間之後,我自然就會閉關將近半年時間的。」

「而在這等待的三天裡面,我自然就要為弟子們的安全『保航護駕』了,誰讓我從地球帶過來的『問天門』弟子,只有區區的二十多人呢!」

由此可見,弟子們的離去,葉問一直都在默默的關注著呢!

此時,在葉問的指示之下,刀疤他們都一起下山了。

而在路上的時候,刀疤他們就自動的兩兩分配,剛,和刀疤他們下山的一共有20名『問天門』的弟子,並且兩名弟子一組,一共組成了十個小組,至於葉問的家人們則沒有跟隨刀疤他們一起下山。(未完待續。。) 畢竟,葉問的思想工作可不是白做的,所以家人們經過慎重的考慮之後,就決定留在山門之中,教導等下要進入山門修鍊的弟子了。

而這一次變形金剛族群的入侵如果平安渡過去的話,那麼家人們才會考慮外出的事情,由此可見,對於葉問所說的話,家人們還是非常重視的。

「莫斯李,沒想到,我們還有一天會來到天藍星之中,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啊!」飛行在空中的龍傲天,有一些感嘆的說道。

「呵呵,這有什麼好感嘆的啊!反正跟著葉門主,以後這樣的情況還會發生的!因此,要我看的話,我們還是把門主交待的任務盡心的完成才好啊!」作為龍傲天的老搭檔,莫斯李馬上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嗯嗯,說的有道理,那我們該從哪裡開始入手呢?」龍傲天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的說道。

「你看,我覺得前面的那一個小山村不錯,不如我們就從那一座小山村開始吧!」莫斯利建議的說道。

「行!」聽到莫斯利的話語之後,龍傲天也簡潔明了的回應道。

接著,有了目標之後的龍傲天和莫斯李兩人,一下子就降落到了這一個人口不足千人的小山村。

要知道,這一個小山村雖然人口不足一千人,但是這一個小山村裡面的村民,身體素質卻非常的強壯,畢竟天藍星的靈氣濃度可不低啊!

而且,這一個小山村當中,還有三位修為達到鍊氣期的村民,因此。當龍傲天和莫斯李兩人騰雲駕霧降落到小山村最中央的時候,這三位鍊氣期的村民,馬上就以很快的速度來到了龍傲天和莫斯李的面前。

並且還用無比恭敬的聲音說道:「二位仙師,歡迎你們來到了『杏花村』。」

「呵呵,不用客氣。快快請起!我們都是『問天門』的弟子,此次前來,主要是招收有資質的村民,入仙門修鍊的。」看到這三人馬上就要下跪的動作,於是莫斯李立刻就動用真元托起了這三名鍊氣期的村民,然後面含微笑的說道。

「仙師。冒昧的問一句,你們是不是從原來的陰陽門駐地上面下來的啊?」其中一名鍊氣期的弟子,疑惑的問道。

「不錯,有什麼問題嗎?」莫斯李肯定的回答道。

「仙師,我等也是情非得已啊。還請仙師恕罪!」聽聞莫斯李他們,真的是從原來陰陽門駐地上面下來的仙師,這三名練氣期的弟子立刻就誠惶誠恐的說道。

要知道,天藍星這一段時間發生了許多事情,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許多帝國都開始忙著運送人口躲避戰爭的事情了,但唯獨陰陽帝國,卻毫無動靜。如是,這三名練氣期的弟子,近一段時間正準備帶著家眷逃離陰陽帝國呢!

因此。當得知這兩位仙師是從原陰陽門駐地上面下來的時候,這三名練氣期的弟子還以為自己的小打算被發現了呢!所以,這三名練氣期的弟子對待龍傲天他們的態度,自然就誠惶誠恐了。

「不用害怕,你們有何事,還請明說。我們不會怪罪於你們的。」看到這三名練氣期村民的表情,一下子就轉為了驚恐。於是莫斯李連忙安慰的說道。

待看到這兩名仙師和藹可親的表情之後,這三名練氣期的村民。先是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後立刻就把自己所擔心的事情一絲不漏的說了出來,並且還請求龍傲天他們的寬恕。

「呵呵,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放心吧,從此之後,世上再無陰陽門,也再無陰陽帝國了,因為我們『問天門』來了,並且根據我們門主的最新指示,你們現在應該是『大中華帝國』的臣民了,所以你們根本就不用擔心我們會懲罰於你們,相反,我們還要恭喜你們呢!」

「因為你們沒有離開『大中華帝國』,是現在最為明智的選擇啊!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們作為『大中華帝國』的一員,會感覺到十分自豪的。」

「好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好地方,我們找一個單獨的房間,好好的談一談吧!到時,你們有什麼疑惑,我們都會替你們解答的。」聽完這三名練氣期村民的訴說之後,龍傲天頓時就笑著的安慰道。

「好的,二位仙師,還請入我寒舍一聚。」看到面前的這兩位仙師,開始有正事要談了,於是這三名練氣期的村民,馬上就無比恭敬的說道。

接著,龍傲天和莫斯李兩人就在這三名練氣期村民的帶領之下,來到了這一個小山村裝修最豪華的一間小房子。

待雙方都入座了之後,龍傲天就把自己此行的來意說了出來,而這三名練氣期的村民,聽到龍傲天和莫斯李的來意之後,立刻就大喜了起來。

要知道,這三名練氣期的村民是地地道道的散修,所以,他們在缺乏功法、丹藥的情況之下,能夠把修為提升到練氣期,這中間吃過了多少苦,也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因此,當聽到『問天門』要大規模的招收弟子時,他們自然就要開心了。

這一次,按照葉問的要求,刀疤他們招收弟子的標準,都是有靈根的弟子,也就是說,只要你有靈根,並且品行還不是太壞,那麼恭喜你,你就是『問天門』的新成員了。

也許有人就會問了,如果擁有靈根的人,數量達到了成千上萬的話,那麼葉問是不是全部都要把他們都收入到『問天門』當中呢?

其實,這一個問題,對於葉問來說,那根本就不是問題,因為能夠擁有靈根的人,那都是萬中無一的人。

也就是說,以陰陽帝國50億人口基數來說的話,能夠擁有靈根的人最多也不會超過50萬人的,而這50萬的人當中,還有許多人,已經超過了年齡限制。

因為葉問招收有資質弟子的要求,那都是年齡不能超過十周歲的帝國公民,所以,如此算下來的話,這一個有資質的人數,估計也就只有數萬人了,並且這一個數萬人,因各種原因,還得多打幾個對摺。(未完待續) 刀仔今天靠著「巧克力」(賭神傻了后的代號),在大口九的場子贏了6萬塊。這是最近幾年來,他贏得最多的一次。今天一把牌中,本以為輸定了,可是巧克力竟然一下翻出一張方塊三,扭轉了賭局。陳小刀事後怎麼也想不通其中關竅,回家后,拉著巧克力非要他再演示幾次。

「再來一次~!」刀仔催促道。

「啊…」巧克力有些疑惑,不是演示好幾次了嗎?

「來,給你巧克力,你再變一次~!」刀仔女朋友,大長腿王珍遞給「巧克力」一塊巧克力好言勸道。

巧克力笑嘻嘻吃下,隨手翻開桌上紙牌。

「方塊三~!又是方塊三~!」

刀仔幾人驚呼,實在太不可不可思議了~!只要巧克力手中拿著一對小三,他的底牌翻過來就一定是方塊3。湊足三個三,贏下一局。

刀仔不信邪,朝著馬仔烏鴉使使眼色,烏鴉意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